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两市成交额连续7日破万亿22股收盘价创历史新高
1小时前
美股进入回调区间大跌会持续多久?往后会更糟吗?
2小时前
A股市场闻“基”起舞数字基建或是长期风口
2小时前
每日提醒:旭升转债、中建优1、17浦建01今起停牌
4小时前
宁德时代拟开展商品和外汇套期保值业务
4小时前
万丰奥威于2月10日起复工
4小时前
东方电缆于2月11日起复工
4小时前
国茂股份于2月10日起复工
4小时前
广哈通信于2月10日起复工
4小时前
赛隆药业于2月10日起复工
4小时前
山东出版于2月10日起复工
4小时前
喜临门于2月13日起复工
4小时前
民生控股于2月17日起复工
4小时前
百万圆梦车测试2019款玛莎拉蒂Ghibli
4小时前
解读低配车大众迈腾280TSIDSG舒适型
4小时前
首搭“刀片电池”聊比亚迪汉动力系统
4小时前
债务高企诉讼缠身当代东方陷资金窘境
4小时前
预亏6.5亿切入口罩生产线智云股份借热点暴涨引深交所关注
4小时前
方大特钢收问询函要求说明送转比例是否与业绩表现相匹配
5小时前
三连涨*ST信通提示风险:受亿阳集团债务诉讼,或较大亏损
5小时前
华西能源2019年净利3076万资产减值损失同比减少
5小时前
唐人神2019年净利2.02亿增长47%生猪价格同比大幅上涨
5小时前
金杯电工2019年净利2.06亿增长56%主业电线电缆板块产品产销两旺
5小时前
科士达2019年净利3.2亿增长39%应收账款回款情况良好
5小时前
双星新材2019年净利1.87亿下滑42%新产品开发投入增长
5小时前
江海股份2019年净利2.37亿下滑3%整体需求比较稳定
5小时前
新筑股份2019年亏损1.85亿在建工程等长期资产增加
5小时前
富春环保2019年净利3.24亿增长158%原材料成本下降
5小时前
A股成交连续7日破万亿!券商花样翻新,发力视频直播
5小时前
深南股份2019年净利889万增长118%相关费用有所下降
5小时前

电信联通垄断门4日记:滑向闹剧边缘

2011-11-13 09:00:09 DoNews

有人大声叫好,认为这是“互联网界的福音”;有人说这是精心策划的阴谋,是体制下的部门利益争夺“闹剧”。发改委首次向央企高高举起反垄断大刀一事正滑向不可知的边缘。

11日,人民邮电报头版驳斥央视对电信联通涉价格垄断的报道,让人闻到了浓浓利益之争的气息。而随着央视在官网上连发网评和报道,以及更多的内部消息被披露,这一次的反垄断大战正被裹挟着走向一条不明的道路。普通消费者的利益早已被抛弃。

人民邮电报VS央视 媒体掐架背后掺着浓浓利益气息

半路杀出个程咬金。11日,人民邮电报头版以《混淆视听 误导公众》为题全面驳斥央视对电信联通涉价格垄断的报道。

报道开头即以形象化的语言表达对加在电信联通身上的垄断之名的不解和愤懑:“我好想哭啊,我只能装一家的有线电视、用一家的电、使一家的煤气、以别人商量好的价格加两家的油,价格一天天飞涨的时候,没有人说垄断;当有一种业务几家运营商比着提速、比着降价的时候,却有人说,你垄断了!”

据人民邮电报报道,这些不满来自通信员工的微博。该文写道:“这突如其来的当头棒喝,令两家公司的股票狂跌,也让几十万电信与联通员工难以接受,震惊!冤枉!委屈!无奈!”

人民邮电报随后四问央视:基本概念厘清了吗?垄断事实查明了吗?全球行情吃准了吗?新闻素养丢掉了吗?全面否定垄断之名。

作为电信联通涉嫌价格垄断被发改委调查一事的首发媒体,央视在11日也没闲着。央视官方网站首先在首页刊发署名舒圣祥的网评《破除宽带垄断,不仅要重罚更应大幅降价》,后又刊发报道《多数网民认为中国电信(微博)和联通垄断经营》,做出了回应。

其中,网评一文称,“事实上,宽带垄断恐怕还不止这些,比如电信运营商与房产开发商签署协议,在宽带接入上形成最后一公里垄断的新闻,就比比皆是而且屡禁不止。”该文还引用数据得出结论:电信巨头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形成宽带垄断是毋庸置疑的。

人民邮电报作为工信部直属通信产业的主导媒体,替电信和联通发言,向广电系统的央视发难,并且措词强烈,让人闻到了浓浓的火药味。

不少媒体此前就刊发报道称,发改委调查电信和联通,其举报人有可能是广电系统,也会让广电系统获益。这一次人民邮电报反唇相讥,让这一猜测得到了部分验证。

11日11时17分,人民邮电报还在官方微博发表言论替自己辩解:有人耻笑“感情论”,认为这不过是垄断行业的低级借口。我们认为,有事实有依据的调查报道,我们接受;罔顾事实的抹黑报道,我们绝不能沉默。

发改委VS其他部委 发改委调查结论遭其他部门软抵抗

就在人民邮电报和央视打得难解难分之际,新华社的一篇报道则将这场反垄断之战背后的秘密揭了出来。

新华社题为《好一路神仙剑法———围观“中国反垄断第一案”》的报道称,根据新华社记者掌握的信息,今年4月下旬,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司(后改为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向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微博)下达了调查通知。6月份,发改委通报初步调查结论:认定两公司在相关市场具有支配地位,涉嫌存在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并拟按照有线宽带接入总体收入的1%-10%进行罚款。两公司随后分别提交了为自己辩护的反馈意见书。

10月17日,发改委就有关情况征求国务院法制办、最高人民法院和工信部意见。会上,各方意见分歧较大,比较集中的观点是此乃大事,在证据还不充足的情况下,需谨慎从事。发改委在会上表示,将就有关方案在征求国资委和工信部等相关部委的意见后上报国务院。

11月9日中午,在发改委未征求相关部门和企业的意见之前,李青(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副局长)通过央视披露了反垄断调查情况。

新华社称,整个调查过程本来是严格保密的,因此,报道一出,相关各部委除了感到吃惊,还有些尴尬。

新华社的报道还称,除了中国电信、中国联通9日傍晚分别发布的简短免责声明,再无任何部门、机构对此事作出正式回应。业内专家几乎都不愿意接受实名采访。

“对一切技术方面的指控最有发言权和裁定权的行业主管部门工信部也称,近几日对此事肯定会有公开回应,但尚未准备好。”

更为诡异的是,相关专家被噤声。“我昨天拒绝了100多个记者的电话采访。”工信部电信研究院一位一向很活跃的专家对新华社记者说。据了解,电信研究院的专家们都罕见地“被领导叮嘱在部里回应前,不得接受任何采访”。

“国资委有关负责人亦表示暂时不方便表态。发改委在亮了第一剑后,任凭事件自行发酵,也再无更进一步的动作和言论。”

“而据记者了解,各种打给上级部门、更上级部门及主管领导的报告正在京城快马传递———这一切,都使得这场‘神仙战’的未来走向更加扑朔迷离。”新华社的文章写道。

技术层面VS专家说法 “宽带接入领域”成扯皮焦点

电信联通涉嫌垄断一事,具有很强的技术性,也很复杂。《反垄断法》草案立法小组成员、中国社科院规制与竞争研究中心主任张昕竹称,电信和联通涉嫌垄断的问题最终会不了了之,也不会有处罚,“从目前发改委披露出的信息上,垄断依据是站不住脚的。”

就在专家的说法让普通民众一头雾水之际,新华社的上述文章称,此次发改委反垄断调查针对的是互联网服务提供商(ISP)专线接入市场的垄断问题。也就是说,无论发改委反垄断调查最终结论如何,都与普通用户的宽带价格没有关系。而此前一天的消息,新华社的用词是“宽带接入领域”。

不同的用词决定了是否存在垄断,也成为双方扯皮的焦点。人民邮电报称,央视用“宽带接入及网间结算领域”是在混淆视听,才得出了骇人听闻的结论。

由于发改委此后没有就此事进行过表态,反垄断调查到底是在调查哪些内容也就无人得知了。

不过,新华社《好一路神仙剑法———围观“中国反垄断第一案”》还提出,“电信垄断”一词仍然极大地引发了公众的共鸣。显然将反垄断一事拉到了用户的感情方面,与央视的反驳很类似。

该文最后写道:业内专家认为,在电信领域开展反垄断调查,有助于进一步规范市场秩序,使企业更加公平地参与竞争,长远来说,有利于保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但如果反垄断之剑本身挥舞得毫无章法,轻则造成资本市场的剧烈动荡,既损害了小股东利益,又蒸发了国有资产,造成相关企业无谓的损失,并影响企业的正常经营;重则将加剧电信行业市场格局的失衡,对我国互联网产业和众多国有企业的形象带来不可逆转的伤害。“为政用典者,敢不慎乎?”

通信产业网副主编毛启盈则称,“我非常同情发改委的处境,老百姓的呼声可以不予理睬,但是,有话语权的广电投诉不能不受理,否则就会投诉你失职,何况这是一个肥差事。你不查,有的是愿意调查的人。但是,非常可惜的是,你的表现一定不会令国资委和工信部以及广电满意。因为,从宣布调查的这一刻起,大家都知道是一场体制下的利益之争,这注定是一场闹剧。” (本报综合)

上一篇
下一篇 没有下一篇了

相关文章

{{news.title}}

{{news.timeFormat}} {{news.author}}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