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全新长安马自达3Axela昂克赛拉到店
19分钟前
【汽车与环境】奇瑞汽车产品技术中心总工刘冶钢:智能化对整车研发体系的挑战
19分钟前
i8之后,宝马新能源汽车让粉丝失望了?
38分钟前
网上游戏平台异常操作违规注单银行维护提不了款怎么办
45分钟前
董明珠:2019年后赚钱商机已来,普通人将彻底翻身,该行动了
46分钟前
中国数交会在大连闭幕300多个项目达成交易意向
1小时前
蚂蚁金服总裁胡晓明:创新是驱动发展的唯一动力
1小时前
电动越野车靠谱吗?优劣并存的现状
1小时前
沃尔沃:犹豫就会败北!XC40:啥?先犹豫再"白给"?
1小时前
看到新奔驰C级后基本可以确定,奔驰设计师的审美是真的下线了
1小时前
在深圳,总有人比你更努力
1小时前
揭秘Airbnb上市计划:内部员工要求变现关系紧张
2小时前
高质量发展杭州思考:如何打响制造业“升级之仗”
2小时前
美团上市周年记:商家不高兴,对手不给力,王兴不再激进
2小时前
共享充电宝还在“打仗”,支付宝已经笑了
2小时前
马云史玉柱“好基友”十余年:两肋插刀外更因共同利益
2小时前
太突然了!4年关店千家,周杰伦曾代言,很多人都买过……
2小时前
索罗斯“香港惊魂”
2小时前
苏宁易购:为香港苏宁易购、香港苏宁采购提供5.5亿元担保
2小时前
金冠股份拟收购数字货币项目为A股上市公司首例
2小时前
展创新技术麦格纳中国全方位塑造未来出行生态
2小时前
【汽车与环境】吉利汽车研究院总工程师刘卫国:吉利智能网联汽车的研发与应用
2小时前
【汽车与环境】法雷奥顾剑民:自动驾驶所需的车规级激光雷达及感知融合
2小时前
智能加持全民定制上汽MAXUSD60到店实拍
2小时前
摩登大道及部分子公司被控股股东瑞丰集团占用资金余额312万元
3小时前
如何以金融创新支持经济高质量发展?《径山报告》提出八点建议
3小时前
海通证券:牛市第二波上涨即波浪理论中的3浪,初期会反复盘整
3小时前
一年卖61亿袋,中国盐业最大IPO来了
3小时前
华为DigiX数字生活能量站与厦大学子零距离“对话”
3小时前
北京邮电大学教授吕廷杰:5G的机遇与挑战
3小时前

假新闻背后的严峻现实

科技好文章 2017-03-16 08:43:05

2014年,Facebook的马克•扎克伯格曾表示:“我们的目标是为世界上每个人打造完美的个性化报纸。”这份报纸将“让你看到最令你感兴趣的内容”。

Facebook-Follow-Button.jpg

在许多人看来,这番话完美说明了为什么Facebook是一个如此糟糕的新闻来源。

BuzzFeed的一项分析显示,美国大选前的3个月,Facebook上最热门的单条新闻是一则宣称教皇方济各已表示支持唐纳德•特朗普的“假新闻”。如果这就是该网站算法选定的令人感兴趣的内容,那么它根本称不上是一份“完美的报纸”。

难怪扎克伯格在特朗普当选后发现自己陷入了不利境地。特朗普胜选后不久,扎克伯格就宣布:“有人认为Facebook上的假新闻——只占内容极小一部分——多少影响了大选……我觉得这是一个相当愚蠢的想法。”他此番评论遭到了公众的嘲讽。

在此,我应该坦白自己心中的偏见。人们常常因隐私权、市场支配力、分散注意力、假笑社交等原因瞧不上Facebook,这些也都是我瞧不上Facebook的原因。而且,作为英国《金融时报》忠诚的专栏作家,我几乎不需要指出,您此刻正在读的就是一份完美的报纸。

但即便如此,我还是要支持扎克伯格,他最近发表了一篇5700字的文章为社交媒体辩护。他在文章里讲的给人的第一感觉是,他一定讲错了,但文中数据表明他是对的。假新闻可以激起个别的仇恨和暴力事件。但在整个媒体版图中,无论是假新闻,还是算法驱动的“过滤气泡”,都并非主要力量——至少暂时不是。

“假新闻”本就是一个贬义词。一个贴切的定义是:假新闻是一种将自身包装为新闻故事的完全捏造的报道。这排除了偏见报道、讽刺作品和政客们的谎言。

乍看之下,此类假新闻在Facebook上似乎无处不在。BuzzFeed的分析发现,最热门的5篇虚假报道比最热门的5篇真实报道影响力更大。(这些真实报道包括《纽约邮报》刊登的《梅拉尼娅•特朗普女女不雅照流出》,提醒人们不是所有主流新闻都可能赢得普利策奖。

但假新闻也并不像上述分析显示的那么影响重大,部分原因在于Facebook并非美国人的主要新闻来源(主要来源仍是电视新闻);另一部分原因是,真实新闻通常被几十家媒体以不同形式报导,这将稀释任一版本报道的普及度。但每条假新闻都是独一无二的。最热门的真实报道敌不过最热门的假新闻就不足为奇了。

2017年1月,经济学家亨特•阿尔科特与马修•根茨科发表了一项针对大选前假新闻究竟多么泛滥的研究。他们用巧妙的办法测试了人们对假新闻的记忆力,并与真实新闻报道和“安慰剂”报道(两位研究人员编造的假新闻)进行比较。人们并未记住多少假新闻,而且声称记住了不少安慰剂报道。总而言之,似乎没有足够多的假新闻来左右选举结果——除非内容的确劲爆,即便剂量很小。

根茨科告诉我:“大选前,平均每个选民会看到一条假新闻报道。这一数字可能与你从公共讨论中得到的印象大相径庭。”

更令人担心的是,Facebook(及其“令你最感兴趣的”算法)提供了迎合每位用户意识形态偏见的新闻。毫无疑问,我们在社交媒体上把自己包裹在与我们持相同看法的人群里。但这并不能说明Facebook的算法是这方面的最大问题。即便在没有使用任何算法的时候,Twitter在政治上也处于两极分化。而报纸同样也存在意识形态偏见。

塞思•弗拉克斯曼、沙拉德•戈埃尔和贾斯汀•拉奥最近就在线新闻阅读进行了一项研究,他们获取了微软的浏览器数据,并据此研究人们如何在线阅读新闻。他们发现了一个复杂现象:社交媒体的确似乎在推送那些距离政治谱系中心较远的报道,但它们也向人们呈现更多样化的意识形态观点。这很有意义。毕竟,每天阅读同一份报纸也是一种过滤气泡。

根茨科与经济学家同事杰西•夏皮罗合作,利用2004至2009年的数据对线上和线下新闻之间的差异进行了研究。但他们发现,几乎没有证据表明在线新闻消费比传统媒体消费更加极化。但情况正在飞快变化。“我的猜测是,人们之间的分隔显著而切实地提高了,”根茨科说,“但仍不算严重。”

现在感觉像是一个重要时刻。假新闻还未遍地都是,但或许会有这么一天。过滤气泡可能不比过去几十年更糟,但这种状况同样可能迅速改变。

“很多事最终取决于美国选民的动机是什么,”根茨科说,“人们真的那么在乎获知真相、得到准确信息吗?”

他从心底希望,人们看新闻、读新闻是因为他们想了解这个世界。但如果选民真正想要的是哄骗,那么Facebook最不该成为我们的难题。

来源:FT中文网


相关文章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