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2011暴雪全球征文大赛优胜作品:洛丹伦的未来

李娇娇 2012-01-10 03:55:09

本文为2011年全球征文大赛的优胜作品,为玩家创作,并不代表官方正史。

作者:Tyler F.M. Edwards 翻译:Dort

莱尼德 巴萨罗梅领主,也被不少人称呼「可敬者」,跋涉于前往都城的路上。他提醒自己现在那座城市是被称作幽暗城。事实上,它已经不是都城好多年了,但它曾经是莱尼德的家,而旧习难改啊。

城市的许多高塔已经毁损,曾经的清澈天空也被令人窒息的惨绿沼气给遮蔽,穿透沼气的些微阳光并不能给披在他瘦骨上的干瘪皮肤带来一丝温暖。城门没有像莱尼德经常回忆的那样被傲然、穿着联盟制服的士兵守着,而是由带着盾牌、身着痛苦标志的亡灵守卫站在两侧等待他的到来。

尽管代表着银白十字军的官方,他却是独自一人前来。因为不管他与这些被遗忘者之间存有多少裂痕,他们都是他的同胞。

他是被遗忘者。

尽管亡灵守卫问候他时表现得不够亲切,也足够恭敬了。这是他起初并未期待能获得的待遇。守卫们护送他穿过城门,来到了曾经是这座城市的大广场之处。她正在此地等着他。

她原本相当美丽,如今却不再。她的金发化为晦暗的灰白色,粉红肌肤也染上了死亡之灰,双眼呈现奶油色,双唇则黑的像是无月的夜晚。

他的腐烂关节毫不影响为她而表现的优雅行礼。「您好,黑暗女士。」

「欢迎回家,莱尼德 巴萨罗梅领主。」希尔瓦娜斯 风行者道。

莱尼德勉强让饥瘦的脸颊露出微笑。「不需如此拘泥,我的女士。称呼我莱尼德就行了,或是里欧也行。」

希尔瓦娜斯尽一死者所能的展现出热情,微笑道。「那么,来吧,里欧。让我带你看看你的老家,自从你上次离开之后这里已经改变许多。」

想起最后那几次拜访幽暗城的事,莱尼德的表情些微的阴郁了点。他并不同意那些被遗忘者同胞的做法,他们彼此之间的冲突日益激烈,最终造成他决定在过去几年都与银白十字军同在,并避免了任何实际上与自己同胞接触的行为。现在,即使必须尽可能展现出外交礼仪,他对其他被遗忘者行为的不认同感并未因时间而减少。事实上,根本是与日渐增。

即使如此,他还是让希尔瓦娜斯带领自己离开这座广场。亡灵守卫尽管在后保持一段距离,莱尼德还是能在身后强烈的感受到他们的存在。

让他惊讶的是,希尔瓦娜斯并未引导他进入地下的幽暗城,而是带她到原本洛丹伦人民在阿尔萨斯背叛前所居住的城市遗迹。

他很快就知道原因了。在他先前的拜访时,此地还只是个被遗弃的遗迹,现在则都已经被吵杂的居民活动所占据。被遗忘者们在此处忙碌着,修复或是彻底重建原本毁坏的建筑,竖立起许多痛苦标志的旗帜,或是在死亡花园中行走、聊天,好似他们还活着那般。他甚至注意到好几个其他种族的活人也在其中,如兽人士兵和辛多雷魔导师。

莱尼德纳闷究竟这些景象有多少是刻意为他而表现的,但内心的某一部份却认为自己实在是太愤世嫉俗了。

「那些畏缩在废墟中的日子已成过去,」希尔瓦娜斯道,她的声音散发着骄傲。「这是被遗忘者的新时代,阿尔萨斯已经死了,我们的敌人在我们面前逃亡,而洛丹伦的重生就即将要降临。」

莱尼德看了看四周,尽管他依旧在怀疑这是不是什么骗人的表像,也确实的感觉到周遭的不死族有些不同。这些被遗忘者身上带有他先前从未看过的气魄。他们看起来仿佛…充满希望。而任何时刻,只要他们的双眼看到希尔瓦娜斯,都流露出敬慕之意。

过了好一会儿,他意识到自己正目瞪口呆。他绷紧下颚,注意到黑暗女士在对他嬉笑。

莱尼德清了清喉咙,灰层从双唇之间喷出。他决定直接切入重点。「你一定知道我为何而来,」他粗声道。

希尔瓦娜斯的笑意少了些。「银白十字军并不认同我最近的一些行为。」她的口气也不是在提问。

就好似在暗示她的话,三位闪亮的形体拍着鬼魂般的双翼飞过他的头顶。

莱尼德感到一股凉意,超越了平常填满自己的那阵冰冷的死亡之意。

他们是华尔琪,因力量和永生的承诺而为巫妖王牺牲自己的维酷女人。他们正是莱尼德的所有十字军同袍全力对抗和渴望摧毁的敌人,而现在她们所服侍的是黑暗女士。

「是的,」他道,停了一会,让目光变得更加冷酷。「我们并不认同。」

好似都感受到了这股紧张的情势,附近的被遗忘者皆尽快拖着脚步离去,好给他们的女士一些独处的场合。

「你和任何人一样都能感受到不死的恐惧,希尔瓦娜斯,」莱尼德道。「你带领你的人民从如此恶虐我们的怪物和他的暴政中获得自由,你的军队也在终结阿尔萨斯的恐怖统治中扮演关键。但现在你却跟他犯下同样的残暴罪行?不死可是个瘟疫啊,你却计划要感染更多人?」莱尼德的声音带着某种他同胞中鲜有的颤抖情绪。

曾经,他短暂的钦佩过希尔瓦娜斯。她将他从巫妖王的控制中解放,他也因此而总是觉得受恩于她。而长久以来,虽然他都不认同她在对抗巫妖王的战争中所用的手段,但却从未会想到她会堕落到同样的地步,居然开始将她加害的被害者复活入不死的梦魇中。

她点头同意道。「我能理解你的愤怒,里欧。就在不久前,我或许也会跟你一样。但我的目标却和以前不同了。阿尔萨斯已经死了,而我现在必须为未来打算。」

她的眼色变得冷淡。「在巫妖王死后的一段日子中,我感到绝望。整个被遗忘者的存在就是为了要致他于死地。没有了他,我们就只是一群怪物,活在一个不需要我们的世界之中。」

莱尼德点了点头。他试图保持住自己的愤怒,但事实上他却在冰冠城塞的战斗后几个月后体会到相同的感受,很难不对她所叙述的话感同身受。

「我努力的花了很长的时间去思考我的人民,去思考他们为何物,」女妖之王续道。「但除了我们对阿尔萨斯的憎恨外,我找不到其他的答案。所以我问自己他们的前世为何,而这就很简单明了:他们是洛丹伦的人民。」她乳白的瞳孔望着周遭半毁的城市。「接着,答案就很显而易见。」

「洛丹伦一直都是最令人赞叹的人类国家之一,看着它就此消逝会是一件摧人心肺的大悲剧。我的目标因此变得明确:我会重建洛丹伦,然后让被遗忘者重新取回他们生前的荣耀。」

莱尼德的心思回到了那段身为骑士、服侍泰瑞纳斯国王的模糊记忆。他记得自己骄傲的看着他的国家旗帜在高塔上飘扬,他记得都城市场那快乐又杂乱的日子。尽管他知道这一切都已经永远的消失了,但就算只是一丝微小的过往之影能回到他身边,这股想法都让他为之倾心。这是折磨他许久的一种不寻常的情感,温暖又强烈。

但事情并不是那么的简单。

[page]

「你说的这件事,和让其他人跟我们一起受苦于不死中的这种阿尔萨斯的暴行有很大的差距。」

她的表情就像是一位有耐心的学校教师对待一位学习迟缓的学生。「我们的人数并不是无限的,里欧。联盟的军队,以及死亡之翼的爪牙都在无情的进犯我们。我们很多原本的人民都在对抗巫妖王的战争中倒下了,他们有些人的身体被破坏到灵魂无法继续停泊的地步。因此如果我们要重建洛丹伦,甚至只是要取得一丝它过往的伟大荣耀,我们就必须扩充人民的数量,而华尔琪的魔法给了我们唯一的希望。」

希尔瓦娜斯打了个手势,一个被遗忘者便从她身后的阴影出现。看见此人让莱尼德惊讶的想扬起眉毛,假使他还保有眉毛的话,但他并未因眼前的场景而在思绪中迷失。

「这位是瓦德雷 莫莱,」她道。「说吧,瓦德雷。告诉他你在被遗忘者之中的新生活。」

对一个不死族来说,瓦德雷壮硕的很不寻常,他看起来像生前就是个壮汉。他身体腐败程度并没有像莱尼德或是其他大部份的被遗忘者那么严重,所以他一定是最近才被复活的。比起身体,他的手显得尤其小。

「还活着时,我是个逃避天灾军追杀的难民,」瓦德雷深沉的声音道。「多年来我只能勉强糊口的过日子,直到我被一个兽人给杀害了。过了一段时间,华尔琪找到了我并将我带了回来,我起初感到很惊讶,我很害怕我变成的怪物以及我周遭的不死族。但我意识到在自己死去之前,都未真正的活着好一段日子了,我无家可归、毫无希望。」他看了希尔瓦娜斯一眼,露出敬佩的微笑,她也回以一笑。「不过现在,我已经有了人生的目的,我有一个家,我也有人民的归属,我是这个大社会的一份子。」

黑暗女士对他点了点头。「多谢你,瓦德雷。你可以走了。」

瓦德雷对她躬身退下。

「并不是所有我们复活的人都决定加入我们,」希尔瓦娜斯续道。「那些不愿意的人都离开去追求自己选择的道路,而愿意对被遗忘者宣誓效忠的人,都会受到欢迎进入我们这个新社会,成为重生洛丹伦的一份子。」

莱尼德紧咬嘴唇、深思着。他依旧不喜欢她的方法,可是他承认这确实是有些道理在,而且他也无法去忽视重建洛丹伦的诱惑。

不过还有一件事仍在困扰他。

「但是…那些瘟疫…」

眉头些微的在女妖之王的脸上皱起来。「我们只在危急的时刻才会谨慎的使用。」他熟悉的那股残酷从她的声音中隐隐透出。「当我创立了被遗忘者时,我对我的人民做出了一个承诺,我会杀掉任何一个挡在我们路上的人,而我一定会做到。我们已经受苦受难太久,任何打算伤害我们的人都一定要被彻底毁灭!」

他想起没有银白十字军的代表能够被允许进入吉尔尼斯和希尔斯布莱德,或是任何谣传最近出现瘟疫的地区,因此他也无法去确认她所述的真伪。

她的表情接着又和缓些。「但不能据此断言我是个要摧毁这个世界的怪物。我不是阿尔萨斯,我要的只是替我的人民建立一个家,而当我们被攻击时,我们会反击。但我们不是天灾军。」

莱尼德叹口气,想了想。「我很想要相信你,希尔瓦娜斯。」他的口气真诚。他是真心的想要和他的人民重新团聚,想要看见洛丹伦重建。「但这真的很困难。」

「我能理解这表面看起来是很糟,」她道。「如果我在你的处境,或许我也会这么想。但不要让你的视线被偏见给遮蔽了。想想看我们能在这里创造多少的未来,想想看我们被遗忘者并不是孤军奋战,和我们作对就是与部落为敌。」

他并没有遗漏她最后一句所含的警告之意,这也正是他和许多其他十字军所思虑的。尽管在部落和联盟之间的纷争中,十字军自恃中立,但他们的成员有不少是来自部落,一旦参与了战争就可能会导致十字军分裂。

他点头道。「我会传达你的话给提里奥和其他人,我不知道他们会做出什么决定,但是我保证会给你一个公正的答复。」他这句的口气一样真诚。

她亲切的点了头。「谢谢你,里欧。亡灵守卫会带你离去。」

莱尼德鞠躬后便让守卫护送他离去,尽管他试图保持自己能够公正的看待一切,但过往的洛丹伦记忆又一次填满了他的心思,而不知怎的,那些华尔琪看起来也不再像先前那样毛骨悚然了。

[page]

希尔瓦娜斯望着巴萨罗梅领主离去,脸露笑容。他吞下了她所说的每一个字,而且坦白说,有一些确实也是事实。她对银白十字军不会决定出兵对付她这件事很自信 – 至少到一切都对他们太迟前。

就在此刻,附近有某个东西引起她的注意。那个东西在刚刚的会谈中不断的在一旁骚扰着她,让她现在不耐烦的呲起牙来。

「我们彼此都知道你已经被发现,所以别再玩捉迷藏游戏了!」希尔瓦娜斯厉声道。她伸手划了出去,将阴影从两个建筑物之间的暗巷撕裂,一位穿着黑色铠甲的人形显现出来。

他发出带着不自然的回音的冷酷笑声。「你的观察力一直都是这么强,希尔瓦娜斯。」大领主达里安 莫格莱尼道。他走出巷道,头盔下射出的目光闪烁着威胁。

「你在我的城市内干什么,莫格莱尼?」

「我来的理由就和巴萨罗梅一样,我对你最近的行为感到不满。」他双眼的水蓝光芒斜睨了再度从城市上空飞过的华尔琪。

他双眼再度盯回她身上,让她感受到一股专注的视线,一股闪耀出活人无法理解的冰冷之怒。「你表演给老莱尼德看的戏还演的真好,那个可怜的笨老头因为太渴望能重回他的老日子,以致愿意相信任何事。」

她的身体紧绷起来,双手移往腰间两侧的佩剑。「注意你的嘴巴,你以为我会怕你吗?我们可是被我忠心的追随者包围着。」

「我不是来跟你打的,」达里安道。「我是来替黑锋骑士团传话,那就是:我们并没被你愚弄。」

她没有抽出自己的剑刃,但双手已经蓄势待发。「愚弄?」

「你的把戏已经够了!」达里安吼道。「你或许能够让巴萨罗梅以为你是清白无辜的,但我可不相信你。我才不信华尔琪是什么让洛丹伦重生的伟大计划。我的人已经去过吉尔尼斯和希尔斯布莱德,我可不认为你在那边所用的瘟疫只是『谨慎』而已。我很久以前就不再相信你所说的话。自从愤怒之门时你痛斥普崔司的药剂研究时,我就不再相信你说的,因为你藏在背后的真正理由是他们太早行动,还有他们选择的是瓦里玛萨斯而不是你。」

他执意的往前跨出一步,就像一个匍匐在猎物后的猛兽。「而且我也不相信你的人告诉我寇尔提拉是因为太忙碌才无法响应我的传唤。」

自达里安现身来,希尔瓦娜斯首次感受到一阵真正的凉意,她的思绪闪过那个被铁链栓在炼金房最深处的憔悴精灵身影。

但那只是个短暂的惊动,她几乎马上就恢复自己的自信,狂傲的对着死亡骑士微笑。「那这又如何呢?你的骑士根本就无力阻止我。我已经对巴萨罗梅说过了,而我现在要再对你说一次:我们与部落同在,不管我多么厌恶加尔鲁什,他依旧不会眼睁睁的看着部落被人冒犯。因此如果你对我们出手,你马上就会像只小虫那样被捏碎。」

达里安咧开嘴,头盔刚好就能露出狩猎者的笑容。「你到现在还看不出黑锋与银白在关键之处有何不同。」

「那么,又有何不同?」她道,对他的把戏感到厌烦。

「他们有所牵挂,」达里安道,他的声音冰冷、凄凉的像是北裂境的荒土。「我们没有,我们会乐意牺牲自己以换取你的失败。而且即使你强到我们无法战胜,我们也会让你受苦。我们会肆虐你的领地直到你无法抵御联盟的进攻,直到加尔鲁什开始纳闷你究竟值不值得他花费精力来协防。」

她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一步,而且双手已经真的紧抓剑刃。「若你说的都是真的,现在为何还不动手。」

达里安的双肩重重的沉了下去,表情也柔和了些,不过就只有一点点而已。「因为你和我,以及你的人民和我的部属,都深刻的了解一种银白十字军无法理解的感受。甚至就连巴萨罗梅都无法理解我们,因为他已经在活人之间过了太久的日子。我们都是为了保护我们的挚爱不被天灾军杀害而献上自己的生命,我们比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人都还要了解受苦与牺牲。我们是并肩作战的战友,你和我都曾经一同为天灾军效命,也一起在战争中对抗他们。这个牵绊正是让我无法出手的原因。」

他朝她的位置又踏出一步,紧握双拳。「但我们的耐心不是无限的,而且现在正在急速的消耗中。你现在看起来似乎忘记了当时你死命对抗的事物,但我们可没有。如果你继续重蹈阿尔萨斯的覆辙,我们就会毫无选择而必须起身对付你。」

达里安不再说话,而她则是紧迫的盯着他。接着,她便让自己放下戒心、松开剑刃。「你已经说完了吧,死亡骑士。现在就给我滚出我的城市,滚回去你的亚榭洛。」

他原地不动的站着好长一段时间,似乎在期待她继续说些什么,然后才转身走回暗巷。她觉得自己看到对方转身时似乎些微的摇了摇头。阴影跟着达里安爬回了暗巷,他挥动双手施法,让一部份的影子聚合成一个传送门。希尔瓦娜斯朦胧的认出那是通往亚榭洛 – 黑锋骑士团的亡灵之城的传送门。

达里安踏入传送门,便消失了。

她站在空荡荡街道上好一段时间,枯瘦的双手反复握紧又松开。达里安的某些话让她的内心极度不安,而且不只是他话中挑明对幽暗城的威胁之意而已。达里安的话让她想起了一些事物…但她无法确定那究竟是什么。她的手指拨弄着挂在脖子上的项链,然后猛力的摇头以清空这些思绪。

亡灵守卫刚好从护送巴萨罗梅的任务回来,他们注意到她的烦躁。「请问怎么了吗,我的女士?」其中一人嘶哑道。

「立刻增加城市周遭的巡逻守卫,然后下令巫妖重复确认他们的侦测法术。再来,把负责封锁希尔斯布莱德和吉尔尼斯的人给我带上来!」

亡灵守卫飞快的离开去执行命令,然后她便踏上那条前往幽暗城、欢迎她的阴影之路。如果达里安真的要去浪费他的军力来袭击她,那么她一定要做好万全准备。洛丹伦的未来会按照她的想法来塑造,黑锋骑士团所传达的警告根本就不值一提。

[page]

达里安在往指挥大厅的路上前进时,他的脚步声于亚榭洛的深处回响着。当他接近目的地之际,另一个声音混入了空洞的沉重脚步声:是钢铁互相交击的清脆声。

他停在目的地的门前。一间训练室,两个人正在里面切磋,他们之间除了武器的交击声外毫无其他噪音。毕竟这两人老早就死去了,他们并不会因喘气或是使劲而发出声响。

第一位是个黑锋骑士,一位迅速如电、精准无比的前高等精灵;另一位则身前是一个人类女性。

相死亡对她比其他大多人都要更仁慈些。她的发间依旧闪着一些原来的金发线条,皮肤则保持浅淡的粉红色,身上的盔甲遮蔽了胸膛上被霜之哀伤留下的锯状伤口,脸颊并未变得枯瘦,因此如果没有近身细看,很容易会认不出她早是个死人了。

达里安看着她独自就能对付另一个死亡骑士,便让自己露出了骄傲的微笑。几个月前他刚找到她时,她没半点挥舞剑刃的本事。但是死亡改变了许多事物,在她接受了黑锋骑士团的几个月训练之后,她已经和他许多的士兵一样熟练武技。

他清了清喉咙,提醒切磋中的两人自己已经到来,而他们则立刻结束他们的对战。那位精灵饥渴的眼神,是唯一显露出嗜血的迹象 – 这是阿尔萨斯留给他们所有人的诅咒。

「退下吧,」达里安告诉他,于是精灵便马上离开了房间。

那个女人转身对上他的视线。「你和她谈过了?」

达里安点了头。

「然后?」

「她的反应就像我们预料的那样,」他咕哝道。「她的内心还是保有一些人性情理在,不过这正在消逝中。我猜想我们必须在事情拖太久前就要行动了。」

「那么银白十字军呢?」她问道。

他脸现怒容。「他们从来就一直被希望给遮蔽了双眼。或许他们终将会决定要出手对付希尔瓦娜斯,但等到那时候时,一切都太迟了。」

「那么你在都城看到了什么呢?她的武力有多强?」

「很强,」他承认道,双臂交叉在胸前。「至少和我们一样强,或许更强。」他腐烂的牙齿彼此磨蹭,一抹贪婪的笑容出现在他的脸上。「但她已经犯了一个致命大错。她将整个国家都投入到重建洛丹伦昔日的荣耀上,虽然我认为这只是她用来宣扬自己计划的手段罢了,但被遗忘者们却全心致力于此。很快的,他们将会相信洛丹伦的未来是美好的,就像他们相信她一样,而她这么做就刚好正中我们的下怀。这将会是她未来垮台的主因。」

他跪下道。「我向您保证,我的女士,我一定会让洛丹伦的真正女王复位。」

卡莉雅 米奈希尔露出了微笑。

{{news.title}}

{{news.author}} {{news.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