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融创乐视终局:乐视网逼近退市 孙宏斌流血止损
8分钟前
套现投资!叶氏化工2.7亿出售紫荆花漆上海公司全部股权
47分钟前
5G-V2X测试应用 重庆自动驾驶道路测试启动
47分钟前
2018年贵州GDP达14806.45亿元 增速连续8年居全国前列
47分钟前
昆明市国资委官微荣获“全国十大国资委微博”第五名
49分钟前
2019,逆境之下,从「追风口」到「找风向」
49分钟前
这才是「情欲戏」的正确打开方式
49分钟前
赵老哥、欢乐海撒网布局次新股,宏达股份两日加速送大面
50分钟前
奇瑞三战高端,全新星途有多大胜算?
51分钟前
史上最失败的辣椒酱,刚上市就被告上法庭,模仿不成反损失几千万
52分钟前
DNF怪味巧克力怎么得攻略 怪味巧克力夺还战起止时间
52分钟前
开自动挡4大误区,伤车又费钱,老司机都经常中枪!
52分钟前
2019年丰田将推出多款车型,这是要放大招么?
52分钟前
2018年12月末支付机构交存央行备付金存款达1.63万亿元
52分钟前
1.23最强致富代码分享
53分钟前
「外资动向」美的集团01月22日外资净流出6038.02万元
53分钟前
「外资动向」中国平安01月22日港资净流出2.42亿元
53分钟前
「外资动向」乐普医疗01月22日北向资金净流入990.46万元
53分钟前
「外资动向」中国国旅01月22日外资净流出198.12万元
53分钟前
「外资动向」招商银行01月22日港资净流入1.37亿元
53分钟前
「外资动向」隆基股份01月22日港资净流入2382.05万元
53分钟前
「外资动向」五粮液01月22日港资净流入1.12亿元
53分钟前
「外资动向」格力电器01月22日港资净流出244.55万元
53分钟前
「外资动向」平安银行01月22日港资净流入5175.25万元
53分钟前
「外资动向」海康威视01月22日港资净流出5797.44万元
53分钟前
「外资动向」工商银行01月22日北向资金净流出8606.38万元
53分钟前
「外资动向」贵州茅台01月22日外资净流出2.38亿元
53分钟前
「外资动向」恒瑞医药01月22日北向资金净流出6713.68万元
53分钟前
「外资动向」中国石化01月22日港资净流入6580.23万元
53分钟前
「外资动向」万科A01月22日港资净流出4341.32万元
53分钟前

A站打破死亡循环三要素:会管理的领导、能赚钱的产品、不斗争的股东

刘胜军 2018-02-06 15:45:48

DoNews互娱2月5日消息(记者 刘胜军)

据Acfun员工透露,A站在2月3日完成了新一轮的融资,再次用资本续命。庆幸之余,“猴子们”还有种陷入轮回的慌张。

在过去的11年间,A站的员工们经历了太多遍亏损、停运、濒死、融资、换高管之后再亏损的剧情。

一些疲于“重蹈覆辙”的员工认为,想跳出轮回,真正地拥有未来,A站至少要做三件事:选会管理和赚钱的人当领导、通过游戏周边等下游产品让内容变现、优化股权结构,离资本斗争远点。

核心团队是基础:选会管理和赚钱的人做领导

“公司从没有拧成一股绳,没有确定目标,管理跟不上,执行力也不强。对企业和个人职业发展都无益。”

这是一位A站老员工的离职原因,相比业务、资本市场的斗争,公司管理层的问题更让他无助。

据公开资料显示,从成立年至今,A站已经历了多次管理层动荡。

除去早期的陈少杰、杨鑫淼等人,从2015年至2016年8月,A站换了3个CEO。分别是孙旻、莫然、刘炎焱。

这3人在2016年1月组成了一个“看似最有希望的领导班子”,孙旻任总裁,负责商业化;莫然任CEO负责管理;刘炎焱任总编辑,负责网站内容运营。

(现任CEO刘炎焱)

据A站前员工形容,孙旻有商业化意愿,但执行力不足;莫然想管理团队,但管理能力不足;刘炎焱则像一个“艺术家”,做内容在行,但管理和赚钱的能力薄弱。

部分员工认为,二次元从业者本身并不容易管理,加上管理不当,导致公司员工执行力不足,业务难以推动,商业化自然遥遥无期。

除了了解二次元的“艺术家”刘炎焱之外,A站需要一个有互联网公司管理经验,会管理、会做内容变现的领导。核心团队的能力得到保障,公司执行力才有保障,才可以商业化,减轻对资本的依赖,追求更健康的股权结构。

盈利是跳出资本战场的前提:通过游戏周边等下游产品让内容变现

一名正在准备离职的员工表示,A站用户流失、变现困难等情况,主要原因是“再用二次元内容变现时候,始终放不下,也不知道怎么放下情怀包袱。相对而言,B站就更明白放下和转换。”

想要实现商业化,A站需要充分开发平台内容和影响力,在游戏、直播、影视等领域布局,推出能够盈利的产品。

A站和B站是国内二次元用户的两个主要聚集地,B站由A站初代UP主Bishi在2009年网站宕机期间建立,早期B站的受众群、主要内容和运营方式与A站相同。

2010年,A站创始人将网站卖给时任边锋武汉分公司总经理陈少杰,因独立发展直播业务的关系,陈少杰将网站卖给杨鑫淼。

同年,频繁易主的A站因“社区骂战”“间歇性宕机”等问题,被更“和谐”、稳定的B站抢夺了大量会员和UP主。平台内容的制作者和消费者,开始向B站倾斜。

一名从A站离职的员工认为,事到如今,A站仍然保留着不少的核心UP主,但在用户、内容、收入的量级上已经有了不小的差距。截至2017年12月份,A站移动端活跃用户数量约为170万,同期B站的活跃用户数量约4769万,是A站的近29倍。

该员工称,从2014年开始,优酷土豆的起诉使公司高管被捕,团队面临重建,同事,网站的版权成本激增。在融资不顺,人事动荡的情况下,A站再次在版权购买、UP主培养等方面被B站落下。

此后的2年里,A站层在广告、付费会员、直播等变现方式间犹豫,但始终没能选择。据企业业绩报告显示,A站在2015年实现营收约363万元,净亏损1.13亿元,2016年前9个月营收约71万元,净亏损1.46亿元。

B站却不同,虽然在2014年同样面对着高额版权成本和变现困难的难题,但很快做出了反应。

《Fate/Grand Order》

在A站持续亏损,依靠优酷土豆5000万元投资续命的2015年,B站宣布代理二次元手游《Fate/Grand Order》,产品首月流水达8000万元,成为同期最吸金的手游产品之一。此后,B站尝试了收费会员制,并在内容运营之外,把业务分为游戏、影视、线下周边、直播、以及投资等多个部分。

BLG战队

游戏方面,通过开辟游戏中心,为产品提供入口和内容服务;影视方面,和尚世影业联合成立哔哩哔哩影业,获取上游内容;直播方面,B站组建了自有的主播团队,并买入了LPL等3个电竞赛事的版权;投资方面,除了在文娱行业制作、发行类公司的投资,B站还在近两年先后投资了CBA上海队和LPL的BLG战队,在体育和电竞领域布局。

抱着相似的思路,A站在2017年初开始试水游戏,相继推出了《诺文尼亚》等十余款手游,收入未能达到预期。而除了游戏之外,A站在并未尝试其他的商业化方式。

和谐的股权关系可以反作用于商业化:优化股权结构,离资本斗争远一点

关于股权问题,一在职A站员工表示,股东内斗是A站管理层动荡频发的主要原因,“相比CEO和总裁,奥飞和阿里才像是真领导”。想要获得未来,A站必须在尽快找到商业化途径的同时,通过业务合作等形式,优化股权关系,摆脱资本的完全掌控。

目前,A站的股东包括奥飞动漫董事长蔡东青、中文在线、土豆文化等10家,其中蔡冬青持股54.77%,中文在线持股13.51%,土豆文化持股13.23%,软银四家机构合计持股12.98%,CEO刘炎焱持股1.47%。A站的业务和资金动向,要受到奥飞和阿里系的左右。

如何通过优化股权结构,减少股东之间的内斗,同时以自身盈利能力为基础,削弱资本的对公司的控制,将是A站在本次续命成功后必须面对的难题。(完)

相关文章

{{news.title}}

{{news.author}} {{news.timeFormat}}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