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ews > 专栏 > 《三体》胎死腹中才是中国电影之幸!
《三体》胎死腹中才是中国电影之幸!

高管离职、特效团队更换、导演拍摄素材被废弃等一系列爆料,让《三体》电影版再次陷入了风口浪尖。

说再次,是因为这个项目从立项拍摄时,就不被《三体》小说粉和科幻电影迷们看好。说得直白一点,大家是抱着看笑话的心态期待这部据说是中国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科幻大片的。

制作方尽管对于以上传闻进行了辟谣,但是公关话语的无力、委婉和巨大的解读空间,其实是进一步坐实了《三体》电影版玩砸了的传闻。

与此同时,另一部由郭敬明执导的奇幻电影《爵迹》放出预告片以后,也被影迷疯狂吐槽做出了国产劣质网游的效果。当然郭敬明拍摄的就是粉丝电影,况且电影中有那么多小鲜肉加盟,所以这部片子即使拍的再烂,郭敬明的铁粉们也会将其奉为圭臬,以为他们的四爷又为他们创造了什么电影界的里程碑。

记得许多影视公司称2015年是中国科幻电影的元年,当时在统计的即将制作的科幻电影的片单中,我们不难发现《三体》和《爵迹》都是那种投资巨大、当红明星出演、极度依靠视觉体验的电影。现在,一个几近处于胎死腹中的状态,一个刚出来预告片就闹了笑话,不得不说,所谓科幻电影元年的说法是多么幼稚。

从网络上大家的表态来看,我相信绝大多数人乐见《三体》电影是这样的惨败下场,从某种意义上看,《三体》电影胎死腹中正是中国科幻电影之幸,说这话并不是幸灾乐祸,因为有这样的一个例子在先,大家下次再扬言要赶英超美的时候便不会再那么底气十足。

从制作周期上看,《三体》摆出了一副完全大跃进式的范儿,从去年3月份正式开机,到预定今年9月份上映,之于三部曲式的大制作开篇,这样的制作周期太过短暂。

尽管有原著小说的支撑,但是像科幻电影这种比较特殊的类型,从文字语言到视听语言之间的转换是极其繁琐和复杂的,想象彼得杰克逊拍摄《魔戒》系类电影吧,且不说彼得杰克逊将小半辈子都搭在了这套电影上面,仅仅是电影的插画师艾伦·李就耗时12年的时间画了上千张手稿。

再来看看《三体》的导演,一个以拍摄低成本惊悚恐怖片著称的导演,影片口碑部部扑街。据说导演手里有《三体》的电影版权,自然不想让贤。

可是好莱坞高成本高概念的科幻电影,选对人拍比什么都重要,比如最近《魔兽》的电影导演邓肯·琼斯,之前拍过的两部电影《源代码》和《月球》都属于中小成本的科幻电影,但因为故事创意绝佳,很快被好莱坞大制片厂盯上。诺兰早年拍摄了《记忆碎片》这样小成本悬疑电影,这是后来能够拍摄《盗梦空间》《星际穿越》的本钱。

最后再来谈谈原著改编电影,科幻小说是美国通俗小说中的一大重镇,这些年来,很多科幻巨作一一被搬上银幕。但也有一些因为改编难度大,一直都被搁置,这里面最具代表性的就是科幻鼻祖阿西莫夫的《基地》系列小说。

在这套小说中,阿西莫夫创造了一个完整的银河世界,巨细靡遗地描绘了生活在其中的官员、行商、战士、科学家等各个职业、阶层的人类生活,但因单一章节所述的时空跨越较大,一直都是比较难以影视化的作品。

关于《基地》的最新消息是HBO有意拍成剧集,请来乔纳森·诺兰担当制作人和总编剧,但是此事后来在公开的资讯中也一直没有太大进展。看看美国制作团队在改编作品时的谨慎,足以令我们汗颜!

愿望是美好的,现实是惨烈的,愿玩砸了的《三体》能让大家放下拍摄中国科幻大片的执念!

作者: 何熠 | 来源:iDoNews 专栏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北京斗牛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