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靳东、王凯被放弃,艺人经纪背后BAT上演“诺曼底登陆”

倪卫涛 2017-09-12 10:05:43

所有产业均无法摆脱互联网的巨风猛浪,包括几乎只凭借明星即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影视,都在遭遇着互联网的摧残或洗礼。在传统媒体即将彻底瓦解的互联网造星时代,内容撬开所有产业的入口。

bclown-362155_960_720.jpg

正午阳光宣布解散艺人经纪业务,内容却被放在首位,在外界看来这与影视公司的格调和定位显得格格不入,但在正午阳光看来,却恰恰是涅槃的开始。在接连捧红靳东、王凯、乔欣这样的大腕后,却悄然宣布解散经纪业务,专攻内容。其实正午一直以来均以影视内容创作、特效制作等为所有业务的核心,捧红旗下艺人也同样是基于优质的内容创作团队,顶级的导演成就了优质的作品,承载这些作品的演员角色才得以大红大紫。

而今的经纪市场,艺人天价片酬已为常态,因此才有了广电总局等五部委的重拳遏制,自身捧红了的艺人片酬同样不匪,但其核心影视内容制作偏偏需要压缩艺人片酬和成本,而艺人经纪则需要从中盈利。显然和艺人的天价片酬形成反差,买卖不成比例,艺人更高的成本促使其专注内容成为必然,而其本身在内容方面的专长成为其舍弃艺人经纪的基础条件。

艺人身价飙涨,正午阳光甚至没有力量给予其所需,最好的归宿便是给予自由身,以助其寻求更好的发展,即使一连凭借《伪装者》、《嫌疑人X的献身》、《琅琊榜》等热剧赚得盆满钵满,如今估值已达90亿。而且本身在经纪板块相对薄弱,营销团队更为其软肋,与其强行兼顾经纪板块,不如专一本身更为擅长的内容,而且正午阳光本身就是一家以制片人为中心的影视制作公司。

放弃艺人经纪,专注于内容才是影视公司的未来大趋势,在没有雄厚资本、大平台、内容、制作、营销、经纪一条龙的影视全产业链的情况下,内容,适合所有产业的内容才是影视公司涅槃的开始,正午阳光本身擅长以优质的内容创作制造出一个一个当红明星,这正是适合它的路径,而且它还会以这样的套路继续造星,而不同于纯粹的经纪公司,营销为重头业务。这或许才是正午阳光放弃艺人经纪的根本原因。

杨幂的嘉行传媒是艺人经纪领域的标杆,一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火了旗下的半壁江山,这是以杨幂团队演员为核心而量身定制的剧本,显然难度系数大,成本高,与从内容入口造星这个路径有着天壤之别,正午阳光显然并不适合这条道路,但是我们依然可以看到,在解散艺人经纪业务的同时,它还留了一手,这就是分别和靳东、王凯、刘涛分别成立了影视公司,并且这三位大腕每人均占公司40%的股份,这三个公司显然不会走正午阳光的老路,正午赋予它的使命便是经纪业务,这种经纪业务恰恰走的是嘉行传媒的套路,并且三位当红明星的知名度并不亚于杨幂。

所以正午阳光实质上换了一种模式重振经纪业务,只是解散了其他并不知名的艺人而已,以靳东、王凯、刘涛为核心,培养杨幂嘉行传媒的团队是正午的真实目的所在。而且此种模式成本小,见效快,有当红大腕做招牌,正是正午想要进驻经纪的另一种姿势,当然,也避免了演员天价片酬的弊端。

BAT入局影视是促使影视产业改革的最根本力量。

早在2015年10月和2016年11月,阿里影业就曾先后推出3年投入10亿元的电影人才培养“A计划”以及与上戏合作的电影人培养方案,今年5月初,阿里影业启动新艺人招募计划,迈出艺人经纪第一步,8月,旗下附属公司浙江东阳将与合一信息(优酷)签订综艺节目合营协议,成立艺人经纪公司“酷漾娱乐”,阿里艺人经纪业务终于水落石出。

而艺人经纪只是阿里的冰山一角,大文娱产业链联动才是它的最终目的。纵观阿里文娱,内容开发、影视制作、宣发营销、平台搭建……堪称一手囊括,唯独“头部艺人”支撑的艺人经纪尚待落地,酷漾娱乐才是阿里进驻艺人造星的翘板。

BAT另外两大巨头依然不甘落后,爱奇艺在今年6月的“2017爱奇艺世界大会”中首次提出针对演员业务的“天鹅计划”,同时将联合“天池表演工坊”共同打造“爱奇艺天鹅明星训练营”。腾讯影业也于去年9月宣布入局艺人经纪业务,并拉上了一家年轻的艺人经纪公司“撲度娱乐”作为合作伙伴,该公司掌舵人则是“羽·泉”组合的成员胡海泉。

BAT正在上演着一场针对影视公司的“诺曼底登陆”,但本质上却从反面促进了以正午阳光为标签的传统影视公司乃至影视产业的变革,推动其改革和转型。解散艺人经纪,专攻自身擅长的影视内容制作,以内容撬开影视产业的入口,同时将艺人经纪以“剧本为艺人定制”模式来拓开艺人经纪的新路,最大限度降低支出成本,获取高效收益,最终孵化出更多的靳东、王凯。

艺人经纪环境已经在互联网的左右下发生了根本性变化,影视,这种几乎仅凭明星即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产业,正在接受来自互联网的洗礼和收割,内容是一个出路,基于人格化定制的内容也是。

作者:倪卫涛 | 来源:iDoNews 专栏

相关文章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