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物价保持稳定有坚实基础(锐财经)
1小时前
火热报名ing!谁是2019年餐饮创新力100强?
1小时前
企业创新成长渴望宽松自由的营商环境
2小时前
e-tron和Q2Le-tron联袂上市,奥迪掀起在华电动攻势
2小时前
证监会同意两家企业科创板IPO注册
3小时前
建设银行被罚30万的原因是什么建设银行几点上班
3小时前
华泰证券(06886):2018年公司债券(第一期)将于11月26日付息
3小时前
药明康德(02359):激励计划披露前6个月内未发现内幕信息知情人违规股票买卖
3小时前
弘信电子(300657.SZ):何建顺减持计划已实施完毕
3小时前
精工钢构(600496.SH):“17精工01”将于27日提前摘牌
3小时前
[快讯]金冠股份:收到中标通知书及采购合同
3小时前
[快讯]弘亚数控:关于监事、高管减持计划期限届满暨未减持公司股份
3小时前
[快讯]光一科技:重大经营合同中标公示
3小时前
投融快讯|CDP集团获得8000万美元战略投资Moveworks获得7500万美元资金麦迪电气获得战略投资
3小时前
晶方科技(603005.SH):EIPAT减持1%股份
3小时前
[快讯]联得装备发布质押公告一股东累计质押2160万股
3小时前
[快讯]青青稞酒:关于控股股东提前终止股份减持计划
3小时前
南京熊猫电子股份(00553)附属深圳京华斥资1亿元购买银行理财产品
3小时前
[快讯]汇金科技:收到《中标通知书》
3小时前
猫狗上行,投资下行
3小时前
[快讯]旷达科技发布解除质押公告一股东累计质押32513万股
3小时前
各有千秋中国品牌皮卡横评(静态篇)
3小时前
税费减下来获得感提上去细数减税降费"红包"
3小时前
[快讯]伊戈尔:华林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公司部分募投项目结项并将节余募集资金永久补充流动资金的核查意见
3小时前
[快讯]当代东方:关于持有公司5%以上股份的股东减持预披露
3小时前
[快讯]南国置业:关于持股5%以上股东股份减持时间区间届满
3小时前
[快讯]宏辉果蔬13607万限售股11月25日解禁
3小时前
[快讯]宏发股份:股东减持股份计划
3小时前
[快讯]光一科技:关于董事兼高级管理人员减持股份计划的预披露
3小时前
1公司获得推荐评级-更新中
3小时前

BiKi少掌门 谋定而后动

推荐 2019-08-13 15:28:43

导言:BiKi的崛起令人侧目,它背后的少掌门Winter呈现出与前辈完全不同的风格。他大胆、敏锐、快速出击,上演了猎豹般的“BiKi速度”,也给交易所赛道增添了X因素。

正文:

聚光灯打在一个年轻人身上,1周年答谢会上,他手持话筒,背后是1岁的BiKi交出的成绩单。

“注册用户150万,日活用户13万,上线项目150个,开通交易对220个,到2019年5月,日交易金额破1亿美金……”

数据前的这个年轻人叫Winter,今年的新锐数字资产交易平台BiKi的掌门人,90后,27岁。

徐明星创立OKCoin时28岁,李林搭建火币时31岁。币安赵长鹏、FCoin张健、Bibox雷臻,这些80后的交易所创业者们都是Winter的前辈。现在,这个后起之秀带着他的BiKi闯入赛道。

这是一个树立Flag与实现的故事。从上学、工作到创业,哪怕是玩游戏,Winter都爱琢磨策略,他更大的兴趣是如何把琢磨出来的一套东西付诸实现。

他相信运气,但他觉得BiKi从无名小卒到日活13万绝非偶然,无论是拉来杜均的投资,还是上线流量币、用裂变攻占下沉市场,所有的行动原则都基于弄清楚事物的本质,然后All in进去,“要稳、准、狠。”

BiKi像是Winter的一面镜子。镜子里,是一头谋定而后动的“猎豹”,时刻警觉、观察埋伏、瞅准目标果断出击。

“掳获”杜均

原本“10来分钟”的”取经”,聊成了五个多小时,杜均当即拍板投资BiKi。

2019年1月8日,距离农历新年还有28天,中国的南方落了雪,北京零下8度,算不得冷。

这个冬天,区块链行业不太好过,风向标比特币的价格在3200美元上下晃荡,正值市场低点。辞旧迎新的时节里,谁都免不了复盘与打算。

那天,韩国有一场区块链行业会议,Winter参加了。志不在参会,他另有目的——见杜均。此行为后来的BiKi埋下了一个至关重要的伏笔。

Winter想见的这个人是浸淫加密货币市场的老兵,他既是知名交易所火币的早期合伙人,也是区块链头部媒体金色财经的创办者,还是TokenFund 节点资本的创始人。

“BiKi创始人Winter”对当时的杜均来说,实在是个新名字。两人只有线上的几次零碎聊天,从没见过面。

晚上10点左右,杜均收到了ChainUP CEO钟庚发的消息,“我们的客户,BiKi交易所的创始人Winter想跟你取取经。”

杜均也是ChainUP的创始人之一, “那天比较晚了,不太想聊的,考虑是ChainUP的客户,才决定跟他聊一下,就打算聊个10来分钟。”

没成想,这“10来分钟”最后聊成了5个多小时。三个人的面谈一直持续到次日凌晨3点多。

“一上来他就很兴奋,讲BiKi的社区化运营思路时,两眼冒光。”这是杜均熟悉的状态,当初和李林创立火币时,对方也像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一样激情澎湃;上一个和他聊交易所时两眼冒光的人是张健。

“我自认为我挺能说,但我无法打断他,他讲的时候是带着数据的。”年轻人做事有热情很常见,规划、策略、执行路径清晰的人不多。

当“老炮”杜均把新交易所运营的流量难关直接抛给眼前的这个新手时,对方再次给出了数据,“我们的日活已经破了1万,一个月收入有100万元。”

相比一线交易所,这样的数据还很稚嫩。更吸引杜均的是Winter的状态,“他没有反驳我说的流量难,而是尽力证明自己,告诉我他是怎么做到的。”

拿数据给杜均看,用数据给结果,坐在一旁的钟庚发对Winter的这种做事风格并不陌生。

钟庚发创立的ChainUP是BiKi的技术提供方,他本人也是Winter早期成立的区块链基金SeeFund的LP ,“他对数据和模型特别敏感,”BiKi刚开始运营时也做交易挖矿,“做之前,他就给我看过一个预测模型,里面不仅标注着投入资金和产出回报,还有时间周期,最后的实际结果与那个预测结果几乎是一样的。”5小时的聊天结束后,杜均心里已经有了答案。3月26日,“BiKi交易所获得杜均个人500万美元战略投资”的消息传遍币圈,这也是杜均今年以来最大的单笔投资。

杜均投资并出任联席CEO这个节点是BiKi的分水岭,更是它厚积薄发的一个跳板。

那之前,BiKi没有太响亮的名气,它闷头完成了原始用户的积累。融资消息正式公布前的3月,BiKi的日活达到5万,日交易额达1亿元。杜均的加持让BiKi这个名字获得了快速曝光,甚至币圈的一些人将此视作BiKi的新起点。

钟庚发早就知道,见杜均前,BiKi实现盈利的时间已经有三四个月了,“那不是一次贸然的见面,Winter是做了准备的。”

这场准备,Winter持续了半年之久。

闯入赛道

变量足够多,就一定有机会,Winter带着这套“变量理论”闯入交易所赛道。

Winter成为一家交易所的创始人,前同事Mark一点也不意外。两人曾在投资机构险峰长青共事,“他的自驱力很强,常年是办公室最晚走的人,感觉是想做一番事情。”

Mark诧异的是BiKi崛起的速度,一年时间,做出了声响,还被外界视作冲击赛道格局的种子选手。

做交易所前,Winter曾跟一帮老同事聊过,“当时大家都觉得这块是红海,头部吃流量太厉害,我觉得他能力再强,做起来也很难。”这是Mark当时的预测。

连杜均都曾判断,交易所是一个马太效应特别明显的赛道,这个领域最终只会有三家。没机会了吗?Winter看到的交易所赛道还远远没有到定局之时。

他有自己的一套“变量理论”——行业变化非常快,变量足够多。这些变量可能来自于资产、流量端,或者模式的变化、提供的产品,或者地域的差异化,“这些都是不确定性因素,只要这些东西变,就一定有机会。”变化是他快速扎进区块链这条大河里“游泳”得来的感知。

 2017年10月,Winter供职的险峰长青已经在关注区块链领域,他花了一周时间,把市值前500的Coin、Token都看了一遍,“看创新点在哪,解决什么问题。”

当时,传统互联网人还在对区块链辨别真伪、区分概念。因为有炒股的经验,他拿自己的钱试着去炒币,有赚有赔。

他发现,区块链项目、各种Token不是以往互联网人理解的创业公司,它的本质是金融,是流动。

2018年3月,他从险峰辞职后,成立了一家区块链基金SeeFund,只做二级市场,目标明确——摸清交易环节。

钟庚发没多久就成了他的LP,“我是在玉红那碰见他的,一张娃娃脸,小年轻一个,但打动我的是他看得懂行业,目标清晰,直击本质。”

“以币本位来说,Winter给我赚钱了,回报率在30%-50%,他有自己的一套操作模型,要知道,那会儿正是市场从牛转熊的阶段,所有的TokenFund都很惨,这个回报率已经很不错了。”

做SeeFund时,Winter就发现,整个行业处在非主流共识和主流共识的拐点上,存在增量资金和增量流量的系统性红利,而交易所是整个行业的基础设施和金融中心,是兵家必争之地,交易所做大,就占据了改变行业的话语权。

资产、交易都摸清了,做一家交易所的想法在Winter心里越来越强烈。

创业,他更喜欢大赛道,这是以往做VC时的经验,“什么业务,做大了都能赚钱,我知道竞争很激烈,交易所已经有火币、币安、OK,这个行业发展速度非常快,但我刚好喜欢速度和激情,要做大,就得在主战场上作战。”

跟三位老大哥抢市场吗?

“当然不,那是虎口夺食,打人家的存量市场,几个亿都不够烧。”而BiKi的启动资金中,Winter个人拿了300万美元,这是他投资区块链资产时的部分收益,他心里清楚,做交易所,没有500万美元拿不下来。

融资,不是没想过,“你什么都不是,人家凭什么投给你?”

手里的“军粮”有限,战斗的火力就得集中。Winter的策略是攻占增量市场,从资产端、流量端下手。

2018年7月,10个人的团队摩拳擦掌,借助ChainUP快速搭建起一套可用系统。籍籍无名,暗藏野心,8月,BiKi正式上线了。

攻占“碉堡”

上线所有平台币,上线共振币,高举高打给BiKi赢得了“活下来”的机会。

增量市场是一个看得见、摸不着的“碉堡”,那是Winter想要插上BiKi大旗的地方。但通往碉堡的路在哪?换句话说,任何一个新交易所都想要新流量,流量从哪来?

没有前车之鉴,只能跟着市场不断去试,去找,“不是每条路都能直达目标,有的路坑坑洼洼,但必须得走,先搭桥、铺砖;有的路是前人踩出来的小道,你借道一下;有的路,干脆就是死路,走不通,赶紧换;一旦发现快速路,就得加速占道。”

BiKi成立的时间点,市场上最风头无两的交易所不是“HBO”三大头部平台,而是交易挖矿的祖师爷FCoin,流量的疯狂涌入,撩拨起每一个交易所创业者的欲望。

“平台币是交易所绝不能不积累的砖瓦,本身就是流量的入口。”Winter认为,FCoin之长是创新了平台币的发行方式——交易挖矿,弊端是分红,“这种经济模型上有严重的通胀问题,如果不加节制,市场会出现大水漫灌式的抛压,币价肯定涨不上去。”

BiKi的平台币BIKI也是靠交易产生的,其设计模型是“通缩”,“交易即挖矿、回购即销毁、设置涨跌停板”是BIKI诞生之初的经济模型,“极致通缩”成了Winter在BIKI的运营策略上反复强调的词。

随之而来的是难熬的熊市,主流币普跌带来的共识减弱,币市的用户不是“装死”,就是出走,有一批跟风“交易挖矿”的新交易所死掉了,BiKi想活。

为了从资产端找增量,BiKi曾和天涯社区合作,上线了天涯积分,但是发现庞大的天涯流量最终只带来几千个用户的转换。BiKi又尝试上线了一些链改项目,“有一些量,但转化门槛太高,互联网产品的用户要变成持币用户,需要认知更新,这不是短期能做到的事。”这些都是Winter说的那条死路。

熊市之中,想把交易所做起来太难了,“那时候天天想、天天找,找自带流量的资产,脑子立就三个字‘活下去’。”没有上币的洽谈,他就潜入各种炒币群,看大家在谈论什么资产。他发现,一些社区型的币种讨论度非常高,“那些群里好像没有熊市的气氛,投资者有强大的交易需求。”

之后,BiKi上线了诸如XC、CWV等一系列社区共识强大的币种,其中也包括热门币波场。BiKi迎来了第一波用户增长潮,日活突破了1万人次,单月收入首次达到100万。

Winter摸到了增量市场的法门——社区是流量入口,平台币可以结合社区扩大共识,他决定专注于此,把社区生态玩到极致。

Mark用一种动物形容Winter的特质,“就像猎豹,他思考的时候眼睛是放光的,能快速感知到环境的变化,看到‘猎物’的弱点,想好了立马做。”Mark透露,他的老同事不仅把BiKi看成一个交易所,“他觉得这是金融变革的赛场。”

紧接着,这个年轻人做了一连串的激进策略。一家交易所高管用“大胆”来形容Winter,“他做了很多我们不敢轻易去做的事,比如能上的平台币都上了。”

争议最大的无疑是VDS这类项目的上线,他再次提到了“活下去”,“交易所行业早期是没有品牌之说的,目的只有一个,活下去。那就要包容地看待这个市场。单纯就共振来说,它是募资方式和发行方式的创新,大家的争议在于12层的裂变奖励体系,但我对创新是包容的,因为不认可并不能阻止它存在。”

VDS为BiKi带去了大量流量,上线不久,单日VDS交易量便突破1亿美元。而“极致通缩”让BIKI在今年达到5627.72%的涨幅,平台币的升值,也让更多人知道了BiKi。

战场厮杀,生死一瞬。若以结果论,Winter的激进策略给了BiKi“活下来”的机会,这是它继续参加战斗的资格。

自断财路

“一个人赚钱不算本事,带更多人赚钱更有挑战”的信念下,Winter要散财聚人。

到现在为止,提到BiKi用100%的手续费回购平台币这件事,杜均都觉得Winter“太疯狂”。

他参与创办火币,投资FCoin,从没见过这样的操作,“交易所比较稳定的收入除了上币费就是手续费,把手续费全让出来,不是自断财路?”

Winter不这么想,“就是要分利。”

他认为,分享利润才是区块链和互联网的不同之处,只有社区用户赚钱了,投资人赚钱了,他们才有更大的动力去撬动更多的资源,“比如人,比如更多好资产,更多合作伙伴,大家一起把事情做大。”

Winter有一个微信号是不设添加好友限制的,那个号里大多数是BiKi的用户。

今年第二季度开始,他发现,在朋友圈里转发BiKi活动的用户增加了,“突然很想知道这些人是谁。”

浏览用户的朋友圈时,他发觉了BiKi的用户属性——很多人来自三四线城市,“你能看到他们的地域特征和职业特点,有做微商的,有做房产中介的,他们不是高净值人群,但都有想通过投资新资产改变人生的欲望,他们也是推广BiKi各种活动最卖力的人群。”

这让他想到了拼多多,那家从淘宝、天猫、京东这些林立的电商巨头中冲出来、敲钟上市的企业。

什么拼多多能出来?Winter曾专门花时间思考过这问题。

“本质上是它改变了流量的分发方式,让商品的销售不再仅仅是来自于用户主动搜索,而是你身边的人将商品分享到你眼前,这就是流量的裂变,这种裂变在三四线城市中十分有效,分享带来的获客成本也非常低。”

很快,Winter要求运营团队将目光集中到三、四线甚至五线城市,“我们要做的是为他们创造工具,设计好激励的规则,每一个给BiKi带来资源、新用户、新项目的人,都能获得BiKi的奖励。”

解构流量的方式让他看到了调整头部的可能性。“HBO”是当前所有新交易所眼前的三座大山,这种格局常常让他想到互联网行业的BAT,“它们掌握着话语权,把控了商品、资源和信息。”

这个90后年轻人丝毫不掩饰他想改变这个格局的野心,“突围的唯一的办法就是重构商业的本质,重构流量的分发方式,撬动增量。”

BiKi会不会投入更多精力做主流币交易的运营?Winter的头摇得坚决,“BiKi现在心无旁贷,重心仍然放在增量市场上,把这块做透、做扎实,剩下的都是跳级。”

这像极了他玩手游时的状态。他的一位开黑队友形容,“Winter喜欢玩刺客这类角色,他有自己的一套游戏策略,他要验证策略是不是有效,别人一般说不动他。”

Mark再见Winter,兄弟之间相互调侃,“许久不见,你已经是身家百亿的人了。”如今回忆一起共事时的印象,他觉得Winter有别于他们那帮投资经理的特点是思维,“我们看项目,想的是这个项目能不能投,怎么投,他想的是怎么把项目做成,更多是一种创业思维。”

Winter内心一直埋藏着创业的“小火苗”,“火种”冒头的时间或许更早。

读大学学经济管理本科,他就开始折腾创业,在人人网上开过二手商品交易的信息平台,在校园里卖过艺术文化纪念品,甚至还在上海开过一家密室逃脱的小店。

临近毕业,他进企业实习,觉得成长空间有限,直到进了风险投资机构。那是一家不怎么出名的VC,但那可是2014年,“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成为经济热潮,“不管是工作氛围还是社会氛围,真的就让你觉得站在了趋势上。”

互联网创投领域之后经历了爆炸式发展,O2O、共享经济、人工智能,热点轮番上阵,“我有幸赶上了那个趋势,那是我的认知得到提升最快的阶段,从资本世界直接体验到了商业的‘赚钱’本质。”

给Winter带来第二次认知提升的领域便是区块链,“它激发了我更大的欲望,一个人赚钱不算本事,带着更多人赚钱才更有挑战。”这一点,他说是从杜均身上学到的。

“导师”杜均还想帮Winter做另一些事情,“收一收他身上的猛,在金融上太快不是好事,居安思危,要看得见风险。”

BiKi 1岁生日那天,现场热闹嘈杂,Winter身着黑色T恤、浅色短裤站在聚光灯下,身后的蓝色背景上写着,“少年不再,责任与担当。”

(文中的Mark为化名)


相关文章

{{news.title}}

{{news.author}} {{news.timeFormat}}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