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李生论金:黄金终归震荡,原油重回区间
4小时前
张夕晨:黄金头肩行情受压能否走突破?金价今天会涨吗?
4小时前
在新疆,你的工资挂几档?有没有拖后腿?
4小时前
《战纹》公布免费DLC“双重麻烦”适用所有平台
5小时前
CDPR开展赛博朋克摄影大赛头等奖可获四千美金
5小时前
《壁中精灵》开发商:暂无DLC计划但不排除可能
5小时前
《奇异人生2》实体版正式公开含1-5章全部内容
5小时前
《迸发2》评测:科幻城耶利哥的截肢之旅
7小时前
潮文论金:10.15现货黄金、原油、中长线及短线交易策略!
7小时前
张夕晨:今日黄金价格怎么看?黄金还会涨吗?
7小时前

相声和脱口秀很像 但李诞不会是下一个郭德纲

转载 2019-10-02 08:07:35

来源:品玩 巫冬

“脱口秀作为相声的叔伯兄弟曲种,将来肯定在中国能打下一片天地。希望咱们联手把中国语言类的笑的艺术给发扬光大。”

这是于谦在《脱口秀大会》第二季总决赛结尾做的总结陈词。这段话出现得无比恰当和完美——对这两门表演形式相近喜剧的希冀,由于谦老爷子,在脱口秀的综艺结尾说出来。

相声和脱口秀,一个是中国发展已久的传统民间艺术,一个是刚传入国内不久的舶来品,连名字都来自 talk show 音译。它们之前所面临的困境,像是两个方向却又很接近:相声过时,需要重新赢回年轻人的喜爱并扩大受众;脱口秀基础薄弱,也需要摆脱小众走向大众。

在德云社通过推艺人出圈、带动线下演出之后,李诞所在的笑果文化,似乎也选择了一条相近的路。

从作品到演员,从线上到线下

第二季《脱口秀大会》跟第一季很不一样。演员储备更足、来源更广泛,分别来自笑果在各个不同省市的线下 club 分支,上场前都需要先通过开放麦筛选,赛制也更严苛残酷。

在表演形式上,节目组给了演员持续的完整表演时间;在内容上,你能看到演员们的内容主题很多都围绕自己的真实生活状态,而且是此前没有公开的角度,如思文的婆媳关系和 Rock 的离婚经历;VCR 也展现了他们私下的生活状态。

卡姆
卡姆

这样给观众留下记忆点的就不单只是哪个段子或者哪个梗,而是立体、丰满的一个个演员。每个人的人设都很明确,思文是独立女性,赵晓卉是车间女工,呼兰是具有竞技体育精神的技术人才,卡姆是炸场王。笑果希望节目结束之后,观众印象深刻的不仅仅是“留下两行独立的泪水”和“你不上清华北大,是因为不喜欢吗”,还有讲出这些梗的演员本人。

每一位非上海地区的演员上场表演后,李诞还会跟对方唠嗑一会对方所在城市的线下表演情况,接着给个相应的售票小程序露出,鼓励观众多去线下小剧场买票支持。变着花样的打广告,从嘉宾口述,到演员口播,到贴片广告,涵盖的城市包括广州、深圳、济南等。

第二季的节目逻辑已经与第一季完全不同。

第一季时,是先筛选出适合有才华的演员,给对方上台的机会,再通过他们和明星嘉宾的表演来塑造节目的观赏性;现在,重心更多地放在了演员本身,推出演员,再通过粉丝效应引导观众去往线下小剧场买票观看演出。

池子没有上场,李诞也一直在强调这一季要推新人。但尽管如此,最终入围前九名的榜单中也只有呼兰和赵晓卉两位新演员,其他依然是旧面孔。而皮球、豆豆、孟川等新人,上场次数也不过一二次。

节目结束之后,上场次数较多的杨笠,微博粉丝也只涨到了 7 万,赵晓卉是 12 万。不论是从比赛结果还是其他数据来看,笑果在推出新人这件事上完成得并不算很成功。对线下表演的引导,很大程度上也是靠李诞和脱口秀形式本身对观众的吸引。

笑果转型

李诞本人无疑是破圈成功了,出镜《向往的生活》《奇葩说》《十三邀》等节目,截至目前微博粉丝 709 万。他已经进入了娱乐圈,而《脱口秀大会》和《吐槽大会》制作的基础、脱口秀的宣传很大程度上都需要依靠他个人的人脉资源和流量。

目前来看,与李诞角色定位相似的另一个人是郭德纲,再往前则是赵本山。但德云社主要是郭德纲的德云社,笑果文化却不只是李诞一个人的笑果。

这家公司成立于 2014 年 5 月,由叶烽、贺晓曦、李诞、张瑛婕四人创办。团队多半来自喜剧综艺节目出身,如董事长叶烽是《今夜百乐门》等综艺的制片人,制作总监张家瑜是《今晚 80 后脱口秀》执行制片人,内容总监李诞、现在转至线下培训的史炎、以及王思文、王建国、池子等演员的演艺事业都始于《今晚 80 后脱口秀》,CEO 贺晓曦也是电视台综艺制作背景。

得益于丰富的喜剧节目制作经验,笑果文化成功出品了《吐槽大会》、《脱口秀大会》、《冒犯家族》等多档受年轻人追捧的高热度综艺节目,平均播放量超过 10 亿。在 2016 年到  2017 年的两年间,又先后完成了从天使轮、A+ 到战略的多次融资。

但从一开始,笑果就明确自己的目标不能局限于制作节目。笑果 CEO 贺晓曦在接受字母榜的采访时表示,“肯定不只做制作公司,湖南电视当初教育我们,一定要做产业,虽然没有特别弄清楚怎么做,但脑子里有这样朦胧的一个概念。”

因此,笑果在创办之初就有布局线下,挖掘人才并签约艺人。但发展方向变得清晰明确起来的时间节点,大概还是在 2017 年之后。

2017 年 2 月,笑果开始定期举办免费训练营,以培养更多脱口秀专业人才;2018 年 5 月,以喜剧为主题的消费空间噗哧 HUB 在上海正式开业。在当时,贺晓曦对线下演出的定位是产出观众和人才,输送至线上生产内容,也就是通过线下小剧场挖掘演员和编剧,把他们用到综艺节目上,并不指望线下挣钱。

到了 2018 年 11 月,贺晓曦表示,笑果文化的终极方向是一个“年轻人+喜剧+生活方式”的公司。2019 年 3 月的发布会上,笑果也发布了网剧《欢迎下榻好莱坞》、短视频综艺《你今天崩溃了吗》、音乐脱口秀《声在宏途》等泛娱乐内容,并宣布将打造集美食、青年创业、年轻态喜剧、时尚健身、超酷音乐为一体的社群共享新场地。

这些看起来,都并不怎么“脱口秀”。显然,当下阶段笑果的主要目标并不是制作脱口秀综艺,而《脱口秀大会》作为已有观众基础的一档节目,如今承担更多的责任是加强观众对笑果这家文化公司的印象,鼓励线上观众去到线下观看演出,养成消费习惯。

德云社无法复制

目前喜剧行业发展比较成熟的品牌包括:

赵本山的本山传媒,线下业务有“刘老根大舞台”,线上作品有《乡村爱情》等电视剧,还参与制作电影;
在《屌丝男士》走红之后,制作《煎饼侠》《缝纫机乐队》的大鹏;
开心麻花团队,线下舞台剧已较为成熟稳定,电影《夏洛特烦恼》、《西虹市首富》、《羞羞的铁拳》也都票房表现不错;
以及近年来舆论热度很高的德云社,通过喜剧节目推出年轻演员,以线下剧场演出为核心业务。

表演行业素来都有“老人带新人”的意识,如此前赵本山带小沈阳,开心麻花在电影中给新演员戏份,但目前来看都各有各的困境。电影需要票房收入,但开心麻花依然较为依赖沈腾和马丽的影响力,因此留给新人的戏份和资源时需要谨慎做取舍;而赵本山的受众群体偏大龄化,难以吸引年轻消费者。

乡村爱情天团
乡村爱情天团

德云社的“推新人”完成度显然更高。前几年主推岳云鹏,近两年发展成“男团偶像”,面向饭圈女孩,包装郭麒麟、杨九郎、张云雷、孟鹤堂等演员的形象,甚至炒 CP,已经更像一家艺人经纪公司。在这些年轻演员成功积攒忠实粉丝群体之后,德云社剧场便成为了粉丝应援打 call(吁——)的场所,外加全球巡演。

德云社同样也没有落下其他娱乐作品渠道,参演电影《祖宗十九代》《老师·好》,年轻演员上综艺,线下相声巡演现场录制完放上优酷,再收一波线上收入。

与上述喜剧团队/公司相比,笑果的优势在于影视制作经验丰富,通过综艺节目推广艺人的成功可能性更高。但从《脱口秀大会》第二季来看,并没能捧出新的艺人明星。

反观郭麒麟微博粉丝 329 万,张云雷 619 万,其他德云社弟子的粉丝数均过百万,而这个成绩并不主要来自相声喜剧的魅力,更多地是来自男团模式和艺人的个人魅力。无论是笑果还是其他喜剧团队都难以复制。

笑果的业务模式与德云社较为接近,都有线下剧场、都组建艺人团队,但公司定位和方向又有差异之处。笑果想做的线下空间并不局限于演出剧场,而是包含其他生活消费场景,另外主营业务还包含制作其他影视作品。换言之,目前它需要通过喜剧来开展业务,但它对自己的定义并不只是一家喜剧公司。

笑果很难复制成为德云社,它的目标似乎也并不在于此。或许,它们可以通过相似又不同的两条路,就像于谦所说的,“把语言类笑的艺术发扬光大”。


相关文章

{{news.title}}

{{news.author}} {{news.timeFormat}}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