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将驾着阿里驶向何方

阿里的上市不管从哪方面看都是一件值得载入史册的事情,现在的问题是上市之后马云将驾着阿里驶向何方?


当一个公司规模足够大之后影响其生存发展的因素大致有三个:

一个是它自身的衰朽速度。比如国美式内讧。

一个是它与宏观趋势的匹配程度。比如智能机出现带来的新浪潮。

一个是政治环境带来的制约。这个是从吴晓波《大败局》里看来的,可能是国内企业特有的困难。

这其中第一点需要系统研究,最后一点比较微妙,外人无从谈起,所以这篇文章里主要探讨下第二点。同时由于阿里的成绩已经有目共睹,我就避开成绩来谈谈它可能存在的问题。

在智能机这波浪潮中阿里其实是很被动的,所以才先是死磕来往,见不奏效之后又收购UC,高德等试图扳回一城,但这是危险的。宏观来看移动端的重要性一定会越来越高,而由于每个人的时间资源是有限的,所以在移动端会形成所有APP都是竞争对手的态势。无疑的一个APP的使用时间越高,它的竞争优势就越大。像微信这种超级应用,也许它暂时还没搞定电商,但由于它霸占着用户的大块时间,一旦它找准切入模式,那优势是非常明显的。这应该是大企业会普遍对微信、乃至小米的崛起感受到压力的主要原因。

这意味着看一个公司的潜力和优势可以看它究竟占据了多少用户时间。占据时间越多的优势越大。之前的阿里确实是在四处出击,包括余额宝等,并且也取得了很大的成绩,但这对争夺移动端用户的时间帮助不大。如果我们假设未来微信这样的应用会是一级入口,搜索、购物等会被降级的话,那阿里现在并未在这个上扳回劣势。

我之前在其它文章里曾经对产品进行断代,我认为我们做产品经历了三种模式:

第一代产品以特定功能解决人们的特定需要为切入点,产品即是工具。PC、打印机、复印机、Word等都是这样一种产品。在这样的思路下,为了打造成功的产品就需要做市场调研、企划、生产并控制质量和成本等。工业革命以来大多产品是这么制造出来的。

第二代产品则在功能之外加入了品味这样的附加值,这以iPhone为代表。这与上一代产品在开发模式上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品味是极为主观的,功能需要调研,品味则即使调研也帮助不大。在把原本不被重视的用户体验被提升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地位上来之后,产品的概念完整性变的很重要。多人协商可以很好的决定一款产品的功能,但拼凑出来的体验却注定平庸,为保证产品体验上的完整性,最好的方式就是有一个人统一进行决策,产品则体现这个人的品味。所以产品经理变重要了。乔布斯开创了产品经理的时代,微信张小龙则延续了这一故事。

第三代产品则在功能和体验之外,还加入了情感的归属元素。这是到小米这里故事又发生的变化,手机还是那个手机,但在打造产品的时候用户已经参与进来了,用户成为产品的一部分,产品解决现实问题的同时也解决某种情感上的归属问题,而不是单纯的追求极致的用户体验,它把用户更完整的涵盖进来。也正因此,才有连绵不绝的米粉米黑的持续PK。这时产品不单是产品,还要伴随着与之同生共死的社区。

这三代产品是可以共存的,只要人们需要还在,属于第一代的工具应用就仍然会保持价值。但从在移动端争夺用户使用时间的角度看,第二三代的产品优势非常明显,而阿里在这上面似乎始终处于弱势,这和联想很像,只不过阿里的模式很新。不近距离长时间来观察阿里,我们很难找出具体原因,只能用基因这种泛泛的词汇来解释。如果非要猜一个也许可以讲是商人的务实精神和理想主义情怀是冲突的。

我个人比较相信除非社会发生大幅倒退,否则即使再来一波像移动互联网的这样的浪潮能抓住这浪潮的仍然是第二代和第三代产品,因为第一代产品只满足了人们的基本需要,比如赚钱、买东西,而第二代、第三代产品则在解决问题之外附加了审美和归属,当社会变富裕、人们个性变鲜明的时候,显然后两者更有优势。

如果阿里不能改造基因在产品开发、社群运作上有所作为,那么面对变化时就只能依赖于资金上的优势,比如大幅收购。在此之外的一个出口则是做巨型工具应用,比如阿里云、余额宝等。第一代产品不利于争夺移动端的用户时间,但在这里仍然保持着杀伤力。

收购需要整合各种文化的公司,控制不好会增加前面提到的内部衰朽程度;而巨型工具应用通常是投资驱动。两者的共通点是都需要有钱,从这个角度看阿里应该会越来越像一个玩钱的公司。淘宝天猫等成为巨型的钱袋,而从钱袋里提出的钱则用在收购与投资巨型工具上。这样一来阿里就需要控制提钱的幅度,提钱的幅度决定了与广大商家的利益分享,也就决定了彼此的矛盾程度,这个上如果矛盾激化就容易引发前面说的政治环境上的风险。

这是个一切都被加速了的时代,说是转眼兴亡过手一点也不为过。在时代的发展中确实是阿里这样的企业确实的改善了很多人的生活,因此希望它一路走好。

注:本文首发iDoNews 专栏,转载请注明来源和出处。

标签: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北京斗牛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