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小学生十分钟氪金上万,游戏“开箱”设计难逃其咎?
14分钟前
江淮汽车:江汽控股正在筹划引进战略投资者相关工作
23分钟前
大众Viloran正式上市售28.68~39.98万元
24分钟前
天汽模:控股股东及一致行动人鲍建新与王子玲拟减持不超过总股本2.88%
26分钟前
诚迈科技股东南京观晨和南京泰泽拟减持不超过总股本2.36%
32分钟前
蔚来发布2020年Q1业绩营收13.72亿交付3838辆ES8和ES6
34分钟前
中小企业集结完毕“创赢计划”即将加速
35分钟前
东方网力:收购警视达控股权事项尚处于筹划阶段
37分钟前
考拉全面上云,阿里云助其成本降低2000万、性能提升20%
41分钟前
马云、马化腾、黄峥等25位富豪两月内身家再增2550亿美元
49分钟前
就是大众!江淮汽车劲爆消息获确认市值飙升50亿
49分钟前
董监高齐离职、负债高企西昌电力怎么了?
49分钟前
大众“软件门”持续发酵传统车企遭遇转型阵痛
50分钟前
贵航股份董事邱红华辞职因工作原因
52分钟前
中国神华副总经理张光德辞职2019年薪酬为105.39万元
53分钟前
*ST中新副总经理莫康良和黄颂辞职均因个人原因
53分钟前
龙泉股份董事兼董事会秘书阎磊辞职2019年薪酬为18.5万元
53分钟前
豫园股份子公司以5.37亿元竞得金山区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
53分钟前
福建“云展会”首发开启海外订单新模式
54分钟前
龙泉股份全资子公司收到《中标通知书》中标单价合计为4.23亿元
54分钟前
《最后生还者2》StateofPlay特别节目8分钟全新实机演示公开
54分钟前
联发股份证券事务代表王少峰辞职由于个人原因
54分钟前
南国置业股东许晓明减持9719万股套现约1.89亿元
55分钟前
洪汇新材股东华李康减持7000股套现约13.81万元
56分钟前
意华股份股东李振松拟减持股份预计减持不超总股本0.07%
56分钟前
江丰电子:重组上会股票停牌
57分钟前
同花顺2名股东合计减持397万股套现约3.76亿元
58分钟前
南华仪器2名股东拟减持股份预计合计减持不超总股本1%
58分钟前
*ST集成:申请撤销股票交易退市风险警示
58分钟前
中国宝安:拟8.4亿元转让三家子公司股权预计可产生约3亿元收益
59分钟前

iDoNews 专栏:谷歌是否在通过搜索引擎操纵总统大选?

2016-06-13 09:39:48 何熠

不久之前,希拉里刚被宣布将代表民主党参加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这位很可能成为美国首位女性总统的参选人马上就迎来了一个麻烦。

现在有美国独立媒体爆料,谷歌搜索引擎存在支持希拉里的倾向,在搜索引擎给出的联想提示词中,谷歌故意屏蔽掉那些负面词汇,用一些较为冷门的词汇替代, 比如在谷歌上输入关键词“Hillary Clinton cri”,建议搜索词为“希拉里犯罪改革”和“希拉里的危机”;在雅虎或微软必应上输入关键词“Hillary Clinton cri”,建议搜索与希拉里的犯罪有关。

现在谷歌负责人已经否认操纵任何形式的搜索结果,“我们的系统会定期优化,我们的用户活动也会发生变化,所以相应地,联想词会随着时间而变化。”

但这样的公关式说辞却无法打消人们的潜在顾虑:谷歌是否在通过搜索引擎操纵总统大选?谷歌在美国市场的搜索引擎份额高达60%,如果谷歌人工操纵搜索结果,那势必会为谷歌支持的一方候选人带来巨大的竞选优势,从而也变相打压了竞争对手。

在今年播出的《纸牌屋》第四季中,主线正是围绕2016美国总统大选,在平行时空的剧情中,也涉及到了某虚构的搜索引擎有意隐瞒搜索结果,操纵大选的桥段。《纸牌屋》是提前预演了在互联网科技时代,围绕政治选举产生的新问题。

现如今,人们获取某种“信息”多是由互联网搜索引擎取得,但因信息的门类不一,复杂程度不同,我们在获取某种较为复杂的“信息”时,我们对其的认知和判断常常是基于个人的生活背景和价值偏好。

当我们键入一些名词时,科学常识的解说,地理性知识,词典检索,搜索引擎能为我们提供确定无疑的唯一正确解析,且不会因为不同的阶层,不同偏好的人群而出现意见的分歧。

但是当搜索一些更为复杂的、不能用唯一确定性的答案去考虑的信息时,搜索引擎能否全面展现出所有的搜索结果,让用户自行在多样化的答案之中寻找时,便显得格外重要了。

试想一个情境,如果一个对两位总统参选人毫无了解的选民用谷歌对他们展开了解,那满是负面报道的特朗普自然明显占了下风。

在这个世界上,很多信息或知识永远都有着不同面向的解析,就像你问那些有地域歧视的人,他们为什么会有这种结论时,他们会用无数个自己亲身体验到的例子,来佐证自己的“偏见”;而相反的,那些在反对他们观念的人的眼中,他们从来没遭遇过类似的案例,他们还会认为他们接触到的那一地域的人亲切、友好而善良。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呢?那些拥有地域歧视的人实际上很有可能是在遭遇到某件事情后,强化了头脑中的想法,渐渐形成一种强大的偏见,这种偏见事实上在以后的人生中有效屏蔽了那些与他既有观点违背的现实案例。

偏见在任何一个时代都得以存在,而搜索引擎如果在没有任何人工干预的情况之下(不管是商业层面的竞价排名,还是其他层面),某种程度上能有效缓解那些极度的偏见,它呈现的多元化的搜索结果,虽然并不会让每一个都让用户觉得舒服,却打开了一种全新的可能性:你可能会尝试去理解你不同意的那些观点或思想。

可是这种看起来很理想主义色彩的情况真的能实现吗,某种尽可能公正客观而全面的信息呈现?即使是谷歌,这个企业文化宣扬不作恶价值观的公司,如今也陷入到这样的舆论质疑之中,不免让我们重新思考这一点。

曾经看过一个TED演讲,演讲人举了两个例子,第一个,在2009年搜索米歇尔奥巴马时,曾经能看到很多丑化这位美国第一夫人的图片,随后谷歌的程序员手工清除了那些搜索结果,使得用户在当时搜索米歇尔·奥巴马时,不再出现那些丑化的图片,这是谷歌主动作为的一个例子。

第二个,一位挪威杀手在炸毁大楼并杀害数十人后,以此想在网络扬名,一位程序员在网络上号召人们阻止这位疯狂杀手的企图,具体做法就是他号召人们将那些公路上带有粪便的照片上传到自己的博客、Facebook等社交网络平台上,当然文件的命名是那位杀手的名字,这样当你谷歌杀手的名字时,前面出现的很多图片都不是杀手本人的照片,而是遍布不同公路上的粪便照,但是这一次谷歌却没有干预任何的搜索结果。

你可能会说谷歌只干预前一个而不顾后一个,从直觉上看是因为后者是一名人人得而诛之的坏人,但是如果你坚持认同这一观点,事实上你就默认了操纵搜索引擎者希望你得出的观点。

作者:何熠 | 来源:iDoNews 专栏

相关文章

{{news.title}}

{{news.timeFormat}} {{news.author}}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