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生化危机3重制版》体验报告:流程体验大有变化
13分钟前
《生化危机抵抗》中文版实机试玩全新反派操纵者演示
15分钟前
《噬血代码》第二个大型DLC“寒冰女皇”2月26日发售
15分钟前
《生化危机3重制版》制作人采访剧情部分有许多改变
19分钟前
《魔兽世界》再度推送9.0新补丁内容仍处于加密状态
32分钟前
四维图新股价异常或受智能网联汽车概念影响
33分钟前
《一拳超人无名英雄》上市宣传片追加季票DLC角色公布
53分钟前
佳兆业的神来之笔
1小时前
*ST尤夫及子公司涉诉共57起涉及金额31.20亿元
1小时前
钉钉全面开放私域流量池,企业主大V纷纷入圈掘金
1小时前
双林股份收关注函:说明近三年与特斯拉合作具体情况
1小时前
海外机构调研股名单海康威视最受关注
1小时前
上汽通用五菱实现复工后首批订单出口
1小时前
金科股份:23亿元公司债券将于2月26日在深交所上市
1小时前
抓住下游行业景气势头汉钟精机实现全年度业绩预增
1小时前
香溢融通以7592.7万元收购海曙香溢担保75%股权
1小时前
安恒信息2019年营收同比增长50.85%至9.45亿元
1小时前
美孚腾讯等企业成立后市场公司“孚创”
1小时前
清溢光电2019年盈利同比增12.52%至7049.62万元
1小时前
新三板“头牌”成大生物要奔科创板会是最佳选择吗?
1小时前
90天免费开!购BEIJING品牌车型1千订金抵1万元
1小时前
美迪西2019年净利润同比增长8.87%至6616.22万元
1小时前
国创高新股东互兴拾伍号减持192万股套现约780万元
1小时前
三夫户外股东贾丽玲减持4200股套现约8万元
1小时前
两连板黑牡丹:宁波中车新能源为公司投资参股的企业
1小时前
增收不增利!道通科技2019盈利同比下降2.62%至3.27亿元
1小时前
爱玩《DOOM》和《动物之森》的猛男,终于团结起来了
2小时前
获26家机构密集调研景嘉微表示“专用和民用市场我都要”
2小时前
PS4《硬核机甲》国行版过审横板机甲动作类游戏
2小时前
爱柯迪:新能源布局前瞻开始进入收获期
2小时前

A站打破死亡循环三要素:会管理的领导、能赚钱的产品、不斗争的股东

2018-02-06 15:45:48 刘胜军

DoNews互娱2月5日消息(记者 刘胜军)

据Acfun员工透露,A站在2月3日完成了新一轮的融资,再次用资本续命。庆幸之余,“猴子们”还有种陷入轮回的慌张。

在过去的11年间,A站的员工们经历了太多遍亏损、停运、濒死、融资、换高管之后再亏损的剧情。

一些疲于“重蹈覆辙”的员工认为,想跳出轮回,真正地拥有未来,A站至少要做三件事:选会管理和赚钱的人当领导、通过游戏周边等下游产品让内容变现、优化股权结构,离资本斗争远点。

核心团队是基础:选会管理和赚钱的人做领导

“公司从没有拧成一股绳,没有确定目标,管理跟不上,执行力也不强。对企业和个人职业发展都无益。”

这是一位A站老员工的离职原因,相比业务、资本市场的斗争,公司管理层的问题更让他无助。

据公开资料显示,从成立年至今,A站已经历了多次管理层动荡。

除去早期的陈少杰、杨鑫淼等人,从2015年至2016年8月,A站换了3个CEO。分别是孙旻、莫然、刘炎焱。

这3人在2016年1月组成了一个“看似最有希望的领导班子”,孙旻任总裁,负责商业化;莫然任CEO负责管理;刘炎焱任总编辑,负责网站内容运营。

(现任CEO刘炎焱)

据A站前员工形容,孙旻有商业化意愿,但执行力不足;莫然想管理团队,但管理能力不足;刘炎焱则像一个“艺术家”,做内容在行,但管理和赚钱的能力薄弱。

部分员工认为,二次元从业者本身并不容易管理,加上管理不当,导致公司员工执行力不足,业务难以推动,商业化自然遥遥无期。

除了了解二次元的“艺术家”刘炎焱之外,A站需要一个有互联网公司管理经验,会管理、会做内容变现的领导。核心团队的能力得到保障,公司执行力才有保障,才可以商业化,减轻对资本的依赖,追求更健康的股权结构。

盈利是跳出资本战场的前提:通过游戏周边等下游产品让内容变现

一名正在准备离职的员工表示,A站用户流失、变现困难等情况,主要原因是“再用二次元内容变现时候,始终放不下,也不知道怎么放下情怀包袱。相对而言,B站就更明白放下和转换。”

想要实现商业化,A站需要充分开发平台内容和影响力,在游戏、直播、影视等领域布局,推出能够盈利的产品。

A站和B站是国内二次元用户的两个主要聚集地,B站由A站初代UP主Bishi在2009年网站宕机期间建立,早期B站的受众群、主要内容和运营方式与A站相同。

2010年,A站创始人将网站卖给时任边锋武汉分公司总经理陈少杰,因独立发展直播业务的关系,陈少杰将网站卖给杨鑫淼。

同年,频繁易主的A站因“社区骂战”“间歇性宕机”等问题,被更“和谐”、稳定的B站抢夺了大量会员和UP主。平台内容的制作者和消费者,开始向B站倾斜。

一名从A站离职的员工认为,事到如今,A站仍然保留着不少的核心UP主,但在用户、内容、收入的量级上已经有了不小的差距。截至2017年12月份,A站移动端活跃用户数量约为170万,同期B站的活跃用户数量约4769万,是A站的近29倍。

该员工称,从2014年开始,优酷土豆的起诉使公司高管被捕,团队面临重建,同事,网站的版权成本激增。在融资不顺,人事动荡的情况下,A站再次在版权购买、UP主培养等方面被B站落下。

此后的2年里,A站层在广告、付费会员、直播等变现方式间犹豫,但始终没能选择。据企业业绩报告显示,A站在2015年实现营收约363万元,净亏损1.13亿元,2016年前9个月营收约71万元,净亏损1.46亿元。

B站却不同,虽然在2014年同样面对着高额版权成本和变现困难的难题,但很快做出了反应。

《Fate/Grand Order》

在A站持续亏损,依靠优酷土豆5000万元投资续命的2015年,B站宣布代理二次元手游《Fate/Grand Order》,产品首月流水达8000万元,成为同期最吸金的手游产品之一。此后,B站尝试了收费会员制,并在内容运营之外,把业务分为游戏、影视、线下周边、直播、以及投资等多个部分。

BLG战队

游戏方面,通过开辟游戏中心,为产品提供入口和内容服务;影视方面,和尚世影业联合成立哔哩哔哩影业,获取上游内容;直播方面,B站组建了自有的主播团队,并买入了LPL等3个电竞赛事的版权;投资方面,除了在文娱行业制作、发行类公司的投资,B站还在近两年先后投资了CBA上海队和LPL的BLG战队,在体育和电竞领域布局。

抱着相似的思路,A站在2017年初开始试水游戏,相继推出了《诺文尼亚》等十余款手游,收入未能达到预期。而除了游戏之外,A站在并未尝试其他的商业化方式。

和谐的股权关系可以反作用于商业化:优化股权结构,离资本斗争远一点

关于股权问题,一在职A站员工表示,股东内斗是A站管理层动荡频发的主要原因,“相比CEO和总裁,奥飞和阿里才像是真领导”。想要获得未来,A站必须在尽快找到商业化途径的同时,通过业务合作等形式,优化股权关系,摆脱资本的完全掌控。

目前,A站的股东包括奥飞动漫董事长蔡东青、中文在线、土豆文化等10家,其中蔡冬青持股54.77%,中文在线持股13.51%,土豆文化持股13.23%,软银四家机构合计持股12.98%,CEO刘炎焱持股1.47%。A站的业务和资金动向,要受到奥飞和阿里系的左右。

如何通过优化股权结构,减少股东之间的内斗,同时以自身盈利能力为基础,削弱资本的对公司的控制,将是A站在本次续命成功后必须面对的难题。(完)

相关文章

{{news.title}}

{{news.timeFormat}} {{news.author}}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