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任正非恳推“集体接班人”

马晓芳 2011-12-27 09:23:46

马晓芳

从一个“土民”被精英抬成了一个体面的小老头。

这是任正非给出的自我评价。

年届68岁,在这样一个大脑时常为回忆所充盈的年龄,这位华为总裁撰写了一篇名为《千古兴亡多少事,一江春水向东流》的文章。

连日来,此文广为流传。外界在尽览任正非人生“幻灯片”的同时,也在寻求着一个围绕在这家全球第二大设备商掌门人身边多年的神秘话题的答案——谁来接班。

去英雄主义化

2004年,华为创建了史无前例的EMT(Executive Management Team)这一集体决策机制,并开始由八位管理层轮流担任EMT主席,每人半年,如今已经过了两个循环。

2010年,“任正非为了安排儿子任平接班不惜挤走华为董事长孙亚芳”的谣言突袭华为。

从今年开始,华为推出在董事会领导下的轮值CEO制度。

“这比将公司的成功系于一人,败也是这一人的制度要好。”任正非说,“今天的接班人们,个个都是人中精英,他们还会不会像我那么愚钝,继续放权,发挥全体的积极性,继往开来,承前启后呢?他们担任的事业更大,责任更重,会不会被事务压昏了,没时间听下面唠叨了呢……相信华为的惯性,相信接班人们的智慧。”

不过,这篇接近四千字的长文字里行间依然显露了些许伤感,收尾之句是“千古兴亡多少事,一江春水向东流,流过太平洋,流过印度洋……不回头。”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在华为员工论坛上看到,一名员工说:“我嗅到了太阳下山的味道。”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华为中层则对本报记者表示,他认为任正非这番表态与以往没有什么大的不同,轮值CEO与之前的轮值EMT主席没有太大区别,也不会对公司有什么影响。

他称,有时一些员工甚至说不出正在轮值的究竟是哪位主席或者CEO。

对于华为的接班人问题,无论是华为内部还是外界,绕不过去的疑问就是,如果华为没有任正非会怎样?

而任正非的这篇文章花了颇大篇幅探讨破除华为员工对他个人的英雄崇拜,全文的逻辑显而易见:华为过去的成功并非是任正非一个人的功劳,而华为在未来的继续成功,也可以继续依靠众人的努力和智慧。

任正非以小时候的个人英雄观为故事切入,回顾了华为创建和发展过程中的几大重要节点,一个如履薄冰的企业家心态跃然纸上。

“少年不知事的时期我们崇拜上李元霸、宇文成都这种盖世英雄,传播着张飞‘杀’(争斗)岳飞的荒诞故事……当我走向社会,多少年后才知道,我碰到头破血流的,就是这种不知事的人生哲学。”他写道。

“在时代面前,我越来越不懂技术、越来越不懂财务、半懂不懂管理,如果不能民主地善待团体,充分发挥各路英雄的作用,我将一事无成。从事组织建设成了我后来的追求,如何组织起千军万马,这对我来说是天大的难题。”任正非认为,华为的成功更多来源于员工、客户等众人的力量,而并非个人的伟大。“(华为企业文化)不是我创造的,而是全体员工悟出来的,我那时最多是从一个甩手掌柜,变成了一个文化教员。业界老说我神秘、伟大,其实我知道自己,名实不符。真正聪明的是十三万员工,以及客户的宽容与牵引,我只不过用利益分享的方式,将他们的才智黏合起来。”

伟大而神秘的企业家?任正非自嘲说,他只是“容得了与优秀的员工一起工作”,他是被优秀的员工“夹着前进”,因为没有退路,不得不被“绑”着、“架”着往前走,不小心被抬到了峨眉山顶,他“从一个‘土民’被精英抬成了一个体面的小老头”。

值得注意的是,任正非还特别致意自己的搭档——华为董事长孙亚芳。

据他回忆,2002年,公司差点崩溃。IT泡沫的破灭,公司内外矛盾的交集,自己无能为力控制这个公司,“有半年时间都是噩梦,梦醒时常常哭。”

他在感谢公司骨干齐心协力之余还表示,那段时间孙董事长团结员工,增强信心,功不可没。

集体接班设想

2010年,华为实现销售收入280亿美元,预计2011年增长10%,达到310亿美元。

2012年即将到来,任正非也将年届68岁,根据他在文章中透露的信息,大约在2003年前的几年时间,自己累垮了身体,动过两次癌症手术。

掌舵这艘“航母”已经不能单靠一个老船长。

华为的轮值CEO制度与集体接班设想,已经呼之欲出。

任正非认为,由于自己不愿意做EMT主席,于是无意中产生了这种轮值主席制度,但也正是这个制度,平衡了公司各方面的矛盾,使公司得以均衡成长。

他认为,轮值的好处是,每个轮值者,在一段时间里,担负了公司COO的职责,不仅要处理日常事务,而且要为高层会议准备起草文件,大大得到了锻炼。同时,这些轮值主席必须争取别人对他决议的拥护,这就将他管辖的部门,带入了全局利益的平衡,公司的山头无意中在这几年削平了。

除了EMT之外,华为从去年年初开始已经建立董事会,成员共13人,并开始在董事会的指导之下,试行轮值CEO的制度。

任正非认为,这样做的好处是,轮值CEO在轮值期间是公司的最高行政首长。

他们更多着眼公司的战略,着眼制度建设。将日常经营决策的权力进一步下放给各BG(事业部)、区域,以推动扩张的合理进行。

“这比将公司的成功系于一人,败也是这一人的制度要好。”任正非说,“每个轮值CEO在轮值期间奋力地拉车,牵引公司前进。他走偏了,下一轮的轮值CEO会及时去纠正航向,使大船能早一些拨正船头。避免问题累积过重不得解决。”

“六年来,我们试行EMT轮值主席制度,实际上就是在交接班。”在2011年初的华为市场大会上,任正非就回答过有关公司接班人的话题。

他称,公司交接班是文化的交接班、制度的交接班,不是人传人封建式的交接班,“交接班,华为公司不是交不出去,而是华为公司接班人太多了。但我的亲属永远不会进入这个队列。”

在如此一系列步骤的安排下,外界猜测的所谓“家族接班”的说法已经基本无人再提。

本报记者查阅华为资料发现,2010年年底,华为接班人传言愈演愈烈,任正非视察华为上海研究院对该问题明确回应:华为不会出现由一个人决定公司命运的情况。

据本报记者了解,任平目前并未在华为主业公司任职,任正非的女儿孟晚舟目前是华为CFO、董事会成员。

{{news.title}}

{{news.author}} {{news.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