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支付宝入选央视新闻最新公布的"外国人常说的100个中国词"!
31分钟前
恭喜支付宝入选央视新闻最新公布的"外国人常说的100个中国词"!开心空间站近几年,"汉语热"在全球兴起,外国人说的念的中国词儿变多了!2月17日,中国外文局首次发布《中国话语海外认知度调研报告》。报告显示,近两年中国话语以汉语拼音的形式在国 [详情]
刚刚!阿里巴巴正式提出一项新方案,网友集体点赞马云!
35分钟前
界动报道:2月20日消息称,刚刚!阿里巴巴正式提出了削减奥运运营成本的方案。要知道,北京将在2020年举办第24届冬奥会,成为史上第一座同时举办夏季和冬季奥运会的城市。对此,奥运会赞助商中国电商龙头企业阿里巴巴集团为迎接2022年北京冬奥会 [详情]
公司大佬为纳税开怼 盖茨发话了: 我个人纳税就超百亿美元
1小时前
上个月京东和苏宁又怼上了,这次开怼不是因为刘强东打价格战。而是苏宁老总张近东在股东大会上狠狠吐槽京东一番,“京东有我们苏宁交税多吗?社会上天天捧京东,从来没有盈利过的企业,如此受资本追捧的企业,这正常吗?”第二天,刘强东也发文了,虽然没有正 [详情]
网易蜗牛:能否成为网易下一个云音乐?
1小时前
网易蜗牛在最近增加了按本付费模式,也说明售卖时间模式可能进入上升瓶颈,回到传统卖书人角色的网易蜗牛须增加更多优质内容,才能保持对用户的吸引力。书非借不能读也,许多人趁着电商图书折扣活动大量囤书,放到积灰可能也没翻阅过,买不为读,囤反成了目的 [详情]
中国移动被发改委约谈后,能否改头换面,降价惠民
1小时前
中国移动最近很心烦,年前又被有着国家发展大家长之称的发改委约谈,要求其降价降费、惠民利国。先不论此次降价惠民约谈的出发点如何,起码老百姓是可以通过降价降费得到实实在在的实惠的。在此之前,发改委已经多次约谈电信运营部门及相关电信手机厂商,如高 [详情]
从电子邮件系统看微服务的建设
1小时前
以前总有人问我微服务相关的问题,但微服务绝不是一篇文章能说清楚的事,所以我和Gary小王子商量了一下,在极客时间上开发了一个全新的白板课程,第一个产品就是微服务,以短视频讲系统内容。结果还是有人问,比如微服务到底有多「微」,什么类型什么规模 [详情]
从李彦宏的女儿,看AI时代原住民养成法则
1小时前
文/金错刀过去的2017年被称为人工智能元年。这一年出生的孩子可以有个新名字——人工智能原住民,毫无疑问,他们从出生到成长,将被人工智能包围。相信大家有过年回家手机被“小网虫”霸占的经历。《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 [详情]
哪些超级独角兽2018年会上市?
1小时前
版权信息|本文原载于投资银行在线,转载请注明来源!独角兽是什么?其实我们现在说的独角兽公司就是被视为新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风向标,他们代表着科技转化为市场应用的活跃程度。所以它们主要出在高科技领域,互联网领域。而在股值方面,是估值超过10亿美 [详情]
近两成轻奢服装不合格 阿玛尼、博柏利等大牌登上“黑榜”
1小时前
据经济之声《天天315》报道,俗话说,一分钱一分货,大多数情况下,这句话是对的,但这并不能说明高价格就一定等同于高质量。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近期公布了对一批服装的抽查结果,其中不少标价高昂的名牌服饰,都存在质量问题,被判定为不合格产品。这次 [详情]
阿里巴巴欲升级奥运会技术 目标直指降低举办成本
1小时前
原标题:阿里巴巴欲升级奥运会技术 目标直指降低举办成本据路透社报道,阿里巴巴表示,它希望对奥运会使用的技术进行升级,将对平昌冬奥会进行研究,找到为未来的奥运会主办国降低成本的途径。阿里巴巴首席营销官董本洪在一次采访中说,“对于我们的团队了解 [详情]
新零售“三英战马云”未果,在新服务领域能否形成互联网新格局
1小时前
新零售,是近年互联网造词运动中诞生的又一热门词汇之一。但没有任何官方人士给出新零售准确的定义。新零售从字面理解意思就是让传统零售加上新的概念,使得传统零售业满足日益增加的消费升级需求。同时,也是各大互联网企业(以腾讯、京东、顺丰为首)试图动 [详情]
39岁被踢出董事会,5年后却携100亿卷土重来,他说人生没有太晚的开始!
1小时前
提示:点上方"EMBA"↑商学院第一公号,免费订阅本刊!更多交流请添加微信:YYL242本文经授权转载:硕士博士圈(ID:phdmaster)他既不是官二代,而不是富二代,却在11年时间内,缔造出3个市值超过100亿的上市公司。如果说携程和 [详情]
每日单词| Life is not a spectacle or a feast; it is a predicament
1小时前
Life is not a spectacle or a feast; it is a predicament. ——George Santayana生活既非奇观,亦非盛宴,它只是一种困境。——乔治·桑塔耶拿(西班牙哲学家)spectacl [详情]
迷你KTV存多项隐患 专家:向管理部门提出监管难题
1小时前
原标题:迷你KTV存多项隐患 专家:向管理部门提出监管难题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这两天,不少朋友发现,在商场、电影院门口的迷你歌咏亭中,经常出现年轻人忘情高歌的场景。这种看上去酷似电话亭的“迷你歌咏亭”,又被大家叫做“迷你KTV”, [详情]
如何合理合法地裁员,一般人我不告诉他
1小时前
金融危机导致的全球经济危机已经开始侵蚀经济领域的每一个角落,危机中的企业开 始“断尾求生”:裁员!裁员犹如企业中的一场“地震”,处理得好,可以让企业获得重生;处理不好,则可能震垮人心!HR凭借优秀的理念、科学的人力资源管理工作、柔性化的 [详情]
360 快视频深陷盗用视频疑云, B 站绑定的手机号码和密码疑似能直接登录
1小时前
原标题:360 快视频深陷盗用视频疑云, B 站绑定的手机号码和密码疑似能直接登录流年不利的 360 狗年过得并不舒坦。就在今天,有微博网友反应,自己在 B 站绑定的手机号码和密码能够直接登陆 360 旗下的视频平台 “快视频”。随后多位网 [详情]
我们每天面对的屏幕正悄悄改变世界
1小时前
如今的世界,内容的载体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人类历史上,内容载体的变化分为三个阶段:1. 在古代,文化通过记忆、念诵和言语口口相传,那时的人类都是“言语之民”。2. 后来有了活字印刷术,印刷术快速、廉价、准确地复制了书籍,人类开始成为“ [详情]
顺丰的“内忧”与“外患”,2018年王卫欲何去何从?
1小时前
顺丰的出现,打破了快递的格局,说到比较信任的快递,顺丰应该是不二之选。2018,是个吉利的数字,顺丰创始人王卫年满48岁。在刚刚过去的2017年,在王卫的带领下,顺丰成功登陆A股,是质的飞跃。顺丰成立于1993年,当时只有6个人,从最初香港 [详情]
2018,别转行,我必须继续做农资!
1小时前
农资是一个高投入的行业,也是一个高风险的行业。如果你干得好,可以带领老百姓发家致富; 如果不幸遭遇雪灾、热害、台风天气,对不起,真的可以一夜回到解放前。不过,面对这些可能发生的天灾,农资人并没有放弃,还满怀希望:2018,我必须继续做农资! [详情]
2018渠道商该哭了!超级零售大终端将迎来千载难逢的机会!
1小时前
2018,说到就到了,你想慢点都不行;农资经营升级,说升级就升级了,你想留点适应的时间都不行!自我蜕变,是需要意识和强大的自控力与任性支配的,人无百日好,花无百日红,没有愿意抽选择被淘汰的那个下下签,要想继续留下,让企业发展,在农资行业纵横 [详情]
1分钟知识锦囊 | 老家一景,为什么OPPO和vivo的店总是开在隔壁?
1小时前
原标题:1分钟知识锦囊 | 老家一景,为什么OPPO和vivo的店总是开在隔壁?1分钟知识锦囊是36氪的日更问答新栏目,旨在每天以一分钟为限,快问快答一个重要的商业问题。今天我们解答的是手机相关的问题。如果你对近期的商业世界还有什么疑问,欢 [详情]
他们个个身价上千亿,头一位无人不知,最后一位走在大街无人识
2小时前
严昊,“全球华人榜首狂人”严介和之子,是改革开放后第二代企业家的杰出代表,据网友报导2017年《胡润百富榜》显现,严昊的身家到达1150亿。李彦宏,百度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全面担任百度公司的战略规划和运营管理。现在担任百度公司创 [详情]
“无人”永生:零售“伪命题”背后的大逃杀
2小时前
2018年1月初,杭州创投圈流传着这样一则笑话:“某举步维艰的创业公司,全体员工靠着‘无人货架’提供的‘免费零食’,硬是多撑了两个月,并在依靠在其所在区域内掠夺货架上的零食并低价转卖给小学生而硬是趟出了一个全新的商业模式,后来这个公司老板被 [详情]
马云与马化腾同时中枪:手机后壳塞钱
2小时前
马云与马化腾为了"新零售"快速打开线下移动支付环节,可以说目前线下移动支付非常的方便了,很多摆摊的大妈,卖菜的大爷都有了支付与支付宝了,但是很多地方还是不能使用线下移动支付,必须用现金的地方还是有很多的。通过一轮轮的抢红包与支付宝领红包,我 [详情]
【新三板行业研究】浪潮来袭:AI应用广、能力强 新三板企业路还很长
2小时前
来源|挖贝新三板研究院2016年3月,随着谷歌研发的Alpha Go战胜原世界排名第一围棋选手李世石的新闻传出,人工智能这个对于大部分人来说陌生而又熟悉的名词,迎来了新一波热度的浪潮。仿佛是为了推波助澜似的,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2017年政府 [详情]
人太贵!人工智能,最赚钱的是“人工”而不是“智能”
2小时前
如果把互联网公司之间的竞争看成人的竞争,那么核心就是一条“跳槽鄙视链”。文/本刊记者 唐 亮元旦后的第一个工作日,北京。猎头南哥开车穿过拥挤的后厂村路,绕过繁华的正街,才找到此前预约的星巴克咖啡上地店。中午12点,一位BAT公司中刚刚升起的 [详情]
年后的离职潮,老板如何面对?用了这招留人方法,就根本不用担心
2小时前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春节”成为了企业的“春劫”,过了一个年,很多同事就变成了“前同事”。刚开工,很多企业管理层已经开始忙碌起来,因为对于他们来说,年后是招人的旺季。同时,也是企业员工离职的高峰季……很多企业在年前就已经开始 [详情]
老板:员工要离职,要不要加薪留住他!阿里巴巴给了最好的示范!
2小时前
利润是企业经营的根本,薪酬是员工的生存的根本。企业的薪酬设计也直接影响了员工能否在企业更有激情的工作,更愿意为企业带来价值产出与共同发展。所以薪酬没有激励性,给企业带来越多价值的员工没有得到应有回报,一些慵懒的员工却拿着同样的薪酬。没有价值 [详情]
我发现有两类人注定会成功
2小时前
“我发现有两类人注定会成功,而且我认为可以推广借鉴:一种是能够利用智能机器进行创造性工作的,一种是自己所在领域的个中翘楚。在数字鸿沟不断扩大的当下,有什么窍门能够为进入此类有利领域提供助力?我认为如下两种核心能力是关键。●迅速掌握复杂工具的 [详情]
2018在线教育在风口还是“封口”?
2小时前
今年,境内外资本市场掀起了一股教育公司上市的浪潮,在刚过去的10月20日,“少儿英语培训机构”瑞思学科英语在纳斯达克敲钟上市,在线教育业务为其增色不少。再往前,在线外教英语品牌VIPKID宣布获得了2亿美元D轮融资,猿题库融资额达到1.2亿 [详情]

快播王欣出狱了,他还会再次入场“拼杀”吗?

每日人物 2018-02-08 11:05:58

1

2月7日将近,一个叫“大结局”的QQ群,开始热闹起来。

群里的330名成员,是快播公司当年的旧部。他们热切讨论着王欣出狱后的一切可能。

“王欣”的图片搜索结果

因犯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王欣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入狱后,王欣的微信朋友圈再没有更新了,头像还是穿着红色羽绒服、咧嘴大笑的样子,个性签名依然是4个字:产品经理。他的妻子同样低调,隐匿于舆论之外,只通过微博发声。

快播前员工们上一次见到王欣,是他在央视镜头前落泪。他当时的状态令人担忧,开庭前律师赵志军见了他多次,在接受采访时说:“王欣这么长时间身陷囹圄,在精神状态各方面都经常表现出来绝望,更多的是一种无奈。” 但王欣始终没有真正承认说自己错了。

表面来看,快播仍在。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深圳市快播有限公司的状态为存续,只是被吊销了网络经营许可证。王欣还是它的法人代表、第一大股东和董事长。

但从本质上来看,这个公司早在2014年6月就分崩离析了。2014年4月22日,警方进入快播总部,第二天3位高管被抓。两个月之后,公司以将所有员工开除的形式解散。快播已一无员工,二无实际业务。

300多名员工的去向不一。快播核心技术团队的18名员工创立了新公司“新华云帆”,仍专注视频领域,并获得了一笔足够分量的投资。公司总经理王羲桀后来在微博里回忆:“我们亲历过快播的死亡,然而,我们并不气馁,最终还是在死亡和溃败中振作了起来。”

另一部分员工,被平移到了新公司“爱猫科技”。起初看似平顺,他们在6月30日当天离职,当天又与新公司签约。新公司在快播原办公地点注册。但它的经营状况并不乐观,早在2014年底,就出现了裁员传闻。每日人物联系上公司负责人、原快播员工刘大卫,他婉拒了采访。此外,还有一批原来在快播多屏事业部做硬件的员工,去创业做行车记录仪。

剩下的绝大部分人,离开队伍,各谋它职,风流云散。

这也是他们把离职群命名为“大结局”的原因——不仅意味着个人的离开,还是整体的结束。“我们和普通的离职不一样。普通的离职,要么是受委屈了,要么是钱拿少了,但我们不一样,很冤枉。”快播前员工李程程(化名)顿了顿,又改口:“不,是很意外。”

大家在群里感念王欣是有理由的。快播出事后,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开出了2.6亿元的罚单。王欣在看守所传话回来,让公司开除所有员工,这样一来,员工们可以去申请劳动仲裁,通过状告快播来获得赔偿。不仅如此,公司还为每个事业部安排专人,负责对接繁琐的法律事宜。

虽是解散,他做到了尽量体面。

2

2017年秋天,快播员工大范围地重聚了一次。地点不在饭店,而是在法院。

时隔3年,他们拿到了自己最后一笔工资和劳动赔偿。在深圳爽朗的秋天里,这群人不可避免地聊到了在北京某监狱里失去自由的CEO王欣。

当年的核心程序员李程程和行政助理孙陌(化名)同样怀念在快播的日子。

李程程说,与其说自己是在怀念王欣,不如说是怀念王欣一手制定的公司制度。“你要问我王欣是怎么样的人,你就看他为这个公司定了什么样的制度。”

有一些制度已经被反复报道过了,比如提供员工宿舍、弹性打卡、开办员工生日会、提供健身与出租补贴、免费三餐等等。

李程程最感念的,是快播的不加班文化。不仅如此,公司还允许有孩子的员工提前1小时下班。李程程在快播期间结婚生子,这一点他受益颇多。

王欣顾家,与太太感情好。所以每逢妇女节、情人节等节日,员工也可以提前半天下班,去为伴侣准备礼物,“他就觉得应该这样子”。与别的公司不同,快播也鼓励公司内部员工恋爱,如果他们结婚,公司奉上红包双份。

公司还有个固定制度,叫每周饭局,王欣请客,每位员工都可以报名,每周一次,不聊八卦,只聊产品与技术。离开后,李程程先去了一家互联网金融公司,又辗转创业,他在电话那头感叹好时光易逝:“再也没有在那样尊重技术人员的公司里呆过了。”

不在核心部门工作的孙陌,与李程程有同样的归属感。出于对快播的感情,她在旅行的间隙里接受了每日人物的采访:“其实我也说不上来非常具体的原因,但是迄今为止,快播是我工作过最好的一家公司,很多理念都是从员工的角度去考虑。如果不是快播出事,我可能会给王老板打一辈子工。”

快播的前同事们聚餐时,有人还提议过:“我们去看王老板吧!”但这只是被当作某种情绪作祟后的言语,在酒杯的碰撞声里,被大家悉数咽下。

3

从更宽阔的视野来看,王欣被公众记住的,是在2016年的法庭上唇枪舌剑、技术布道的样子。他的金句“约炮不能成就陌陌的今天,假货也不能成就淘宝的今天”至今在网上流传。

那是国内历史上第一次直播审理一桩跟互联网相关的案件。2016年1月7日至8日,20个小时全程直播,4万人同时在线,100多万人次观看了视频。

程序员们记忆最深的是,王欣在庭上提出了技术无罪论。“技术中立原则”,从小圈子里的共识,逐渐进入公众视野。

这个出生于湖南普通矿工家庭的孩子,只读到中专,起点比同乡的互联网创业者张小龙、唐岩、李一男、姚劲波要低得多。从国企辞职,又创业失败后,王欣于2007年创立快播,他在深圳的城中村里度过了一段窘迫、沉默的时光。妻子回忆,经济状况最差时,他们靠存钱罐里的零钱买菜做饭。

技术并非本行,王欣自学成才,把大量时间花在研究产品上。他买最前沿的高科技产品,研究完之后就送人,妻子没少和他生气。丈夫入狱后,她在微博里写:“我慢慢理解你对技术的痴迷、对互联网产品的追逐、对公司的期待,也能懂得你在家半夜处理工作时,一会兴高采烈,手舞足蹈,一会又垂头丧气。”

李程程记得,自己在快播那几年,视频行业竞争已经比较激烈,但在内部会议上,王欣极少聊到竞争对手。他最关心的问题是,怎样让快播更快、更简单。

如今视频行业流行一个词叫“秒开”,就是不需缓冲就可打开一个视频。快播技术团队花了很大精力去突破这点,当时已能做到打开网上视频只比打开本地文件慢一点。“外面感觉不到快播的变化,但其实内部花了很大的工夫去改良。我们说播放器的界面太简陋了,太简单了,但王欣不提倡加其它功能上去。”

2014年,快播盛极一时。一位当时在豌豆荚工作的程序员说,他印象极深刻,在豌豆荚的下载排行榜里,第一是微信,第二是快播,两者地位都相当稳定,把其它应用远远甩在了身后。“大家都知道它很火,但我没有想到,它已经到了那个量级。”

纯粹的反面或许是反应迟钝。也有人说,是王欣掉头太晚。

快播出事前,它的同行早有行动。迅雷早在2013年上市前已把涉及色情和版权纠纷的资源彻底处理干净。百度影音在接到一个25万的罚单之后,彻底停掉P2P(点对点传输)功能。

快播还在一路狂飙。后来控辩双方在法庭上缠斗不休的两个问题——一是快播有没有在服务器上存储这些涉嫌色情的内容;二是当它有能力去监管的时候,有没有去监管。司法认为,快播明显做得不够。

从那时起,王欣就变成了一个在中国互联网史上被记住的名字。自他开始,如何在流量与监管、公司利益与社会责任之间找到某个精确的平衡支点,成为一代又一代CEO必须要面对的生死命题。

4

有媒体称,这3年里,王欣在监狱里一直在看互联网领域的书。

而他的妻子,留住了快播公司的壳子,这是她为丈夫保留的一粒火种。

但中国互联网江湖已经风云变幻。优酷土豆、腾讯视频、爱奇艺各自占据地盘。常被拿来与快播对比的暴风呢?2015年3月24日,暴风影音A股上市,成为股王。媒体当时给冯鑫做了专访,标题飘逸,用的是窦唯的一句歌词,《冯鑫:江湖中迷走,浑然身自由》。

野蛮生长的年代早已过去了。听歌要花钱,看视频要包月,看直播可以打赏鲜花和游艇,这都已经成为用户的共识。

在王欣被控制后,快播仍在应付版权官司。上海天闻世代律师事务所律师汪靖是快播知识产权纠纷方面的代理律师。在接受每日人物采访时他说,尽管他认为快播的播放模式不属于直接侵权(可能构成帮助侵权),但法院对这一类案件的判决已经定下了基调,涉及到快播播放器是否涉及侵权传播作品的案件,基本都被判为侵权。

离开快播的日子,也是中国互联网众声喧哗、风口频出的3年。

员工们在群里讨论,快播到底错过了多少机会。“看到后来的唱吧、快手、陌陌、抖音,一个个产品出来的时候,也会想到,做这些,快播都是有先天优势的。”

李程程认为优势有三。一是快播的用户基数太大,“在互联网,用户基数和流量不是一切吗?”第二是快播的技术,在带宽那么小的年代他们做到了4G秒开,应付现在这些产品是“大炮打蚊子”。

最重要的是,王欣是一个自带流量的话题人物。他做什么都会引起关注,他妻子的微博底下一片呼声——“嫂子,我们欠王总一个会员”。

这300多位员工的人生轨迹同样被改变了。李程程花了更多时间来解释自己和同事们生活中的冒险。2014年时P2P、O2O、在线教育正火,许多员工茫然投身浪潮之中,不久浪潮退去,他们什么也没抓住。但他们安身的深圳,房价从2万的均价涨到了7万。

5

快播当时被起诉的高管,除王欣外,其他3位(张克东、吴铭、牛文举)均已在2017年出狱。

尽管被期待的目光注视,但大半年过去,他们对“重新开始”这件事保持了缄默。高管张克东还在用微博,他关注区块链技术,关注社会新闻,还转发了学习英语口语的内容。但已不再发和快播相关的东西。他的微博认证没变,“深圳快播科技CTO”。

有人期待王欣能把大家再集结起来。我问李程程,如果王欣真的要再做一个东西,你会再去吗?电话那头他的声音笃定,“我觉得不只是我唉,群里打听过的,都觉得要再在一起(做事)。”

那一批创立了“新华云帆”的核心技术人员很难再回来了。总经理王羲桀在接受采访时说,他们已拥有一个近120人的团队,要“找到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

时代变化太快,一个热点接着一个热点。一位员工感叹,第一你要踩准热点,第二你要踩准公司,大部分人就没有这个运气的,好多人都是踩准了热点,却没踩准公司。

但一位业内人士认为,王欣曾有过管理一个巨大用户量产品的经验,再加上他的巨大号召力,“只要他做,他一定会比普通人更有可能再次成功。”

当年庭审时,一位法律界人士曾这样评价王欣和他的同伴——“我见过一些被长期羁押的嫌疑人,基本都变得思路不清,胆怯,疑神疑鬼,气场也非常容易被压制住。如果是几个被告的话,也很容易形成囚徒困境,互相检举以便洗清自己。”

但这些在王欣等4位快播高管身上没有发生。他们思路清晰、敏捷、颇有自信,全都一致采用无罪辩护,没有互相指责,辩护时候除非必要,根本不会提到其他人。因此他认为,“在正常的商业市场拼杀上,自然也不会逊于此。”

但最关键的问题是,没人知道,如今38岁的王欣,是否还愿意再入场拼杀。

作者:每日人物

相关文章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