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碧蓝幻想VERSUS》发表BOSS和发售后追加角色信息
2019-12-18 18:30:00
GAllUSTRADE本金亏完被踢出?黑平台不然出金怎么办?
5分钟前
刘敬灿:黄金攀升至盘中高点,下周这样操作即可
5分钟前
秦梓昕:黄金屡次回撤难改多头趋势,下周抄底多空布局解读
26分钟前
帮主:黄金原油该上车了,在你还能上时别错过!
28分钟前
车圈盘点丨细数2019年十大汽车热点技术
29分钟前
解锁政务和司法领域解决方案,迅雷链描绘数字城市新蓝图
32分钟前
巨无霸富士康创投:12年前投了阿里如今退出赚近10亿元
48分钟前
蔚来裁人/Velodyne退出中国自动驾驶的寒冬要来了?|小智一周要闻
54分钟前
Facebook公司硬盘失窃数万名在美员工个人信息泄漏
59分钟前

学生借款校园贷:五天没吃饭 晚上睡公园

精选 2016-08-21 10:36:59

王天和他的借款合同。受访者供图

王天和他的借款合同。受访者供图

南都讯见习记者彭彬 近日,南都记者接到四川巴中一位农民求救,其在重庆一所学校读大三的儿子,通过数家校园借贷平台借款约一万元,利滚利已欠十万元。为了还贷,其子卖掉手机和笔记本,目前处于东躲西藏状态。

“希望这件事处理好后,好好做人,以后踏实本分,不做不想不干不切实际的事情。”

这名农村大学生的遭遇并非孤例。此前,有媒体报道称河南一大学生欠贷60万跳楼自杀,南都也曾报道江苏常州女大学生裸条借贷500元,周息30%,利滚利欠款5.5万元。校园贷疯狂乱象已经引发管理层高度注意,银监会和教育部为此专门制定了《关于加强校园不良网络借贷风险防范和教育引导工作的通知》,重庆市已经专门制定校园贷负面清单管理细则。专家认为,校园贷监管势在必行。

危险游戏

各平台间拆借东墙补西墙

“我也是实在没办法才向你们求教。”来自四川巴中的农民王春龙向南都记者介绍,自己在前些天收到一家网贷平台的催款电话,才知道儿子已经债务缠身,目前总欠款金额估计达10万。

王春龙的儿子名叫王天,刚从重庆一所财经专科学校毕业两个月。其父称,家里还有个在读大学的女儿,妻子没有正式工作,自己也因患慢性骨髓炎多次住院治疗,平时供养两个孩子上大学已经非常吃力。

记者提出希望能够和王春龙儿子接触,王春龙表示,自己儿子为了还债,手机和电脑都卖掉了,目前只能靠朋友的QQ联系。

“刚开始都是通过正规的平台借款,怕还不上,最初只借了3000块钱,分12个月偿还,每个月利息60元。”记者加上QQ后,王天讲述了自己的经历。

王天从2013年开始借款,当时他每个月生活费大概1000元,不大够用,借款的最初目的是想改善下生活。“当时觉得需要还的钱也不多,应该没什么风险。”借款需要填写自己的学号、手机号、身份证号、辅导员和家长等联系方式,当时我还问需不需要家人签字,“他们说有途径进行风险管控。”王天回忆。

借了款后,王天感觉手头宽裕了很多,出去和朋友吃饭、K歌的频率增加,慢慢借的钱又不大够用。于是,王天又通过该平台贷款了四千元。王天的还款压力也随之开始增大。

为了偿还旧贷,王天开始寻找新的网贷平台,共计向5家借钱还贷,勉强维持,直到2015年底通过一个网贷平台借了一笔周息为30%的借款。

周息30%

六个网贷平台全部逾期

“以前都能按时还的,但通过借贷宝借了一款周息30%的2000元借款,就再也没有能力还钱了。”王天说,当时他需要偿还一家网贷平台的一笔2000元的借款,但手头上实在没有钱了,这时在QQ群里有中介向他兜售借款,约定好周息30%,通过借贷宝平台走账。

很快他发现,这借的两千元钱,每周光利息他就需要偿还600元,着实吃力。为了偿还,王天再度通过私下交易的方式,继续以周息30%的利息,向其他出借人借款,利息越滚越高,今年5月份,王天六个网贷平台全部逾期,高额的逾期费让王天彻底失去了还款能力。

为了还款,王天卖掉了自己的手机和笔记本,但杯水车薪。

逾期后,各大网贷平台的线下催收团队开始启动,王天的手机每天都被短信轰炸,自己的老师、家人也被打扰,催收团队甚至还到学校找过他。今年6月,王天毕业那天,为了躲避催收人员,不得不打车离开校园。

得知此事后,父亲不再给王天生活费,他只能靠发传单,帮婚庆搭T台,赚几十块钱,晚上就在公园或其他公共场所凑合一下。

一次,王天连续五天没有吃饭,每天靠喝水度日,饿得实在没办法,王天来到学校附近常去的一家餐馆,打电话给父亲求助,但父亲依然拒绝给钱。后来,到一个农户家借了点瓜果吃,才算挺了过来。

“截至目前,我个人用在消费上的顶多一万多,剩下的全部是逾期费和利息等,现在到底借款多少钱没有细算,估计总共超过10万了。”王天说。

尽管债务缠身,但王天并没有离开重庆的打算。王天说,离开并不能解决问题,他背着一身债务,无论到哪里都不会活得轻松,必须要留在当地解决好。

王天希望能够通过一些正常的渠道,比如平台能否在一些逾期滞纳金和利息上视情况协商减免一部分,签署一些具体偿还金额和约定时间等协议,或给他一些机会,让他回到正常工作状态,靠自己双手来赚钱还清这些款项。

“希望这件事处理好后,好好做人,以后踏实本分,不做不想不干不切实际的事情。”王天说。

王天的遭遇并非孤例。此前,南都曾曝光过女大学生裸条借贷事件,事件中江苏常州的一位女大学生李丽因裸条借贷500元,周息30%,利滚利到欠款5。5万元。日前,南都记者与李丽取得联系,她告诉记者,在家人的帮助下,她欠的钱已经还上了。“那段日子真的是太可怕了,一点不想回忆。”李丽表示。

(文中王春龙、王天、李丽等均系化名)

相关文章

{{news.title}}

{{news.author}} {{news.timeFormat}}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