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世界游戏大全51》推出免费口袋版可体验4种游戏
9分钟前
《全面战争传奇:特洛伊》售后将添加Mod支持
10分钟前
《赛车计划3》首段预告片公开将于夏季登陆PS4/X1/PC
11分钟前
任天堂将推出《世界游戏大全51口袋版》可免费下载
24分钟前
开发商:《特洛伊》白给但Epic按玩家领取数付钱
26分钟前
艾媒咨询发布输入法疫期专题报告,百度输入法月活、满意度、语音输入大满贯
34分钟前
Aruba扩充InstantOn产品阵营,以支持中小企业
36分钟前
超传统数据库千倍!腾讯云TGDB突破数据查询万亿级天花板
37分钟前
OKEx24小时交易量81亿美金,位居加密交易所第一
38分钟前
持续为客户创造价值,小满科技斩获“2020最佳企业服务平台”大奖
43分钟前
Scania展示电动系统概念适用于各种商用车辆
47分钟前
孚日股份6月3日现大宗交易总成交金额为153.76万元
52分钟前
京东方A6月3日现大宗交易总成交金额为191.50万元
52分钟前
广济药业6月3日现大宗交易总成交金额为466.49万元
52分钟前
贝瑞基因6月3日现2笔大宗交易共成交7572.00万元
52分钟前
新和成6月3日现1笔大宗交易共成交1473.30万元
52分钟前
富瀚微6月3日现1笔大宗交易!共成交1849.20万元
52分钟前
雅克科技6月3日现大宗交易总成交金额为7657.50万元
52分钟前
汇金股份6月3日现1笔大宗交易共成交382.00万元
52分钟前
搜于特6月3日现大宗交易总成交金额为9346.90万元
52分钟前
省广集团6月3日现1笔大宗交易!共成交2.20亿元
52分钟前
同和药业6月3日现大宗交易总成交金额为3757.33万元
52分钟前
南方轴承6月3日现1笔大宗交易共成交1045.20万元
52分钟前
雷科防务6月3日现大宗交易总成交金额为764.00万元
52分钟前
郑州银行6月3日现大宗交易总成交金额为116.10万元
52分钟前
光华科技6月3日现大宗交易总成交金额为819.79万元
52分钟前
立昂技术6月3日现大宗交易总成交金额为7725.83万元
52分钟前
鸿路钢构6月3日现1笔大宗交易共成交268.56万元
52分钟前
南国置业6月3日现1笔大宗交易共成交1960.00万元
52分钟前
永和智控6月3日现2笔大宗交易!共成交1381.38万元
52分钟前

为什么说,未来的无印良品,就是今天的“肯德基”?

李北辰 2018-10-12 14:18:29

令“拜无印教”有些伤感的是,4年之内的9次降价,并未阻挡无印良品在中国市场销售放缓的步伐。最近,无印良品母公司株式会社良品计画发布了2018年Q2(2019财年Q2)财报,中国市场的同店销售首次出现下跌,跌幅2.2%。

事实上,根据媒体分析,无印良品在中国市场的增速从去年起就已放缓,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Q2至2018年Q2,其在中国市场每个季度的营业收入分别同比增长22.6%,21.2%,18.3%,14.8%和10.4%。

关于财报数字的下滑,评论文章已有很多,但少有媒体指出一个更值得深挖的商业现象:在某种意义上,无印良品在中国(尤其一线城市)的遇冷,或许暗示着新零售时代品牌“鄙视链”的日渐溶解,以及消费心理上的一次品牌“去魅”。

timg (6).jpg

装扮精致生活的载体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优雅的工业设计,鲜明的品牌调性,让无印良品为面目模糊的中国中产阶级诠释了何为“生活需求可以被照顾得无微不至”,也在消费升级过程中扮演了一众“生活方式品牌”的精神导师。

但就在过去很短一段时间,无印良品的品牌溢价似乎正在变淡,抛去其自身问题不谈,网易严选,米家有品,淘宝心选,京东京造等“中国学徒”,踏上新零售的风口,纷纷朗诵起“出师表”:简约而不简单的设计语言,更高效的供应链网络,不断拓展的SKU……无所不在的中国科技巨头,开始将触角伸向制造链的源头,从线上线下两端完成对老牌劲旅的夹击——如果不是“拜无印教”的虔诚信徒,在高性价比的强攻下,在理性面前,对无印良品若即若离的中产阶级,难免会被其他品牌分流。

最大原因谁都知道,无印良品有点贵。关税,汇率,物流,选址,以及更微妙的商业策略等原因(在日本,无印良品是亲民品牌的代表;在中国,至少对于部分消费者,无印良品是装扮其精致生活,完成“自我价值确认”的载体),让其在中国的价格普遍高于日本,每一个去过日本无印良品店的消费者,都难免会产生诸如“哈根达斯在国外就是和路雪”的恍然领悟。

尽管经过数次降价,如今无印良品在国内的定价与日本相差已没有那么大,但却并未缓解其品牌定位上的尴尬——事实上,好奇心日报就曾有一篇文章敏锐地指出,无印良品在中国不会轻易说出自己想做一个便宜的品牌,“无印良品没有去迎合,但也没有试着疏导中国消费者对它的‘误解’。”

当然,必须注意的是,在中国分析任何商业问题,都需要如梯田一般分层梳理。

罗振宇有个不错的比喻,如果将中国视作一个交通工具,你会觉得它整体上是个汽车,但又能看到摩托车的影子,时而也会闪现破自行车的痕迹,但它又分明能实现部分火箭的功能。

商业亦如此。众所周知,在媒体渲染的舆论场,消费升级余温仍在,消费降级就已剧烈燃烧——而真相更可能是,中国从来都不是一个统一市场,而是多个市场在空间上的并行不悖(譬如从媒体以猎奇心态营造出的一个个“乡镇商业传奇”不难发现,“藏在县城的万亿生意”才是读懂中国不可绕过的篇章),这种复杂性,让任何抛开人群结构谈论消费趋势都显得充满蛊惑性。

我们得分层而论。

品牌的又一次“去魅”

先从一线城市谈起。

仔细剖析的话,在一线城市,已被印证多次的商业逻辑会再次重现,譬如人均GDP2.5万美元也许是一道分水岭:2.5万美元以下,人们是大众品牌的追随者,希望通过品牌标榜身份;2.5万美元以上,就会有人开始慢慢不再追逐品牌,转向更自由独立的消费主张,比如80年代早期,日本东京就陆续有人跨过这一门槛,1983年,无印良品在东京青山开设第一家独立旗舰店,没有品牌,没有标志,这种寡淡的审美和需求偏好,在中产阶级群体中迅速走俏。

而如今,对于不少中国一线城市的消费者,2.5万美元的门槛已被轻松逾越,他们中的一部分人,开始不再通过品牌划分自己的社会阶层(无论是出于主动选择还是无可奈何);他们模糊了昔日那道坚不可摧的鄙视链,开始追求质量与价格的和谐——与无印良品在日本创立之初相似,他们也出现了“反品牌”倾向。

但值得玩味的是,就像是“屠龙少年变成龙”的古老剧本,品牌定位的差异化,让无印良品在中国成为其“逆反”的对象:当一部分人愿意以“平视”的目光,将无印良品,网易严选和小米等品牌置于同一价值链条,就可以部分解释所谓“消费降级”的幻象,这种“降级”,本质上是“平视”。

从积极的意义上,中国一线城市消费心理的演化,就是一个不断“去魅”的过程,尤其当新零售浪潮来临,就像喜茶对于饮品市场的冲击,不同消费领域的鄙视链,即便不是被瞬间瓦解,也会被慢慢溶解。

其实这种与民族主义关系不大的“去魅”并不稀奇,最典型例子就是当年肯德基进入中国时,在很长一段时间都被视作高端餐饮,甚至一度不乏有年轻人在肯德基举办婚礼,如今,它已“沦为”一线城市白领外出就餐的无奈之选——但这是肯德基的“损失”么?显然不是,相反,这才是最好的归宿。

某种意义上,今天的无印良品,就是当年的肯德基,一种可能是,当它卸下品牌包袱,或许将在未来迎来一条更宽的路。

当然,如今无印良品光环依旧耀眼,尤其在三四线城市,它象征着更具格调的生活方式,比如我就看到媒体报道说,乌鲁木齐某座高端商城改造时,曾进行过一次“你最想要什么店铺”的调查,第一名就是无印良品。这也意味着,除了在一二线城市与它的“中国学徒”分食市场,将品牌光环照耀至三四线城市,或许是无印良品当前的重要方向。

嗯,总结来看,无印良品在中国的阶段性放缓,以及更可期的长远未来,都如同是一束微光,让我们依稀窥见这个更复杂的中国。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


相关文章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