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onews社区首页 >红不了的网络主播,搞不懂的荷尔蒙经济 文章内容页

字小毛,江湖人称super毛~“武能挥刀斩妖妇,文能提笔戏少年”。女汉子一枚是也。

发 表

2016-02-29 10:10

被查看 47497 次

红不了的网络主播,搞不懂的荷尔蒙经济

这几天斗鱼直播平台火了,出了一档子算不得光彩的事情:有网友举报斗鱼TV女主播郭MINI在直播过程中全裸出镜。虽然事后斗鱼发表公开声明称,郭MINI网上流传的视频并非发生在斗鱼平台。而网友则表示,在所泄露的视频中可以很清晰的看见斗鱼平台送礼物的标示。可以确认是该平台流出无疑。双方各执一词,该信谁呢?


信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事件背后,网络主播这一新兴职业折射的社会现实。

网络主播,为钱还为红?

这几年电竞领域快速发展,热钱涌入,引发网络直播井喷式增长,YY语音、酷狗繁星、斗鱼TV,还有王思聪的熊猫TV,一系列平台市值飙升。然而在我跟本还没搞明白网络直播是做什么的时候,就已经听闻网络主播令人咋舌的收入。当红的网络主播日入万元不在话下,比起传统的电视节目主持人高了不是一星半点。

因着大众对于网络主播高收入的好奇,网上揭秘的文章不在少数,很多姑娘懵懵懂懂的就入了行,惊讶的发现原来唱个歌跳个舞聊聊天就能赚这么多钱。直播平台的产品经理们设置了无数的小“圈套”,让看客们自掏腰包,没有人教过美女主播如何让人为她买单,可是提成的规则让她们无师自通。明明不是明星,可却是有着无数拥趸,吃着这碗青春饭,打着政策的“擦边球”,我想美女主播也会担心有一天自己不再被好奇被关注,该如何保障自己现在的生活水平?

大胆的猜测这次斗鱼的事件是网络主播为了能“红”制造的话题,但却因恶劣影响造成反效果。从职业生涯的角度来说,无异于自断来路,如果把主播当成事业,为什么又不爱惜自己的羽毛呢?这背后是不是还有更深层次的利益纠葛,时间也许会给出答案。

千万单身汉,是虚荣还是真爱?

数据显示,80%的网络主播为女性,而其中近五成的人为90后。与之相对应的,是观看网络直播的受众,绝大部分为男性。他们在网络平台上一掷千金,送“鲜花”,送“棒棒糖”,几万块买一辆虚拟的“布加迪威龙”,坐在自己“守护”的美女主播的“贵宾席”上,呼风唤雨,好不风光。

网络主播满足了男性看客的虚荣心,他们用真实的人民币换来虚拟的礼物,再变成“女神”们真实的提成。看上去是宾主尽欢,然而同样身为女性的我不知为何,却嗅到了一丝被物化的悲哀。大多数网络主播除了颜好并无一技之长,少数会唱歌的也无法在这样的平台实现自己的明星梦,而“主播”这一职业充其量也只是一碗非常短暂的“青春饭”。

因为男女比例失调,全国现在有几千万适龄单身汉,也存在数量更为可观的,在现实生活中难以得到喜爱的姑娘芳心,在网络上寻找真爱的人。他们的“寂寞”催生出了网络直播的繁荣,而这繁荣,能持续多久呢?

荷尔蒙经济,这把火还能烧多久?

有人将网络直播的火热归功于荷尔蒙经济的兴起。随着人们思想的开放,从羞于谈“性”的时代, 过渡到一个态度暧昧,可谈却并不是人人都愿意言说的时代。于是让很多更愿意直面人类原始冲动商家抓住了掘金的机会。

让男性观众靠真金白银来和自己“女神”换取互动的网络直播是这样,大胆叫卖成人用品的90后马佳佳是这样,为青涩男生量身定做避孕套的大象是这样,收割社交红利成功上市的陌陌更是这样。还有无数的网红、段子手,他们说了公众想表达的话,也揭示了我们更深层次的欲望。

大环境的宽容让更多行业迎来了自己腾飞的机会,然而我们不禁会质疑,当网络主播的丑闻接二连三的发生,网红、段子手的剩余价值被淘宝店和微博广告消耗殆尽——这样的荷尔蒙经济,还能火多久?

当公众对闹剧麻木,全民直播的时代就来了

我们的手里的钱更多了,可是我们却更寂寞了。感受无人可以交流,心灵无处可以安放。其实荷尔蒙经济瞄准的是现代人的“社会病”。而当寂寞的宅男逐步成熟,冲动的土豪变得冷静,网络直播靠“擦边球”换来的野蛮生长必将失去大半市场。接下来又会怎样呢?

其实,我身边真正观看过“所谓”网络直播的朋友少之又少,听到网络主播,我们往往只会翻个白眼儿,认为并不是什么正经的节目,而事实上,随着关注度和认知度的提升,相关的法规制定,网络平台必将迎来更强大的一波整顿,而随着更加规范的运营,以及真正的明星的加入,网络直播的红海时代才会真正到来。

除了看美女,网络直播可以看的还有很多:

体育迷可以足不出户看体育赛事,和同好们用弹幕交流;

没抢到演唱会票的粉丝可以在网络平台看自己爱豆的表演;

热爱电竞的小伙伴可以在网上观看比赛,与同好切磋;

口吐莲花的段子手们可以直播自己的表演,瞬间圈粉;

有一技之长的达人可以远程教学,做手工搞烘焙甚至是修车修电脑……

换句话说,网络直播平台其实是一个适合全民参与的平台,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在上面找到存在感,每个人都是主播。

现在的网络直播乌泱泱的闹剧和负面新闻,不过是野蛮生长初期的阵痛。就像前两年的公众号,随便转点什么都可以收获大量关注,弄点耸人听闻的标题就有无数转发,而当用户对欺骗由懵懂到麻木再到憎恶,直接取关了事。这时候真正经得起考验的内容才能浮出水面。

网络直播也是这样,我猜不出荷尔蒙经济的开头,也猜不懂网络主播的心思,可是也许我猜中了结局呢?

作者:于玮林 | 来源:iDoNews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