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性、谎言、诈骗犯,世纪佳缘如何让它们成功“牵手”?

腾讯锐评 2017-09-13 19:57:46

这不是世纪佳缘第一次惹上麻烦,但对于这家国内最大的婚恋网站来说,这次它的红娘角色被外界认为更像是“帮凶”。

上周末iOS应用WePhone创始人、开发者苏享茂自杀消息引爆舆论,根据苏享茂遗书及其朋友叙述,苏通过世纪佳缘相亲结识其前妻翟某,翟某隐瞒婚史,并在婚后以举报苏公司违法索要巨额钱财,苏享茂无奈之下选择自杀。

“世纪佳缘”的图片搜索结果

在追问指责翟某的同时,媒体也将目光投向世纪佳缘,在这场悲剧的背后,这家老牌婚恋网站到底在扮演什么角色?

“色情交易”、“查证不严”、“欺诈”、“传销”,这些词在一夜之间充斥网络,但婚恋网站一个商业难题是:传统意义上应该是服务越好,客户存留时间越长,公司获得更多价值;但婚恋公司则是服务越好,反而客户存留时间越短,公司获得价值越少。

无奈之下,大多数婚恋网站只能以提供增值服务收费来增加营收,比如一对一红娘、VIP客户等手段;但与此同时,婚恋网站又不能提供相应的审核手段,财产、婚姻状况、学历的认证更是模糊地带,这也是造成苏享茂悲剧的起点之一。

从实名认证到一对一红娘

2011年5月,世纪佳缘在纳斯达克上市,但围绕在它身上的“欺诈”标签却一直没有去掉。

一位正在和世纪佳缘打官司的会员对腾讯科技表示,一般来说互联网相关业务比纯线下业务收费低廉,但世纪佳缘的一对一红娘业务却比传统婚恋公司收费更高,而且世纪佳缘无法对一些信息进行查证:如婚姻状况、实际收入水平等,在这方面世纪佳缘往往要求会员自证,同时通过在网站上标注“风险提示”,“世纪佳缘从未保证或承诺会员资料的真实性”等方法来规避风险。

该人士对腾讯科技表示,在线下一对一红娘的服务中,红娘很少对用户进行风险提示,只是反复宣传其“高端”定位,而且一些合同中还隐藏不合理条款。

据腾讯科技了解,世纪佳缘在最初成立时并未强制要求用户实名制,主要收费模式为“阻断信息交互”,即必须购买世纪佳缘的“油票”才能够和用户取得联系。这种模式很快引发了争论,用户认为在世纪佳缘上存在着大量的机器人,或者世纪佳缘替代用户主动发信制造活跃用户的假象;其次从世纪佳缘角度来说,仅靠每个用户几十块钱的费用还无法支撑其市值和想象空间。

于是,收费更高昂的VIP和线下红娘模式先后诞生。

4万起步的“高端成功人士”

据一些世纪佳缘的维权群里消息显示,世纪佳缘的一对一红娘业务针对于通俗意义上的“高端成功人士”,但其实就是“谁交钱,交钱多”,谁就是“高端成功人士”。

根据腾讯科技了解,网站自有流量、传统都市报广告、高端会所、高端增值服务是世纪佳缘一对一红娘业务客户的主要来源,而最终方式往往是拨打热线电话后在线下门店进行最终签约。目前一对一红娘标注收费最低4万,据了解,普遍用户交纳费用(或报价)为7-8万,客服声称有20万+的服务内容。成为高端VIP(线下红娘一对一服务)之后的承诺则为:在合约期内会一直介绍符合要求的高端会员,直到合约期结束(有的是直到找到符合要求的对象为止)。

在高昂的利益面前,红娘服务可谓五花八门:

一、在签约现场有姑娘提出要求:“男方家中资产必须超过千万。”这样的现象并不在少数,而姑娘要为此付出的金额也往往在20万以上。

二、有红娘安排“婚托”,甚至一些条件比较好的会员还在不知不觉中承担了“婚托”的角色,这方面存在两种乱象,一种是婚托骗财骗色,第二种是帮助红娘凑数,但无论如何,“婚托”都意味着会员的服务费基本上打了水漂;

三、世纪佳缘很少公布一对一红娘的成功率,但据腾讯科技了解以及部分社交媒体记录显示,红娘和缴费会员承诺的成功率基本不低于80%,甚至有的红娘宣称99%,不过事实上有数据显示,这种成功率根本不可能达到,甚至有的店面成功率不足承诺的十分之一,而一些“成功”的背后,往往却是婚托的存在。

无论如何,世纪佳缘通过红娘模式还是获得了大量利润:退市前一年,一对一红娘服务年度净收入为人民币2.615亿元(4040万美元),占总净收入的36.6%,同比增长58.8%。

难以查证的隐瞒与欺骗

在此次苏享茂事件中,如果世纪佳缘“帮凶”的角色最终被盖棺定论,那么信息不透明或者说欺诈肯定是其中最关键的因素。

婚恋大事,双方信息越多,越透明,越有利于了解对方,这是建立良好感情和婚姻的重要条件。某种意义上说,当个人的信息,包括年龄、学历、职业、政治、宗教、家庭、价值观、兴趣等等越丰富,婚恋网站利用大数据算法配对,可能越容易找到灵魂伴侣。

婚恋网站当然希望掌握求偶者的信息越多越真实越好,有利于提高成功率,进而树立口碑,增加业务量,带来好的营收。

不过近年来通过婚恋网站建立恋爱关系并骗取财物、侵犯人身权利的犯罪案件屡见不鲜,罪名涉及“诈骗罪”、“招摇撞骗罪”、“重婚罪”、“合同诈骗罪”、“敲诈勒索罪”等等,很大程度上是某一方信息严重失真,利用人的情感,钻婚姻的漏洞,在一方委屈求全的情况下屡屡得手,害人不浅。

这是因为婚恋网站对于如何判断会员的婚姻状况仍是自身难以克服的困难,目前,全国各省份婚姻登记尚未联网,婚恋网站固然可以要求和审核注册登记者的婚姻状态,但假如没有得到民政部门联网并授权的数据接口,基本上很难判断真伪,婚姻状况的审核就形同虚设。这是一个系统性的漏洞,因为这个漏洞的存在,已经造成了很多的悲剧,可是,呼吁了多年的婚姻登记全国联网至今没有实现,目前仅仅是部分省市完成联网和信息共享。

一位来自婚恋网站行业的内部人士对腾讯科技表示:世纪佳缘应该会通过公安联网系统对身份证进行核验,但在公安及民政两个系统之间没有共享数据的情况下,查验这些基本资料也不能杜绝虚假婚姻信息。

另外,向恋人、结婚对象坦诚自己的基本信息,目前在国内仅仅是道德要求,在法律层面上并没有特别明确的要求。

以去年法院曾判决的一次重婚罪为例:检方公诉显示,2008年3月,陈良涛与赵杰在北京登记结婚。领取结婚证仅仅一周之后,陈良涛又与钱媚在山东登记结婚。在这两名妻子结婚之前,陈良涛已在深圳与另一女子同居,并育有一儿一女。这一切,赵杰一直不知,直到怀孕四个月时,她发现陈良涛的一封邮件里有钱媚的孕检阳性检验单照片,赵杰和钱媚开始联络,她们才互相知道自己并非陈良涛的“唯一妻子”。

显然,这种现状让整个婚恋市场难以健康发展,做婚恋市场的企业无法真实地判断一个人的真实婚姻状况,让造假者浑水摸鱼,干违法勾当,既增加了社会的危害,也阻碍了婚恋市场的良性发展,多方受害,无一得益。

如果说世纪佳缘是此次案件的“帮凶”,那么民政信息系统的不作为在一定程度上成了“帮凶的帮凶”。

来源:腾讯深网

相关文章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