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GGV符绩勋对话何小鹏:从互联网到智能电动汽车,如何完成自我“变革”?

雷锋网 2017-10-11 22:16

原标题:GGV符绩勋对话何小鹏:从互联网到智能电动汽车,如何完成自我“变革”?

* 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符绩勋(左)与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右)

雷锋网新智驾按:10月10日,GGV纪源资本在北京举办 2017 生活方式变革大会,作为被投企业掌门人,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来到现场回顾了自己的创业历程,也畅谈了自己已经开启的“追梦之旅”,从互联网行业进入到智能电动车领域,他有很多话想说。

针对无处不在的变革,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符绩勋与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展开了一场深度对话,雷锋网新智驾针对内容进行了不改变原意的编辑。

何小鹏2004年创立 UC,很早就进入到移动互联网行业,现在 UC 已经有4亿多月活用户;2014年,何小鹏带着 UC 并入阿里,成为阿里大文娱集团的一部分;今年8月22日,他从 UC “荣退”,离开阿里,一周后宣布加入自己投资的小鹏汽车,出任董事长,在智能电动汽车领域开启“追梦之旅”。何小鹏一直在不断调整方向、改变自己。

符绩勋:就从你自己的经历说起,为什么有再次创业的想法?UC 十多年的创业过程中,你个人的改变和感悟?

何小鹏:我觉得所有创业者在刚开始创业时会有很多理由。在我创业的前几年里,最重要的目标就是活下去,活得好一点。

但随着创业的规模变大目标很快就有了变化,大概是2010年左右,公司做到500人的时候,我有一个非常强烈的感觉,当时没有微信,已经有微博,我同事的太太们在微博上@我,问她们的丈夫什么时候可以买房,虽然是小事,但在我看来是很伟大的事情,UC 最初步的想法就是改变个人,然后再改变周围的家人。

我记得2014年 UC 跟阿里巴巴整合之后,我们在广州拿了一块地,当时阿里巴巴事业部的人过来问了我一个问题:我们一起来盖这栋楼,这栋楼和园区有多少合作伙伴搬进去,我们把位置留出来?

当时我听完有点惊讶,我说就我们搬过去就可以了,其他人不用想。但事业部的人说,如果阿里巴巴搬一个园区,会有非常多的周边公司要一起搬迁。

当时我有很强烈的想法,创业是可以改变自己、员工的家庭以及一部分我们服务的对象的。还能不能更深入一点呢?这个问题在我心里埋下了一颗种子,或许我可以更多地改变我们的未来生活。

符绩勋:其实你在阿里巴巴干的还是挺开心的。三年前你就已经开始孵化小鹏汽车这样一个项目,但你没有全身投入,现在你是全身投入了。为什么要再创业?我年前的时候忽悠过你,但你为什么要接受这样一个挑战?未来在汽车这个领域面临什么?

何小鹏:2014年,我还只是小鹏汽车的投资人,当时我告诉自己不要冲进去。我经常举一个例子,我自己是一个吃货,但是当一个吃货开了一大批连锁餐厅,那时候吃就已经不是兴趣了。

2017年2月16日,现在站在我对面的符绩勋给我打了一个电话,邀请我加入 GGV ,那个电话打得非常巧,当时我儿子刚出生一小时。我接了礼貌回绝就OK了,但是他不停地跟我说……

面对刚刚出生的孩子,我当时有一个非常强烈的感觉:以后孩子问你,爸爸你是做什么的?你怎么答他?你能说出一个让他更开心、更激动,为你自豪的事情吗?这是我当时非常强烈、非常自我的一个想法,相信很多人都会有。

我当时在想,也许未来我会做投资,也会在阿里做一系列事情,但是我是不是能去做一些不一样的事情?所以我就去看了看互联网领域还有哪些机会,还有什么可以做改变。

我第一个看的是金融,我觉得金融是在移动互联网第二个阶段催生很多新产业的一个巨大的引子。

如果没有移动支付,不可能产生像滴滴、摩拜等这样的企业,支付宝和微信已经很成功了。金融也是阿里已经在做的事情,我肯定不能做。

第二个,对所有人来说都是非常巨大的机会,那就是“人工智能+互联网+硬件制造+中国化的服务”。

2004年 UC 刚创业的时候我们反复在讨论,移动互联网是什么样的,它改变了我们什么?2007年年底苹果第一代手机刚刚出现,我们最先拿到,用过后觉得体验并不太好。当时诺基亚作为我们的股东,在董事会上聊天,大家都觉得苹果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公司,但是认为这家公司带来的挑战不会来得那么快。

但是接下来,苹果改变了大概21种硬件。比如说原来有MP3,现在不需要了;原来有数码相机,现在也不需要了;改变的21种硬件的同时也产生了新的应用场景。

未来,我相信汽车行业也一定会改变,进程可能会比手机行业慢一点点,如果说手机行业的变革花了十年,那汽车行业的变革可能需要二十年。

变革的内容绝不仅仅是汽车会从有人驾驶变成无人驾驶或者其他的什么样式。我们一定要去思考,汽车会如何改变我们的居住、消费、娱乐、物流以及带来的其他连锁反应。

随着科技的进步,中国这么大的一个经济体,拥有着海量资本和数据,一定会在未来15年到20年在出行领域给每个人带来巨大的改变。

一家互联网企业,我认为估值每隔6倍,是一个量级。所以阿里巴巴比当时的UC高了两个量级。老马(马云)跟我们谈并购时开玩笑说,你们(UC)的量级就是阿里巴巴的一个涨幅和一个跌幅。

面向未来,我觉得 UC 离智慧出行大概也是两个量级,也就是36倍。汽车行业进入门槛很高,首先需要公司有几千人的规模,需要有很强的造车能力,完成从0到1的过程至少需要5年时间。

但是,目前尴尬的现实是,我爸妈就算家里有司机也不出行,为什么?因为路上很堵。必须要有人去做改变,我们这一代互联网企业家该承担起这个责任,也许我们这些人成功不了,但是一定会有人成功。

符绩勋:汽车是一个软硬件的结合,它牵扯到工厂、供应链,还有各种各样的推广和销售,其实挑战蛮大的。对你来说,你是如何去投入这个新的行业里面,说说你在这个过程中所要面对的改变,以及产生的一些新的认识。

何小鹏:从互联网行业转向汽车行业,对我产生的冲击非常多。

在互联网行业做一个产品到成品,我们讲的是快速迭代:有一个新的想法把它加进去;看到一个问题马上解决它,看到一个用户需求马上去跟进它……而汽车行业不一样,大量都是和供应链相关,每个供应链要去做研究,要满足车规级要求。

我一直都觉得纯互联网人做硬件很难,我之前也做过一些硬件,包括在 UC 和在阿里巴巴,也有很多朋友做硬件,其中做得最成功的要数雷总(小米雷军)。

雷总当时送了我一句话,如何把硬件、软件服务做到艺术的平衡,非常重要。很多时候,你所期待的是一个样子,但是现实是另一个样子。不过,你可以花时间(五年、十年)把技术底层的东西不断做得更好。

现在的互联网电动车如果分解来看,其中车的因素占6成,互联网占3成,软件占1成。互联网创业者一定要明确自己今天所做的事情是在“631”里面的哪一个环节。你今天做的是前面的9成,3年内就必须坚持做下去。

面对这样的挑战,我们首先要有一个年轻的做硬件出身的团队,跟他们磨合三到五年,向他们学习,不再是门外汉,互联网行业应该学习硬件。事实上,整个互联网行业为什么能够成功,是因为互联网产品的生命周期相比传统硬件的生命周期,有80%的环节都省略了。

但我想说的一点是,在5到10年内我相信“631”会逆转,车辆完成了0到1的飞越后,整个互联网汽车行业就会完全不一样。

总之,你要尊重硬件、畏惧硬件,然后学习它。汽车上零件有3万多个,供应商合作伙伴有1000多家,所有的硬件都需要非常多的钱。一个互联网人进入硬件行业,需要颠覆自己的思维,需要思考他们的第一性原则,然后花多年的时间去重构,才有可能成功。

雷锋网新智驾推荐阅读:《开启“追梦之旅”,UC联合创始人何小鹏出任小鹏汽车董事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