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公司大佬为纳税开怼 盖茨发话了: 我个人纳税就超百亿美元
48分钟前
上个月京东和苏宁又怼上了,这次开怼不是因为刘强东打价格战。而是苏宁老总张近东在股东大会上狠狠吐槽京东一番,“京东有我们苏宁交税多吗?社会上天天捧京东,从来没有盈利过的企业,如此受资本追捧的企业,这正常吗?”第二天,刘强东也发文了,虽然没有正 [详情]
网易蜗牛:能否成为网易下一个云音乐?
49分钟前
网易蜗牛在最近增加了按本付费模式,也说明售卖时间模式可能进入上升瓶颈,回到传统卖书人角色的网易蜗牛须增加更多优质内容,才能保持对用户的吸引力。书非借不能读也,许多人趁着电商图书折扣活动大量囤书,放到积灰可能也没翻阅过,买不为读,囤反成了目的 [详情]
从电子邮件系统看微服务的建设
56分钟前
以前总有人问我微服务相关的问题,但微服务绝不是一篇文章能说清楚的事,所以我和Gary小王子商量了一下,在极客时间上开发了一个全新的白板课程,第一个产品就是微服务,以短视频讲系统内容。结果还是有人问,比如微服务到底有多「微」,什么类型什么规模 [详情]
从李彦宏的女儿,看AI时代原住民养成法则
59分钟前
文/金错刀过去的2017年被称为人工智能元年。这一年出生的孩子可以有个新名字——人工智能原住民,毫无疑问,他们从出生到成长,将被人工智能包围。相信大家有过年回家手机被“小网虫”霸占的经历。《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 [详情]
哪些超级独角兽2018年会上市?
59分钟前
版权信息|本文原载于投资银行在线,转载请注明来源!独角兽是什么?其实我们现在说的独角兽公司就是被视为新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风向标,他们代表着科技转化为市场应用的活跃程度。所以它们主要出在高科技领域,互联网领域。而在股值方面,是估值超过10亿美 [详情]
近两成轻奢服装不合格 阿玛尼、博柏利等大牌登上“黑榜”
1小时前
据经济之声《天天315》报道,俗话说,一分钱一分货,大多数情况下,这句话是对的,但这并不能说明高价格就一定等同于高质量。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近期公布了对一批服装的抽查结果,其中不少标价高昂的名牌服饰,都存在质量问题,被判定为不合格产品。这次 [详情]
阿里巴巴欲升级奥运会技术 目标直指降低举办成本
1小时前
原标题:阿里巴巴欲升级奥运会技术 目标直指降低举办成本据路透社报道,阿里巴巴表示,它希望对奥运会使用的技术进行升级,将对平昌冬奥会进行研究,找到为未来的奥运会主办国降低成本的途径。阿里巴巴首席营销官董本洪在一次采访中说,“对于我们的团队了解 [详情]
39岁被踢出董事会,5年后却携100亿卷土重来,他说人生没有太晚的开始!
1小时前
提示:点上方"EMBA"↑商学院第一公号,免费订阅本刊!更多交流请添加微信:YYL242本文经授权转载:硕士博士圈(ID:phdmaster)他既不是官二代,而不是富二代,却在11年时间内,缔造出3个市值超过100亿的上市公司。如果说携程和 [详情]
迷你KTV存多项隐患 专家:向管理部门提出监管难题
1小时前
原标题:迷你KTV存多项隐患 专家:向管理部门提出监管难题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这两天,不少朋友发现,在商场、电影院门口的迷你歌咏亭中,经常出现年轻人忘情高歌的场景。这种看上去酷似电话亭的“迷你歌咏亭”,又被大家叫做“迷你KTV”, [详情]
360 快视频深陷盗用视频疑云, B 站绑定的手机号码和密码疑似能直接登录
1小时前
原标题:360 快视频深陷盗用视频疑云, B 站绑定的手机号码和密码疑似能直接登录流年不利的 360 狗年过得并不舒坦。就在今天,有微博网友反应,自己在 B 站绑定的手机号码和密码能够直接登陆 360 旗下的视频平台 “快视频”。随后多位网 [详情]
顺丰的“内忧”与“外患”,2018年王卫欲何去何从?
1小时前
顺丰的出现,打破了快递的格局,说到比较信任的快递,顺丰应该是不二之选。2018,是个吉利的数字,顺丰创始人王卫年满48岁。在刚刚过去的2017年,在王卫的带领下,顺丰成功登陆A股,是质的飞跃。顺丰成立于1993年,当时只有6个人,从最初香港 [详情]
2018,别转行,我必须继续做农资!
1小时前
农资是一个高投入的行业,也是一个高风险的行业。如果你干得好,可以带领老百姓发家致富; 如果不幸遭遇雪灾、热害、台风天气,对不起,真的可以一夜回到解放前。不过,面对这些可能发生的天灾,农资人并没有放弃,还满怀希望:2018,我必须继续做农资! [详情]
2018渠道商该哭了!超级零售大终端将迎来千载难逢的机会!
1小时前
2018,说到就到了,你想慢点都不行;农资经营升级,说升级就升级了,你想留点适应的时间都不行!自我蜕变,是需要意识和强大的自控力与任性支配的,人无百日好,花无百日红,没有愿意抽选择被淘汰的那个下下签,要想继续留下,让企业发展,在农资行业纵横 [详情]
1分钟知识锦囊 | 老家一景,为什么OPPO和vivo的店总是开在隔壁?
1小时前
原标题:1分钟知识锦囊 | 老家一景,为什么OPPO和vivo的店总是开在隔壁?1分钟知识锦囊是36氪的日更问答新栏目,旨在每天以一分钟为限,快问快答一个重要的商业问题。今天我们解答的是手机相关的问题。如果你对近期的商业世界还有什么疑问,欢 [详情]
他们个个身价上千亿,头一位无人不知,最后一位走在大街无人识
1小时前
严昊,“全球华人榜首狂人”严介和之子,是改革开放后第二代企业家的杰出代表,据网友报导2017年《胡润百富榜》显现,严昊的身家到达1150亿。李彦宏,百度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全面担任百度公司的战略规划和运营管理。现在担任百度公司创 [详情]
“无人”永生:零售“伪命题”背后的大逃杀
1小时前
2018年1月初,杭州创投圈流传着这样一则笑话:“某举步维艰的创业公司,全体员工靠着‘无人货架’提供的‘免费零食’,硬是多撑了两个月,并在依靠在其所在区域内掠夺货架上的零食并低价转卖给小学生而硬是趟出了一个全新的商业模式,后来这个公司老板被 [详情]
马云与马化腾同时中枪:手机后壳塞钱
1小时前
马云与马化腾为了"新零售"快速打开线下移动支付环节,可以说目前线下移动支付非常的方便了,很多摆摊的大妈,卖菜的大爷都有了支付与支付宝了,但是很多地方还是不能使用线下移动支付,必须用现金的地方还是有很多的。通过一轮轮的抢红包与支付宝领红包,我 [详情]
【新三板行业研究】浪潮来袭:AI应用广、能力强 新三板企业路还很长
1小时前
来源|挖贝新三板研究院2016年3月,随着谷歌研发的Alpha Go战胜原世界排名第一围棋选手李世石的新闻传出,人工智能这个对于大部分人来说陌生而又熟悉的名词,迎来了新一波热度的浪潮。仿佛是为了推波助澜似的,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2017年政府 [详情]
人太贵!人工智能,最赚钱的是“人工”而不是“智能”
1小时前
如果把互联网公司之间的竞争看成人的竞争,那么核心就是一条“跳槽鄙视链”。文/本刊记者 唐 亮元旦后的第一个工作日,北京。猎头南哥开车穿过拥挤的后厂村路,绕过繁华的正街,才找到此前预约的星巴克咖啡上地店。中午12点,一位BAT公司中刚刚升起的 [详情]
年后的离职潮,老板如何面对?用了这招留人方法,就根本不用担心
1小时前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春节”成为了企业的“春劫”,过了一个年,很多同事就变成了“前同事”。刚开工,很多企业管理层已经开始忙碌起来,因为对于他们来说,年后是招人的旺季。同时,也是企业员工离职的高峰季……很多企业在年前就已经开始 [详情]
老板:员工要离职,要不要加薪留住他!阿里巴巴给了最好的示范!
1小时前
利润是企业经营的根本,薪酬是员工的生存的根本。企业的薪酬设计也直接影响了员工能否在企业更有激情的工作,更愿意为企业带来价值产出与共同发展。所以薪酬没有激励性,给企业带来越多价值的员工没有得到应有回报,一些慵懒的员工却拿着同样的薪酬。没有价值 [详情]
我发现有两类人注定会成功
1小时前
“我发现有两类人注定会成功,而且我认为可以推广借鉴:一种是能够利用智能机器进行创造性工作的,一种是自己所在领域的个中翘楚。在数字鸿沟不断扩大的当下,有什么窍门能够为进入此类有利领域提供助力?我认为如下两种核心能力是关键。●迅速掌握复杂工具的 [详情]
2018在线教育在风口还是“封口”?
1小时前
今年,境内外资本市场掀起了一股教育公司上市的浪潮,在刚过去的10月20日,“少儿英语培训机构”瑞思学科英语在纳斯达克敲钟上市,在线教育业务为其增色不少。再往前,在线外教英语品牌VIPKID宣布获得了2亿美元D轮融资,猿题库融资额达到1.2亿 [详情]
我国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4.22亿,年增长率22.6%
1小时前
新华社 北京 2月20日电(记者王思北)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日前发布的第41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2017年,我国网络娱乐类应用用户规模保持高速增长,其中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到4.22亿,年增长率达到22.6% [详情]
快视频回应侵权B站事件:是部分账户私自搬运
1小时前
今天年初五,本应该还是喜庆的过年时间,然而今天互联网上却炸开了锅,不少B站Up主发现快视频把自己的账号、密码,甚至还有上传的视频都克隆过去了,对此快视频很快就作出了回应。今天年初五,本应该还是喜庆的过年时间,然而今天互联网上却炸开了锅,不少 [详情]
整合大战结束,印度电信市场增长大战又起
1小时前
竺道 zdreview.comWe Bridge China and India探索|创新|共赢在过去的18个月里,Reliance Jio在印度的电信行业引发了一场血腥的整合,迫使市场内部的参与者要么与Reliance Jio的报价相匹配 [详情]
【IPO解码】业务能攻能守,这家做塑料的公司要上市!
1小时前
港股解码,香港财华社王牌专栏,20年专注港股,金融名家齐聚,做最有深度的原创财经号。看完记得订阅、评论、点赞哦。2018年2月12日,港交所披露了天长集团控股有限公司(02182-HK)聆讯后资料集,意味着这家中国知名一体化注塑解决方案供应 [详情]
体育营销及品牌许可初创公司BaselineVentures India完成100万美元融资
1小时前
竺道 zdreview.comWe Bridge China and India探索|创新|共赢据外媒VCCircle消息,总部位于印度古尔冈的体育营销及品牌许可初创公司Baseline Ventures India宣布完成了一笔100万美 [详情]
线上物流文档服务提供商ODex获迪拜金融科技创企Invoice Bazaar股权投资
1小时前
竺道 zdreview.comWe Bridge China and India探索|创新|共赢据外媒VCCircle消息,总部位于印度孟买的线上物流文档服务提供商ODex宣布获得了一笔股权投资,但没有披露本轮融资的具体金额,投资方是迪拜金 [详情]
谁“杀死”了这38位零售老板?
1小时前
岛 君 说在持续一年的零售大战中,即使最迟钝的人也感受到了这阵风的来临。过去一年中,上百家新零售企业博弈,数千家零售门店倒闭,数以万计的零售企业,以及人数更为广泛的零售公司员工们,正被迫经历大洗牌的生活。这些经历值得被记录。2017年,是动 [详情]

SNH48前成员亲述:站队、抑郁、撕逼,因陪酒饭局退团

娱乐资本论 2018-02-01 14:16:19

“那明天中午吧。”晚上10点50分,我洗完澡出来看到手机屏幕亮了起来。

她终于同意我去见她一面。赶在12306票务系统11点进入维护状态之前,我订了一张第二天从北京去z市的高铁票。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她又给我发微信:“要不别来了。”

SNH48前成员亲述:站队、抑郁、撕逼,因陪酒饭局退团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告诉她已经买好票了。许久,她回:“好吧。我在病房等你。”

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中午我就能见到那位和我在微信聊了一周的网友。

她叫豆丁(化名),在上海某大学就读艺术类专业,曾经是SNH48的成员之一,在团里待不到一年就退团了。年纪很小,却有着超越年龄的警惕心。

她同时也是一位抑郁症患者,在长达一周断断续续的网聊中,我感受到了她情绪上的反复和不稳定。经过4天的犹豫和纠结之后,她终于放下戒心,决定见我一面。其实她有很强烈的表达需求,但因为各种顾虑,才常常表现出欲言又止的状态。

我在z市的人民医院的病房见到她。家人都不在,她刚输完有安神功能的营养液。手背贴着白色胶布,正站对着镜子戴隐形眼镜。短裙配长靴,头戴一顶可爱的贝雷帽,是这个年纪该有的打扮。但深重的黑眼圈却掩盖了她这个年纪该有的灵气。

见到我来,她不紧不慢地把隐形眼镜戴好,回到了病床上侧坐着,我试探性地坐在了她的床沿上,她没有拒绝。

她说:“你有什么问题就问吧。”

隔壁床的病人和家属齐刷刷地投来异样的目光,她仍然对我保持很高的警惕心。

随着采访渐入佳境,我大概能理解她为什么会有超越年龄的警惕心。

被美梦砸中

加入SNH48之前,豆丁一直喜欢唱歌跳舞、渴望舞台,但对这个女团几乎没有了解过。对以后的规划,她的理想状态是从大二开始争取出演影视剧,希望有一天成为周冬雨那样的明星演员。不过,人生却因一个微信群里的招聘广告改变了轨迹。

凭借不错的外形条件,她常兼职做平面模特和主持,加了将近十几个通告群。

2017年年初的一天,豆丁偶然发现几个通告群都在发SNH48的招募信息。

她决定试一下,给其中一个人发了个人资料和舞蹈视频。

豆丁告诉我,这些发女团招募信息的人并不一定是SNH48幕后公司丝芭文化的人,他们只是中介,每介绍一个人入团,能得到1000元的推荐费。而中介是特招渠道,筛选流程和官网渠道可能不一样。

SNH48竟会用这种方式招募新人?我很惊讶,但习惯于在这种微信群中接兼职工作的豆丁不觉得意外。豆丁翻出聊天记录,每隔一段时间她都能收到微信招募。

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记者以面试者身份联系上了其中一位中介,对方要求记者先发个人资料、才艺视频,并表示招募一直在进行中。不过上海团人数已经饱和,可能会被分到广州、北京、沈阳和重庆的分团。

豆丁按照约定时间去了面试地点,见到了3位面试官,其中一位是丝芭文化的某一老板。表演完歌舞,和对方聊完之后,没想到对方现场就通知她顺利通过。

面试过程如此简单,让豆丁怀疑这个女团的正规性。回学校的路上她开始查SNH48,发现很多相关的QQ群并加入了其中一个,发现想入团的人很多。

就像被馅饼砸中了头而还嫌疼的傻瓜,豆丁心想,其他人这么渴望加入SNH48,而现在机会就在她手上,只要轻轻一握,就能做到很多人想做而做不到的事情。

她迅速给爸爸打电话。但爸爸却以娱乐圈不是想象中那么好待,况且还要休学为由,否定了她的想法。但豆丁执意要签约,毕竟有免费培训、有工资,而且读艺术类专业早晚要走这条路,不如早点出来。最终,她说服了爸爸。

豆丁签约之后,很快按照合同办理了休学一年的手续,并在爸爸的陪同下搬进了SNH48在上海的生活中心。

新的住宿环境很不错,有空调、有公共洗衣房,这让豆丁感觉像是回到了刚上大学那会,在新鲜感和兴奋感的包裹下,她甚至清晰得记得第一顿饭有最爱的炸鸡翅。

另一位退团的SNH48前成员丸子(化名)则是从官网获取报名信息,她经历的筛选流程相对比较严格,一次网络资料筛选和两次现场才艺表演筛选。

在之前的采访中,我认识了从小就有歌手梦的中樱桃女团成员文文(化名),她也是在一个微信通告群看到招募信息,面试现场表演了一首歌就得到了签约机会。

IDOL SCHOOL 的成员阿紫也告诉过我,除了资料审核之外,现场面试也只是一次才艺表演和即兴演讲。

娱乐明星的光鲜亮丽,被粉丝追捧的虚荣感,都是吸引年轻女孩对娱乐圈趋之若骛的因素。而女团较低的门槛更是向女孩发出诱惑的信号,让更多女孩产生有望进入娱乐圈的幻想:我的“明星梦” 未必不可能。

紧绷的弦

“我女儿是个心理承受能力很差的人,早知道会把她弄成这样,一开始我怎么都会拦住她。”电话那头,豆丁爸爸又气又无奈。作为一家公司的管理人员,他工作日都需要在同省的另一个城市工作,只有周末才有时间在医院陪女儿。

在团里的第一周,豆丁就感受到了吃偶像这碗饭的不容易。

入团第二天,她就被分队。上午要上声乐课程,下午是新人的舞蹈课程,晚上则是队内的舞蹈课程。后者比较特殊,得自己跟着视频学。这对舞蹈基础相较薄弱的豆丁来说,既痛苦又无奈。毕竟,每周例行考核前几天,很多成员为了达标,整晚整晚地练习,舞蹈室的灯常常在凌晨3点前都还是亮的。

由于训练量太大,豆丁常常练到半夜12点,晚睡早已成为她的惯常作息。

训练量和心理压力巨大。好在有鞠婧祎、李艺彤这些成功先例在前,算是一种激励。对舞台的渴望,让豆丁变得越来越坚忍,学会自己消化压力,慢慢就习惯了。

她唯一不能接受的是,“女团对外表现的团魂和有爱都是假的”。团内有很多水火不容的小团体。新成员必须通过站队,才能得到高人气成员的帮助、摆脱竞争对手及其粉丝的攻击。难得的是,豆丁还是觉得自己交往到了一个交心好友。

但丸子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她曾告诉我,团里有人看她不顺眼,对方的粉丝,甚至自己所谓的“好友”也会用小号攻击她。几度崩溃后,她患上了郁郁症,不久后也退团了。

对豆丁来说,训练压力和人际关系都并非压倒她的稻草,一度让她濒临崩溃的是从未遇到过的网络暴力。她告诉我,她常受到网友的攻击,偶尔还会有男性网友给她微博私信不雅照片。

上述经历常常让她情绪低落,又不敢和家里人提起,只能和队里好友抱团取暖。然而,公司对于成员面对的网络暴力,除了要求成员不可以在微博上与人起冲突,通常都让她们采取不理会的处理方式,也不会有心理辅导机制。

好友退团、抑郁症,以上种种,让她逐渐开始想打退堂鼓了。

一位资深的SNH48粉丝Coco曾告诉娱乐资本论,“成员之间分小团体,成员流动性强,已经成为粉丝圈的常识了。很多时候一个成员刚出道不久,就又公布退团消息。粉丝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Coco粗略统计过,自成立以来,SNH48到目前已经有将近100人退团。以最早招募的一期生为例,进团人数27人,退团人数就达到了13人。

退团成员中,也不乏走到了不错的位置依旧坚持退出的。曾经获得过总选举第一名的赵嘉敏就因考上中央戏剧学院,以学业为重而退出,个人官博更新停留在2016年6月。获得过总选举第四名的曾艳芬的微博更新也停留在了去年11月。

不断有人退团,自然需要不断招新。有业内人士认为,这也许是此前SNH48需要通过中介招新人,且降低门槛的原因之一。用Coco的话说,这也是为什么SNH48从六期生开始,整体质量就越来越差,人气高的大部分都是一二期生。

压力汹涌而来,豆丁常在宿舍里蒙着被子偷偷哭。宿舍隔音差,隔壁房间也不时传来抽泣的声音。从此,豆丁开始整晚整晚地睡不着觉,长期处于情绪低落状态。

弦断了

不过,真正压到豆丁这根紧绷弦的稻草,是她陪老板参加的一次饭局。

2017年后半年的一天,助理姐姐突然把她拉到一个群里,说老板请吃饭,要求她们5个人化淡妆,并对其他人保密。刚开始豆丁很兴奋,认为这是被重视的表现。

当晚,带队人将她们送到一个豪华酒店就离开了。在那里她看到了公司的高管,他将大家带入一个豪华的房间。房间里,她看见了另一个中年男人,老板介绍这是业内知名投资方的高层。

2个女孩被指定坐在两个老板身边。席间,两个老板在谈投资的事情,时不时说一些黄段子,继而哈哈大笑,扭头看看身边的女孩们。聊着聊着,突然老板对身边的女孩说要罚酒,虽然只是开玩笑,看在眼里的豆丁觉得很害怕。不过她和其他女孩一样,表面上没有任何反应。

豆丁意识到这不是一个“正统”的饭局,之前的兴奋感全无,全程都很紧张,对桌上的精致菜品已经完全不感兴趣,一心盼望着饭局结束。出席饭局的5个女孩最大的也就21岁,席间不断的黄段子让豆丁浑身难受。

更有甚者,豆丁还说他们曾对桌上的成员有过肢体接触。豆丁听完后,敏感地一下子坐直了身体。

去年12月,优酷全娱乐报道过SNH48某八期生成员参与饭局一事,该成员将爆料内容一一在微博上呈现,但原微博已被删除。

豆丁告诉我,当时她也想过跟着一起曝光,但最终还是没有勇气。

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向SNH48相关人求证,对方表示不存在这种饭局,之前网上的爆料系有心人在造谣,“她有精神疾病”,甚至不少网友“看到的还是最近的PS版本”。后来官方又出面辟谣:“微信群里通知的内容实为新成员们的欢迎宴。”

不过,据优酷全娱乐报道,后面该名爆料人又继续称:“视频截图是9.5(日),欢迎宴是7.14(日)。”

丸子没有参加过类似饭局,但她也早有耳闻,觉得就是吃个饭没什么问题,她觉得去的基本是公司重点推的人。

另一位SNH48前成员球球(化名)曾告诉娱乐资本论,除了豆丁之外,还有另外一个参加过这个饭局的女孩跟她提起过饭局的事情。但没有参加过饭局的她觉得这种饭局没什么,她说:“感觉就和公司里的人出去吃饭差不多。”

涉世未深的豆丁对于这类饭局表示出极度反感的态度,但一位担任公司管理人员的业内人士告诉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如果是成年人,那么随公司领导出席酒局无可厚非。甚至,也有人士告诉小娱:“在中国,带旗下艺人参与这种商业饭局就是一种酒桌文化,可以理解为对艺人的推广。”

那次饭局结束之后,豆丁抑郁更严重了,便打定了退团的主意。当她去找领导谈解约的事情时,对方却说不用签协议,之后会安排和其他想退团的人统一签解约协议,但至今公司也没有安排和她签解约协议。

和SNH48很多退团的人一样,中樱桃、IDOL SCHOOL的退团成员也都没有签解约协议,她们要么因为被欠薪,烦着怎么解决与公司说不清的合约纠纷,要么受限于竞业限制只能回去当一个普通学生,连网拍模特这类兼职都不能碰,从此与明星梦作别。

现在,豆丁每天都要在医院输安神的营养液,虽然亲手葬送了自己的偶像梦,但至少摆脱了种种负累。过几个月她将回到大学校园,回到她原本的人生轨道。

离开前,护士走了进来,豆丁很热络地向她打了招呼。

我问:“看起来你和护士很熟。”

豆丁说:“对,因为我下周要主持医院的年会。”

有一天,护士留意到豆丁走路很好看,随口问了一句她是不是学跳舞的,后来护士推荐她来做主持。一直警惕、紧绷着的豆丁,说到此事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说完,她还在我面前走了几步。她沾沾自喜的样子,完全还是一个小女孩的模样。

“我给你拍张照吧。”我笑着说。

她思忖一会说:“背影可以拍。”

她面向窗台,背对着我,我轻轻按下拍摄键。只是不知道,此刻她看到的远方,是否还残存着曾经耀眼的梦想。

(为保护受访者,指向性较明确的受访者个人信息将被模糊处理。)

作者:娱乐资本论

相关文章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