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四款自主小型SUV推荐 年轻时尚还不贵
20分钟前
哈弗F7将于11月15日 广州车展前夕上市
20分钟前
现代全新途胜将于11月份上市 搭1.6T动力
20分钟前
新动态: 2019年度考试录用公务员专题已开通访问! 难道国考公告?
20分钟前
欧盟宣布无条件批准微软75亿美元收购GitHub
28分钟前
你见过每天凌晨5:50的校园吗?此时,衡水学子正在晨读
29分钟前
【碗·提醒】微信进行二次实名认证?点进去一看竟是…
31分钟前
楼市热度“触顶回落”,四季度土地流拍将成为常态?
31分钟前
初试东南DX3X酷绮,买车前值得一看
32分钟前
叶青看财经:低于专业机构的预测更真实
34分钟前
这三款《任天堂明星大乱斗》手柄 可能比官方的好看
34分钟前
【独家】国际油价跌破80美元每桶:对华出口剧减,美国库存增加
35分钟前
[大咖·资源] 即将举行的深圳HR行业峰会竟有这么多大咖?
37分钟前
92号汽油破“8”!涨价过后一箱油多6元!
39分钟前
新品牌,新奔腾!T77能否开启新进取时代?
41分钟前
吉林日报新媒体新势能彩练新媒体学院成立仪式暨首期培训隆重启动
42分钟前
分享 | 质量是工厂的生命,为何忽视对于质量的投入?
44分钟前
高层集体发声,A股保卫战正式打响;马云:现在融资1亿美元都不好意思;京东年底进军美国 | 早报
49分钟前
1-9月SUV销量排行榜SUV车型销量排行榜
50分钟前
审计微语 20 October 2018 Sat. 182
51分钟前
大众途观L1.8T报价分期0利首付优惠
52分钟前
传大众可能吞并福特/保时捷CEO:保时捷不需要上市就能实现增长
53分钟前
养老目标基金|百岁老人启示录:未来的我们,活得长,投得短
54分钟前
5部让人“拍案叫绝”的“神级客串”, 网友:最后1位是本色出演?
54分钟前
2017款途观优惠7万元欢迎来店赏车议价
54分钟前
这种车加油越来越难了?为什么?
54分钟前
2019国家公务员考试公告今天会出吗?
55分钟前
2018安徽无为县事业编面试热点:关注“老漂族”(国培教育)
56分钟前
NIU纳斯达克上市CEO李彦公开信:长路无惧 初心向前
57分钟前
2017款大众途昂优惠7万元欢迎来店议价
57分钟前

重回一线当产品经理并亲自代言,暴风CEO冯鑫要在“小”产品上下狠心

三声 2018-05-16 13:50:34

1999年租房时候的场景对于冯鑫来说仍是记忆犹新:一堵白色的墙,一台本来是商用的投影仪。他从不用电脑看电影,因为他喜欢那种仪式感。认真地琢磨着选片,选罢开始布置环境,晚上最好,灯必须关掉,若是白天,则要把窗帘拉严实。一束光打在对面,画面足够大,没有打扰的一个半小时。

当时他下定决心要去联想工作,但因为没有北京户口被拒之门外,后来曲线进入到联想投资的公司金山。之后的财富故事便被大家熟知,2005年创业,2015年暴风成功上市并引领了一股互联网公司拆掉VIE回A股的浪潮。

从喔喔奶糖、三株口服液、文曲星,到金山毒霸、雅虎,再到暴风影音、暴风魔镜、暴风TV,冯鑫经历过的产品不算少数,但他始终忘不了一开始的那个“电影执念”,并在今年决定自己亲手来解决这个需求。

就在本月初,冯鑫在北京工业大学以“时间的价值”为题第一次把为了看电影而造的产品“小魔投”介绍给公众。虽然小魔投团队尚未单独成立公司,暴风集团公司级的战略仍然是“All for TV”(全力以赴做电视),但对于冯鑫来说,做这款用来看电影的家用投影显然也是一件重要的事。

“年轻的时候我们可能没机会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只能干一行爱一行,这次我就是纯朴地想去做一件事。”

一个关于电影的“执念”

冯鑫第一次想把在家看电影这个需求做成产品是在2007年。

“当时纽曼、爱国者都在做MP4、MP3。和纽曼的人聊天,看了一系列产品。他们问我最喜欢哪个,我说投影,但是是能做到家用的投影。”

冯鑫告诉《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身边的朋友在家都用商用投影看电影,那个时代投影只是公用的。他萌生了做家用投影的想法。但几年过去了,他理想中的那种投影并没有人做出来。

那时候,家用投影确实是一片待垦之地。在2012年,国内家用投影机市场总销量刚刚突破7万台,在全球家用机市场占据50%份额的爱普生,在中国市场只占了不到30%。而最近的数据是,家用场景的投影产品市场规模增速高达600%以上,曾经边缘化的微型投影机市场也逐渐成长起来,市场整体销售数量达50万台以上。投影市场的全部销量则在200万台左右。如果在2012、2013年切入,市场空间必然优于现在。

2013年,暴风处于转型期,冯鑫意识到不能在PC阵地恋战,他必须去找新的战场。年底,极米科技的钟波带着投影,找到了暴风时任COO崔天龙。崔天龙一看,便告诉冯鑫:“老大,你说的那个东西好像有了。”

身边的人都知道冯鑫惦记着这个产品,冯鑫看了之后觉得感觉是对的。可惜的是因为战略的不统一,两者未能成为合作伙伴。

冯鑫对无屏电视的概念不太感冒,但这也是当时投影产品普遍面临的问题——一个市场陌生的产品,通常需要借助一个人们熟悉的产品来卖。

“电视卖100台,我卖1台,这种思维不对。”冯鑫认为电视是个家具,投影则是另外一个需求,电影的需求,投影不应该满足电视的需求。

关于投影与电视孰优孰劣的争论其实至今没有结论。投影的尺寸优势,电视的清晰度优势,但二者技术原理相差很大,很难互补,也很难相互取代。

由于与极米的合作未成,加上冯鑫下决心做VR,2014年,投影的事情仍旧是一个念想。只是冯鑫悄悄地把这个任务交给了暴风的团队,要求是流明要达到可接受的程度,晚上看电影要清晰,能放大到100寸,机器最大不能超过充电宝的大小。

但是,到了2015年7月,团队交作业时,冯鑫很失望。“你拿到以后,根本不想要它,不想拿着它,丑,所有的细节都是不对的。只是机械地把要求达到了,但根本不是一个消费品。”

冯鑫想让暴风TV的刘耀平去做,然而做电视的人通常看不上投影,投影是硬件门类中很小的品类。手机第一,电视第二,其他的技术含量都没那么高。几番长谈之后,TV团队终于在2017年11月,做出了第一版“小魔投”投影。

这款投影让冯鑫爱不释手,当天便用样机看了一部韩国电影《未来新世界》。后来冯鑫连续用“小魔投”雏形看了三天电影,最终把技术团队叫来开会,并在2018年春节前的季度战略会时,宣布一定要做这个产品。

不是玩票也绝不烧钱

在冯鑫做出决定之前,确实有不少反对的声音,包括公司里VP(副总裁)级别的高管:“它确实不是公司战略。但你作为董事长和CEO专心做这件事,是不是属于玩票的行为?”

冯鑫试图打消同事们对于“小魔投”玩票的怀疑。“第一,他们觉得我这个身份,不应该亲自做个产品。第二,他们会问,这个小产品成了又会怎样?其实所有人对新事物都是排斥的。”

他用iPod来比喻。当年乔布斯回苹果之后,第一步是整合产品线,把不必要的都砍掉。然后他也是亲自带头做iPod。“iPod是公司战略吗?说不清楚。但因为他热爱音乐,他觉得所有当时做的音乐的方向都是错的。”

为了进一步打消顾虑,冯鑫明确了绝不烧钱的原则。“其实烧不了什么钱,因为你没有疯狂的买用户,这个产品我们原则是一分钱不赔。至于做到什么量级我们心里有数字,但是这个数字我们并不拿出来比。”

在今年2月份之后,冯鑫开始以产品经理身份先带着一个人做,后来变成两个人,三个人。现在北京有二三十人,深圳有十几个人。“现在白天忙完暴风的工作之后,晚上就讨论投影的细节,每个礼拜最少两三次,讨论到两三点。周末也贡献给小魔投。”

这似乎有些矛盾。不是公司战略级产品,但却在冯鑫心中无比重要。“我没有认为这是一个边缘突破把公司翻天覆地地上一个大台阶,虽然有这个可能,也许就是苹果的iPod。上市以后,不做产品反而是我的迷失,不在一线,离市场远了。”

成为产品经理的冯鑫格外推崇张小龙的“优秀产品经理需要快速变身傻瓜用户”的思路。乔布斯可以秒变,马化腾可以1分钟实现,冯鑫自己则需要酝酿5-10分钟。他希望追求更高的境界——不用变身用户,产品经理本身就是用户。

产品层面,虽然采访中冯鑫不愿透露更多的细节,但大体可以发现,这是一款手掌大小、功能较为简单的便携式投影。冯鑫将其产品理念归纳为三个原则:第一,为人民服务不如为自己服务,这款产品解决了他自己的需求。第二,给得少、给得好,功能很简单。第三,以用户为出发点,敢于反常规,产品中有很多反常规的设计。

内容层面,目前暴风的内容核心来源仍是爱奇艺。但冯鑫透露,“小魔投”的内容不是简单电影资源的堆砌,而会是类似今日头条、网易云音乐那样的能帮助用户找到好东西的机制。

“一位斯坦福毕业的同学曾在回国后做了一个产品叫「今晚看啥」,最后被百度收购了。这个产品和《看电影》杂志上一个逻辑。他们都拥有极致片单,你只要想看A,后面推荐的BCD你也一定想看。当时「今晚看啥」的方法很简单,进到这个网站之后,它列出10个、20个、50个耳熟能详的电影,问你最喜欢的和最不喜欢的。你回答完了之后它就大概知道你想看什么电影了。你不知道怎么回答,但它会不断地指导你。”

“小魔投”的内容逻辑与此相似,只是会更简单。而对于如何在互联网下半场去争抢用户时间的问题,冯鑫的答案是:“我压根儿没有抢用户时间。抖音是抢时间,让你上瘾,让你欲罢不能,但我这个产品走的是另一条路,让你的时间变得尊贵起来,而不是让你的时间可以迅速消耗掉。”

真的与战略无关吗?

采访中,冯鑫说到过数次“小魔投”并不是公司战略。但虽然冯鑫嘴上不说,实际上这款“小魔投”与暴风现有体系内的多款产品都有联动的可能性。

暴风上市以来,经历了从“DT大娱乐”到“N421”再到“AI+”几个阶段,而最近更是明确了“All for TV”(全身心投入到电视业务)的公司级战略。可以看到暴风的注意力一直在聚拢的过程中,从DT大中心核心平台的无数分支,到N421的四个平台PC、手机、VR、TV,再到VR和TV两个重点,后来由于VR行业式微,TV赶上了语音交互、家庭互联网、IoT(物联网)的好时机,才有了当前“All for TV”的策略。

去年11月,暴风TV发布无屏电视。目前市面上75吋的液晶电视售价动辄过万,120吋液晶电视的售价更高达40万。为了满足用户对巨幕影音体验的诉求,同时解决大屏相对应的高昂购买成本等问题,电视做投影的逻辑非常顺畅。当时冯鑫便表态:“100英寸以上的电视市场,未来都将是投影的天下。”

同时,互联网电视经历了告诉的增长期,进入到“高原”平缓阶段。要想继续开拓市场,投影会是一块天地。根据奥维云网的数据,在2018到2020年,家用智能投影将会以每年55%的速度快速发展,增速远超传统电视。家用智能投影是目前家用大屏领域成长速度最快的细分市场。

只是这个细分市场上除了暴风,还有极米、坚果、微鲸、宏碁等国内品牌,以及爱普生、索尼、松下、明基等国际品牌。硬件产品的竞争无非性价比、销售渠道的竞争,要想做出新突破,必须走一条不一样的路。

小魔投,或许就是那个承载着可能性的“ 变量产品”。

以下为《三声》整理后的部分采访实录:

谈战略

三声:小魔投在整个暴风战略体系中是什么角色?

冯鑫:它和公司战略可能没有那么直接,公司战略并没有因为我们要发这个小魔投而去做更改,公司战略仍然是暴风电视。但是确确实实我亲自去做这个产品经理,甚至出镜代言,我和小魔投的关系很重。

三声:小魔投的载体是单独成立一家公司吗?

冯鑫:有可能,现在没有。一开始我们并没有想结构问题,这个产品其实一波三折,想做它很久了。

三声:你决定做产品之前有和别人聊起过这件事吗?其他人怎么看?

冯鑫:有啊,同事有聊。其实所有人对新事物都是排斥的,VP级,有运营啊什么的,都是反对的。

三声:他们反对的理由是什么?

冯鑫:第一,觉得你这个身份不应该亲自做个产品。第二,这个小产品的应用会怎么样?就像我讲的,我不能说小魔投是公司战略,它真的不是公司战略。

三声:听上去像是玩票。

冯鑫:它确实不是公司战略。我做的非常认真,不是按照玩票的心态做的,但你问这个问题,我们从战略角度讲,它不是公司战略,你作为董事长和CEO专心做这件事,是不是属于玩票的行为?

三声:毕竟暴风是一个上市公司,您时间怎么去分配?

冯鑫:累疯了。二月份我基本的思想轮廓有了,然后就开始真正的投入。我就开始先带着一个人干,后来带着两个人干,带着三个人干,现在干这件事北京就有二三十人,深圳也有十几人,最后越干越多,越干占的时间越多。

我觉得占我一半的物理时间肯定是有的,不知不觉就越干越多了。我忙完最后一个工作之后,就开始找人讨论一个细节,每个礼拜讨论到两三点至少两三次,最少两三次。这样的时间越来越多,你要再想,我觉得就不是五六成了,而是八成了,你说这是玩票吗?

三声:这件事我听来有点矛盾。首先这个事不是公司战略级的产品,但在您心中又是这样一个重要的位置?

冯鑫:是矛盾的。其实我也不知道,其实有时候一个边缘突破会出现意想不到的变化,我也有这个信心,但我没有认为这是我的目标,我用边缘突破把整个公司翻天覆地的上一个大台阶,我并没有设定这样一个目标给我和小魔投。虽然我觉得有这个可能,而且我还认为可能性很大,也许就是苹果的ipod。

我基本上觉得这个事一定是对的,事是一定对的,对社会一定是对的,对我个人更是对的,我真是被这件事缠的这么深,最早的原因是我个人觉得是对的,解决我个人的问题。解决个人的问题不仅仅是需求的问题,解决了工作的问题。

上市以前我还在做产品,因为上市以前魔镜之前的产品都是我做的,的确上市以后我认为不做产品反而是我的迷失。你不在一线,也许你有别的能力,但我最强的能力一定是做产品,我个人最强的能力,也许别人做产品比我好,但个人最强的能力是把一个产品打磨好。我上市从2015年3月到今天这个产品之前,我都没有再做过任何的,每次发布会我都上去是前台,讲前沿了。我心里真的挺难受的。因为我觉得产品是生命,我觉得产品是一个人在社会上最重要的一种表现。

三声:但您有没有想过您的身份不光是产品经理,还需要对投资者负责,他们肯定希望看到一个最终的目标,一个数字。

冯鑫:我觉得没必要给大家画饼。我们就去做好,然后呈现出来就好了。我这个思想越来越重,就是做一件对的事情,不问结果。曾经看了杰克韦尔奇的《赢》,那本书从头到尾讲了一件事情,打胜仗就好了。管理是为业务服务的,业务就是要去取得成绩,就是赢。好的产品,真的打动人心。

三声:您准备了多少钱做这个事?

冯鑫:这个产品我定了一个原则——绝对不会烧钱卖。其实也烧不了什么钱。没有疯狂买用户。这个产品我们的原则是一分钱不赔。

三声:做多大量级?

冯鑫:什么量级我们心里有数字,但是这个数字我们并不比较。

谈产品

三声:怎么想到要做这样一款产品?

冯鑫:1999年我租房子住的时候就看电影,我从来不用电脑看电影,虽然有暴风影音,我当功能用,但不会拿它来看电影。但那时候我并没有往这儿想过。我第一次想它能不能做成某个东西的时候,应该是2006年、2007年。

当时纽曼、爱国者做MP4、MP3做的特别多,当时我金山的一位同事去纽曼管他整个营销。他就请我过去和他老板聊天。老板是北邮的,当时很老了,年龄很大了。当时他就给我看东西,看他的新的Book,问我最喜欢哪个?我说那个投影,能做到家用。他说没有家用,都是商用。我们家都用的投影来看电影,大伙儿都这样,其实很奇怪,它不是给家用做的。但本质我们的需求是用投影看电影,但没有人给老百姓做一个看电影的东西,在那个时代投影只是用来公用。

我说为什么不做一个家用的投影,做一个轻松点的家用投影。当时他跟我说,大半年或一年后可能会有这样的出现,我说你出现就给我打电话。但后来一年两年都没有。

后来是2013年年底,2013年对我挺重要的,当时我想到暴风转型,当时我觉得PC、手机不能恋战了,我必须去找新的战场。也许在手机上做个什么,但不能恋战我原来那块阵地了。

2013年年底钟波带着他的投影,他还没做出来,做了一个样机,到我们办公室,先找的是天龙,因为我身边几个人都知道我要做,都知道我惦记这个产品。天龙看到以后说老大,你说的那个好像有了,就拿过来。我说可以了,就要那个亮度感,虽然我们以前不知道具体是多少流明,但感觉是对的,我说就要这个东西,就开始跟钟波聊。

我们聊下来三四个月,从年底聊到春节结束,结构也谈的比较乱,战略首先不统一,因为当时他想叫无屏电视。

三声:对,我是2014年下半年第一次看到极米的产品,打的“无屏电视”的概念。

冯鑫:他就是2014年开始销售的。打无屏电视就会面临挑战。电视首先就是白天看的比较多,激光电视也面临这个挑战,其实白天能看,但你会有一个痛苦,电视和投影两个看起来效果差得很明显。电视白天和晚上没有本质区别。

但无屏电视,我今天回头看,他的战略不见得错误。他当时面临心理的挑战是什么?在那之前没有人把投影应用,必须要靠一个大伙儿熟悉的产品来卖。他就说我是无屏电视,我卖的是另外一种电视。电视卖100台,我能卖1台,就是这种思维。事实上现在投影仪的销量也是百万级的东西,电视五千万级,也就是1%是50万,事实上也是这么一个逻辑。

但这个逻辑今天看来是因为叫无屏电视而成功的吗?我不确认。至少它一定有错的地方,错的地方是无屏电视这种类别不会出现的。第二个原因,它和电视无法取代。电视摆在家里越做越薄,越做越好,其实不占地方,就像个家具。而投影这个东西在没有激光之前,近焦之前,那个东西对这个空间是有要求的。

所以,我认为它是另外一个需求,不应该满足电视的需求,应该满足另外一个需求,我的需求就是看电影。这个需求点我和钟波想的不一样,所以我就希望它越做越小。

所以当时我和他没有谈上来,我自己又接触了VR了,那是2014年的时候,我就下决心做VR了。

我就没有做这个事,但是我还是把它留给暴风的同事,让他们帮我做。给了一个要求,流明和他们一样,流明是能接受的,不能和白天比,要放到差不多100寸这么大,要做到手机这么大以内,最大不超过充电宝。

三声:做出来了吗?

冯鑫:2015年我们上市,并且发布了暴风电视。在发布会当天,他们说,老大我给你拿来看。流明是够了,也能投到100寸,但我当时说你们别做了,我觉得你们可能不是做这个产品的人。

三声:哪些地方没达到你的要求?

冯鑫:就是你拿到之后,根本不想要它。丑,所有的细节都是不对的,它绝对没有办法让我想放在自己的口袋里或者包里,根本不会有兴趣,只是很机械地把这个标准到了,但它压根不是一个消费品。

2015年年底我们电视做第一代产品的时候,11月12日,我那会儿很激动,确实做的太好了,第一代电视做的那么好。我把它放在办公室,我当时特别激动,决定让他们做了。我说你们这么多产品,你们肯定能给我做好这个投影仪,我就2015年年底让老刘(刘耀平)做,但是事实上老刘看不起投影仪的,做电视的人都看不起投影仪,他觉得投影仪没有太大技术含量,然后在硬件里面算是很小的硬件,硬件里面手机是No.1,电视机是第二,除了格力把空调做的比较复杂,其他都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到2016年年底,我记得我在深圳和他聊了好久,他才同意做投影仪。

三声:这个团队是从他那边拉出来的?

冯鑫:对,2017年双十一的时候,他们把小魔投给了我,说,老大,你留着吧,我们决定不做了。因为他们经过市场调研,说投影仪卖最好的是这种三、四千块钱的,然后无屏电视也是一个种类,已经在淘宝京东被搜索很多了,最高标准的是极米、坚果打出来的这个级别。所以,他们决定也做这种无屏电视,三、四千元的东西。但因为缘起是要做小魔投,他们确实打了个样机出来,那个都粘合住了,说给你个念想,你留着做个纪念。

太坏了。我拿着样机,当天晚上看了一部韩国电影《未来新世界》。连续两三天,我下班回家都很晚的,我连续看了三天,我根本就忍不了,我就把团队叫来在屋里开会,问成本,就开始聊。

公布出来是最后一次季度战略会的时候,春节前吧,那时候公布我要做这个产品了。

三声:作为产品经理有想过这个需求是伪需求吗?是你自己的需求而不是大家的需求?

冯鑫:不会。这个产品是我认知完成了很多升级之后的产品。我做产品的时候,一直觉得我比别人厉害的地方在于我在图谋和做计划的时候,对因果关系认真,我要充要条件下,我才认为“果”才存在。我对充要这种百分之百的因果关系比别人严肃,而且不太受干扰,我不会因为自己害怕或者资源不够怎样的就不面对,只要那个点不到我是不接受的。我觉得是这一点就赢得了90%以上的人,或者99%以上的人。

另外,竞争思维到建设思维的转变。2013年的时候,雷军的小米对我影响很大。和他深谈之后我才明白另外一件事情。那个结果不是我做出了的,而是这个社会必然导致的。有些事一定会发生,一定会发生的这些事不是你干的,而是这个社会导致的。

这时候你有没有可能在发生过程中扮演一个关键角色,你发现你这么做事的时候,成功的99%是外力,你用了1%,得到100%,这是建设思维。

三声:你有做用户调研吗?

冯鑫:没有调研。其实就是一个普通的电影用户,有不爽的地方,然后把它解决了。

三声:可是这个市场到底多大呢?

冯鑫:不需要知道它有多大。就是好好看一场电影。心里有这个念头的人就是我的用户。不需要知道它有多大,我们不敢去想的。如果按照逻辑想的话,这个产品过去没有用户群。过去并没有这样一个产品。如果非要说,它有点像Kindle。在Kindle成功之前,没有像Kindle这样的产品。但这种成功背后要克服巨大的障碍,因为没有市场把它创造出来。

三声:但现在其实大家要攻占的并不是存量市场增量市场了,所有的内容类产品都在抢夺用户时间。

冯鑫:我没有抢用户时间。抖音是真抢时间,让你上瘾,欲罢不能。我们则是把一个时间段变得尊贵起来,而不是让你的时间可以迅速消耗掉。

三声:产品的壁垒在哪儿?

冯鑫:做出来你就知道了,我们很多设计都非常反常规。

我们这里有几个大关键词,第一,为人民服务不如为自己服务,第二,给得少给得好,别给那么多功能,给得少的他们都害怕了,他们都反驳我,说不能给这么少,你只给这个,是不是太少了。第三是做出来以后,我们才发现我们做的设计基本上全是反常规的。我们有7个反常规的设计。

如果只从理性上来讲,从正常的企业家,正常的商业产品经理,基本就不会做我们的决策。

三声:内容方面,它的片源内容是什么机制?

冯鑫:我们的内容大部分还是来自爱奇艺。我们做的事情是选片、看片分离。历史上有两个找片的好产品,一是《看电影》杂志,二是「今晚看啥」。

《看电影》指导我买碟。比如标题封面叫“100部坏电影”,20个著名的电影史上女杀手,我还见过“10个让大人最头疼的孩子”等诸有此类。

另一个产品昙花一现。一位斯坦福毕业的同学曾在回国后做了一个产品叫「今晚看啥」,最后被百度收购了。这个产品和《看电影》杂志上一个逻辑。他们都拥有极致片单,你只要想看A,后面推荐的BCD你也一定想看。当时「今晚看啥」的方法很简单,进到这个网站之后,它列出10个、20个、50个耳熟能详的电影,问你最喜欢的和最不喜欢的。你回答完了之后它就大概知道你想看什么电影了。你不知道怎么回答,但它会不断地指导你。

今天还有两个产品能够找到好电影,一个叫百度百科,一个叫今日头条。今日头条的基本逻辑很简单,我根本不关心你看的内容是什么样的关键词,什么样的标准,我推给你的内容。推给你的内容关键词和你过去的关键词一点关系没有,但是可能就是你想看的。它做了一件事情,行为规律,我根本不知道你要看什么,但另外10个和你过去行为一样的人他们点了下一个东西,我就把它推给你,比较行为规律。而网易云音乐通过人和歌单网络建立一个你走不出来的,每走一步都会产生价值的,找到自己喜欢听的歌曲的这么一个内在的网络。

我们用这样的方式来选择用户。

三声:渠道上为何选择从高校开始?

冯鑫:这个暂时保密。

作者:三声

相关文章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