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线》总编辑:封杀TikTok动摇美国民主制度根基

2020-08-03 17:11:55 精选

1.jpg

8月1日,《连线》杂志(Wired)总编辑Nicholas Thompson对特朗普政府威胁封禁短视频社交应用TikTok一事发表评论文章,以下是原文:

7月31日,美利坚合众国总统宣布他要封杀“充满活力的美国社交平台”TikTok,意在进一步减少竞争,而现状是,当前市场本就竞争不足。这是一项不成熟的壮举,将同时动摇美国两项民主制度的根基:言论自由和市场竞争自由。

TikTok在美国的命运现在还没有定论。特朗普的上述威胁可能是谈判策略的一部分,而这个策略的目标就是撤销TikTok中国母公司字节跳动对这个平台的所有权。然后,微软可能会趁机进入。

特朗普如果如他所言提出行政令,可能会面临法律审查。同时,TikTok也已经宣布它“不会离开”。但不论最后结果如何,这份总统声明都充满了虚伪的气息。

TikTok的确受到数据安全方面的质疑,因为它和其他互联网产品一样,会复制你写在你粘贴板上内容。所以禁止美国军事人员和外交人员在公务手机上使用这些产品是合理的。但要将这一点作为TikTok危害美国国家安全的证据,是不成立的。

比起“威胁美国国家安全”,TikTok更威胁着Facebook的生意。相比Facebook过去的那些手下败将,TikTok是一个合法的、尚未被打压或者制裁的、生意兴隆的竞争者。

在7月29日针对Facebook、Amazon、微软、谷歌的反垄断听证会上,美国国会提出一项重要指控:Facebook现在在使用它所有收集到的秘密信息,来对付最新出现的竞争对手。“如果我说不,扎克伯格会摧毁Instagram吗?”Instagram创始人Kevin Systrom曾经在与公司董事会成员Matt Cohler讨论Facebook提出的收购意向时这样问,Matt Cohler当时的回答是:“他很可能会的。”

Instagram和Whatsapp都被Facebook“一口吃掉”,Snapchat则是被袭击得“一瘸一拐”。虽然Facebook这家美国公司不愿意承认其强大,也误解了其高明之处,但TikTok从Facebook的“毁灭模式”下幸存了下来。到后来,Facebook只能史无前例地、焦急地、试图克隆TikTok,但其实一切都已经来不及。

Facebook的转机,来自于特朗普对TikTok的强势立场。他的TikTok孪生子,旗下Instagram所开发的Reels即将上市。没有了TikTok,这个应用通往成功的道路将会更加开阔明朗。

自从特朗普和扎克伯格在去年11月共进晚餐后,一些阴谋论便冒了出来。这些阴谋论猜测这两人之间达成了某种心照不宣的协议:扎克伯格允许特朗普随意使用他旗下的平台,而特朗普则会在另外的方面帮助扎克伯格。我一直怀疑这一协议不会有明显的证据,但是强大的外交并不是这样的——它会在小动作,眨眼间和点头间发生。并且,怀疑扎克伯格对于白宫的善意,我觉得特朗普不会不记在心上。

但这当然掩饰了特朗普此举的虚伪。实际上,这是对言论自由的否定。从某种程度上讲,Facebook之所以对特朗普保持温和的态度,是因为扎克伯格在捍卫言论自由。特朗普怎么能将一个社交媒体判处死刑呢?就算TikTok上难免有些垃圾信息,有时也许会引起反感,但TikTok毕竟是是自由开放的,在这一点上,甚至远超其他平台。

有些保守派的批评家指责推特缺乏对美国《第一修正案》的尊重,这些人是真诚的,我渴望看到他们对今天这些新闻的回应。我已经和白宫联系,可以发表相关评论。如果能与白宫对话,我将持续更新信息。

特朗普威胁封禁TikTok的真正动机是什么?其中有一部分是他对美国国家安全和间谍活动的关注,但毫无疑问还有政治上的考量:在与拜登的总统角逐中,展示对中国的强硬手腕会给特朗普加分。另外,TikTok上的达人们被认为在塔尔萨的竞选集会上放了特朗普鸽子,还有人因嘲弄特朗普而在平台上成为大V,这些事情都让特朗普对TikTok产生了反感。

过去的几年中,我一直警告互联网行业发展最大威胁,是东西方的技术冷战。如今,特朗普政府展现出的对言论自由和开放市场的否定,和我之前的预判并无差别。

相关文章

{{news.title}}

{{news.timeFormat}} {{news.author}}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