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那个被央视起诉的即刻APP,因祸得福了?
6小时前
漫展情报|“游云南”App联手鹅厂带你呼吸不一样的二次元空气
7小时前
壹寿司加盟优势是什么
8小时前
热点|雷军谈小米9定价:小米9肯定比小米8贵不少
8小时前
配售结果|电子交易集团(08036)一手中签率30%最终定价0.28港元
8小时前
京东金融回应APP侵犯隐私:需求错误开发
8小时前
R系列迎来新成员?大众全新T-RocR将亮相日内瓦国际车展
8小时前
凯美瑞优惠3万以上才有出路!亚洲龙这次是玩真的了!
8小时前
广州万隆:三大超强利好接踵而至一板块或意外受益
8小时前
LOL:Letme直播透露不想再玩LOL!心生退意,RNG让帝复出无望?
8小时前
真相了,瑞风S4居然是一辆“江淮”牌“大众”车
8小时前
嘉银金科美股上市新进展你我贷爆出M3+逾期率升至16%
8小时前
政策|服务民营经济高质量发展——支持多行业民营企业发展
8小时前
吉利汽车1月销量超15.8万辆,环比劲增70%,“双缤”齐破万!
8小时前
Letme直播透露不想再玩LOL!心生退意,RNG让帝复出无望?
8小时前
炒了10年股才开始盈利,这活真不是人干的!
8小时前
马斯克退出OpenAI,专注于特斯拉和SpaceX
8小时前
天策:指数过分强势,选股更当稳健!
8小时前

“寒门状元之死”爆款文的真正受众在意“事实与真相”吗?

何熠 2019-02-01 09:40:06

20世纪50年代初,当休·海夫纳拿着自己东拼西凑的六千美元制作《花花公子》的试刊号时,他的内心充满了忧虑,他担心杂志不会获得良好的口碑,从而直接导致销量惨淡,如果这样的话,他投注的一切都将血本无归,他将重新回到格子间工位上,继续日复一日地做着枯燥无聊的工作,了无激情,更可能再无机会将自己那天才般的创想发挥到出版工作上来。然而这一切担心是多余的,试刊号杂志刚一出刊,就取得了不错的销量,他很快成了名人,接受各路知名媒体采访,之后他便全身心地投入在每一期的杂志制作上。

知名非虚构作家盖伊·特立斯在《邻人之妻》中这样描述他之后的工作状态:“(他)数周都待在花花公子大楼里。他把衣服放在那儿,吃的送进来,姑娘也送进来,就在那间卧室里做爱,再回到办公桌前读原稿、想图片说明、写标题、检查下一期玩伴女郎的彩照底片。”

如果你拥有足够的想象力的话,这难道不就是如今那些爆款公号文的制作者们的生存状态的写照吗?囿于国情和文化环境因素,中国的爆款公号文制造者们自然不能以“性”的元素为主打卖点(擦边球自然可以打),但是遍布它们文章中的热点,无一不是夺人眼球的当下焦点,不管是阶级生态、不同年龄层之间的观念差异、还是个人情感中的私密隐事、自我奋斗时的逆袭爽感,都能通过一段段精妙编织的故事俘获一批又一批的受众。

试想,如果花花公子的创始人生于新媒体时代,他多半也依然是那个能够精准把握住机会的人,他太了解受众的心理,更深谙一个时代的文化氛围,最重要的是,他懂得抓取那些人性深处最不会变化的东西,它们没有时效性,永远不会过期,你需要的仅仅是认真对待它们,投其所好,就会获得巨额的利益回报。所以,从前是发行几十万册的杂志,如今是百万+的阅读流量。看,这个世界伴随着技术的革新正在产生突变,然而一些人性深处的最基本的需求、欲望,又让我们意识到,这个世界其实很多东西从未改变。

“状元之死”的公众号文章因为被举报信息不真实而遭遇封禁,尽管后来创作者站出来反驳文章为了保护当事人的隐私,做了某些时间线和细节上的修饰,又拿出“非虚构”创作的招牌来为自己护航,但舆论的风浪已经起来了,诸多微信公众号已经就这个议题展开了太多攻击,连带着,是对咪蒙系“流量至上”思维的一系列讨伐和批评的声音。传统媒体如《新京报》的公众号,则发布了一篇《跟这个热点,让我们很没尊严》的文章,以一副精英主义的姿态批判咪蒙以及咪蒙的受众们。显然,在媒体人眼中,咪蒙及其她的创作团队是“背德者”,罔顾事实真相,以“我朋友的故事”这种真实情境的名义杜撰子虚乌有、道听途说而来的各种故事。

然而,这种精英姿态的讨伐对这篇文章的受众而言,真的有那么重要吗?在这些受众的眼中,显然位列价值标准第一位的是这篇文章是否能够触动他们的情感,文章中叙述的那些艰难困苦中奋发图强不放弃的励志元素,显然才是感动了大部分读者的“核”。不管这之后有多少关于这篇文章的反转,你都必须承认在“此时此刻”许多人都被感动到了。这就像一部煽情的电影一样,它将故事中的起承转合都罗列得非常清晰,什么时候让读者心里感到一紧,什么时候让读者热泪盈眶,什么时候让他们转发并配上几句唏嘘感叹命运不公的叹词。一切都被组织的逻辑严密而富有条理。它提供的是怜悯与姿态,而非进一步的事实与思考。不是它们不想成为后者,而是成为后者是要付出代价的:你的公号文的爆款率直线走低,你也就无法挺直腰板向广告商开出的你的天价广告费。

其实诸多媒体大号们对这篇文章展开批评时,看似热热闹闹,然而细想想,其实是一种无的放矢的“攻击”。一方面,这样的对“状元”文章的分析和说明,根本就不会被“状元”文章的真正受众所阅读,他们从来不是“分析批判文章”的受众;而对这种文章不轻信、又不会轻易流下眼泪的观众呢,则似乎又不需要这些大号们多费唇舌地普及一遍“非虚构写作”或“报告文学”的标准定义。互联网时代的写作,看似针对了所有的受众群体,但那只“无形的手”——经验、认知与判断力,依然在让不同的受众群体彼此继续孤立着。

在知识分子与大众之间的鲜明分野,注定让针对“状元”一文的批判文章陷入一种“说了也白说”尴尬境地。爆款文能制造一个供全民观看的热点,但却永远无法弥合知识分子与大众群体之间关于这一热点的思考维度上的巨大分歧。

承认这一点,才能真正明白“存在即合理”。

特别声明:本文为DoNews签约作者原创,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DoNews专栏获取授权。

相关文章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