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身价超4000亿!中国新首富诞生:农夫山泉开盘暴涨85%

投中网 2020-09-09 09:30:15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投中网(ID:China-Venture );作者:马慕杰

饮用水“巨无霸”正式港股登场。

2020年9月8日,农夫山泉登陆港交所。农夫山泉发行价为21.5港元/股,介于招股价19.5元至21.5元的上限。开盘价为39.8港元,较发行价暴涨85.12%,市值达4452.92亿港元。

作为国内包装饮用水的龙头企业,农夫山泉此次认购也异常火爆。公开发售阶段,农夫山泉获1148.3倍认购,冻资6777亿港元,成为史上最大冻资王。

与此同时,农夫山泉也获得了机构投资者的狂热追逐。根据农夫山泉披露的信息,农夫山泉已获得包括富达国际、Coatue、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等多家基石投资者认购。

伴随农夫山泉的上市,一直低调隐秘其后的公司创始人钟睒睒也再度掀起资本巨澜。

农夫山泉是钟睒睒于2020年收获的第二家上市公司。早在2020年4月,由钟睒睒实际控制的北京万泰生物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万泰生物)已正式登陆A股。截止9月7日收盘,万泰生物股价为197.12元,较其上市发行价已暴涨近23倍。

当然,钟睒睒的个人财富亦在一夜之间迎来暴增。按照农夫山泉与万泰生物当前的市值,以及钟睒睒的各自持股比例计算,钟睒睒的整体身价或已达4000亿元,跻身中国第一大富豪。

千亿身家钟睒睒:
记者转行创业,一年收获两家上市公司

“隐形富豪”钟睒睒再也无法低调了。

在把农夫山泉送上市之前,钟睒睒早已收获了一家A股上市公司。2020年4月,万泰生物在上交所上市,发行价为8.75元,募资3.815亿元。

事实上,万泰生物也是一家值得着墨的神话公司。相关数据统计,自2020年4月29日挂牌以来,万泰生物实现了26个连续一字涨停板,被市场称为年内最牛新股。此番持续火热的背后,离不开万泰生物的光环产品——馨可宁(Cecolin),即国内唯一获批上市的二价HPV疫苗。

公开资料显示,万泰生物成立于1991年,是从事生物诊断试剂与疫苗研发及生产的高新技术企业。万泰生物最早是由北京市福瑞生物工程公司与日本国长富有限会社共同出资设立的中日合资企业,后被港资企业收购。2001年9月,得知港资企业有意转让万泰有限股权后,出于对生物医药行业未来前景的信心,钟睒睒买入万泰生物95%股权。

此后,万泰生物便成为由钟睒睒绝对控股的企业。根据万泰生物招股书,IPO后,万泰生物的前两大股东为养生堂和钟睒睒。其中,钟睒睒直接持股18.1736%,养生堂持股56.9822%。由于养生堂由钟睒睒绝对控股,钟睒睒合计持股75.1558%。

“隐形富豪”的资本版图显然不止于此。根据农夫山泉招股书,钟睒睒所持有的资产已涉及到农业、女性用品、房地产等多个领域。基于这些业务组成的庞大帝国,钟睒睒的身家也已突破千亿。

农夫山泉招股书显示,IPO前,钟睒睒持有农夫山泉全部股本中约87.45%的权益,包括约17.86%的直接权益及通过养生堂持有的约69.58%的间接权益。

不过,尽管钟睒睒是位超级富商,但却极少在公众场合露面,神秘且低调。钟睒睒甚至有个外号——“孤狼”,桀骜自负。对此,钟睒睒也并不讳言,他曾如此表示:“我就是一个独来独往的人,同行们在干什么、想什么,我根本不管。”

这般狂傲又不张扬的个性或许与其早年经历有关。据悉,童年时期,钟睒睒被迫辍学。随后,他被送到了一个泥瓦匠家做小工,后来又转去做木匠。

1977年,国家恢复高考那年,钟睒睒参加考试却名落孙山。而后,钟睒睒去了省城,起先在省文联管理基建,又先后去《江南》杂志社与《浙江日报》社工作,曾在浙江日报做了5年记者。

1993年,钟睒睒自筹资金创办了养生堂有限公司,靠生产养生堂龟鳖丸一炮走红。1996年,海南养生堂有限公司(养生堂前身)与海南大门广告有限公司(已注销)以注册资金2000万元成立了农夫山泉的公司前身——新安江养生堂饮用水。

在后来的经商生涯中,钟睒睒先后创立或者收购了多家子公司,一步步构建出了属于自己的商业帝国。

“一个小企业要发展壮大,他所经营的种类必须具有唯一性,而且必须是暴利的。因为没有规模效应来供你慢慢积累。”他曾在总结自己经商经验时如此强调。

1瓶2元矿泉水毛利达1.2元
赚钱能力超乎想象

卖水到底有多赚钱?

此次农夫山泉的上市向我们展示了卖水生意的暴利。根据农夫山泉招股书,2017年-2019年,农夫山泉包装饮用水的毛利率分别为60.5%、56.5%与60.2%。换句话说,以每瓶矿泉水2元的单价计算,农夫山泉一瓶矿泉水的毛利就达1.2元。

市场甚至将农夫山泉这个自称“大自然的搬运工”比作大自然的“印钞机”。

不过,农夫山泉这句“我们不生产水,我们只是大自然的搬运工”这句脍炙人口的广告语也并非夸大炒作。招股书显示,农夫山泉的包装饮用水产品全部源自天然水源,自1996年成立以来,公司即确保“每一滴农夫山泉都有它的源头”。

截至目前,农夫山泉已实现了对中国十大优质水源地的提前布局,并在十大水源地周边都建立了包装饮用水生产基地。这十大水源分布在中国各个不同区域,包括浙江千岛湖、吉林长白山、湖北丹江口、广东万绿湖、四川峨眉山、河北雾灵山等。

实际上,农夫山泉也从来没有纠结只生产水这一件事,在饮料业务领域,农夫山泉推出的产品已经覆盖茶饮料、功能饮料、果汁饮料及咖啡、植物酸奶产品等多种品类。

比如,在茶饮料领域,农夫山泉推出了东方树叶、茶π;在功能饮料领域,农夫山泉旗下品牌有尖叫、维他命水;在果汁饮料领域,主要有农夫果园、水溶100、NFC、17度5等。

可以说,餐桌上的每种饮品背后几乎都有农夫山泉的影子。

而为了拓展销售规模,增强品牌知名度,农夫山泉还将品牌触角延伸至农产品领域。招股书显示,在农产品端,农夫山泉的产品包括17度5鲜橙、东北香米、17度5苹果等。

“农夫山泉首先要做的是让农民有钱赚,才能把脐橙产业做大做强,另外,NFC果汁也需要消费者培育,农夫山泉未来要用品质提升溢价能力。”钟睒睒曾提到,农业现代化将是农夫山泉的一项长期的事业。

虽然旗下品牌品类众多,但“吸金”的矿泉水业务依旧是农夫山泉的营收主力。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8年及2019年,农夫山泉包装饮用水的收入分别为101.2亿元、117.8亿元与143.46亿元,占总营收比例为57.9%、57.5%与59.7%。同时期内,茶饮料产品、功能饮料产品、果汁饮料产品与其他产品的营收占比分别位列第二、第三、第四、第五名。

“仅仅是钱还是不够”,农夫山泉国际化野心凸显

钟睒睒心中总藏着更大的事业。他曾这样写道:“钱,仅仅是钱还是不够的。我的目标要高得多。”

这一次,农夫山泉将目光瞄向了国际市场。

“我们有计划寻找可以形成业务互补、具有战略意义的收购机会。”农夫山泉招股书提到,公司正在探索将公司的生产制造能力、供应链管理能力和销售渠道拓展能力应用于海外市场。公司亦有计划在海外设立生产基地。

其实,对于海外市场的布局,农夫山泉早有尝试。2018年6月,农夫山泉旗下全资新西兰企业Creswell NZ Ltd购买了位于新西兰北岛瓦卡塔尼附近的“Otakiri Springs”瓶装水工厂;2017年8月,Creswell NZ Ltd还向当政府申请增加“Otakiri Springs”的取水量,并建议扩大现有瓶装水工厂产能。

农夫山泉在招股书中表示,截止目前,除了对新西兰瓶装水品牌Otakiri Springs的收购项目外,公司并没有确定任何具体的收购目标。与此同时,农夫山泉也希望借收购Otakiri Springs的尝试将其生产制造能力、供应链管理能力等应用于海外市场。

而在加速国际化进程前,农夫山泉在国内市场也已扎稳脚跟。

招股书显示,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2012年至2019年间,农夫山泉连续八年保持中国包装饮用水市场占有率第一的领先地位。以包装饮用水销量计算,农夫山泉是全球第二大包装饮用水企业。

按照2019年零售额计算,农夫山泉在国内包装饮用水的市场份额达到20.9%,零售额超过第二名企业1.5倍多。此外,农夫山泉还是中国软饮料行业盈利能力最强的企业之一。

或许,农夫山泉国际化的发展道路早就写在了钟睒睒的规划列表里。2015年一次采访中,钟睒睒就表示,“农夫山泉的竞争者从来都是国际品牌,竞争的是水的研究,领域的研究,而不是货架上多了一个别人家的品牌。”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相关文章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