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老司机都不懂,车上的“补丁”越多,车为啥就越值钱
36分钟前
法国超过一万家零售商店出售比特币等加密货币
37分钟前
ActionsonGoogle正式支持繁体中文
37分钟前
花式寿司加盟店条件是什么
39分钟前
苏宁收购万达百货,以零售为本谋更大局
39分钟前
资讯|投融资速递(2019.01.07-2019.01.13)
40分钟前
AppGrowing:2019春节假期移动广告投放洞察
40分钟前
华为徐直军与英媒交流:5G不是原子弹,能造福百姓
41分钟前
老五烧烤加盟费多少
42分钟前
刚刚上市的这7款新车,认出3款就算你很懂车
42分钟前
2018.10.22—2018.10.28文化传媒产业动态
43分钟前
2018.11.12—2018.11.18文化传媒产业动态
44分钟前
新一番寿司加盟店具有什么优势
45分钟前
新兴产业投融情况(2019.1.7-1.11)
47分钟前
亚马逊不建了也不行?放弃纽约总部炒房者等抗议
51分钟前
美国SEC开始审查纽交所Arca的比特币ETF规则变更提案
52分钟前
【签到一】抢先看!河南移动2019春节大数据报告新鲜出炉!
55分钟前
阿根廷与巴拉圭完成一笔出口交易并使用比特币支付
58分钟前
新年说新!这些车企的创新技术简直太牛啦(2)
58分钟前
我们扒了扒那个“阿里美女高管”,真的不简单!
1小时前
奔腾2019年挑战15万年销量将连推3款新SUV
1小时前
全业务图片素材网“花瓣网”今日恢复访问
1小时前
2019工业品内容营销白皮书
1小时前
全面升级!喜推SaaS平台2.0将于2月18日重磅推出,敬请
1小时前
微信账号公开买卖价格从55元到228元不等
1小时前
适应市场标致508加长,预售15万,雅阁和迈腾等对手压力山大?
1小时前
日本经济联盟要求金融监管机构降低加密货币税收
1小时前
Uber起诉纽约市政府不应限制打车司机人数
1小时前
《大侦探皮卡丘》最新预告大舌头、卡蒂狗现身
1小时前
身家160亿董事长辞职,曾登中国富豪榜开迈巴赫,如今财产被封
1小时前

公开数据属于谁?

科技好文章 2017-10-12 06:50:17

在我报道数字经济的时候,一件变得非常明显的事情是,人们将需要重新思考几十年来商业适用的法律框架。其中许多治理数字商务(如今的商务日益成为数字商务)的关键法律是在上世纪80年代或者90年代起草的,当时的互联网完全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例如,想想《计算机欺诈和滥用法案》。这部于1986年生效的法律规定联邦内“未被授权地访问”一台连接互联网的电脑是犯罪行为。它的目的是阻止黑客侵入政府或者企业系统。但吊诡的是,这部法律的灵感源于1983年由马修•布罗德里克主演的电影《战争游戏》。

似乎很少有黑客因此收手,如今该法被用于寻求货币化这个星球上最有价值商品(即你们的个人数据)的公司间的地盘争夺。领英与HiQ的纠纷就是很好的例子,它很可能开创硅谷的先例。领英是占据主导地位的专业人脉平台,是企业版的Facebook。HiQ是一个“数据检索”公司,它抓取领英公开的个人简介数据,随后放进自己的量化黑匣子创造出两个产品,一个是Keeper,告诉雇主哪些员工最有可能跳槽,另一个是Skill Mapper,总结个体员工拥有的技能。

领英允许HiQ这么干了5年,随后开发了一个与Skill Mapper非常类似的产品,并向HiQ发出了“勒令停止侵权函”,威胁如果HiQ不停止收集其用户数据的话,就会起诉其违反了CFAA。领英的律师不仅辩称这辜负了用户信任,而且还说其客户是“有权控制访问其私有财产的私人实体”——这不仅指的是它的服务器,而且还有服务器上的消费者数据。

这种情况在硅谷并不罕见。行事似乎有点隐秘的数据收集公司到处都是,那些大公司都是这样,它们先是关注小公司试行新想法,一旦后者达到临界规模,就试图窃取并且/或者摧毁它们——要么发出“勒令停止侵权函”,要么收购它们。

我最近接到许多小科技公司的电话,抱怨较大型平台公司旗下机构的反垄断活动。大多数公司不会公诸于众,因为它们担心因此无法获得又一轮的融资或者工作(就像我发现的那样,硅谷有沉默法则)。但HiQ认为自己没啥损失的,因为如果它无法获得领英数据就会破产。美国加州北部地区法院对此表示同意,并允许其继续收集数据,同时法律诉讼仍在进行之中(领英近日提起上诉)。

与此同时,哈佛大学教授、美国杰出的宪法学者劳伦斯•特赖布让该案的知名度大幅上升——该案主要对数字行业内部人士意义重大。他加入了HiQ的辩护团队,因为他告诉我,他认为该案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这不仅体现在它可能为数字经济设定竞争规则,而且还在于言论自由领域。据特赖布表示,如果你认可互联网是新的城市广场,同时“数据是中央型资本”,那么就必须让所有人都可以免费获得,而领英作为一家私人公司,不能突然决定可以公开获得的、谷歌搜索来的数据是它们的私有财产。

人们可能不喜欢HiQ做的事情,但正如强奸犯有权使用互联网一样,数据收集者也有权在公共空间谋生,至少目前可以。担忧在于,如果私人公司被授权决定谁可以参与数字意见市场,那么它们就可能回避它们喜欢的人,无论它们有多么喜欢。

领英这边辩称,其立场是为了最大化地保证言论自由。它相信,如果用户知道他们的数据能够被第三方不受限制地收集和获取,他们就不太可能发布在网上。这是一个很好的理由,或许消费者和互联网用户应该更认真思考这一理由。

无论你担忧的是反垄断商业活动,还是维护言论自由,我们不得不应对的一件事情是,我们既是网上售卖的原材料,又是终极消费者。我们是产品。

鉴于此,我们可能希望更认真地考虑三件事。第一,我们披露的信息的程度以及它可能被使用的诸多方式。第二,我们用自己数据交换来的产品和服务是物有所值,还是应该重新考虑交换条件。第三,政府如何调整新的数字领域的规则,以及这将对21世纪的资本主义意味着什么。

来源:FT中文网


相关文章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