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噬血代码
10分钟前
怪物猎人世界:冰原
10分钟前
小马智行与丰田展开出行技术合作
12分钟前
奇牛国际:新西兰联储强调将继续采取措施支持经济发展
16分钟前
安踏2019中报再创纪录:营收突破148亿,增长超40%,净利润24.8亿
20分钟前
资本高手信达系
20分钟前
华讯方舟股价大跌-5.03%
21分钟前
西安旅游股价大涨5.06%
22分钟前
ST岩石收到处罚告知书为投资者索赔带来希望
23分钟前
杠杆玩家控股质押融资银鸽投资接连受挫
24分钟前
北明控股瞄准AI+金融拟出资6800万元投资铂诺计算10%股权
27分钟前
纳川股份股价大涨5.22%
27分钟前
云南锗业股价大涨5.33%股价创2个月以来新高
28分钟前
重庆啤酒:四川市场表现亮眼,聚焦战略实现更有效率的成长
34分钟前
并表东鹏新材效应显现中矿资源上半年净利增长近4倍
34分钟前
共建智慧安防全生态,集光品牌技术交流会进行时
44分钟前
美债关键部分创2007年最大倒挂今年或降息65基点
45分钟前
奇瑞新能源双车齐发,瑞虎e和艾瑞泽e联袂上市|侃车·新车
45分钟前
华为2019半年报表现抢眼,京东助力华为5G时代腾飞
47分钟前
POWERISA开源浪潮商用机器加速POWER技术生态建设步伐
49分钟前
10家券商因股票质押回购业务踩雷共计提大约13.68亿元
50分钟前
代号2020“轰九”登陆老车主期待早日服役
51分钟前
抖音视频被判诋毁罚10万平台成谣言制造机
51分钟前
第一创业、西南等10家券商公布踩雷细节至少涉14股
55分钟前
沈昌祥院士确认出席2019世界计算机大会并发表主题演讲
1小时前
安踏业绩强劲增长再创纪录
1小时前
博深股份停牌拟购买海纬机车控股权
1小时前
10家券商公布踩雷细节,至少涉及14只股票,股票质押仍是高危区
1小时前
全球销量第一纯电动车聆风,在中国为何没人买?
1小时前
莱莎的炼金工房
1小时前

朱啸虎张震符绩勋VC大佬过招 押注这些风口领域

翟继茹 2016-12-06 23:56:34

DoNews 12月6日消息(记者 翟继茹)6日,在“WISE-2016投资人峰会”上,金沙江创业投资基金合伙人朱啸虎、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符绩勋、高榕资本创始合伙人张震和华创资本管理合伙人吴海燕,以“押注,下一个十年”为主题,分享了他们各自的看法。

曾经成功投资映客、滴滴、ofo的朱啸虎坦言,未来的风口很难预测,而他本人目前关注的是消费互联网领域,“我个人还是相信消费互联网商业模式创新里面还是有机会的。”

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符绩勋虽然没有指出具体的领域,却认为在产品和技术上拥有差异化的创业公司会更收市场青睐。他提到,“可能用AI的能力、大数据的能力使得你推进的服务和别人是有不一样的,所以我觉得,在各行各业当中其实都还是存在很多的机会,只是说在改造的过程里面,所用的方式不是简单的用钱去砸,去获客。”

小米科技、华米、贝贝网、土豆,这些都是“高榕三剑客”的成绩。作为三剑客之一的张震,他对未来的判断是移动互联网的红利正在逐渐消退,独角兽企业更容易出现在和交易相关的企业中。(完)

以下为论坛精华整理(由DoNews整理):

主持人:龙 宇 BAI创始及管理合伙人

嘉 宾:朱啸虎 金沙江创业投资基金合伙人

符绩勋 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

张 震 高榕资本创始合伙人高榕

吴海燕 华创资本管理合伙人

资本寒冬,怎么办?

主持人:各位都是投资圈的老司机,也都经历过多次的经济周期,这次资本寒冬大家觉得跟以前的寒冬相比区别在哪里?

符绩勋:之前的资本寒冬,我也不知道资本寒冬怎么定义,可能就是一个低潮吧,从2000年到2016年这段时间,从互联网风暴以后,从2001年到2003年那段时间算是一个低潮,产生是金融风暴,那么我自己的感受是往往是在退潮的时候,在市场不好的时候,真正是好公司能够脱颖而出的时候,我在这个时候对于很多公司来说更看的是你的技术也好、管理也好,你的执行也好各个方面的本领,还有团队作战的能力。水涨船高的时候大量的资金注入,很多事情都看不明白,用户也是买来的,留不留得住也不知道,所以我觉得在这个时间,我个人感觉确实是一个好的公司、好的团队,是一个真正能够跑出来的时候,回归一下当年的阿里、百度和腾讯,也是2003年最困难的时候跑出来的,京东也是在2008年、2009年跑出来的,未来我们会眼前一亮,大家今天大家所熟悉的一些公司能够做大而且能够做强。

朱啸虎:我觉得这个资本寒冬钱还是非常多的,你看清科今年上半年数据,今年投资的金额只比去年少了10%,投资项目比去年少了1/3,所以我觉得钱并不少,只是大家对项目没信心了,只集中在一些头部项目,像OFO、摩拜为什么融这么多钱,很多投资人对市场没信心,所以一旦发现一两个好项目,都拼命想投进去,这是最大的问题。

张震:高榕是一个新的机构,但是已经在行业待了十几年,算是一个老兵,我的体会最深,这次资本寒冬最大的不同,是张颖同学忽悠出来的,因为张颖同志一直在说资本寒冬了大家去融资,其实我们在行业里面待着觉得还好,没有那么冷,像OFO也融了很多钱,包括我们投的很多公司,也融了很多钱,包括华创,上周我们还有优秀退出的案例,我们第一个IPO也是11月份就发生了,所以没有那么冷吧。

吴海燕:感受差不多,我想可能是因为这两年以来,其实技术和互联网渗透的行业越来越多,越来越广,所以创业投资不再集中在一个细分领域上,所以当一块机会窗口暂时关闭的时候,或者说受政策影响的时候,其他块还继续在热着。

主持人:其实,所谓的寒冬其实并不存在,这是一个很正常的上行下行。但是最近风声鹤唳,使得大家对行多企业的要求、管理和策略,要不要拿战投的钱等等,其实都是最近在跟自己投的企业一些比较多的对话,绩勋你觉得在市场温度降低的时候,我们怎么样跟被投企业创始人、CEO进行更有效沟通,他们可能需要接受一些变化或者对自己管理有一些更高的要求,有时候裁员和调整不可避免,有时候形式和模式的变化,对一些战投都是考虑的,你们在这些方面有体会吗?

符绩勋:我觉得不同阶段的企业,可能有不同考虑,如果你的资金库,不同的大小也有不同的考虑。我觉得取决于你现在,所以对自己要先有一个分析,你有多少钱?你跑道有多长?你有半年的跑道还是12月的跑道?你现在有没有自我造学的能力?造血的能力怎么理解?你是否能够验证出一个商业模式,使大家可以为这个将来买单?

所以我觉得这个话题本身,需要因项目或者公司、阶段而定。一般来说,我们会坐下来包括创业者和董事会一起探讨这些问题。关键还是在于,一定要生存,生存的过程里,其实我很讲究的是效率,不管是你管理上的效率,还是你获客上的效率,各个方面都是用数字来说明,这是我经常会跟创业者在这方面探讨的问题。

朱啸虎:我觉得很正常,我们经常和创业者说,你们必须要有关注现金水平。很多创业者,到底什么现金水平都不知道,他以为账上多少钱就是现金,实际上账上钱并不一定全是他的,可能有时候还有很多应付账款。

他根本不知道,所以应收帐款很多的话,年关就很难过。所以首先关注现金,像今天资本寒冬,必须要关注商业模式,今天这个商业模式和以前不一样,以前我们讲的是copy to China,这个商业模式已经在美国证明了,在中国稍微改一改就能用,今天在中国和美国几乎是同步的,甚至有时候中国比美国更早,这个商业模式在中国先做的,然后可以copy在美国去的,我们投的时候可逻辑可行,但是实际生活当中是不是真的符合人的需求不知道,你需要尽快证明这个商业模式,而且尽可能快、尽可能少的烧钱去证明商业模式,然后扩张,这是比较重要的。

符绩勋:我补充一个点,其实我们在看财务的时候,不要看大帐,我们更多要看小帐,你要回到单位经济,不管你是以单元还是单店还是单个什么城市,来做你的模型,这个模型当中你的毛利至少要正的,这个模型是非常重要的,不是说只看一个大帐,因为大的财务帐可能会亏的,有时候很难出你的问题。

朱啸虎:投资人看的都比较类似,留存、单位经济,但是真正掌握这些东西的人很少,真正能把这些落到实处的,不管是创业者还是投资人都应该还可以。

张震:非常同意。简单的说钱就是亲妈,没有了钱什么都不行,特别是当资本市场,其实所谓的资本寒冬是什么意思,是一个市场回归理性的过程,对于创业者来讲不是拉么亿在高估值的时候获得下一轮融资,这个时候你可能就要自己能够有造血能力,当自己的造血能力还没有实现单位经济的盈利性的时候,你可能就要做一些裁员、做一些业务模式的调整,这是在今天的环境里面创业者必须考虑的问题。

吴海燕:非常同意,我们2014年开始做机构基金,跟外面的LP募,我们反复在想会算帐三个字,这对我们来讲其实算企业的帐是简单的,因为我们早年是用自己的钱做投资,不太算回报,因为我们早年没有基金的概念,因为华创在2014年前是用自己的钱,所以很多企业做了10年没退出,他照样做我们也不焦虑,2014年以后开始从外部募资了,压力就变成算基金的帐怎么算,这是我们一直在观察张震他们做特别好的地方,对于IR算得特别好,但是我们本身算企业的帐,我们觉得我们算得还可以,我们自己早年投的企业每周的周例会,包括商业模型都是我们帮着做的,我自己就是很多企业的财务经理,每个月跟全国的财务经理打电话收总帐,就是干这个事儿。早年没有系统的时候我们是这样做的。

所以我们本身也看我们所投的行业,自己团队内部的反思就是说,我们风险不够多,也可能跟我们关注的盈余有关系,因为我们比较不擅长移动互联网,这个行业本身对现金流更敏感一些,因为在有一定的规模用户之前都在持续的烧钱,比如说金融科技行业没有一家行业是不盈利的,可能成立一年多时间很快都已经开始赚钱了,它的问题是能不能真的做强,这个行业经常是过快、风险过大撑死的,这个行业很少有饿死的,那么在企业软件、企业服务这个领域,我们觉得一个看法是它是个事在人为的行业,因为中国的企业软件、企业服务还没有特别大的一家,整个的规模上做得特别大,都是很小的,活的还可以,但是好像也没看到什么特别大的机会,本身跟创业者和团队在企业软件和且服务市场里面定义出多大的范围、多大的量有关系,多大的探索有关系,所以企业软件、企业服务的市场也不是是不是能存活的问题,是能做多大的问题,在消费升级领域里面,同样的也是面临的一个问题,在往前走的同时,怎么去寻找一个更适合的时机把自己的规模效应往上提升一步,我们看到我们自己投的这几个领域还好,出现因为没钱而倒掉的几乎没有,问题就是说很多行业要么就是如何持续做大的过程中不要承担过高的风险而跨掉,或者是不要安于现状没有大的突破。

风口在哪里

主持人:说到一些关心的板块,想到在寒冬当中怎么投资得很好,如果选择你们自己关注的赛道和项目,又有一些什么样的分享?

朱啸虎:新的风口很难预测,我们只能保持多看,新的公司出来之前我们有一点感觉,有可能会起来。

主持人:但是你一向是有非常好的敏感度,像映客也好,非常直播新的模式,滴滴出行其实都是有非常强的前瞻性的,现在如果有一个比较宽泛的方向,你最近把时间花在哪里?

朱啸虎:我个人主要看消费互联网,我们另外两个人可能看人工智能、企业应用多一些,但是我个人还是相信消费互联网商业模式创新里面还是有机会的。

我个人偏向交易平台,真的大的10亿美金以上的公司大部分还是在交易平台里面,垂直品牌还是比较难出大公司的。

主持人:GGV这里有中美两地的跨境团队的布局,所以对各式各样的前沿科技、两极驱动的发展都有自己前瞻性的体会,GGV这段时间的观察是?

符绩勋:现在整个互联网在每个行业里面、每个人的生活中、企业端是无孔不入,是在渗透到每个人的生活和服务,而且不断的把信心弄得更加透明,总而去改造很多的行业、很多的垂直行业,有可能是C端,有可能是企业服务,我觉得往后看,其实我们现在关注更多的是说差异化,创业的公司还是不少的,所以大家的差异化在哪里,我们关注的可能是在产品上的差异化和技术上面的差异化,这个时候可能用AI的能力、大数据的能力使得你推进的服务和别人是有不一样的,所以我觉得,在各行各业当中其实都还是存在很多的机会,只是说在改造的过程里面,所用的方式不是简单的用钱去砸,去获客,去把这个业务拉上来。

张震:我先说一下,我自己的感受就是说大家看移动互联网的时候,不管你是做社交内容,一开始就做电商,最后都是往交易靠,大家都想切电商、切交易,之前我跟电评的张涛也聊过,在他的业务链里面餐饮、酒店什么的。其实有些品类,是适合切交易的,比如电影你去之前买好票你才去。但是从餐饮的角度来说,且交易不一定是最好的商业模式,尤其在今天移动互联网流量越来越贵,其实有时候广告或者流量其他的一些变现方式可能更加有效的商业模式。所以我觉得大家在商业模式探讨,在一个红利后时代,值得多下点工夫。

主持人:直播的商业模式会怎么走?你是不是最有发言权的人?

朱啸虎:直播这块太新了,映客到今天为止也就一年多的公司,说实话我觉得真的不好说,现在只能说打赏的模式是很靠谱的,但是打赏的模式肯定有天花板,可能在100亿美金左右。再往前走一步,像instagram等都在往前演化,我觉得现在还看不清楚。再往前走一步可能到400亿、500亿,如果走不到,肯定就是一个100亿的公司。

主持人:张总也投资很多模式创新、商业变化的公司,像拼多多,也发明了一种新流量的再分发,把朋友圈之外群的流量重新西出来,你有什么样的逻辑心得?

张震:首先我认可这个观点,移动互联网的红利实际上逐渐消退,所谓的红利怎么说?就是用一个术语获客成本,以前你的获客成本很低,可能一元两元获得一个注册用户。比如大家下载APP,现在我们看手机上,多久没有下载新的APP了这说明用户的习惯在改变,这个红利确实在消退,这不代表创业没有新的机会,比如刚才讲的,我们投拼多多这个项目,他利用是一个新的红利,是微信的红利,前期的时候,可以让它几乎零成本获得上亿的购买用户,这是它在哪一个点上,我想微信的红利今天还是存在的,再往后可能持续地消退,因为消费者都被试过很多次,慢慢就往下走。

关于独角兽这块,我挺同意绩勋的想法,只是表现形式不一样。我们看独角兽的时候,实际上我们做过研究,看到美国上市的互联网相关的企业里,独角兽更多的集中在和交易相关的,和钱离得近的,你越有可能生钱,不管你通过广告的方式也好,还是通过交易的方式也好,还是通过用户付费打赏的方式也好,总之你要离商业模式近,这个公司你才能产生好的商业模式和现金流,而不依赖于2VC的方式生存下来,这样你才有可能成长为独角兽。

主持人:离交易越近,离生存的机会越大。但是流量像刚才绩勋谈到,有不同的属性有时间真不能一厢情愿幻想有足够大的用户基数,有切到交易的机会,可能永远没有,那时候也要想其他的模式了,因为这个业态还是需要在不同的层次有布局。

海燕,因为华创特殊LP的背景,所以我觉得你们对互联网金融特别有心得,我觉得VC是一群特别容易被惊吓的群体,没有什么独立的思考很跟风的。对一个现象级的东西出来,动不动就趋之若鹜,再就是噤若寒蝉,然后循环。我觉得互联网金融好像经历这样冰火两重天的外界看法,政策监管一有变化,瞬间大家就很多心情的波动,你怎么看下一步互联网金融的走向?

吴海燕:因为VC一直在看别人的商业模式,其实我们也在思考,作为一家VC的商业模式,我想VC来讲,它并非有网络效应可以垄断性的行业,可能每家会做每家的事情。就华创来讲,我们非常羡慕看到像投了映客或者拼多多的公司,但是估计我们暂时投不出来。

因为我们目前为止上百家的portfolio里,实际上有二三十家,是从我2004年基本上作为一个学生加入这个行业以来,从天使期间看到它成长,所以很有意思的是,2016年是早年10多年的公司,在近两年终于IPO或者被并购了上百倍,因为早年很便宜的投进去。我们很早年积累的几个经验的行业,其实一个在切入软件企业服务,一个是跨境电商,一个是教育培训,一个金融服务,都是从零到10年的行业,所以现在上百家portfolio的,刚才如你所说的,大概有将近三分之一在金融副行业里。

那么这个行业,我们再往后看,我们觉得还是可以持续投10年的行业,因为整个经济发展的变化,或者行业逐渐开放的变化,或者科技推动的变化,其实在每个细分领域里都很多,我们自己细数了一下,我们错过了什么,或者还有什么没投,发现还非常多,所以我们觉得这个行业机会还非常多,可以投。

出海,是个好选择吗?

主持人:有一些中国的互联网公司非常优秀在对外输出我们的人力、价值观和我们的极致体验,我觉得大家都是看到中国的消费级的互联网有最大的用户基数,相当先进的移动互联网的红利,大家已经试出来什么是受欢迎的,所以其实有不少的企业在自己出海,我们也在投资,在座几位对这个有什么看法。

符绩勋:出海这个事情早几年已经有过了,像UC,我们70%、80%的用户是在中国的,但是大量的用户在印度尼西亚、俄罗斯,其实中国早年已经有这样的迹象,包括猎豹,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在出海,所以出海早年是一个工具化的模式简单的出去,现在很多我们看到的是以产品化的方式出去,大家做一个印尼的头条、印度的头条这些。所以出海的趋势,应该是中国人的这种创新,不管是产品上的创新还是技术上的创新慢慢的会走出去,当然我们走出去也会碰到一些障碍,像美国人到这里来一样的问题,你如何本地化,适合本地的市场,我们有个同事做了一个分享,你要适应本地的文化,不是简单的把语言改变了适应本地的市场,所以这样的一些适应海外的市场的难度,我想中国出海的项目也会碰到。但是我相信,如果能够结合当地的人才一起来做这个事情,这个还是很有机会的。

张震:全球化还是一个大趋势,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现在会看一些出海的机会,包括我们也投了一些出海的公司,有的公司甚至是专门为出海的企业服务的,比如说我们投的帮中国的APP和电商在海外获取用户、或许收入,他们一年的利润都已经有几千万美金。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大势所趋,另外从投资的角度看,你看一些服务类的公司,我觉得你可能要看本土化,绩勋投蘑菇街什么的,你可能只能依赖于本土的一些团队。

但是如果你是一个面向全球市场的技术或者产品的话,这时候你必须要看全球的机会,比如现在大家说人工智能,你不看美国最优秀的团队,我觉得这是很危险的。

朱啸虎:中国移动互联网人数可能是全球最多的,所以在移动互联网上有些商业模式是在中国兴起的,再输出到国外,我觉得很正常。像移动互联网工具、游戏、社交、直播,都在中国先发起来,中国可能比其他国家像美国都领先很多。这种输出都很正常,像移动互联网工具、游戏、社交、直播,会在中国先发起来,中国可能比其他国家美国领先很多,这种输出都很正常。

上次去美国参加互联网会议,美国今年消费互联网没有什么,很多投资人反过来看,为什么中国移动互联网能起来这么快?为什么这么赚钱?我觉得确实,这是中国输出。

吴海燕:非常同意,我们也说,如果要投技术创新的话,其实要投全球领先的团队,而不是只是中国领先的。只不过比较幸运的是,可能全球领先的,现在越来越多也是中国团队在做了。

另外我们也观察到,不光在技术,其实在消费领域,也要投全球领先的团队,其实咱们日常生活吃的用的穿的,越来越多样化,不再限于中国的选择了。

所以我自己投全球,看全球的机会,当然一方面技术团队,如果去看,一定在这个领域里,全球可能都是他们的团队,消费产品也一样。

还有一点,我们也谨慎的去国外投,毕竟不太熟悉情况。但是我们尝试了很多做跨境投资的机会,因为电商始终是一个大行业,过去10年和未来10年都是。如果没有把握在电商领域投到下一个京东,或者颠覆京东的机会,就投跨境的平台。可能京东和阿里或者暂时做不好的事情,我们也做这样的跨境投资。

相关文章

{{news.title}}

{{news.author}} {{news.timeFormat}}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