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2016ChinaJoy第一天:丁磊再临怒喷IP 众谈跨界泛娱乐

张京 2016-07-28 09:14:43

DoNews游戏7月28日特稿(记者 张京)

阔别四年,网易老大丁磊再次站上ChinaJoy高峰论坛的讲台。上一次还是在2012年,ChinaJoy十周年。老丁如旧,上一次喷“伪创新”,这一次喷“IP投机行为”。

虽然今时不同四年前的往日,但是事物的发展似乎脱不开历史的常理。今天ChinaJoy上探讨的依然是过去几年的热词“IP、泛娱乐、影游联动、AR\VR”,大家开始冷静下来深究他们的问题,依然也是过去的那般的,虚火过旺。

IP关键词:更火热

从去年大家就有一种感觉,“有IP是常态,没IP是变态”,今年更甚。

几乎任何一场嘉宾演讲,做游戏的、音乐的、影视的、动漫的,都会提到IP这个词;所公布的游戏厂商新的游戏产品,大部分都是喊着IP的金汤勺出生;有钱有人脉的在做IP版权收购与销售,有平台有社区的在做原创IP孵化指望着更多衍生生意,接手了被高度细化的IP版权做产品的开发商……

尤记得不久前爱奇艺给暑期四款产品举办的发布会上,《幻城H5》研发方蝴蝶互动CEO凌海,在面对“对IP火热的看法”问题时,只说了四个字:IP好啊。

泛娱乐关键词一:落实

泛娱乐的第一个关键词是落实。

泛娱乐这个概念,在5年前被腾讯提出来之初,就只是个概念,包括直到去年仍有业内人持“泛娱乐就是被生造出来的词,所以没什么意思”这样的逻辑。从今年各方的态度和具体项目来看,“泛娱乐”似乎从概念到落地了。

从主会场的与会厂商来看,更多的游戏圈之外的厂商参与了进来,如阿里音乐、奥飞动漫,影视起家的华谊兄弟。

聚焦到一个点可以以华谊兄弟为例,一家影视公司,从2010年入股游戏公司掌趣科技之始,开始“大娱乐生态”的布局,以投资与合作的方式涉足游戏、二次元、电竞多领域,2016年以“娱乐性的综合集团”身份登上chinajoy舞台。

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副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王中磊这样解读他们“大娱乐”各业务之间的联系:影视娱乐板块生产的优质内容可以向线上线下流转,向上可以延伸出游戏、网剧、网络大电影、粉丝经济等产品,向下流动可以到华谊的旅游小镇、主题公园,还有衍生品、消费者的开发市场。这些产品所获得的巨额利润还有品牌的影响力,能够回过头来反哺华谊兄弟在内容上的资金需求和品牌的含金量。

若森数字CEO张轶弢谈到动漫行业发展时,也认为:”盲目的随波逐流或以资本热度丧心病狂的跟风炒作,只会毁了这个产业!” 。 他表示若森要以动漫作为一个源发点,同时做好互联网平台的搭建,加之以真人剧、大电影及游戏等多维度的精品配合,才可能成为所谓的泛娱乐生态。每个维度都要成为专家才可能保护这个产业。

泛娱乐关键词二:投机

泛娱乐第二个关键词是“投机”。

“泛娱乐就是跨界”,这个观点是在大会上被演讲嘉宾们反复提及的。而投机行为,产生在跨界合作当中,这也是不少业内人此前对“泛娱乐”并不怎么感冒的原因。

网易丁磊是个擅长制造话题的人,也是在不少公开场合敢于“开喷”的人。2015年底在网易自己的年度盛典上,他“喷”手游寒冬论,说“所谓寒冬,他觉得是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游戏公司不要把自己做成资本主导,资本就是让你赚快钱,快钱赚不到了就喊寒冬。”

今年的Chinajoy上丁磊“喷”在跨界合作过程中出现的投机行为,“任何在某个领域尝到IP甜头就快速、高调扩张到其他领域的行为,都是耍流氓。”

影游联动关键词:联动还是互动

去年影游联动随着《花千骨》的成功热了起来,今年关于影游联动,似乎大会上以及各厂商发布会仍是非常追捧的态度,但细心观察也能发现各厂商追捧做法一些细微的不同。

“联动还是互动”,这个疑问是从爱奇艺处得到的。影视、动漫与游戏,之间确实可以在IP和互动的基础上互相转化,差别在于“互动”的这个做法。

不少厂商“影游联动”、“影有互动”是随便用的,爱奇艺只用后者,还因为媒体写错专门找记者修改。据爱奇艺内部员工表示,他们认为联动更多的是引用一个IP,互动却是和IP方更深的资源合作、内容合作。

当然其实是联动还是互动,怎么称呼无所谓,关键在于影视和游戏之间,以IP为纽带能形成多高的转化率,以及IP影响力和口碑的升级。但目前来看,不少IP确实借影游联动、文学改编影视+游戏等把IP影响力做出来了,口碑却不一定提高了。

AR\VR关键词:跨界合作

2015年是AR\VR资本市场大火的一年,到了2016年开始慢慢降温。但资本入场之后明显产品和内容开始起步了,本次chinajoy上各界厂商都透露了与AR\VR有相关合作。

如网易丁磊称作为谷歌Daydream VR平台唯一中国首发游戏内容合作伙伴,下个月将宣布一个和美国VR顶级内容公司有关的消息;在北京杭州广州,投资数千万设立了四个VR\AR实验室。

如内容商黑桃互动,先是进行了投资,以及组建了专门进行VR内容研发的部门;同时公布了一个Everyone to Avatar——虚拟现实交互替身解决方案,将现实中的人物带进VR世界,每个人都可以成为VR游戏中的角色;做了一款自研的VR游戏。

如动漫领域的奥飞,投资了动作捕捉相关技术开发及应用的VR技术公司诺亦腾、入股了VR硬件商乐相科技、与硬件商川大智胜合作、投资VR内容商TVR与全景视觉服务商互动视界。

如AR领域的国产品牌影创科技,实现了AR眼镜的量产,与教育、工业维修、娱乐、旅行等多领域有合作,以及可以根据厂商需求作定制。

审批关键词:正确解读

广电总局此前出台的手游审核新规一经出台,伴随着苹果appstore也宣布接手新规,一石激起千层浪,有的游戏行业人士认为新规不合理还众筹起诉。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副局长孙寿山在chinajoy的第一天,就提到了审批的事情,称5月份发的文件,要全面的去理解,总体上是有利于行业发展的,实际上是向下放权的,这指的是一些休闲益智类的,体育竞技类的,棋牌类的游戏,放到平台上去,就不需要上报审批了。

孙寿山表示这是好事大家要理解,“大家看到前一段网上有许多对这个不理解,我看不是在座的各位,是很多刚刚进入这个行业的小青年不了解”。

网红直播关键词:眼球与内容

去年,网红还没有这么火,今年,已经有人把chinajoy称为“网红直播大会”。

网红直播还不算是行业大会上的热词,却绝对是各大场馆和发布会中的热现象,随处可见用自拍杆举着手机进行直播的美女。

美女能够吸引眼球好理解,更具有想象空间的是主播网红能够产生的内容。

网络综艺正在各视频网站上兴起,从《奇葩说》到《大学生来了》,传统明星到草根参与者。直播平台上也开始出现网络综艺直播,如斗鱼的《饭局的诱惑》、《今晚干一杯》,以及一些网络大电影,不少演员或参与者都是网红出身。

这些网红从哪来?有专门的网红经纪公司,在chinajoy期间有多家游戏公司透露出与网红经纪公司达成合作,如邀请网红主播对公司活动进行直播、与影视内容方合作共同推红主播扩大影响力、为游戏代言站台等等。

因为一旦网红参与到内容领域,所能产生的价值可以被放大。中国娱乐圈的明星,一个非常重要的特点在于“贵”,有业内分析原因传统的中国明星产生方式不可能实现“批量”生产,导致了明星数量少且容易出现断层。如果网红能够改变这个现状,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完)

相关文章

{{news.title}}

{{news.author}} {{news.timeFormat}}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