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无人拯救暴风

猎云网 2020-08-30 17:30:03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猎云网(ID:ilieyun);作者: 盛佳莹

和冯鑫接触过的人对冯鑫的评价多是:沉稳、不群、无为而治。

看上去,冯鑫不像一个互联网公司的掌舵人。

冯鑫自己也说过:“《道德经》是和我走得最近的书”。“顺应天道”经常是他的工作方法,“任何事物只要有名就必有生有壮,然后有老有死。比如暴风一定会死掉的,是吧?”

三年前的一句话,如今一语成谶。

昨日,因暴风集团在法定披露期限届满之日起两个月内未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深交所决定让暴风集团股票终止上市。

深交所在公告中称:“自本所作出暴风集团股票终止上市的决定后十五个交易日届满的次一交易日起,暴风集团股票交易进入退市整理期。若暴风集团提出复核申请且本所上诉复核委员会作出维持终止上市决定,自上诉复核委员会作出该决定后的次一交易日起,公司股票交易进入退市整理期。退市整理期届满的次一交易日,本所对暴风集团股票予以摘牌。”

暴风最终还是如冯鑫所说,走到了一定会死掉的这一天。

无人拯救暴风

2019年7月28日晚间暴风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

据悉,冯鑫此番被批捕,主要涉及暴风集团2016年与光大资本投资有限公司共同发起收购的英国体育版权公司MP&Silva Holdings S.A.,冯鑫在此项目的融资过程中存在行贿行为。

而在此之前,暴风激进的多元化战略失败、营收大幅下滑亏损扩大、定增失败股价下跌、人员动荡的负面消息已经甚嚣尘上,创始人身陷囹圄,让原本就风雨飘摇的暴风股价一路狂跌不止。

冯鑫被捕仅仅过去三个月,暴风副总经理张鹏宇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副总经理职务。辞职后,张鹏宇不再担任公司高级管理人员,仍担任影音产品负责人的职务。

同时辞职的,还有公司首席财务官张丽娜,辞职后将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公司证券事务代表于兆辉也递交了辞职报告,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三人的原定任期届满日为2020年12月13日,尚有一年多的时间。

猎云网曾就离任一事,联系张鹏宇本人,但其表示,离任以公告为准。对于其本人是否还在暴风集团任职,以及集团高管是否已经全部离职的问题,张鹏宇并未做回应。

随后,深交所向暴风集团下发关注函称,除已被批准逮捕的总经理冯鑫外,暴风集团的高级管理人员已全部辞职,协助信息披露事务的证券事务代表也已辞职。

这是最后一批离开的高管,在更早之前,集团董事赵军、董事兼首席财务官姜浩、监事会主席李永强、助理总裁李媛萍、职工代表监事刘鹏就已先后离职。

而离开的不仅是高管,还有员工和股东。

据暴风集团每年发布的年度报告披露,2015年、2016年、2017年、2018年的暴风集团(包括主要子公司)在职员工数量分别为774人、1345人、762人、651人;其中归属于母公司的在职员工数量分别为430人、540人、387人、145人。到最后,有媒体称公司只剩十余人。

在其全部高管离职消息披露后,猎云网曾前往其新的办公地点了解暴风集团实际运营情况,在高管全部辞职后,新办公地仅普通员工在岗,有员工称:“公司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发工资了。”

而股东们离开的更早。

在上市一年后,暴风集团一半的股票解除限售,减持大幕拉开。

曾经是第二大股东的和谐成长在2016年4月7日,通过大宗交易减持公司股票11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价格为88.59元,一次性套现9.74亿元。此后又分别在2017年6月、2018年1月、2018年4月,三轮减持,合计减持933万股,价格在24元-28元之间,合计套现2.42亿元。

第三大股东青岛金石在2016年3月底发布减持计划,不到3个月的时间,青岛金石消失于前十大股东名单,套现接近10个亿。

个人投资人蔡文胜、江伟强也都在解禁半年内清仓。

解禁后1年时间,暴风集团十余家机构股东和个人投资者,包括华为投资(华为)、江阴海澜(海澜之家)等,基本上都完成了清仓式减持。

内部高管出走,股东减持,人事动荡,而外部暴风也一直没有等到接盘人。

论交情,雷军曾经是冯鑫在金山的上司,但暴风的互联网电视、盒子等智能家居赛道,与雷军的小米构成直接竞争关系。而暴风集团现有业务,也无法与小米生态体系互补,收购对于小米而言意义不大。

而早在2013年8月雷军组织的旧“金山人”饭局上,冯鑫曾痛苦地问雷军:“我冯鑫到底哪有问题?为什么我创业做成这样?”雷军告诉冯鑫:“你找的方向不够大,你得找人帮你,你对钱的认识不深刻。”

放在今天来看,雷军当时的判断犀利而准确。

而除了雷军以外,最有可能接盘的BAT曾有媒体报道其中有一家将入股暴风TV。在当时抢夺智能家居入口的BAT来看,暴风可能是理想的合作伙伴,但资不抵债的暴风也有可能成为一个食之无味的“拖油瓶”。

自冯鑫被捕以来,深交所几乎每隔一周都会发布一个暴风存在被暂停上市风险的提示性公告,截止目前,一共提示了近50次。

危机信号不断地发出,没有人敢接下这个盘。

最后的暴风只剩下少量人员运维和应对深交所公告,走到尽头,现有员工无法承担年报编制任务,最终被退市。

曾经有生有壮的暴风

十年前,在网速还是2G、3G的年代,我国网民数量还达不到今天的一半。根据《第25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2009年我国网民规模达到3.84亿人。

同年,暴风影音的用户数超过2.8亿,日活用户超过2500万。这意味着,有将近73%的网民选择使用暴风影音,在版权意识薄弱时期,暴风影音几乎成为了装机必备软件,彼时爱优腾还未崛起,暴风影音无疑是国内本地视频播放软件第一品牌。

在当时的互联网市场来看,暴风影音是一匹黑马,这也为它的上市埋下了伏笔。

2015年3月,暴风科技上市,在上市的40天里,暴风以风行一时的VR概念拿下了36个涨停板,股价从发行价7.14元暴涨至327.01元,创下A股涨停记录。

当年2015年5月13日,优酷土豆总市值为40.7亿美元,约合252亿元人民币。而暴风同日的总市值已经达到了303亿元。

与暴风科技主业相近的中概股迅雷在美股的市值则为6.67亿美元,暴风的市值相当于9个迅雷,而迅雷在美股市场上的表现则是跌破发行价。

暴风一度成为一支让人看不懂的“妖股”。冯鑫说:“妖股这个词,我也不喜欢,但也没有其它的词来形容现状。”

吴晓波在《市场真的疯了》中写道,“当暴风科技的涨停板记录达到20个的时候,至少有四位互联网老兵打电话给我:‘晓波兄,你能给我们解释一下嘛,现在的市场到底怎么了?’当第35个涨停板出现之后,所有的人突然变得非常寂静了。”

罗振宇也在2015年的《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中毫不掩饰对暴风的看好:“暴风和乐视是中国市场中的一个新物种,不能用传统的是非,是不是正确和错误的眼光来看待这样的新物种的存在,而新物种的存在一定会改变我们的环境。”

冯鑫个人的身家也在不断地飞涨,从3月25日的3亿到5月21日的74亿到最后又迈入百亿大关,冯鑫坐上了个人财富的过山车。

与此同时,暴风也在一夜之间诞生了10个亿万富翁、31个千万富翁和66个百万富翁。“那会儿天天按计算器,看自己身价涨了多少。”一位离职员工如此回忆。

由于暴风在A股市场上的火爆,2015年多家公司包括分众传媒、巨人网络、人人网络、如家、陌陌、360、聚美优品、当当网等宣布回归A股,从而引发了回A潮。

暴风,一时风光无两。

而如今,冯鑫从亿万富翁变成了阶下囚,暴风从“视频第一股”沦落到如今的功败垂成惨淡收场。

2016年4月,在那笔将自己送进监狱的MP&Silva收购案敲定前的一个月,冯鑫曾接受过一次采访。他说:“这个世界是荒诞的,本质上是偶然的,成功也是,要随时做好什么都没有的准备。”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相关文章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