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英雄联盟S7半决赛群像:长胡子的UZI和哭花妆的观众

刘胜军 2017-10-31 20:55:45

DoNews互娱10月31日消息(记者 刘胜军)

28日晚八点十九分,东方体育中心里的解说员高声宣布SKT1战队晋级总决赛。大屏幕上的UZI长出了一层胡子,他看着屏幕,使劲儿向上弯了一下嘴角,又马上沉下来。

接着,RNG的队员开始在激昂的音乐中走下舞台,看台上的几个姑娘哭花了妆,对着SKT的队员大声喊着RNG的队名,把灯牌举得更高,没时间擦脸。

有人说RNG和WE的败局终结了一代人的电竞梦,但从写着“LPL加油”的东方明珠塔,和赛后顶着寒风苦等,只为了向战队大巴喊一句“我们不怪你”的粉丝来看,说终结还早。

未标题-5.jpg

写着“LPL加油”的东方明珠塔

因为英雄联盟的电竞赛事或者说电竞产业在这里已经有了优质的用户和生长环境。

长着胡子还会控制情绪的UZI

UZI的真名叫简自豪,1997年生人,已经过去的20年中已有4年英雄联盟职业选手的经历。

QQ截图20171031204347.png

长着胡子还会控制情绪的UZI

28日下午,UZI在观众的呐喊声中登台,他的身材还是微胖,脸却有了些青壮年的棱角,嘴边和下巴长出了一层胡茬。相比平日里笑嘻嘻的模样,台上的UZI微皱着眉头,嘴唇绷紧,似乎没有太多情绪。

在对局中,UZI继续在补刀和气势上压制着对手,在团战里放肆地输出,他还会笑,还会皱眉,但再没有原先那些夸张的表情,也没有对着麦克大喊“都得死!都得死!”。

在决胜局开始之前,UZI眼神平静,他几次从座位上探起身子看向两边的队友,说着简短的话;比赛结束之后,他再没有像S3时那样大哭,只是憋红了脸,努力用呼吸缓解身体的颤抖。

在S7的上海,UZI依旧是一个贴着“凶狠、狂暴”标签的ADC选手,但从那层薄薄的胡茬和有意识的情绪控制来看,在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的第七年,当初的天才少年已然是一名老将了。

赶时髦的司机师傅和懂行的大学生

在比赛首日入场前的一个小时,50岁上下的出租司机俞师傅将笔者送到了体育中心的门口,此时的前广场已经站满了观众。

快到的时候,俞师傅看了眼广场说:“这是你们年轻人的地方啦。我今天拉了3个小伙子,都来看这个比赛。昨天外滩那边都是这个的广告,我都想进去看看。”说这话的时候,俞师傅一职看着场馆的方向,满脸的好奇和笑意。

下车后,由于入场时间未到,笔者开始在观众聚集的地方闲逛。在这块不算太大的广场上,有3辆警车,大概20名安保人员,骑着共享单车的黄牛穿梭在人群里喊着收票买票,280元的看台票要卖到2200元一张。

未标题-5.jpg

场外提前来的观众和黄牛

广场靠近马路的地方有人支起了小摊位,出售战队徽章和队员海报,有几十个观众正在排队购买,摊主快速地收钱递货,同时四处观望,似乎随时会被工作人员驱逐。

一位叫小邱的女观众告诉笔者,因为这场比赛的规模大,场馆方和政府都比较重视,这里是不能摆摊的。而且,想要应援装备其实不用在这里买,一般来说进场会有官方赠送的地方。

小邱穿着长裙和浅色的薄外套,和她同行的是男朋友和另一对正在读大四的情侣。虽然年纪小,但小邱却是个电竞比赛的老司机。据小邱介绍,英雄联盟是她过去三年主玩的游戏,最多的时候每天要玩5、6个小时,还会用笔记本记录琴女、小鱼人的出装和连招。虽然近半年实习和论文让她的游戏时间大幅缩短,但还是会在空闲时间组队排位或者看比赛录像。

由于在上海本地上学,她也经常和同学或男朋友一起观看线下比赛,为了抢到半决赛的票,她和男朋友发动了十几个人一起刷新,最终如愿来到了赛场。

至于为什么要来线下看比赛,小邱的回答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感觉在场馆里那么多人一起加油一起喊特别过瘾,看一场比赛什么压力都没了。”

下午两点左右,场地内出现了更多的安保人员,大批观众开始涌向检票口,笔者向检票大哥表露了媒体身份,但他严肃地告诉我:“媒体只能从2号门进,从这右拐一直走就看见了。”

这里的电竞赛事已经在场馆、观众组织方面有了严格的规定,而当初的游戏玩家已经开始转变为电竞观众,赛事有了些独立的用户。

未标题-5.jpg

在展台听内场声音的赞助商

比赛场地分为内场、一等看台、二等看台和包厢4种观众席位,赞助商展台被摆在离观众入口最近的二等看台后面的过道上。围着赛场一周,可以看见伊利谷粒多展台、英雄联盟官方周边商城售卖点、应援区和场馆内的简餐售卖点。

未标题-5.jpg

英雄联盟官方周边商城售卖点

比赛正式开始之前,大批观众在应援区往脸上贴好战队的LOGO,领取赞助商提供的头箍、应援牌等装备,再去食品区买好水备用。一些不急着入场的观众开始在周边和伊利展台排队购买商品,像150-350元之内的游戏公仔、服饰都在选购范围之内。

到解说员宣布队员入场的时候,两边展台已经换上了新一批的商品。这时,两个头戴提莫帽子的展台工作人员才喝了口水,走向看台入口,去听一听现场的高呼。

未标题-5.jpg

食品区

一名周边展台的工作人员告诉笔者,他也是英雄联盟的玩家,来干展台这个苦差事就是为了感受一下现场观赛的气氛。

由于购买商品的玩家多,场内安保也不允许常开后场门而影响光线,大多时候他只能听一听解说和观众的反应,如果大喊RNG,那就是取得了一些优势,大喊SKT也应该是有什么精彩操作。对于战局的结果,这个看上去20出头的小伙子居然是理性的,他告诉笔者:“韩国战队的硬实力确实比LPL战队强一点,在视野和运营节奏上都有细节上的优势,虽然这是中国队的主场,但没有必要说谁必胜,其他国家不也办过乒乓球、跳水比赛吗?”

除了展台以外,赛场内LOGO露出最多的包括奔驰、欧莱雅、伊利、罗技等,均是汽车、化妆品、视频、游戏外设行业内的知名品牌。

此外,双方选手队服上的斗鱼、惠普、雷蛇的LOGO会常常出现在特写镜头中,比赛间歇时会播放奔驰主题广告,而嘉宾解说席的桌子上会有谷粒多或欧莱雅的影子,上一次看到多个知名品牌参与赞助,并有序露出的比赛,大概是某次NBA球队的中国行。

相比于足球篮球等传统体育的大型赛事,S7半决赛在赞助商数量上较少,但质量不低,相比传统赛场的“场边、球衣”为主的广告露出方式,这里的广告露出也有着多样和更适合年轻人的方式,如主题曲广告、应援物品发放、主题短片等。

只为操作而欢呼的现场观众

在WE对阵SSG的第三局,可以看到大型的灯牌比前一天的更多,随着对战双方的操作,场内的呐喊频率开始提高。

未标题-5.jpg

内观众

出于保障观众观赛体验的考虑,安保人员告诉笔者不要在看台前频繁走动,以免挡到买票进来的粉丝,于是我只能和买水回来的观众小张偷偷挤在一起。

小张在一家律师事务所工作,同行来看比赛的还有他大学时期的3个舍友,其中一个在门口用1200买了张黄牛票,进场又废了一番口舌和其他观众换好了座位。小张告诉我,他是EDG的粉丝,看英雄联盟比赛4年了,线下观赛这是第一次。

在比赛过程中,小张一行人不只为WE欢呼,只要是精彩操作,他们都会举着充气棒大喊,一旁的朋友说:“这种(比赛)不像看足球篮球,一共就那么多队,那么几个明星,常看的都认识,没有谁说会喝倒彩。但是WE赢了,我们肯定会叫更大声。”

未标题-6.jpg

现场的英雄联盟充气棒

可能是由于参赛队伍和选手较少,赛事也足够频繁,场内的大多观众有了主场意识但是却不排外,无论是WE还是SKT,LPL还是LCK,只要是精彩的比赛,精彩的操作,他们都不会吝啬自己的掌声和欢呼。

这种包容、复杂的感情还体现在一方落败的时候。在RNG2:3输给老对手SKT1之后,笔者左手边的姑娘用力拍打着自己腿,她脸上贴着SKT的队标,原本整洁的状哭花了也没时间管,嘴角一会上一会下,嘴里喊着RNG、SKT和一些因为嘶哑而含糊不清的话。

大概是一个SKT的粉丝,既为faker开心,又不舍得UZI和MLXG皱眉,在那几分钟里,好像双方队员的表情都融合到了这个姑娘的脸上,兴奋、遗憾、懊悔、茫然,这里的粉丝好像可以和所有选手感同身受。

他们愿意为赛是内容付费,也可以理性地对待结果。

同时喊666和nice的媒体室

由于主办方对内场出入的严格管制,多数媒体只能在看台观赛和拍照,媒体室成了中、美、韩三国记者的主要观赛场所。

媒体室大约有50多人,包括纸媒、门户和多家自媒体和咨询网站,对接方向包括体育、财经、游戏、娱乐等。可能是由于所属领域不同,众人在进入媒体室的头一天交流不多,但慢慢地,随着比赛进程的推进,不同肤色不同国家的记者们开始一起坐在屏幕前小声讨论或欢呼。

在RNG和SKT1的第五局比赛时,已经有7、8个记者把椅子搬到离屏幕最近的地方,小声交流两队的阵容优势和每个位置的经济差问题。由于是生死局,媒体室的气氛有些紧张,没有人再去休息区拿饮料和小吃,全部前倾地坐在椅子上,盯着屏幕。

第一波团战打响,右侧的韩国记者先发出了“哦!哦!”的喊声,中国记者们开始担心RNG的站位,有人小声说着“别急别急!”随后战况开始复杂起来,“小狗!”“faker!”和“nice”不绝于耳。

虽然国籍、关注领域有所区别,但没有谁只为某一队叫好,因为在这场赛事和这个产业里,带着不同目的而来的各家媒体都可以在胜负之外,寻找到有价值的信息,赛事除了选手和奖金,已经在世界范围内,在商业、文化等多个方面具备了传播和研究的价值。

未标题-5.jpg

在门口等WE的观众

29日晚,WE和SSG的比赛结束之后,上海吹起了风。21点左右,媒体开始准备回程,在体育中心的2号门外,十几个举着WE灯牌的观众还穿着单薄的衣服站在门口,当记者对着他们拍照的时候,几个姑娘勇敢地看向了镜头,对我指了指手里的红色的LOGO,看上去一点都不难过。(完)

相关文章

{{news.title}}

{{news.author}} {{news.timeFormat}}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