快讯

DoNews首届网游与影视研讨“伯乐会”论坛实录

伯乐会 2010-02-02 13:43:49

DoNews 2月2日消息,DoNews主办网游与影视研讨“伯乐会”,以下为网游企业与影视公司互动讨论实录。(完)

主持人:大家都比较谦让,我想问吴总一个问题,我们知道合作关键是对于价值的认可,所谓门当户对,我们这个游戏有多少人、我们的价值是多少。但是我们和电影合作的话,我们很难判断他的价值,这也是在座游戏公司犹豫不决的原因。你们电影行业能不能评估你们电影的价值?尤其是它的影响力和规模?

吴坤:作为电影公司来讲,有几个方面,一方面我们可能用票房、用整体全球的收入来衡量他是否成功,或者说与我们的投资成本做对比。这个影片整体的市场反映,我们第一个信息就是来源于我们影片的从故事到演员、导演、以及他制作的班底,包括市场发行的规模、宣传投资的市场份额,包括全球发行的战略,整体作为一个衡量,衡量一部影片在投资和收益方面的比例。我们还会从市场的亮点、市场合作方、合作的模式,包括档期,影片从制作到发行,以及最后收益,以及版权的消化,音像、唱片、电视台包括和其他新媒体的传播,这些东西是一个整体的综合来评估这部影片的真正收益是成功还是不成功。

主持人:还有一个问题给葛总。他们其实非常想了解电影公司你们到底看中游戏公司什么资源?你最希望得到游戏公司的什么资源?

葛威:如果仅仅是看上贴片广告费,那对我们来说就是太小了,太末端了。我们在和游戏厂商选择合作的时候,我们也是有所考量的。我们对于电影这一块,我们跟游戏公司合作,更多的是首先看双方是否是门当户对,是否能够匹配,更重要的是大家整合传播的力量。而且一直以来我们认为电影,至少我们在做营销方面来讲,会把它当成是一个产品来做,我们对自己的营销提出的是超越电影、整合营销。本身游戏可能也是被我们整合进来的其中一部分,对于这一块来讲,我们更多看到的是全方位的整合营销,包括联合推广,包括在市场上面对我们的目标人群发出更大的声音和影响力。

主持人:刚才一个游戏的哥们给我发了一个短信,我把这个问题留给梁总。他说游戏和电影合作,到底谁获利更大?

DMG娱乐传媒梁东:电影大家可以看到回收周期在三到五个月,除了票房之外,我们还有整体的衍生品、授权等等一些回报,包括庞总也讲到,一体化的整合。我觉得电影对受众的影响力是在某一个时间段会爆发。游戏和电影双方的价值和游戏模式是不一样的。关键是看双方怎么整合在一起。我在美国工作过一段时间,我拿美国的例子为例,美国最大的游戏公司,他们都会长期的跟几个大的电影公司签协议,在他们投拍电影之前就签一个协议,但是我觉得好象是游戏厂商求着电影,因为你必须先放一笔定金保证你中途不会退出和放弃这个电影。美国最大的游戏公司都会前期出定金控制资源。系统化、整体化的进行开发,一旦我们这边有剧本、有项目的时候跟他们一起研讨。刚才我做了一个图,做产业的对比,我相信未来两三年电影产业和游戏产业一样大,增长速度最近几年,从宣传的影响力上,票房提升的速度可以达到50%。所以我觉得游戏和电影的结合是借游戏的势,挣电影的钱。收入只是短期而言,我相信这个模式可能是未来一两年内的模式,但是长期而来还是会有很好的发展。不好意思,这个真的很难回答。

主持人:还有一个问题给到庞总,您刚才也说到游戏的概念。游戏业和电影业合作起来很大程度是契合度的问题,如何判断一个电影和游戏的契合度和融合度?

麒麟影业庞龙:抱歉,我的嗓子有一点问题,请我们营销总监杨总回答。

杨总监:未来精确的不一定重要,混沌的也许重要。电影具有这样的混沌性,因为它混沌,所以无法驾驭,因为无法驾驭,就像一个无法驾驭的美女一样,我们都很喜欢她。但是如果我们把她精确化以后,就不是那样的了。如果游戏应用的好,就会出现这样的结果。一个短片,游戏现在主流媒体上深度的报道,但是当他转换成一种电影形态的时候,可能在跨媒体的行业,就是进入主流行业的过程,他可以堂而皇之的进去,甚至产生很大的社会效应,这种社会效应对游戏真正带来什么,我现在不能有一个很好的研究,但是我觉得作为游戏这么一个影响很多人的产业来讲,如果他应该堂而皇之的进入主流,应该产生更大的社会效益。这样整个游戏的产业才可能解放、发展得更快。也许借助电影这种混沌的形态,可能能够从这个状态进入主流,发挥更大的作用,体现出更多的价值。

主持人:谢谢杨主任,艺术家的解释。我觉得你的这个解释能够忽悠这么多善于用数字说话的游戏公司的老总吗?

提问:大家好,我来自麒麟创投,我们也是麒麟游戏的投资方,我想问一下在座影视公司的大佬,今天我们看到游戏公司已经踏入了影视公司的门槛,未来影视公司有没有可能去做游戏公司的事情?

光线营业葛威:至少在现在的时间里,光线传媒集团不会。因为就这个问题我曾经和我们的老板有过讨论,一直以来他也很羡慕做游戏公司的各位同仁们每一年的增长速度是非常快的,而且是一个很短的时间内就将一个企业上市。光线走到今年12年了,我们今年第三季度才会正式上市。我们一直认为术业有专攻是非常重要的,我们虽然佩服各位游戏公司着手于影视行业,但是起码我们不会在短时间内进入到技术门槛这么高的领域里面去。

提问:问一下DMG的梁总,我们现在行业里面比较有实力的公司,完美时空,尚总他们已经从游戏跨入影视行业,开始做电影了。但是很多其他行业的从业人目前来讲还只是合作观望,有朝一日我们可能委托专业的电影公司去拍一部和我们游戏同名的电影,站在您的立场上,您大概想要多少钱?

第二个问题,有朝一日,您有可能想做一个和电影同档期的游戏,您大概想投多少钱?

DMG梁东:两个问题放在一起回答。我觉得投资人会看增长趋势,也要看投资回报,大家可以看到美国最好的电影公司他们投了一系列的大片,他们的创始人就投游戏公司,在电影出不成功之后,他马上投游戏公司。所以门槛或者技术壁垒并不是核心问题,关键是要看哪个存在增长。在美国游戏产业比电影产业增长得快得多。所以他们会做出这样的判断。在中国你要看游戏产业和电影产业哪个增长最快。游戏产业我们正在学习和了解。电影产业甚至保持着50%的增长速度,这个增长速度意味着更广阔的衍生收益。票房是50%,和票房成倍增长的是文化产业的相关收益。所以,在这样一个利益的平衡下,我觉得投资决定是应该根据这个市场增长速度来判断的。第二方面,投多少钱,我觉得现在中国的电影投资你可以做一个分析,看中国什么样的电影赚钱,什么样的电影赚钱会锁定一个价值区域,多少钱的电影是赚钱的。投资一亿以上的大片的风险性,我们都可以判断。我们实际上有一个系统,我们可以分析什么样的电影赚钱,不同的利益是什么样的。至于真的要谈投多少钱,或者说换多少钱,这个非常容易、非常简单。大家把自己的商业模式,就像我刚才说的,我们今天真的是希望找到一个很好的合作伙伴,假设大家是合作伙伴,我们就开诚布公的把自己的商务模式、商业模式亮开来,我跟你讲电影,我整体的收益每一部分是多少,你跟我们讲游戏的收益每一部分是多少,我们看是不是两者一加一大于二。再看衍生品的收入,再看网络宣传和客户合作上能够帮到我们多少,我相信这是一个合作伙伴之间价值互相判断的依据。如果落实到量化上,我挺期待《阿凡达》,这样的巨作的合作伙伴,你看中国电影去年票房很多,赚钱的也不是特别多。我就在期待着,如果说双方把利益平衡了,这样的话,双方都能够锁定一些更好的收益,能够更好的控制风险。同时,真的可以做出一个非常有影响力的。我们各位的梦想,《阿凡达》真的给我们很好的启示和警示。《阿凡达》这样的片子不是中国的电影人一家可以达到的,应该是我们所有的相关方共同努力能够达到的。

{{news.title}}

{{news.author}} {{news.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