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有诚意也有实力试江淮嘉悦A51.5T+CVT
1小时前
新旧动能转换助推“鸢都”高飞
2小时前
最新发布!手机号13、15、18开头的南宁人注意,下月起实施
2小时前
重磅!宏发股份收购德国海拉集团全球范围所有继电器业务
2小时前
2019广州车展首发新车前瞻(下篇)
3小时前
28年情怀演绎全新风潮捷达VA3接棒新生
3小时前
瑞银调查显示一些富裕投资者预期明年股市将大跌
3小时前
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逼近2%动能基金寻找离场机会
3小时前
美联储或打破以往常态在大选之年按兵不动
3小时前
月销不过两三千,宝骏RS-5达到品牌预期了么?
3小时前
抢到没?“双十一”15万瓶飞天茅台上线秒光,网上价差超千元
3小时前
换道超车恒大要建最强造车“朋友圈”
3小时前
许家印谈恒大造车规划:三年450亿投资,首车明年亮相
3小时前
一天大事:央行行长易纲出席国际清算银行行长例会
3小时前
一大波私募抢跑!围猎MSCI“纳A”扩容机会已经锁定这三类股票
3小时前
江海股份拟8000万元收购麦斯实业旗下荣生电子40%股份
4小时前
未能支付融资本息,贵人鸟信用等级下调至“CC”
4小时前
履约能力受质疑,潜能恒信收问询函
4小时前
法国央行:法国本季度经济增长将放缓
4小时前
银行节衣缩食华尔街年终奖恐将大打折扣
4小时前
勤上股份回复问询函,对担保事宜不知情无法审批
4小时前
不走寻常路:许家印详解恒大造车战略
4小时前
出售资产后是否出现无具体经营业务情形?园城黄金遭上交所质问
4小时前
火核集团创始人兼CEO巨建华:区块链能对社会造成跨越式变化,技术仍是最大瓶颈
4小时前
科华恒盛回复问询函,计提商誉减值准备具合理性
4小时前
为归还质押借款,梅安森实控人转让5.98%股份
4小时前
号称智能大空间乐享SUV?自主品牌八万起售居家能手有哪些
4小时前
冀凯股份回复问询函,股东质押股份无平仓风险
4小时前
较量进入“平台时代”第十代索纳塔改写车市竞争规则|侃车·快报
4小时前
唯品会11.11特卖狂欢节半程战绩公布:订单量破2000万单
4小时前

网约车新政调查:出租车司机博弈网约车

定军 2016-08-03 08:15:40

本报记者 定军 实习记者 何以萱 周密 吴漫 郑珂 北京、武汉、深圳报道

导读

成千上万个出租车司机也面临新的抉择:到底是继续干出租车,还是自己买车来从事网约车,或者干脆不在这个行业中发展。

“出租车的暴利时代也该结束了。”张伟(化名)说。

作为深圳的一位出租车司机,张伟曾经是月收入过万元的“高级蓝领”,但随着网约车政策的出台,如今他却开始思索,究竟要不要转投网约车的怀抱?

继上周《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出台后,8月1日交通部发布《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营服务规范》(征求意见稿),一方面肯定了网约车的合法地位,另一方面当服务过程中发生安全事故,经营者应承担先行赔付责任。

这给了很多出租车司机新的选择。

除张伟外,人在福建福清市的刘大龙(化名)是当地的一名出租车司机,但和几名老乡这几天都没有上班。最近,他和很多人反复商量:该不该买车去从事网约车。

“犹豫的事情是,如果都搞网约车,大家还有饭吃吗?”8月2日,他很谨慎地对记者说。

面对网约车的冲击,尽管各地出租车公司开始降低承包费,也就是所谓的“份子钱”,但是司机们仍然萌生去意。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在几百公里之外的宁波、南京,以及深圳,成千上万个出租车司机也面临新的抉择:到底是继续干出租车,还是自己买车来从事网约车,或者干脆不在这个行业中发展。

而这一次行业生态“地震”,其影响仍然在持续,也仍需继续观察。

出租车公司调降份子钱

张伟告诉记者,现在出租车公司的份子钱降幅很大。

从去年开始,他所在的出租车公司给每辆出租车每月降低1000元费用,另外政府每月也降低了1000元费用。这还没完,从今年8月开始,出租车公司再次对每辆车降低了1000元收费。

而21世纪经济报道获悉,出租车因为网约车合法开始降低份子钱的情况,在各地已经大幅上演。

比如宁波今年3月1日起试行《关于深化宁波市出租汽车行业改革的意见》,取消市区出租汽车每年1万元的营运权有偿使用费。而广州、兰州等地早已采取补贴等方式,开始降低出租车司机的份子钱。

据了解,出租车们司机对份子钱早有怨言。多名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这个份子钱太多、太过分。以一个价值6万元的出租车为例,如果每月交1.5万元的份子钱,4个月就可以收回成本,出租车公司只需要每年缴纳几千元的保险和年检费,利润太高。

事实上,出租车真正贵的是“牌照”。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很多地区一般不多发出租车牌照,比如一个2000万人口的城市,出租车只有1万多辆,这就使出租车显得尤为“金贵”。

“出租车公司有出租车牌照,这是垄断稀缺资源,它自然是要获利的,获利的模式主要是把牌照交给司机来使用,实际上是拿上了总代理,再来搞分销。”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王锡锌教授表示。

但是,随着外部环境的改变,出租车公司们也不得不改变策略。此前,交通部调研发现,因为网约车的出现,导致出租车司机月收入下降了30%左右。

王锡锌教授认为,各地出租车公司开始降低份子钱,这是改革带来的红利,也是新技术的倒逼。“‘互联网+’的新经济模式已经成为一种不可阻挡的潮流,这次的网约车的改革,整个思路是把网约车和传统出租车放在一个系统中,进行系统改革。在这个背景中,出租车份子钱下调其实是一个被倒逼的结果,在网约车放开的情况下,传统出租车的模式是会被淘汰的,不改的话就什么利都没有了。”

但尽管出租车公司已经调降份子钱,司机们仍然不满意,这些钱无法弥补他们因为网约车冲击造成的收入下降。

从今年以来,刘大龙他们正规出租车的生意已经被网约车冲垮。据他介绍,现在每天最多能挣100元左右,仅够生活开支。这一数字在去年是每天200多元,更早的时候1天达到三四百元利润都并不困难。

对张伟的影响则更大。据他介绍,过去,深圳一辆出租车每天白天晚上加起来有约1500元收入,每位司机的毛收入是750元,去掉份子钱、汽油费用等,每天还有约400元净收入,每位司机每月有1万多元。

但是,自从网约车兴起后,目前一位司机每天少了约250元收入,去掉份子钱、汽油等费用后,每月仅剩下三四千元收入。他表示,即便现在政府和出租车公司加大补贴,意义也不大。

出租车司机博弈网约车

在网约车新政出台后,大批出租车司机开始人心思动。

张伟认为,“除非每月份子钱完全不收,否则大多数司机都会转网约车。”

今年40多岁的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深圳像他这样了解路况,服务好的出租车司机转为网约车后,会很吃香。他认为,如果单独开网约车的话,一天毛收入700多元,去掉20%上交,以及购车费用等成本,1个月轻松赚2万多问题不大。

像他这样想的出租车司机并不少。“我所在的公司现在真正做司机的越来越少,一个公司原先有近300个司机,现在只剩下200多人。其余的人都准备深圳出台网约车细则后,准备买车来干网约车出租。”张伟说。

但是刘大龙并没有这么乐观。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他对网约车最大的担忧是,福清当地只有450辆出租车,但是网约车可能有上千辆。“现在整个出租车公司的司机基本都不干活了,如果大家都转入网约车,未来会如何还不好说。”

“出租车司机都在等具体政策出台,大家也在商量看转不转网约车。” 刘大龙说。

也有人认为,其实干网约车风险也很大。因为上税、审核、保险都要成本,此外,网约车平台也要扣费用,这等于是交份子钱,干得多当然也交得多。“现在地方政策可能还要调整,咱也不敢盲目就去开。”一位出租车司机表示。

另外,有一些地区因为较为特殊,所以网约车也面临问题。比如北京,有一位出租车司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北京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没有车,因为买车要摇号。

“现在的北京买号很难,外地车都不会让你入。而且你要是真想干这行还得买个档次高点的车,但若是你不用了车也就浪费了。”他认为,如果出租车司机都从事网约车,并不一定合算。据他介绍,目前据他了解的40多位出租车司机中,想干网约车的不到5个人。

截至目前,交通部《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营服务规范(征求意见稿)》正在听取各方意见,而各地的网约车的意见正待出台。

对此,专门对网约车有研究的东南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顾大松认为,现在网约车可以从事出租车后,原先的出租车司机是否全部要被洗牌,还要观察。

“地方细则还没有出来,对车的要求,怎么办,怎么考,差不多三个月内会出来。到底如何,我觉得应该等一等看一看。”他说。

而他预计网约车合法后,出租车公司不会倒闭,其对车辆管理、人员管理有一定的经验。“网络平台可以和出租车公司合作,也能节约一些成本,这些人会是以后网约车里面的稀缺资源。”

相关文章

{{news.title}}

{{news.author}} {{news.timeFormat}}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