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ews > 商业 > 猫眼COO康利2小时还原《后来的我们》退票事件:称重大档期前高退票属常态
猫眼COO康利2小时还原《后来的我们》退票事件:称重大档期前高退票属常态

DoNews5月7日消息 (记者 费倩文)五一期间,多部国产电影同时上映,由刘若英导演的影片《后来的我们》票房一路领先,上映不到5天累计票房就突破了10亿元,并连续5天获得单日票房冠军。但就在4月28日上映当晚,该片被曝出出现大规模恶性退票情况。票务平台猫眼有着该片的出品方之一与主发行方的多重身份,这让猫眼难以从“恶意刷票”的质疑中自清,成为众矢之的。

针对《后来的我们》退票事件,猫眼娱乐继发出两封声明后,5月3日下午4点,猫眼举办了一场媒体恳谈会,对整个事件进行还原,猫眼娱乐COO康利亲自上台,耗时长达2个小时,回答了“到底是不是黄牛退票?”、“为什么只有《后来的我们》的退票率高?”等五大核心问题。

猫眼娱乐COO康利在说明会中否认本次事件为大规模、有组织的黄牛刷票,并称重大档期前高退票属常态。不过,康利也表示,本次事件的最终结果,正在等待主管部门一个最终公正处理的方案出来。

353B681241823A487B7953D5902153E3BD5BE99A_size154_w1000_h667.jpeg

《后来的我们》的退票“大戏”

据悉,《后来的我们》上映前便放出由五月天、田馥甄、陈奕迅等多位明星演唱主题曲,为影片热身。据猫眼专业版统计,《后来的我们》4月28日上映首日便获得了43.8%的排片占比,收获票房2.85亿元。但就在票房节节高升的当晚,微博知名电影博主@电影票房爆出几张聊天记录截图,其中有图片显示,武汉万达所有店共退4342张票。

4月29日,猫眼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截至4月28日23点,猫眼平台疑似恶意刷票并退票数量约38万张,涉及票房约1300万,占影片当日总票房2.8亿元的4.6%。恶意刷票订单集中在19.9元等特惠票上。”同时,票务平台猫眼和淘票票也暂时关闭了退票功能。

就在《声明》发布不久后,猫眼针对《后来的我们》退票事件再次发表声明,表示4月28日出现的退票订单中54%为用户正常改签行为,剩余的46%退票订单中有部分确定为恶意刷票,疑似黄牛行为。

随着事情的不断发酵,5月2日,在线票务平台的淘票票发表声明称:“淘票票2018年的整体退票率是3.17%,《后来的我们》上映首日在淘票票平台的退票率为9.16%,远超同期上映其他影片以及日常退票率。整体改签率方面,淘票票2018年的整体改签率是0.63%,《后来的我们》上映首日的改签率为2.11%,超过日常改签率的3倍。从退票率和改签率来看,《后来的我们》的售票数据的确存在无法合理解释的异常。”

猫眼还原“退票事件”

继发出两封声明后,5月3日下午4点,猫眼针对近日的《后来的我们》退票事件举办了一场媒体恳谈会,猫眼娱乐COO康利亲自上台,耗时长达2个小时,回答了五大核心问题。

1、到底是不是黄牛退票?

此次恳谈会上,猫眼并未将高退票率归结于黄牛刷票。康利强调,目前确实没有迹象表明,该事件背后是一个大规模、有组织的黄牛刷票行为。

康利称:“(猫眼)为电影院提供改签和退票两种服务,没有说46%都是黄牛,而是部分疑似黄牛。我们现在没有任何的笃定或者确定这是一个单一组织的黄牛行为,比如说某一个黄牛操纵了这个。但是大家也知道黄牛刷单,这些刷单行为是遍布在各个城市里的、一个网状的小颗粒组织行为。”

猫眼方面解释,这一部分含正常退票和疑似黄牛退票,并且也仅仅是“疑似”,目前通过技术手段无法判定是否是真的黄牛。

“我们确实锁定了一部分的账号和订单他的购票比例和单数,是有一些反常的迹象,但是凭此证据来断定某个账号就是黄牛,这个是有难度的”,康利表示。

2、为什么有这么多用户在同一天晚上退了票?

对于《后来的我们》高退票率这一事实,康利并不否认,但他同时强调,“重要档期的首日,退票和改签比例的高起应该是一个常态,只不过这次可能比历史上更多了一些”。在猫眼提供的数据中,无论是2017年国庆档还是春节档,首日退票率都比平日有着明显增幅。而在本次事件中,康利表示,与国家电影专项资金办公室的后台系统进行核对后发现,“五一档”《后来的我们》的退票率比刚刚过去的“春节档”最高退票率的影片高0.6个百分点。




康利称从历史来看一般有几个特征会造成高退票率:第一,热门档期的热门影片,因为它的关注度高;第二,它的预售开启的时间比较长,并且预售阶段比较火爆。从猫眼目前掌握的数据来看,大量的用户的退票是产生在映前10几天甚至10天、8天,就是映前越早购买的用户,他临时改签的概率越大。

猫眼的技术负责人补充道:大家看到的,以及影院端感受到的是28日晚上退票率可能有些上升,这是当天场次退票率的结果,实际上用户的购票行为和退票或者改签行为是发生在之前的,并不是都发生在当天晚上的那个时段。

康利补充称,“很多影城从24日、25日开始当天的退票率就很高了,反而有的影城在28日的退票率,没有25日、26日那么高,这也是我们从影城了解到的实际情况。”

3、为什么只有《后来的我们》的退票率高?

康利将导致《后来的我们》出现较高退票率的原因归结为以下两点:第一,热门档期的热门影片,关注度高;第二,预售开启的时间比较长,且预售阶段比较火爆。



康利表示,《后来的我们》映前的热度是超高的,可以通过各种的热度指数、营销指数查看,这些数据表明,《后来的我们》本来就具备了一个爆款电影映前的市场关注度和大众的期待度。

针对第二点,康利特别强调,从猫眼掌握的数据,大量用户退票产生在映前十几天甚至10天、8天,映前越早购买的用户到临时改签的概率越大,比较容易理解。

“我们去咨询了很多影院经理,看了一下线下情况,这次五一档4月28日那天是一个周六,但却是工作日”。工作日改签的几率本身就比较大。

此外,康利还表明,另一个需要考虑的因素在于,一年以前可能支持退、改、签的影城就1000家,现在猫眼有6400家支持退、改、签的影城。这一定程度上也有可能造成退票率可能比以前更高。

4、猫眼是否恶意刷票?

此外,也有部分声音认为猫眼存在很大的恶意退票嫌疑。在康利看来,猫眼并没有动机做这件事,因为《后来的我们》在各项营销指数上都是一骑绝尘的状态,其首日票房是2.8亿,剔掉改签之后的所谓“造假”票房只有几百万的量级,这是没有必要的。

7 - 640?wx_fmt=jpeg.jpg

8 - 640?wx_fmt=jpeg.jpg

5、为什么猫眼上退票行为较多?

为何在猫眼平台上退票情况发生较多,康利认为,目前猫眼是国内最大的售票平台,卖得多自然退的就多。“在4月28日那天我们的出票量占全国大盘的比值通过公开数据都能查到,我卖得多自然退的就多。出票比例和退票率,我们跟其他平台是一样的。”

但康利也承认,在本次事件中,猫眼存在一些问题,诸如之前并没有针对高退票率设定一个阈值来堵住这个漏洞,这是猫眼接下来运营和机制上要完善的地方。事实上,在本次事件的处理方式上,猫眼在4月29日即暂时关闭退票功能,从而对普通用户造成了一定影响。

康利称,未来,猫眼将考虑涉及到单影城的应急机制、预警机制,平台与各个影城同步,共同处理此类事件。(完)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北京斗牛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