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辰时论金:黄金能否坚守1500美元大关,后期利润如果看?
20分钟前
案例分享:网站自动化赚钱实操流程
22分钟前
进退博弈:恒指,德指8.19号交易记录及盘中操作图
23分钟前
张夕晨:国际金价震荡完成大跳水,修正之后黄金走势是否能看多?
24分钟前
小鹏汽车创始人夏珩:打造智能化产品
29分钟前
刘论鑫:新手散户投资外汇黄金原油避免亏损的基础技巧!
37分钟前
百度回应“投资果壳网”:消息属实双方合作将很快开展
38分钟前
SYN洪水攻击原理
39分钟前
中国首批二手车出口!3个月政策就落地,第一单其实卖给了它
39分钟前
单机大厂Paradox又拿出了一款能玩3年的游戏
42分钟前
凌佳言:炒黄金赚钱就是这么简单,就看你做不做的到这一点
44分钟前
《守望先锋》教练Aero:暂停是因为游戏出现Bug
45分钟前
亿纬锂能:实控人拟减持不超0.93%公司股份
51分钟前

Comper杜涵:拒绝“爆品” 我要10年生命周期的精品

翟继茹 2019-01-23 15:18:59

image.png

DoNews1月23日消息(记者 翟继茹)作为两个孩子的妈妈,在创业这件事情上,康铂医疗健康创始人、CEO杜涵没有一般创业者的焦虑,她不想一战成名,只想一“战”到底。

Comper的定位是一家提供精准家庭健康医疗服务的科技公司,它通过提供医疗级TO C的智能硬件产品,希望让人体数据变得“简单易得”,让家庭可以轻松、全面的监管自己的健康数据。

不做“爆品”

2012年,正在备孕二胎的杜涵发现市场主流的进口备孕设备,价格昂贵、体验糟糕。这是为她走上自主创业之路埋下了最初的伏笔。

从首都医科大学毕业后,杜涵还做过投资经理,主要方向就是一些健康医疗项目。专业的背景、过人的商业嗅觉,让杜涵在2014最终选择成立自己的公司,通过医疗健康场景下的人工智能应用和智能设备研发,让更多家庭享受高品质和个性化的医疗健康服务。

Comper选择了母婴领域为家庭健康管理的入口,智能备孕仪作为其第一款产品成功在2016年发售。随后,智能胎心仪、智能红外额温针等产品先后发布。其中,智能胎心仪在京东和天猫的销售分别取得了第一和第五名的成绩。

但是,这些产品并没有成为“爆品”。在一般硬件创业公司看来,打造一款“爆品”是公司成功的重要标志之一。可在杜涵看来,“爆品”绝不是Comper的追求,精品才是。

杜涵解释,医疗级产品与其他硬件产品不同,其产品生命周期一般在10年左右,不去追风,尽量满足真实需求才是长线发展的上策。“比如像博朗或者欧姆龙都拥有20多年的工业设计,它依然在用,并且非常好用。不同于手机的生命周期只有一年,每年都要出新产品,不然你就会落后了。所以Comper最初的产品设计思路就是要卖十年,它的生命曲线是上上下下,但始终保持向上的趋势的,”杜涵对做精品这件事情非常坚定。

Comper的每一款产品都符合医疗级产品认证,这是医疗创业出身的杜涵对产品的最低要求。也就是说“安全”是Comper的绝对生命线。在此基础上,追求至臻的工业设计、暖心的用户服务都是它不断精进的方向。

杜涵非常清醒,在大健康医疗这一领域,不太可能“一夜成名”,行业特质就要求创业者去耐心耕耘。“做医疗级产品,爆火和暴死是一线之间的,因为你想爆的话意味着要投入海量的人力、物力和金钱去做市场。你要打爆它,有可能需要孤注一掷,那我觉得还不如花一些时间去不断优化自己。”

从母婴到年轻女性

2014年,Comper从智能备孕仪成功切入母婴市场,随后上市的智能胎心仪、智能体重秤、智能体脂秤都围绕这一领域进行了深耕。

image.png

今年9月份,Comper正式发布了Comper Smarkin智能美容仪。从产品链路上看,正受年轻女性追捧的美容仪似乎与其母婴或者健康为主的产品布局出入甚多。

杜涵认为,Smarkin智能美容仪是Comper进入高速发展期的开始。她坦言,在母婴智能硬件领域的诸多方面Comper已经成为第一,但现实是整体销售额比团队最初想象的还要低。“说实话,市场没有想象那么大,”杜涵直言不讳。

在杜涵看来,一家做硬件的创业公司分成两种类型,一种是单品海量,就是所谓的“爆款”,另一种就是多品种量少。而医疗行业的专业级智能硬件产品是典型的“品多量少”型。

在第一个三年,Comper在母婴领域中有多款产品布局后,下一个场景和需要被满足的人群是什么?杜涵和团队选择在第二个三年里专注做年轻女性健康市场,大众化的美容仪无疑是一个能更快触达女性消费者的品类。

选择美容仪这一品类,不光是因为目前其走俏的市场,更因为具有医疗背景的杜涵看到了更长远的发展。杜涵介绍,与大众年轻消费者认知不同,其实美容仪也属于医疗设备,现在国内市场上流行的日本美容仪产品绝大多数是没有医疗设备认证的。她预计,在5年之内,国内就会对这一品类施行医疗设备监管,而彼时Comper的竞争力将充分显现。

看似相去甚远,实则殊途同归。推出美容仪产品的Comper并没有“偏题”,与一般美容仪不同,用户通过将Smarkin与Comper健康APP连接,还可以得到相应的皮肤数据与护理建议。正如杜涵所说,皮肤是人体最大的器官,人们往往忽视了对它的监测和照顾,“美”的本质和基础是健康。

从母婴类产品到年轻女性用户产品,Comper也面对这不同的产品营销逻辑。对杜涵来说,这是一项挑战,并不是一个“难题”。杜涵介绍,目前团队正在建立新的营销线路,从线上到线下正在重新完善相应渠道。“Comper是喜欢和勇于变化的团队,”杜涵评价。 

如何打造家庭健康的数字王国?

今年2月份,华米科技赴美上市,它讲的故事就是要通过智能可穿戴设备采集人体数据进行分析、管理和干预从而打造一个健康身体“数据王国”。

image.png

Comper要做的事情也正是如此。不同的是,Comper在入口上没有选择泛大众化群体,而是从更为垂直的女性场景作为切入。

无论从体温、体脂、体重还是皮肤,杜涵都希望自家的产品和服务能够打穿这些领域,用专业的医疗背景优势来推动品牌发展。

谈及Comper的优势,杜涵也谈到Comper最初的定位是医疗设备公司,且有自己的GMP工厂,涵盖了从原材料、供应商到产品生产、产品监测等全过程,产品更加安全可靠。

Comper自建了一支医疗团队,他们的任务就是将医疗专业知识与人工智能算法做融合,架构出一套完善的算法模型,让用户得到的数据反馈更为真实和具有指导意义。

从“量体温”这一看似简单的事情上来说,数据反馈如何支持你是发烧还是正常的?Comper会根据你的性别、年龄、甚至是所处生理阶段来做精准的判别。杜涵解释,很多妈妈或者家长其实并不知道小朋友在6个月以前如果体温在37度5以下,其实都是正常体温。在Comper健康APP中,还会针对不同程度的发烧推荐是否物理用药或者其他干预措施。

除了对针对精细化人群的精准化专业化数据分析外,Comper以女性为入口的策略,还能够使它自然的进入到整个家庭健康智能管理的核心竞争圈中。

杜涵告诉我们,很多Comper女性用户在使用过Comper智能胎心监测仪、智能备孕仪之后,还会选择使用Comper如智能红外额温计、智能体重称、智能体脂称来管理全家的体温、体重、体脂等。

目前,Comper将其发展分为了三个阶段,2014年-2016年是其初创期,针对育龄女性和0-6岁的儿童打磨产品,特别是占领了育龄女性心智;2017-2020年,Comper要做的就是通过女性群体切入家庭数字健康管理领域,构建智慧医疗体系下的数据学习和管理雏形;而接下来,通过技术的不断加码、市场的不断扩大,Comper最终要成为一家头部医疗科技服务公司。

杜涵透露,除国内市场外,Comper正在积极准备进军美国市场。事实上,Comper的智能额温针、智能备孕仪和Smarkin智能美容仪都曾在Kickstarter上进行过众筹,且成绩不俗。(完)

 

 


相关文章

{{news.title}}

{{news.author}} {{news.timeFormat}}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