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向经典致敬拍布加迪Centodieci&Divo
49分钟前
车身小巧灵活实拍长安轻型车星卡C系列
49分钟前
沙特油田遇袭致油价大涨国内油价18日或迎“二连涨”
1小时前
百年老字号“押注”电商:“老网红”焕发“新活力”
1小时前
A股游戏公司研发榜:7成未达均值2.3亿吉比特降15%
1小时前
上市公司“理财热”渐退四家上市公司理财规模缩小过百亿
1小时前
一天大事:中国8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4.4%
1小时前
威马获苏州支持求上市;小康股份近40亿拿下东风股权;货拉拉有意IPO
1小时前
金贵银业主体信用等级下调至BB,评级展望为负面
1小时前
富祥股份预计2019前三季度盈利超2.08亿元
1小时前
天奈科技网上发行最终中签率0.0475%
1小时前
战略调整,兴业汽配终止创业板IPO上市辅导工作
1小时前
抛弃电子烟?亿纬锂能4.11亿元清仓麦克韦尔持股
1小时前
实至名归还是徒有虚名?试驾长长长续航版帝豪GSe
1小时前
逾期不赎当,老凤祥典当公司上告意邦公司
1小时前
为何报告期内业绩大幅下滑?弘高创意半年报遭问询
1小时前
《马力欧与索尼克AT2020东京奥运》“梦幻赛事”宣传片公开
1小时前
*ST信威实控人质押违约西部证券申请强制执行获法院受理
1小时前
未按计划减持,国科微股东收监管函
2小时前
未依约支付租金,ST中新被告上法庭
2小时前
拟成立AI联合实验室,易华录与旷视科技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2小时前
神雾环保控股股东所持612万股被1440.80万元司法拍卖,折合2.35元/股
2小时前
纳川股份:参股的星恒电源正在接受中金公司上市辅导
2小时前
《二之国白色圣灰的女王高清版》售前预告片公开即将发售
2小时前
宇瞳光学创业板IPO发行结果:弃购超5.2万股
2小时前
好莱客与齐屹科技完成交叉持股
2小时前
花王股份因业绩下滑等原因收问询函
2小时前
丰富7座产品线静态体验东风风光ix7
2小时前
获奖!奇安信亮相首届国际移动应用分析大赛
2小时前
比标轴宝马3系更运动的豪华品牌后驱车
2小时前

“白衣骑士”孙宏斌逐渐掌控乐视帝国,体育会成为第一颗被抛弃的棋子么?

向密 2017-05-19 22:20:04

1.jpg

DoNews 5月19日消息(记者 向密) 乐视的危机正在以一种野火燎原般的方式蔓延开来。

在经历赛事版权的丧失、与易到用车创始人周航公开互撕、北京员工班车加班餐暂停供应等一系列事件后,有消息称网传多日的乐视大裁员即将于近日落地。

“从亚冠欧冠转播权的丧失,易到司机无法提现,旗下酷派解约300名应届生,再到暂停北京员工班车、加班餐停止供应,乐视霸占头条的方式似乎换了个画风——穷的越来越明显。”这是微博上一位网友调侃乐视的段子,却也如实的反映了乐视当下所面临的窘境。

被孙宏斌逐渐掌控的乐视

根据媒体报道,乐视控股此次裁员涉及包括乐视控股、乐视网、乐视体育等多个业务线。其中,乐视控股市场品牌中心裁员幅度达70%;销售服务体系裁员幅度达50%;乐视体育裁员幅度超过70%。

另外报道还称,乐视网裁员比例仅为10%,组织架构基本维持不变;乐视影业暂不裁员;乐视致新不仅没有裁员计划,消息称其人员还将有所扩充。

如果上述传闻成真,则意味着乐视此次裁员计划中的重灾区主要涉及乐视控股、乐视体育及销售服务体系等非上市公司板块,而乐视网、乐视影业、乐视致新这三家上市公司或即将纳入上市公司体系的业务几乎没有大调整。

如此看来,乐视即将做出的这一轮调整似乎与大股东孙宏斌的意愿基本达成一致,因为在孙宏斌慷慨出手解救乐视时,其实际看中的也是乐视网、乐视影业、乐视致新这三大核心业务。

2017年1月13日,乐视发布公告显示,乐视网、乐视影业、乐视致新与战略投资者(嘉睿汇鑫,融创中国实际控制)以及其他投资人达成协议,共获得168亿元投资。

本次交易分为贾跃亭转让乐视网股份(涉及金额60.41亿元)、乐视致新引入战略投资者(通过老股转让和增资扩股方式,涉及金额79.5亿元)、乐视控股转让乐视影业股权(涉及金额10.5亿元)三个部分。

在完成交易后,嘉睿汇鑫持有上市公司乐视网8.61%的股权;持有上市公司乐视网控股子公司乐视致新33.4959%的股权,并成为其第二大股东;持有乐视影业15%股权,为乐视影业第二大股东。

从融创投资的走向来看,融创投资乐视的重心恰恰主要集中在与乐视网相关的业务上,如79.5亿元投资乐视致新,10.5亿元投资乐视影业。这两个项目中,给乐视网带来近一半营收的终端业务,背后正是由乐视致新支撑。另外,将乐视影业纳入乐视网资产,也是乐视网这两年来正在推进的工作。

而对于乐视旗下其他业务,孙宏斌在此前多次对外演讲中也直抒其观点,而孙宏斌对乐视非上市公司的相关言论,或许早已暗示着非上市公司体系的收缩战略。

比如,在融创中国3月28日业绩发布会上,孙宏斌曾表示,“在非上市体系这块儿,我们一直推动它该卖的卖,该合作的合作,让它尽快变得正常”;而在本月4日,孙宏斌更是对外宣称:将来乐视就是上市公司和汽车两部分,其他的,该卖的卖掉。

那么,孙宏斌的态度有多大决定作用?根据融创中国投资乐视的“六大条款”,在乐视网现有的5人董事会中,融创中国有权提名一名非独立董事及一名独董;融创在乐视网、乐视致新、乐视影业3公司均有权派驻一名财务经理。

这也就是说,在上市公司体系,融创中国有否决权;非上市公司体系,则无法拿到孙宏斌的钱。在这样的背景下,如果不能拿到孙宏斌的钱,乐视就只能自己去找钱。

关于这一点,贾跃亭也只是在乐视网2016年度业绩说明会上表示,公司不排除任何合法合规的募资方式,包括股权融资和债权融资等。但不得不注意到的是,乐视高达56%的资产负债率和188亿元的负债余额,已将其置身于高利息费用支出与高偿债风险之下。

乐视体育故事要讲到头了?

在乐视整个非上市体系中,此次最明显的战略收缩来自乐视体育。根据传闻,原先700人的乐视体育在此轮裁员中幅度最大,最终可能仅保留200多人。

5月19日,乐视体育相关人士对上述传闻做出回应,称网上传出的乐视体育裁员方案并不属实。该相关人士还表示,乐视体育人员优化方案还未启动,启动时间将在近期。

不过,一位已经从乐视体育离职的员工向DoNews透露,“公司现在都没有按时给员工交社保和住房公积金,很多离职员工的社保公积金不给减员,新公司就没办法增员,据说这是因为乐视体育没钱给续交上钱,怕被员工发现,所以想等补缴上再减员。”

2016年11月,在乐视刚刚爆发危机之时,乐视体育CEO雷振剑曾透露当时乐视体育的总人数为1000余人。经历了“优胜劣汰”的第一轮裁员,乐视体育已经缩减为700人,裁员比例在30%左右。

在版权方面,去年乐视在2017年资源推介会上,曾将中超、亚冠、12强赛、英超、CBA定位为公司的五大核心IP。目前乐视体育已经失去了中超、亚冠、12强赛三大IP。

在版权接连易手后,乐视体育也面临着高管不断流失的局面。2月21日,曾有传闻称,乐视体育总裁张志勇、COO于航将于近期离职,目前张志勇已向管理层递交辞呈,完成工作交接后预计将于3月份离开,于航也在同期提出离职申请。

3月23日,乐视宣布乐视控股亚太区总裁、兼LeEco香港CEO高峻担任乐视体育COO。随着乐视体育新一任COO的到任,于航离职的消息或已被证实。

在上述传闻之前,乐视体育已流失多名高管。2016年12月,懒熊体育报道,乐视体育前总编辑敖铭已辞去职位。针对该消息,乐视体育随后发表官方回应,确认敖铭近日出于个人职业规划原因提出离职。

除了敖铭以外,更早之前原负责乐视体育赛事运营的副总裁邱志伟宣布离职加入东方园林;另外,同样供职不足一年便火速离职的高管还有乐视香港公司CEO程益中、生态商业副总裁沈威、乐视体育赛事中心总经理刘世杰等。

综合来看,目前在版权、赛事运营、内容和营销方面,分别负责前三项工作的明星高管于航、邱志伟、敖铭已经从乐视体育离职,负责营销的CMO强炜也传出离职消息。

负面消息不断,“白衣骑士”孙宏斌对体育业务的“不待见”,让乐视体育更是雪上加霜。在融创中国完成对乐视的投资后,孙宏斌曾指出,“乐视的亮点在于前瞻性特别好,但资源、管理都跟不上。乐视体育方面,中超去年就亏了13个亿,这就是神经病。”

想必,对乐视体育抱持着这种态度的孙宏斌,定然是不会施以援手救济乐视体育了。而退回到单一的“体育媒体”范畴中的乐视体育,最终是否会成为乐视战略收缩上率先放弃掉的第一颗棋子。(完)

相关文章

{{news.title}}

{{news.author}} {{news.timeFormat}}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