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融创乐视终局:乐视网逼近退市 孙宏斌流血止损
8分钟前
套现投资!叶氏化工2.7亿出售紫荆花漆上海公司全部股权
47分钟前
5G-V2X测试应用 重庆自动驾驶道路测试启动
47分钟前
2018年贵州GDP达14806.45亿元 增速连续8年居全国前列
47分钟前
昆明市国资委官微荣获“全国十大国资委微博”第五名
49分钟前
2019,逆境之下,从「追风口」到「找风向」
49分钟前
这才是「情欲戏」的正确打开方式
49分钟前
赵老哥、欢乐海撒网布局次新股,宏达股份两日加速送大面
50分钟前
奇瑞三战高端,全新星途有多大胜算?
51分钟前
史上最失败的辣椒酱,刚上市就被告上法庭,模仿不成反损失几千万
52分钟前
DNF怪味巧克力怎么得攻略 怪味巧克力夺还战起止时间
52分钟前
开自动挡4大误区,伤车又费钱,老司机都经常中枪!
52分钟前
2019年丰田将推出多款车型,这是要放大招么?
52分钟前
2018年12月末支付机构交存央行备付金存款达1.63万亿元
52分钟前
1.23最强致富代码分享
53分钟前
「外资动向」美的集团01月22日外资净流出6038.02万元
53分钟前
「外资动向」中国平安01月22日港资净流出2.42亿元
53分钟前
「外资动向」乐普医疗01月22日北向资金净流入990.46万元
53分钟前
「外资动向」中国国旅01月22日外资净流出198.12万元
53分钟前
「外资动向」招商银行01月22日港资净流入1.37亿元
53分钟前
「外资动向」隆基股份01月22日港资净流入2382.05万元
53分钟前
「外资动向」五粮液01月22日港资净流入1.12亿元
53分钟前
「外资动向」格力电器01月22日港资净流出244.55万元
53分钟前
「外资动向」平安银行01月22日港资净流入5175.25万元
53分钟前
「外资动向」海康威视01月22日港资净流出5797.44万元
53分钟前
「外资动向」工商银行01月22日北向资金净流出8606.38万元
53分钟前
「外资动向」贵州茅台01月22日外资净流出2.38亿元
53分钟前
「外资动向」恒瑞医药01月22日北向资金净流出6713.68万元
53分钟前
「外资动向」中国石化01月22日港资净流入6580.23万元
53分钟前
「外资动向」万科A01月22日港资净流出4341.32万元
53分钟前

SNH48前成员亲述:站队、抑郁、撕逼,因陪酒饭局退团

娱乐资本论 2018-02-01 14:16:19

“那明天中午吧。”晚上10点50分,我洗完澡出来看到手机屏幕亮了起来。

她终于同意我去见她一面。赶在12306票务系统11点进入维护状态之前,我订了一张第二天从北京去z市的高铁票。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她又给我发微信:“要不别来了。”

SNH48前成员亲述:站队、抑郁、撕逼,因陪酒饭局退团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告诉她已经买好票了。许久,她回:“好吧。我在病房等你。”

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中午我就能见到那位和我在微信聊了一周的网友。

她叫豆丁(化名),在上海某大学就读艺术类专业,曾经是SNH48的成员之一,在团里待不到一年就退团了。年纪很小,却有着超越年龄的警惕心。

她同时也是一位抑郁症患者,在长达一周断断续续的网聊中,我感受到了她情绪上的反复和不稳定。经过4天的犹豫和纠结之后,她终于放下戒心,决定见我一面。其实她有很强烈的表达需求,但因为各种顾虑,才常常表现出欲言又止的状态。

我在z市的人民医院的病房见到她。家人都不在,她刚输完有安神功能的营养液。手背贴着白色胶布,正站对着镜子戴隐形眼镜。短裙配长靴,头戴一顶可爱的贝雷帽,是这个年纪该有的打扮。但深重的黑眼圈却掩盖了她这个年纪该有的灵气。

见到我来,她不紧不慢地把隐形眼镜戴好,回到了病床上侧坐着,我试探性地坐在了她的床沿上,她没有拒绝。

她说:“你有什么问题就问吧。”

隔壁床的病人和家属齐刷刷地投来异样的目光,她仍然对我保持很高的警惕心。

随着采访渐入佳境,我大概能理解她为什么会有超越年龄的警惕心。

被美梦砸中

加入SNH48之前,豆丁一直喜欢唱歌跳舞、渴望舞台,但对这个女团几乎没有了解过。对以后的规划,她的理想状态是从大二开始争取出演影视剧,希望有一天成为周冬雨那样的明星演员。不过,人生却因一个微信群里的招聘广告改变了轨迹。

凭借不错的外形条件,她常兼职做平面模特和主持,加了将近十几个通告群。

2017年年初的一天,豆丁偶然发现几个通告群都在发SNH48的招募信息。

她决定试一下,给其中一个人发了个人资料和舞蹈视频。

豆丁告诉我,这些发女团招募信息的人并不一定是SNH48幕后公司丝芭文化的人,他们只是中介,每介绍一个人入团,能得到1000元的推荐费。而中介是特招渠道,筛选流程和官网渠道可能不一样。

SNH48竟会用这种方式招募新人?我很惊讶,但习惯于在这种微信群中接兼职工作的豆丁不觉得意外。豆丁翻出聊天记录,每隔一段时间她都能收到微信招募。

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记者以面试者身份联系上了其中一位中介,对方要求记者先发个人资料、才艺视频,并表示招募一直在进行中。不过上海团人数已经饱和,可能会被分到广州、北京、沈阳和重庆的分团。

豆丁按照约定时间去了面试地点,见到了3位面试官,其中一位是丝芭文化的某一老板。表演完歌舞,和对方聊完之后,没想到对方现场就通知她顺利通过。

面试过程如此简单,让豆丁怀疑这个女团的正规性。回学校的路上她开始查SNH48,发现很多相关的QQ群并加入了其中一个,发现想入团的人很多。

就像被馅饼砸中了头而还嫌疼的傻瓜,豆丁心想,其他人这么渴望加入SNH48,而现在机会就在她手上,只要轻轻一握,就能做到很多人想做而做不到的事情。

她迅速给爸爸打电话。但爸爸却以娱乐圈不是想象中那么好待,况且还要休学为由,否定了她的想法。但豆丁执意要签约,毕竟有免费培训、有工资,而且读艺术类专业早晚要走这条路,不如早点出来。最终,她说服了爸爸。

豆丁签约之后,很快按照合同办理了休学一年的手续,并在爸爸的陪同下搬进了SNH48在上海的生活中心。

新的住宿环境很不错,有空调、有公共洗衣房,这让豆丁感觉像是回到了刚上大学那会,在新鲜感和兴奋感的包裹下,她甚至清晰得记得第一顿饭有最爱的炸鸡翅。

另一位退团的SNH48前成员丸子(化名)则是从官网获取报名信息,她经历的筛选流程相对比较严格,一次网络资料筛选和两次现场才艺表演筛选。

在之前的采访中,我认识了从小就有歌手梦的中樱桃女团成员文文(化名),她也是在一个微信通告群看到招募信息,面试现场表演了一首歌就得到了签约机会。

IDOL SCHOOL 的成员阿紫也告诉过我,除了资料审核之外,现场面试也只是一次才艺表演和即兴演讲。

娱乐明星的光鲜亮丽,被粉丝追捧的虚荣感,都是吸引年轻女孩对娱乐圈趋之若骛的因素。而女团较低的门槛更是向女孩发出诱惑的信号,让更多女孩产生有望进入娱乐圈的幻想:我的“明星梦” 未必不可能。

紧绷的弦

“我女儿是个心理承受能力很差的人,早知道会把她弄成这样,一开始我怎么都会拦住她。”电话那头,豆丁爸爸又气又无奈。作为一家公司的管理人员,他工作日都需要在同省的另一个城市工作,只有周末才有时间在医院陪女儿。

在团里的第一周,豆丁就感受到了吃偶像这碗饭的不容易。

入团第二天,她就被分队。上午要上声乐课程,下午是新人的舞蹈课程,晚上则是队内的舞蹈课程。后者比较特殊,得自己跟着视频学。这对舞蹈基础相较薄弱的豆丁来说,既痛苦又无奈。毕竟,每周例行考核前几天,很多成员为了达标,整晚整晚地练习,舞蹈室的灯常常在凌晨3点前都还是亮的。

由于训练量太大,豆丁常常练到半夜12点,晚睡早已成为她的惯常作息。

训练量和心理压力巨大。好在有鞠婧祎、李艺彤这些成功先例在前,算是一种激励。对舞台的渴望,让豆丁变得越来越坚忍,学会自己消化压力,慢慢就习惯了。

她唯一不能接受的是,“女团对外表现的团魂和有爱都是假的”。团内有很多水火不容的小团体。新成员必须通过站队,才能得到高人气成员的帮助、摆脱竞争对手及其粉丝的攻击。难得的是,豆丁还是觉得自己交往到了一个交心好友。

但丸子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她曾告诉我,团里有人看她不顺眼,对方的粉丝,甚至自己所谓的“好友”也会用小号攻击她。几度崩溃后,她患上了郁郁症,不久后也退团了。

对豆丁来说,训练压力和人际关系都并非压倒她的稻草,一度让她濒临崩溃的是从未遇到过的网络暴力。她告诉我,她常受到网友的攻击,偶尔还会有男性网友给她微博私信不雅照片。

上述经历常常让她情绪低落,又不敢和家里人提起,只能和队里好友抱团取暖。然而,公司对于成员面对的网络暴力,除了要求成员不可以在微博上与人起冲突,通常都让她们采取不理会的处理方式,也不会有心理辅导机制。

好友退团、抑郁症,以上种种,让她逐渐开始想打退堂鼓了。

一位资深的SNH48粉丝Coco曾告诉娱乐资本论,“成员之间分小团体,成员流动性强,已经成为粉丝圈的常识了。很多时候一个成员刚出道不久,就又公布退团消息。粉丝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Coco粗略统计过,自成立以来,SNH48到目前已经有将近100人退团。以最早招募的一期生为例,进团人数27人,退团人数就达到了13人。

退团成员中,也不乏走到了不错的位置依旧坚持退出的。曾经获得过总选举第一名的赵嘉敏就因考上中央戏剧学院,以学业为重而退出,个人官博更新停留在2016年6月。获得过总选举第四名的曾艳芬的微博更新也停留在了去年11月。

不断有人退团,自然需要不断招新。有业内人士认为,这也许是此前SNH48需要通过中介招新人,且降低门槛的原因之一。用Coco的话说,这也是为什么SNH48从六期生开始,整体质量就越来越差,人气高的大部分都是一二期生。

压力汹涌而来,豆丁常在宿舍里蒙着被子偷偷哭。宿舍隔音差,隔壁房间也不时传来抽泣的声音。从此,豆丁开始整晚整晚地睡不着觉,长期处于情绪低落状态。

弦断了

不过,真正压到豆丁这根紧绷弦的稻草,是她陪老板参加的一次饭局。

2017年后半年的一天,助理姐姐突然把她拉到一个群里,说老板请吃饭,要求她们5个人化淡妆,并对其他人保密。刚开始豆丁很兴奋,认为这是被重视的表现。

当晚,带队人将她们送到一个豪华酒店就离开了。在那里她看到了公司的高管,他将大家带入一个豪华的房间。房间里,她看见了另一个中年男人,老板介绍这是业内知名投资方的高层。

2个女孩被指定坐在两个老板身边。席间,两个老板在谈投资的事情,时不时说一些黄段子,继而哈哈大笑,扭头看看身边的女孩们。聊着聊着,突然老板对身边的女孩说要罚酒,虽然只是开玩笑,看在眼里的豆丁觉得很害怕。不过她和其他女孩一样,表面上没有任何反应。

豆丁意识到这不是一个“正统”的饭局,之前的兴奋感全无,全程都很紧张,对桌上的精致菜品已经完全不感兴趣,一心盼望着饭局结束。出席饭局的5个女孩最大的也就21岁,席间不断的黄段子让豆丁浑身难受。

更有甚者,豆丁还说他们曾对桌上的成员有过肢体接触。豆丁听完后,敏感地一下子坐直了身体。

去年12月,优酷全娱乐报道过SNH48某八期生成员参与饭局一事,该成员将爆料内容一一在微博上呈现,但原微博已被删除。

豆丁告诉我,当时她也想过跟着一起曝光,但最终还是没有勇气。

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向SNH48相关人求证,对方表示不存在这种饭局,之前网上的爆料系有心人在造谣,“她有精神疾病”,甚至不少网友“看到的还是最近的PS版本”。后来官方又出面辟谣:“微信群里通知的内容实为新成员们的欢迎宴。”

不过,据优酷全娱乐报道,后面该名爆料人又继续称:“视频截图是9.5(日),欢迎宴是7.14(日)。”

丸子没有参加过类似饭局,但她也早有耳闻,觉得就是吃个饭没什么问题,她觉得去的基本是公司重点推的人。

另一位SNH48前成员球球(化名)曾告诉娱乐资本论,除了豆丁之外,还有另外一个参加过这个饭局的女孩跟她提起过饭局的事情。但没有参加过饭局的她觉得这种饭局没什么,她说:“感觉就和公司里的人出去吃饭差不多。”

涉世未深的豆丁对于这类饭局表示出极度反感的态度,但一位担任公司管理人员的业内人士告诉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如果是成年人,那么随公司领导出席酒局无可厚非。甚至,也有人士告诉小娱:“在中国,带旗下艺人参与这种商业饭局就是一种酒桌文化,可以理解为对艺人的推广。”

那次饭局结束之后,豆丁抑郁更严重了,便打定了退团的主意。当她去找领导谈解约的事情时,对方却说不用签协议,之后会安排和其他想退团的人统一签解约协议,但至今公司也没有安排和她签解约协议。

和SNH48很多退团的人一样,中樱桃、IDOL SCHOOL的退团成员也都没有签解约协议,她们要么因为被欠薪,烦着怎么解决与公司说不清的合约纠纷,要么受限于竞业限制只能回去当一个普通学生,连网拍模特这类兼职都不能碰,从此与明星梦作别。

现在,豆丁每天都要在医院输安神的营养液,虽然亲手葬送了自己的偶像梦,但至少摆脱了种种负累。过几个月她将回到大学校园,回到她原本的人生轨道。

离开前,护士走了进来,豆丁很热络地向她打了招呼。

我问:“看起来你和护士很熟。”

豆丁说:“对,因为我下周要主持医院的年会。”

有一天,护士留意到豆丁走路很好看,随口问了一句她是不是学跳舞的,后来护士推荐她来做主持。一直警惕、紧绷着的豆丁,说到此事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说完,她还在我面前走了几步。她沾沾自喜的样子,完全还是一个小女孩的模样。

“我给你拍张照吧。”我笑着说。

她思忖一会说:“背影可以拍。”

她面向窗台,背对着我,我轻轻按下拍摄键。只是不知道,此刻她看到的远方,是否还残存着曾经耀眼的梦想。

(为保护受访者,指向性较明确的受访者个人信息将被模糊处理。)

作者:娱乐资本论

相关文章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