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面对蹭热度的车企,这几款车才是真的降价有实惠|一周降价
23分钟前
福特顶梁柱彻底倒下!曾和汉兰达五五开,现在优惠2万也没人买
28分钟前
联想合肥智能制造基地:最大单体PC工厂是如何运转的?
29分钟前
映客2018年净利润11亿元,将回购不超过1亿港元股份
30分钟前
第100届全国糖酒会累计入场人次超40万
42分钟前
不说不知道,一说吓一跳!这几个汽车品牌的四驱原来这么NB
44分钟前
4毛钱一公里!号称最便宜的奔驰车,1.3T省油又有劲
44分钟前
德系标杆PK日系霸主,10多万买家用轿车,这2台不会错
46分钟前
男人30多岁不买BBA,这台车少见、回头率高,值得看看
47分钟前
吉利又一全新家轿到店,光名字就让人记忆深刻
50分钟前
新平台、新技术,丰田全新B+级旗舰家轿,这10点你得知道
51分钟前
不加油不充电能跑1000公里!中国刚造出一台超NB车,明年上市!
52分钟前
龚关铭:3.24黄金原油下周走势分析及操作策略!
53分钟前
或停售或换代,这几款曾伴随我们青春的经典车型,即将离去!
55分钟前
13.18万起,这台德系“神车”终于换代,想入手就这样选
56分钟前
东方能源拟重组收购电投资本国家电投集团混改提速
59分钟前
吵吵闹闹不止《都挺好》,汽车圈烦心“家事”也不少
1小时前
腾讯电竞全新升级TGA黄金五年开启战略新起点
1小时前
6缸才是情怀!这几台轿车路上见得少,开起来倍儿爽
1小时前
王思聪在IG对战RNG赛后被骂惨?两边粉丝集火怒怼校长
1小时前
游戏晚报暴雪应该如何公关?DNF将开中国文遗联动
1小时前
2019卡萨帝艺术生活馆携烙画“烫热”古都南京
1小时前
90后“个性”凌派:它能变成我独一无二的宝贝!
1小时前
4.9秒破百,这台全新SUV年底将上市,首次采用透明A柱
1小时前
宝马M2改装刹车避震改装平衡杆作业-腾峰汽车俱乐部
1小时前
丰田亚洲龙将增2.0L车型价格更低10几万就能买
1小时前
知识产权纠纷案陆风X7终败诉,自主品牌“模仿秀”即将落幕
1小时前
2019年能开上这台SUV,朋友圈里就数你最成功
1小时前
短视频产品的设计形态和商业模式
1小时前
中国人奢侈品购买力世界最强,6年后将会占据全球一半份额
1小时前

看见2019:把握3个大势所趋,跑赢4个细分赛道 | 深度

IT思维 2019-03-13 22:41

公众号/机器之心

采访、撰文 | 四月

2018年7月12日,一个极具历史性的时刻。

上午9时30分,港交所上市大厅里四面铜锣齐响,八位创始人分立两侧,台面稍显局促,场面足以见证去年港股上市的高潮。

遗憾的是,不久后,同一天上市的八家公司几乎同时破发。这不只是巧合。

过去两年,整个新经济领域,中国公司在国内与海外的上市数量走向顶峰,但破发也比比皆是,即便是最明星的小米、美团、平安好医生,还有去年首支上市的AI概念股流利说。

「上市上得非常不漂亮,融资金额非常低,上市之后即破发,再看股票交易量,也很不理想,没有什么流动性。」国内某知名FA机构负责人李立评价道。除了美团、小米,能够通过上市给投资人带来回报的项目屈指可数。

每年,「寒冬说」都不绝于耳。但2018,寒冬侵袭的不只有创业者,投资人也觉得格外冷。《资管新规》,全称《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银发〔2018〕106号)落地,直接冲击VC/PE的募资端,人民币资金面临「粮荒」。

「从去年5-6月份开始,我们就感受到募资变得非常紧张。」李立说道。根据2018年底统计的结果,2018年同比2017的募资金额下降接近一半。受到大环境的影响,导致很多基金,尤其是新兴基金,募完第一笔后不久,就退出了市场的舞台。「过去一年,我们看到很多这样的问题。」该负责人继续表示。

募资环境的紧缩,导致在投资者这一端更加集中化。虽然去年整体下行,但是投资数量并不少,尤其是一线战投机构。这预示着,钱都将集中到最顶尖的投资机构手中。

紧接着的连锁反应,就是融资更难。据IT桔子给出的2018年各月份投融资交易频次趋势,年中市场开始迅速降温,1月、7月交易达到800起,到了12月腰斩一半还多。尤其在2018年最后三个月,各轮融资的数量只能占到全年的两成,甚至更低。从「热胀」到「冷缩」,不过六个月的事。

此外,热门的细分行业也在去年开始面临各种政策管制。比如金融、文娱,以及教育行业等。这在一定程度上抬高了创业门槛,也将打擦边球的警戒线拉高。

将视线放长到五年。数据显示,从2015年开始新经济领域的交易数量稳步下降,但交易额度却在逐年攀升。2018年,市面总交易额度达到1.186万亿,首次突破万亿级别,交易量6036起。

钱不少,但是大量资金投入到头部企业,资源向明星企业倾斜,商汤、优必选不断刷新着AI领域里的融资记录,甚至是全球范围内的。强者恒强,适者生存。

从行业层面来看,金融行业的“抢钱”势头依旧。2018年交易额的至高点发生在金融行业,2759亿元。蚂蚁金服在2018年发生了三轮融资,总体折算成人民币差不多是990亿。

京东数科去年融资130亿元,度小满(百度)拿了19亿美金,光这三家的交易额就占了45%,几乎圈走了2018年整个一级市场一半的钱,1247亿元。

万众创业的时代已经远去。从中国新经济领域新成立公司数量的走势来看,2014-2015年开启了新经济创业巅峰闸门,但此后的连续四年里数据不断下滑的,尤其2018年比2017年降低了六成。在下一波革命性技术到来之前,万众创业的盛况难得再见。

困 境 之 思

2018,绿线满屏,流血上市,频频破发。然而还不止,2019年头三个月,裁员阴影继续笼罩。

受到矿机市场低迷影响,比特大陆数次被报道大规模裁员,处于次要地位AI和安防业务成为重灾区。《IT时报》报道网易裁员规模达到1500到2000人,其中研发部门未能幸免,研究院裁员规模将近500人。作为AI领域CV四兽之一的旷视,也面临开源节流,被离职员工曝出杭州分部突发裁员……寒冬的阴霾直到农历新年后也未散去。

糟糕的大环境正一步步地瓦解我们对于生活的信心,大规模裁员导致社会各种不稳定因素。民众恐慌,对市场的预期变差,做出悲观判断。消费行为消极,进一步产生恶性循环。

究竟应该如何理解市场变坏的信号?如何面对动荡的局势?如何慌而不乱,自行其道?

回望2008年金融危机,2011-2012年的中概股大跌,对比当下,市场环境还不至于崩盘。

李立告诉我们,目前市面的资金不算少。经过内部统计,目前一级市场上大概有一万亿美金左右的资产管理规模,其中尚未投资的存量资金大概有五千亿左右,已经投出去但是没有退出为4500亿,接近5000亿。

那么,反弹和机会在哪里?

风险投资和经济趋势存在明显的共振关系,机器之心试图向投资人追问答案。

在此感谢北极光创投董事总经理 杨磊,北极光创投副总裁 赵小松,蓝驰创投管理合伙人陈维广,蓝驰创投管理合伙人 朱天宇,明势资本创始合伙人 黄明明,峰瑞资本创始人合伙人 李丰,AI芯片架构专家 唐杉的精彩解答,以及华兴资本Alpha负责人周翔,晨山资本合伙人欧阳玮琦、IT桔子创始人文飞翔在线下活动中的观点分享。

大 势 所 趋

首先,我们从三个宏观维度梳理出2019年的关键词——科技兴国、走向成熟、上市窗口。

如果说共享单车、社团电商是短期的风口,那科技兴国则会是持续更长时间的机会。华兴资本Alpha负责人周翔认为,科技兴国领域的投资将持续爆发,不会是一个短期现象。

这与当下中美贸易摩擦的大环境不无关系。美国如果有意遏制中国发展,川普执政下的相关策略将会持续很长时间,无论是华为事件,还是限制对中国科技进口等。

但越是在限制和挤压的关系下,越能激发国内科研和创业的斗志。目前在AI技术落地行业应用的多个方向中,中国已经走到了世界的前列,既有来自于国家层面的持续投入,也有科创板机会的激励。

随着5G时代到来,网络流量速度进一步升级,一定会带来更多的声音与变化。无论是通信底层技术,还是在其之上延伸出来应用都将充满机会,成为改变时代的砝码。

2019年,中国新经济的整体发展走向成熟期,即意味着更加理性、更加真实。

从交易数据来看,2018年的交易已经从中早期转向中后期。如果将种子轮、天使轮、A轮称作早期投资,那么早期投资的交易占比已经从五年前的84.9%,现在下降到71%。与此同时,成熟期投资(D轮之后)已是五年前的5倍。

投资人越来越偏好硬核、toB领域。从2018年创投市场的交易频次来看,企业服务、硬件、医疗方向最为热门。企业服务领域包括了人工智能、云计算、大数据等方向。硬件领域,无人机、飞行器、芯片半导体等方向火热。

医疗健康领域值得一提,在经济下行的背景下,逆势增长。打法维度上,从前三年的互联网医疗落点,比如针对问诊、预约挂号等环节的信息化改造,这两年逐步深入到医疗技术层面,比如病历电子化、AI辅诊、生物制药等领域,技术门槛明显提升。

在以 深度学习 为支点撬动的商业领域,Demo演示、学术会议刷榜、纯技术指标优化,这些浮于表面的技术评判标准被逐渐摒弃,取而代之的是,落地化、产业化、中台化等硬性指标被频繁提起,成为技术团队升级到商业团队,兑现商业价值无法回避的关卡。

对于落地化的关注,评价指标直指规模收入和经营效率。这要求技术公司必须拿出能够交付给B端客户的产品和解决方案,而不是停留在实验室阶段的演示,从成果到产品的转化,又将涉及到安全冗余、量产成本、规模化运营等诸多因素的优化。

过去三年里,无论是被投资人的美好许诺而「打动」,亦或是因为时代命运的的召唤,学界工业界的大牛们纷纷出山,投身商业界,共同成就了人工智能的第三波浪潮。当技术变革进入考核期,「如何赚钱」,对于企业掌舵手而言,不再是选修课,而是必修课。

当出海成为必要的战略运营。

过去谈全球市场,多指向美国。但全球范围内还有很多待开发的空间,中国企业在全球化的进程中需要不断去开拓市场,两印、非洲、中东、日韩、东南亚等。由于每个市场存在区域性差异,所以培养全球化的人才十分重要。但更多的经验是可复制的,比如在新加坡建设智慧城市,其经验对于在迪拜推广项目具备重要参考。所以,出海市场值得持续投入。

据机器之心观察,过去一年里,以安防为主业的计算机视觉公司们已经开始出海,业务布局多集中东南亚国家。在新加坡,依图设立办事处和研发团队,商汤则与新加坡电信、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与新加坡国家超级计算中心分别签署了合作协议推广研究。旷视在泰国指定了分销商,向商业银行和建筑管理公司推广项目。

“国际旅游城市需要中国先进的安防技术和项目经验,东南亚市场之外,迪拜市场也很有潜力”。商汤市场部人员向机器之心表示。

国内竞争是白热化的,但是全球市场百废待兴,比如电商、消费品、新零售、安防,这些都是跟中国互联网市场、中国优势市场息息相关。华兴资本Alpha负责人周翔将其总结为,“背靠中国,面向全球”。

2018年,我们从BAT时代走向战国时代,在BAT之外,还有虎视眈眈的TMD,以及超过200家的独角兽企业的崛起,战投领域越来越很活跃。

在这些公司里,大多都是一边融资,一边投资。因为每一家公司都不可回避地面对一个问题,「怎样跟巨头博弈?」「是不是要站队?」「竞争对手做了我要不要做?」

这时就需要依靠战略投资铺设更大的盘子,建起更高的壁垒。比如商汤投资影谱,加强AI技术在图像、影像行业中的落地能力;依图布局芯片和制药公司;Talking data战略投资奥维互娱,实践数据能力在跨屏营销场景中的落地。

二级市场敞开怀抱。

继去年中概股上市热潮之后,今年科创板的窗口,以及传说中创业板即将启动的改革,都预示着二级市场对中国创业公司的支持力度将越来越大。

对于科创板,理论上来说,一家公司只要达到10亿人民币估值规模就已经跨入门槛。创业公司将有机会更早地走向二级市场,成为公众的公司。

「有很多人认为,还是创业之初觉得二级市场很远。」周翔谈道,「我给大家的建议是不要觉得远,你没有准备好的话,可能会错过机会。」

二级市场强调周期性,错过了机会,可能要再等上两三年,或者是估值大幅下调。2017年年中,中概股上市刚起势;再对比2018年下半年中概股,上市数量虽然都很多,但是估值前后缩水三分之一,有的近乎是一半的折扣。

上市不是终点,只是一个中间点。

「很多创业者会把上市当作一个特别特别特别大的任务,好像上完市自己的梦想就实现了,我觉得这种心态是有点问题的。」周翔表示。去年很多公司在香港上市,融资金额在几千万美元量级。二级市场比一级市场给到的估值还低。

今年上市还是要在中国。

由于香港股市的流动性问题,美国的中美贸易摩擦,包括大国冲突导致美国股市对中概股不友好等问题,这些问题都会很突出。中国公司选择国内上市更加稳妥。

科创板最容易成功。

在接受李翔的采访中,峰瑞资本创始人李丰认为,科创板是2019年最容易成功、也最容易产生财富效应的变化。他的判断来自于创业板的救市先例。

李丰认为,「如果科创板涨了起来,在科创板上市的优质公司,市盈率达到80到90倍的市盈率,就跟当年的创业板一样,那么它也会带动资本进入相关产业链的公司。最简单的路径比如:那些在主板上市的市盈率十几倍的公司,会想要通过并购相关科技行业的公司,来提高自己的股价。」

此外,前不久的两会提案中,已经落地的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全面减税降费。李丰同样在李翔的采访中分享了积极预判,他认为,减税将产生扩散效应。盈利能力增加,让公司偿还债务的能力得到提升,而偿债能力提高,就意味着银行更愿意贷款给你,让你去扩大投资。

李丰表示,科创板、减税,以及银行资本长期投资通路的理顺,三大因素联动将让民众在2019年提升预期,市场回暖。

突 围 之 路

1、半导体领域

1)整体趋势

北极光创投董事总经理杨磊认为,中国半导体市场存在“低端陷阱”。半导体需求端呈现橄榄球特征,中高端占据中段大部分面积,而低端市场属于长尾效应,市场容量并不大。

但中国半导体市场的供给端却是金字塔形,低端供给占据了大多数,中端能够部分供给,越上升到高端市场,能够自产自足的技术就越来越稀缺。而这恰恰就是中国市场的3000亿美元缺口的根源,自有市场无法满足中高端板块的需求,只能依靠大量的昂贵的技术进口,但在低端市场的玩家却扎堆冗余。

杨磊认为,半导体技术从低端走到中端,再升级到高端,每一层跃迁都有非常难逾越的屏障跨越低端陷阱最根本需要技术突破。目前看来,具备独特创新能力的企业却很罕见。

过去一年的「造芯热」,很大程度上只是表层的虚假繁荣,好的标的仍然很少,这个领域需要的不仅仅是赶风口的周期性全民狂热,而是五年、十年的耐性来填补沟壑,需要在技术层面形成突破。

杨磊还认为,行业市场的去中心化离不开场景的细分,场景定义计算将成为趋势,市场机会爆发。

计算架构像钟摆一样不断摆动,经历了IBM的大机时代到PC互联网的去中心化时代,再到移动互联网的强中心。

现在整个行业正往去中心化的方向走,带动去中心化的是场景定义计算。随着人工智能、IOT、5G等技术的变革,AI和智能物联网将带来一系列机会。智能物联网时代的发展,会推动节点数快速成长,而节点数就是半导体,就是市场、机遇。

大机时代的机器可能不到一千万台,到移动互联网时代,有超过10亿台设备,现在应该是超过100亿。我们认为从移动互联网到智能物联网,还有一百倍的增长空间,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会带来很多机遇。

蓝驰创投管理合伙人陈维广表示,芯片创业公司要尽力在产品线上做全、做完整。对于创业公司来说,要做好,首先要在开发单个芯片产品的同时,够构建一个完整的生态。这个生态要包含周边的所有IP(Intellectual property),才能形成一个相对完整的解决方案。

其次,芯片领域的创业项目针对一个具体的细分需求或者应用,开发并提供一套具体的解决方案,可能会更有赢面。

陈维广还认为,在2019年,芯片创业公司还应该做好应对价格战准备。随着芯片价格的不断下降,要有充分的准备来应对越来越大的价格压力,需要持续优化产品和成本。

2)产品维度

在产品趋势层面,杨磊认为相比协处理器模式,SoC芯片是王道。他表示,市场上真正能做高端SoC的团队非常少。协处理器是过渡性产品,几乎没有市场,半导体的历史上也无数次证明过这一点。

AI芯片架构专家唐杉谈到,芯片定义具体要看场景。主要还是看应用场景。在云端/服务器市场,AI协处理器芯片的形式更容易集成到现有的架构,在一定时间之内会是主要的AI加速形式。

未来随着AI加速更加普及,也许专用的AI加速硬件会融入CPU/GPU,形成某种新的SoC,或者SiP(系统级封装),逐渐演变成通用AI芯片。在边缘和终端市场,由于成本、功耗、尺寸往往有限制,集成度更高的SoC产品会更多。

杨磊认为,产品线不是关键,重要的是软硬件结合的能力。单一芯片出货或者自建完整模组产品线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软硬结合能力,这里面要硬结合软——首先要有设计制造芯片的能力,再往上建造算法和操作系统。

AI芯片架构专家唐杉表示,以好出货为第一要素。现阶段产业发展还在初级阶段,以模块,板块或者整机的方式进入市场相对可以更快,更容易的获得用户。

3)融资决策

在融资决策问题上,陈维广认为一般VC耗不起,拿钱也得“挑”。芯片行业的最显著特点就是商业回报周期长。通常来说,一家标准的VC基金存续期为8-10年。但芯片公司如果算上研发、落地并盈利的时间,大部分情况下都已经超过资本可孵化支持的周期。所以,对这个赛道的初创公司来说,获得国家级和产业级战略资本的支持,可能是关键因素之一。

北极光杨磊也强调了融资的必要性。他表示,随着行业人才和成本上升,竞争越发激烈,企业要有融资意识。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

4)技术趋势

AI芯片架构专家唐杉认为,在AI芯片2.0时代下,计算需求层面将出现四大趋势。

从大环境来看,第一代AI芯片软硬件技术基本成熟,产业格局逐渐稳定,已经为规模应用做好了准备,可称之为AI芯片0.5版本。而在ISSCC会议上,大神Yann LeCun在讲演中提出了对未来AI芯片的需求,开启了我们对新的架构(AI芯片2.0)的思考。

第一代AI芯片从2016年开始爆发,到目前在架构设计上已经比较稳定,相关的编译器的技术越来越成熟,整个产业格局基本成型。可以说,目前的AI芯片软硬件技术已经为规模商用做好了准备(AI芯片0.5)。

未来的一到三年中,我们应该可以看到“无芯片不AI”的景象(AI芯片1.0)。再看更远的未来,随着算法演进,应用落地,会不断给芯片提出新的要求,加上底层半导体技术的进步,我们可以期待在3到5年内看到第二次AI芯片技术创新的高潮(AI芯片2.0)。

Yann LeCun教授在今年ISSCC上的演讲会对AI芯片的未来产生重要影响,可能成为第一代AI芯片和未来AI芯片架构的分水岭。

Yann LeCun教授提及的AI硬件趋势主要从算法需求出发,即当我们谈起AI手机、智能音箱等(统称为“AI硬件”),这些AI硬件到底是基于什么样的深度学习计算方法,这些方法的主流和趋势是什么,从而也能够更好判断未来AI手机、智能音箱、机器人等AI设备的设计与计算需求。

具体来看,这些趋势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1)Dynamic Networks,动态型神经网络。简单来说就是神经网络的结构和数据相关,会根据输入数据(或者中间结果)选择不同的分支和操作。

而目前AI加速,特别是对于推理端的加速,能够实现高效执行的前提之一就是网络的确定性(静态性),也就是说控制流和数据流是可以预先安排和优化好的。

动态网络相当于把这个前提打破了,对架构的灵活性有更高的要求,需要在灵活性和高效性之间得找到新的平衡点。

2)Neural Network onGraphs,图神经网络。目前的神经网络处理的基本数据主要是张量,与之对应的,目前的AI硬件的基本要求是对张量运算的加速。(张量,tensor,机器学习的基础概念,可以想象成一个n维的数据或列表)

而对于图网络来说,数据变成了以tensor为节点和边的图。如果图网络成为主流,则又改变了AI硬件设计的一个前提。专门用于图计算的芯片已经是一个重要的研究方向,落地的速度估计还得看算法演讲的速度有多快。

3)Memory-AugmentedNetworks,内存增强型神经网络。这个主要是对存储架构的新需求,特别是对长期记忆的模拟,即在大量存储中实现注意力机制。(注意力机制, Attention mechanism,主要用于序列学习任务,指在编码阶段加入Attention模型。)

未来,我们可能需要在大量记忆中快速找到关注的内容,这就要求存储器不仅仅只是现在这样,实现简单的存取功能,还需要具备查询和运算能力。比如,根据输入向量找到一组值;或者一次读取多个值,然后和一个输入向量做运算并输出结果。

4)Complex Inferenceand Search,复杂的推理和搜索。这个问题简单来说,就是在做推理的时候可能也需要支持反向传播计算,这势必会影响目前的单向推理运算加速的架构。

5)SparseActivations,稀疏的激活。这个预测是说,未来的神经网络可能是一个功能非常强大的巨型网络,但针对一个任务只需要激活极少一部分。此前,谷歌首席架构师、谷歌研究院高级研究员Jeff Dean也做过类似预测。(稀疏编码,是神经信息群体分布式表达的一种有效策略)

这个问题涉及两个方面,一是如何利用稀疏性(比如像大脑一样只有2%激活);另一个问题在于这个巨型网络的存储和运算。目前我们还不知道在这个方向上未来会发展到什么程度,不过这个趋势可能导致我们必须应对整个神经网络的存储和运算架构中出现的新的瓶颈问题。

2、自动驾驶领域

在2019年,我们认为自动驾驶领域的三个关键词分别是安全,融合,落地。

1)安全

蓝驰创投管理合伙人朱天宇认为,传统的汽车安全供应商通常提供的是“被动安全”系统,即:在发生事故时汽车对车内成员的保护或对被撞车辆或行人的保护。但是智能化设备能够提供的是“主动安全”系统,即:用作避免事故的发生。比如,在高速公路行驶时,在驾驶员不具备足够控制力的情况下,自动驾驶系统接管,转向避开另一辆车,成功地躲开了一场车祸。

在这个基础上,我们认为,用MPI(milesper intervention)来衡量智能化水平并不合理。更合理的评价标准应该是:一套智能设备让每公里行使的安全事故概率相较于传统的被动安全系统降低了多少。

场景的安全需求。比如封闭园区配送、矿区运输等,有特殊需求或者高危、恶劣环境下的作业场景。很多内部管理严格的封闭园区,通常对于能够安全的替代人力的无人车需求更大。而以矿区运输由于环境的恶劣和危险程度,如果搭载具备安全性能保障的智能系统,能显著减少对人力的依赖,提升作业效率。

2)融合

北极光创投副总裁 赵小松认为,与汽车产业链深度结合需要自动驾驶创业者的重点布局。

3)落地

蓝驰创投管理合伙人朱天宇表示,主要指技术和场景、需求的紧密结合,而且有人愿意为技术买单,业务可以真正跑起来并且形成闭环。

业务的闭环还意味着,因为有人愿意买单、业务可以跑起来,从而能够在业务流程中持续的获得真实的数据。只有实现了一边赚钱一边赚数据的业务闭环才叫落地,哪怕是在很小或者很细分的某个场景中。

主要体现在营运用途上,比如在物流、矿山、码头、载重卡车等为例的“低速+高油耗”应用场景中,叠加智能系统能够带来明显的效率提升。

以码头场景为例,智能系统能够更快更高效的调度作业,极大的提升港口的吞吐效率。这个过程所需要的智能化水平和我们现在谈的“自动驾驶”技术正在循序渐进的产生结合,但这类效率改进空间更大的场景往往更能催生智能化的创业公司。

对于创业公司而言,从这些效率改进空间大的场景洼地开始积累,更有可能获得比较大的生存空间。

北极光创投副总裁 赵小松认为,中美市场在今年的落地场景将明显不同。中美企业在技术能力上的差别,以及政策法规、道路状况等外界环境的不同,会导致自动驾驶领域在两地的落地场景明显不同。

美国的Tesla已经实现了L2-L3级别的技术落地,Waymo将建立全球首个L4级别的生产工厂,相对来说美国在自动驾驶的落地会比我们快,尤其是L4级别。

中国在这方面走的更为稳妥,方向和道路也不一样。预计L3级别和在商用车、封闭场景会率先应用。

蓝驰创投管理合伙人 朱天宇认为 「短距离+特殊场景」的组合模式更容易落地。距离运输半径,且效率改进空间较大的场景。比如以物流、矿山、码头、载重卡车等为例的“低速+高油耗”应用场景,仓储物流园、仓库和仓库之间的短途物流配送等最后一公里的效率改进。

具备特殊需求的场景中,比如封闭园区、高危作业场景等,可能取得比较明显进展或者落地。这类场景中的需求相对稳定,运输半径相对固定。而且由于需求比较高高,为智能化额外付费的意愿也相对更强。

商业化路径上来看,明势资本创始合伙人 黄明明认为,宏观上来说,无人驾驶商业化渐进路线可以从三个维度考虑:

(1)商用车(货运)>商用车(客运)>乘用车

(2)封闭低速路段>封闭高速路段>半封闭路段>开放路段

(3)行业信息化程度及商业化成熟度:港口码头>矿区>物流园区>机场

首先,AEB成为标配已是汽车行业的共识,AEB在我国商用先行,政策落地有望带来需求的爆发。根据《营运客车安全技术条件》规定,2018年4月起车长大于9米的营运客车标配ESC和FCWS,而到2019年4月,则要求强制安装自动紧急制动系统(AEBS)。

预计交通部有望将于2021-2022期间要求6米以上的重型货车强制安装AEB。这也就意味着,商用车AEB渗透率将从2019年不足5%提升到2022年的30%,形成一个年规模百万台套的百亿级新增市场。

其次是封闭场景的低速无人驾驶。受制于安全、政策、成本等因素的制约,无人驾驶技术的商业化会遵循着低速到高速、封闭到开放的演进路线。2018年,我们看到以畅行智能为代表的多个无人驾驶公司在码头、矿山、旅游景区场景完成了从原理样机向商业化试点应用的跨越,并取得了不错的效果。经过试点验证,产品落地能力强的企业有望在2019年进入到真正的商业产品落地的过程中。

微观上来说,每个细分场景下都需要分析以下元素:

(1)宏观政策环境(交通部、公安部、工信部的管理政策)

(2)商业化保障性条件(保险类产品提供的能力,主机提供商的配合度)

(3)客户/合作方的行业现状及需求(行业集中度、成本结构、股权架构及决策机制、创新需求度与创新配合度、付费意愿及付费能力、预算支出的合理性分析及建模)

3、智能物流领域

1)两大趋势

明势资本创始合伙人 黄明明谈道,过去一两年,我们看到物流执行端的自动化技术和商业端的信息化技术,带动整个物流产业的效率提升。

新兴技术(大数据、物联网、自动驾驶)与传统物流产业的结合,让我们相信未来优秀的物流公司一定是高效率的资产管理公司,一定是科技型企业。

我们可以简单的把物流业务场景分为仓储作业和运输作业。

仓储作业主要包括出入库、搬运、分拣、包装等。AGV、穿梭车、并联机器人、协作机器人为代表的仓储(半)自动化作业方案能大幅降低人工费,降低员工来动强度,提高作业效率,且24小时连续作业。基于商品关联度的大数据分析,可以有效降低库房合流比例、缩短拣货路径、增加满箱率。

运输作业主要包括干线、中转和配送。车载智能硬件提升了驾驶过程管控效率,在安全、节油、运输优化、异常处理等方面对运输服务进行优化。同时,无人车、无人机在干线运输和末端配送的应用将系统级解决人力成本问题,但目前技术成熟度、政策法律、安全等方面仍存在诸多待解决问题。

北极光创投副总裁 赵小松认为,与载人技术的复杂状况相比,目前自动物流配送多应用于固定的路线或在相对封闭的环境中低速进行,因此“最后一公里”大概率会成为率先落地的场景,这其中既有技术、外界环境的因素,也有互联网电商、物流公司对降低配送成本的迫切需求。

自动驾驶物流应用则属于重资产项目,往往需要建立大量的车队、运营站等做支撑;对资本有着更高的要求且退出周期较长,并非早期的VC首选。

值得注意的是,在当下的自动驾驶配送热潮中,除了传统VC布局外,也频繁出现如亚马逊、京东、苏宁、菜鸟等公司的身影。对此,多位采访对象表示,在该赛道以互联网巨头为代表的产业资本更具备布局的实力与动力。

2)具体打法

明势资本创始合伙人 黄明明表示,封闭场景低速路段的货运无人驾驶更早落地,如港口码头、矿区、物流园区、机场。原因和具体打法有:

(1)宏观政策环境不受强监管,封闭场景路段车辆不需要牌照/特殊牌照就可以上路,客户方许可就可以推进项目进展。

(2)商业化保障性条件。保险公司愿意为相关业务提供保险并且设计出保险产品,主机提供商,工程机械及货车(小型货车、中型货车、大型货车、半挂牵引车、挂车)生产商商业合作的推进速度,团队与其协作的工程化能力和效率

(3)客户/合作方的行业现状及需求:客户方及客户方上游的行业集中度决定每个商业化阶段的市场推广打法,客户方运营过程中的成本结构决定他的决策重点和对痛点的重视程度,客户方及客户方上游的股权架构决定决策机制和关键性节点人物的寻找思路,创新需求度与创新配合度决定项目合作的推进效率和行业教育成本,付费意愿及付费能力决定能够形成怎样的商业模式并基本通过预算支出的合理性分析及建模算出能够赚多少钱,成本收入模型预测基本建立在这个基础上。

4、其他领域机会

1)医疗健康

2018年,在所有行业融资事件下滑趋势下,医疗健康领域的下滑数量最小,相对于2017年减少了4%,但是金额同比增长了61%。

巨头重点布局,但投资收益较低,巨头在医疗领域的布局方向和趋势:在BAT的B端产业布局中,医疗板块足够醒目。阿里结合阿里云搭建ET健康大脑2.0、腾讯推出AI医疗产品“医疗超级大脑”、百度医疗方向大整治,重新开启投资,李彦宏在今年两会期间的三条提案中就有一条是针对医疗领域。

但是,BAT在医疗领域的布局却存在非常多失败的探索和例子,可以说巨头在医疗服务端至今还没享受过多少红利。

医疗行业受政策变化影响大,医疗产业的发展和改革受制于政策变化,从业者需要有比较敏感的意识。

长久以来,AI医疗器械的审批机制都是悬在创业者心头最棘手的心事。基于AI技术的辅诊产品久久未能落地,比如比较常见的AI影像识别系统等,很大原因就在于药监局关于三类器械的审批机制和审批案例不能落地,而AI类医疗器械就属于该门类。

2018年年底,据动脉网援引业内知情人士消息,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已经理清了AI审批全流程的思路,审批通道已于12月中旬开放。标准出台后,一切只是时间问题。

2)企业服务

企业服务,入局者不少,但大多苦哈哈。

这是唯一一个行业投资事件在增长,但相对,投资金额增长幅度却比较慢,也就是融钱少,原因在于其收入规模小,且增长慢。

对2B公司而言,收入从一千万到三千万,或者从三千万到一亿都是非常艰难的跨越,如果收入做到一亿就是非常好的体量。而如果对于一家社区团购的公司,半年时间内,月均GMV就能够到从两千万增长到一亿。

过去,我们觉得很火,因为每天都能看到企服公司融到钱,但很遗憾,融的钱却比较少。2018年,总融资额1405亿,同比翻倍,增长130%。

这其中主要还靠云计算、AI、大数据公司持续吸金,单笔融资金额为1.3亿元,就是靠AI公司驱动的一个平均值。如果没有人工智能角色的进入,这个领域的热度还不至于升温如此快速。云计算、AI、大数据等领域公司融到钱,对整个行业的驱动与带动作用也比较大。

BAT战争才刚刚开始 。2B领域,要讲到BAT 2B宣言,去年很多公司开了战略升级还是公司框架的升级,这些巨头从消费到企业端的竞争。腾讯他们开会的时候突出了产业互联网的战略,非常重要的来做突变,当然最重要的是成立了非常重要的事业群。阿里以阿里云为基础成立相应的事业群,百度是以智能云群组。后续我们将看到BAT在B端市场的更多针锋相对。

3) 5G

自20世纪80年代开始,全球移动通信技术以平均每十年为周期出现革命性的迭代升级。

蓝驰创投管理合伙人陈维广认为,5G会为我们的交互方式、零售、医疗、出行等各个领域带来改变。在这些技术和产业中,我们觉得,可能最先被加速改变的是AR/VR和Autonomous Vehicle,5G将进一步加速AR/VR、智能驾驶的应用,提升用户体验。

在需求端的推动下,5G可能会在To C的领域中更快的实现广泛应用。当然,有人会担心供给端跟不上,5G的投入成本高,初期使用费率也相对较高,普及的难度可能比较大。但我觉得这是必经之路。

对比来看,20年前,我在新加坡电讯参与3G基础设施搭建时也经常被问“3G这么昂贵,要持续投入大量成本,会有人用吗?”但事实上,移动互联网浪潮推动了3G技术更广泛的应用,随后成本不断降低。后来的4G也同样在短视频热潮的推动下,不断得到普及。5G的普及也会经历这个过程。

晨山资本合伙人,前带宽资本董事 欧阳玮琦认为,5G将带来全方位的升级,通信商业模式可能被重塑,并且5G时代面临的挑战也将更多。

相比此前的历次技术升级,只是在带宽层面带来增强,但是从4G到5G跃迁,是多个技术指标维度的升级,比如,5G的频谱效率增加了三倍,能支持客户端的最大位移速度变成原来1.5倍,然后时延降低了80-90%,用户端的带宽有十倍的增长,然后最大用户连接数有5到10倍的增长,能耗效率有一百倍的增长。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把网络做了一个全方位的提升。

5G的商业模式将会被重塑。大量的物联网通讯的能力提供出来了,到底是谁用?怎么用?可能今天还没有一个完整的答案。电表用的网络、汽车用的网络、电脑用的网络,可能是不同网络特性维度的不同组合。所以最终落地还有赖于全行业各个利益方的共同努力。

5G时代需要解决的问题也将比4G时代更加复杂和多样化,涉及安全、隐私、计费、AI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