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蔚来6月交付3740台二季度交付破万
30分钟前
恐怖冒险游戏《刑罚加长版》即将登陆Switch港服
36分钟前
《传说》系列25周年纪念短片公布带领玩家回顾系列历史
37分钟前
《跑跑卡丁车》尖锋PRO-R潮流登场
40分钟前
《QQ飞车》人气双人骑宠飞马系列回归
40分钟前
【大神攻略】《王者荣耀》李九的野王养成计划
40分钟前
艺术之作《失落余烬》Steam平台限时折扣
45分钟前
《守望先锋联赛》本周末观赛代币奖励翻倍
45分钟前
《赛道狂飙》先行体验版最新宣传片公布更多细节放出
48分钟前
央行二季度银行家问卷调查报告:小微企业贷款需求指数为78.6%比上季提高10.0个百分点
51分钟前
央行二季度城镇储户问卷调查报告:22.8%的居民预期房价“上涨”
54分钟前
央行二季度企业家问卷调查报告:经济热度指数为19.3%比上季提高6.9个百分点
56分钟前
科思股份披露招股书拟于近期在深市发行新股并上市
1小时前
《赛道狂飙》先行体验版最新宣传片公布
1小时前
《跑跑卡丁车》尖锋PRO-R系列活动正式回归
1小时前
《妖精的尾巴魔导少年》数位豪华版服装展示影像公开
1小时前
亿利洁能控股股东解押及再质押3000万股
1小时前
品牌、渠道携手线上大发力京东618领衔手机品牌逆势上涨
1小时前
广宇发展年报推10派3元股权登记日7月9日
1小时前
汉得信息截至6月底累计耗资6770.65万元回购0.79%股份
1小时前
天宇股份:3名高管已合计减持27.13万股
1小时前
雅本化学预计上半年净利为8900万元至9100万元同比增长逾12倍
1小时前
同方股份年报推10派0.35元股权登记日7月8日
1小时前
线上渠道占境内奢侈品销售额近16%京东让你分分钟变最潮的崽
1小时前
南岭民爆2019年度权益分派10派0.2元股权登记日为7月9日
1小时前
华丽家族:年报推10派0.18元股权登记日7月9日
1小时前
电商助国产奶粉赢得消费者认可飞鹤三年如何做到京东母婴奶粉第一
1小时前
京东图书上线《人生由我》成多平台直播带货唯一入口
1小时前
远光软件2020人工智能新品发布会圆满落幕
1小时前
田溯宁:5G正成为行业应用的关键基础设施
1小时前

闪修侠王源的创业干货:快速迭代服务掘金手机后市场

2019-02-12 14:57:54 推荐

1902121030571524089750.jpg

王源受访者供图

21岁在杭州创办自己的第一家智能手机维修店时,王源觉得那是最幸福的日子,“每天心里都有一团火”。

他4年内开出了5家手机维修连锁店。2015年1月,“几乎每一步都踩准了市场节奏”的王源,迎来了O2O商业模式的风口,他果断决定关闭线下店,专做上门维修服务。短短3年,这家名为“闪修侠”的公司完成数亿元的5轮融资,投后估值超20亿元。

创业8年,王源见证了智能手机市场的变迁,从苹果一家独大到华为、OPPO、小米等中国品牌崛起赶超。移动互联网时代人们对智能手机的严重依赖,也让手机后市场蓬勃发展,“保守估计每年需要维修的手机在两亿台以上,加上其他等智能硬件维修需求,市场规模超千亿元”。

时光荏苒,风口变换,上门洗车、上门美甲等一大批O2O公司倒闭了。闪修侠却依然在扩大市场,目前业务覆盖30多个城市,占据手机上门维修市场份额60%以上,“我们一直在围绕用户需求快速迭代服务,而不是造出伪需求。”王源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坦言,在资本大量注入时会“有些膨胀”,面对残酷的市场竞争和巨头进入,只能逼自己快速成长,带领团队直面挑战。

  看准机会,自学成为最早修智能手机的人

如果继续攻读大学的专业,王源可能有一份舒适的“码农”工作,但是他从小喜欢拆装,一直对硬件非常感兴趣,“走自己的路,做想做的事”的念头激励着他在2010年初,应聘到苹果公司做售后。

当年9月,iPhone4上市,带动了智能手机市场的火爆。王源很快发现,不少人的手机损坏并不在保修范围内,比如摔坏了、进水了,“当时苹果有一个规定是加1700元换一台新手机,我想怎么能这么贵?自己去做专业维修应该有机会。”

开店要租房子、买设备、招人,王源一点儿都没觉得琐碎麻烦,从来没有过的体验反而让他感觉“有趣”。启动资金是个大问题,他用光了工作两年的积蓄,刷爆了信用卡,再和父母软磨硬泡,终于凑出10多万元。2011年4月,他在杭州市百脑汇开了一间40平方米的手机售后服务店,“我是浙江最早一批修智能手机的人,每天在国内外论坛泡到深夜,琢磨怎么拆,怎么越狱,怎么刷机。”

第一单生意在开店半个月后终于来了。王源修得满头大汗,对方看着一脸通红的他问:“哥们儿,怎么样了?”

“不好意思,我修坏了。”王源至今回想起来仍然觉得场面尴尬,“我买了一个新手机给客户,旧手机拿回来继续研究。”就这样半年赔了10万元,他的技术和经验与日俱增。

如今,在距离西湖区灵隐寺和蚂蚁金服公司不远的闪修侠CEO办公室里,最显眼的书架上摆放着王源创业之初修坏的各种型号的手机。

“有辛酸泪也有成就感。”这位个子高大、脸圆圆的90后创始人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当时常常想起来吃第一顿饭时已经下午3点,晚上11点在公交车上总能睡着,“最惨的是被物业逼着交房租,下午不交就要断电。有两次上午我还在疯狂修手机凑钱,中午冲过去掏出厚厚的一叠钱交齐了!”

因为修得快、修得好,王源很快赚到第一桶金20万元。2011年年底,王源作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扩店,并且把所有的钱全部投入装修。这是因为他总结后发现,客户看中的一是技术,二是体验。

那间120平方米的办公室,三分之二的面积是客户接待区,备有电视、沙发、茶水,这在当时大部分手机维修店还是小摊位的情况下独树一帜,几乎每天来修手机的客户都能排到电梯口。

3年后,王源在距杭州1小时车程的萧山、绍兴等地,开出了5家智能手机直营连锁店。

  果断关闭盈利的线下店转战上门维修

智能手机不断更新,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2014年下半年,王源发现手机维修市场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竞争者涌入行业,但水平参差不齐,价格不透明、偷换零部件、维修时间太长等问题困扰着消费者。同时,连锁店异地管理的问题也让他头疼,“修手机是非标品,每个手机的故障不一样,总会出现维修人员接私单的情况”。

“只要发现了问题,就没有什么是我解决不了的。”王源开始深刻思考如何破局,搜索国内外可以借鉴的模式,“还去一家寺庙待了3天,从创业的快节奏中暂停,打坐沉思”。

想到上门维修的点子,是一位朋友有一天晚上打电话给他,想让他派人到家里帮自己的母亲修手机,“我出打车费!”这句话仿佛石破天惊,点醒了王源,“上门服务简直是为我们量身定制的凤凰涅槃计划!”

在当时的他看来,选择O2O是天时地利人和。“天时”是指客户对时间的刚性需求兴起,“再早几年上门谁都不信你”;“地利”是国家陆续推出一系列双创利好政策,资本热捧O2O;“人和”是自己有线下店技术经验和供应链等资源积累。

“原来一个线下店只能覆盖5公里,现在各地的客户都可以一键预约;原来一年交100万元房租,现在店面成本省了。”王源越想越兴奋,好像“戴着望远镜都看不到天花板”。

他踌躇满志,自己投入100万元,2015年1月6日,闪修侠成立。

然而,“心里装着一团火”的王源没想到的是,一场真正的火灾突如其来。2015年4月,由于员工玩打火机导致过失失火,他的一家店面全部烧光,还波及百脑汇一层楼的商户。

“有员工受伤进了ICU,公安、消防为了防止老板跑路,要求我不能出杭州。”那是他创业以来面对的最大危机,上百万元的赔偿压力和巨大的精神压力都搁在了25岁的王源身上。度过了难眠之夜后,白天他还要故作镇定,“不能在员工面前表现出没有办法,要不然军心就散了”。

以后每次遇到困难时,王源总会回想起火灾后的境况,“没有什么坎儿是迈不过去的,今天让你非常痛苦的问题,用比较长远的目光去看会发现非常简单”。

当时正在接洽的米仓资本投资人,看到熬了通宵一头乱发的王源,并没有放弃投资,反而鼓励他说“和过去就此别过,闪修侠肯定能干好”。

一个月后,500万元天使轮融资到账。王源陆续关闭了其他4家尚在盈利的线下店,全心投入上门维修服务的大市场。

  “500万噼里啪啦只剩下15万,每天却只有三五单”

资本的助力,让王源感到“海阔天空”,也“有些膨胀”。

互联网产业资深从业人士司新颖表示,O2O上门服务解决的是用户便捷性问题,但线下店转型线上绝非易事,获客问题首当其冲,运营又是难上加难,只有专业的市场推广才能践行其模式。

线下店有固定客源,怎么让消费者信赖一家线上的创业公司?“当时找客户真的找到怀疑人生,怀疑自己。”王源和团队一开始陷入了O2O靠补贴拉流量的惯性思维里。

他们搞过地推,“最疯狂的时候一天贴了2000张手机膜,去杭州各大互联网公司贴了个遍”,结果很多人一度认为,闪修侠是个贴膜公司;买过本地生活大号的流量,“100万粉丝推一次微信10万元,但推一次微信取关1万人”;投了电台广告,也没有效果……

“500万噼里啪啦只剩下15万,每天却只有三五单。”王源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说,当时团队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环——手机维修低频、偶发,一部手机大多一年只修一两次,哪天坏时间不确定,这决定了闪修侠不能用大多数互联网公司拉流量的打法。

2015年年底,是闪修侠最艰难的一段日子,“眼看要过年了,员工的工资发不出来,供应链的资金也要断”。从华为客户服务部出来加入闪修侠的刘洋记得,王源给所有员工开了一次电话会议,看上去依然豪情万丈,“他说公司出了问题责任在我,如果现在能跟着我,一定会带领大家走下去!”这种负责的态度让刘洋坚定地留在了闪修侠。

王源把车卖了,去银行借了200万元给员工发了工资,还上了供应商的欠款。他带着团队冷静下来,仔细分析发现只有一个渠道管用——已经修过手机的用户会不断介绍新的用户,这是口碑的力量。闪修侠开始转变策略,把外围推广全部砍掉,静下心来专心做服务,“大概花了两三个月的时间梳理制度、供应链、服务标准、专业技术”。

“技术只是敲门砖,我们努力让技术‘有温度’。”王源说,闪修侠首先要求“千人一面”,1000个客户体验到闪修侠的流程是一样的。现在要求“千人千面”,在保证标准流程的基础上,让客户感受到品质服务,在维修工程师的言谈沟通培训上下功夫。现在,闪修侠在线报价全国统一,全程视频录像,并且首创了手机上门维修的服务标准,还设立了六重保障全方位保证服务品质。

经历了企业生死考验,如今王源经常说的一句话是,“用户服务是闪修侠的生命之本,一旦在这个层面懈怠就会倒闭!”

几位投资人都是在不经意间体验了闪修侠的服务主动找上门来,比如同创伟业合伙人东明,有一次手机不慎进水,同事推荐的闪修侠工程师不到一小时便处理好故障。后来,他问了一圈发现办公室几乎一半的人都用过闪修侠。

2016年4月,闪修侠的现金流“开始回正”。一个月后,第二笔融资1000万元到账。

“资本很直接,融资快是因为业务模式简单,每一单都赚钱,市场又足够大。”王源信心满满。

  一战成名,创业的每一天平凡又闪亮

最新数据显示,中国智能手机市场2018全年总出货量为3.96亿台,华为(含荣耀)占据27%的市场份额,接下来依次为OPPO、vivo、小米。苹果出货量连续3年下跌,占9%的市场份额。

王源看到使用国产品牌手机的年轻人越来越多,主动开拓市场与手机品牌厂商进行合作,负责他们的售后维修服务,比如小米、魅族。

“手机一般在使用8个月后开始出现维修需求,18~24个月为维修高峰期。”他介绍,如今闪修侠在全国拥有1200多名维修工程师,每个月平均接单15万~20万单,平均单价400元,艾媒咨询等多方市场数据分析报告表明,闪修侠已经成为手机上门维修服务的头部公司。

虽然已经行业领先,但是虎视眈眈的竞争对手和巨头总是让闪修侠团队时刻警醒。与360旗下维修O2O平台同城帮的内存升级之战让刘洋记忆犹新。这位80后副总裁在和王源一次畅谈后,非常认可闪修侠的用户服务理念,毫不犹豫地加入进来,“王源在关键时刻的果敢、远见带领我们一直往前走”。

当时,同城帮和闪修侠几乎同时推出手机内存升级服务。王源在分析市场后认为,闪修侠的技术优势领先,在5个城市都可以做升级服务,而同城帮的用户只能把手机寄到北京。在供应链上,手机硬盘芯片并非批量供应,从国外进货周期较长。

“必须快!”闪修侠当时账面只有200万元,王源作了一个大胆冒险的决定——拿出180万元买断市面上所有128G的手机硬盘芯片。第二天开始,大量预定升级的其他公司用户没有芯片可用。王源立刻推出一项服务,其他公司用户寄件升级包运费。一周后,同城帮关闭了预约通道并下线了这项服务。

一战成名!

赢得了客户口碑的闪修侠的品牌影响力越来越大。很多人带着梦想加入这家创业公司,有在大公司管理过几千人团队的70后,有从海外学成归来的80后,有在杭州上了大学留下的90后……

“从0到1时想得是如何活下来,现在更多的是想如何让团队和公司一起成长。”29岁的王源长了白发,“一根白发可能就是一个不眠的夜晚或者焦头烂额的事,是煎熬也促使我成长”。

他最近翻到当初开一家小店时的进货记录,感到“很燃很幸福”。O2O的风口来了又走,但是闪修侠“一直活在真实的客户需求里”,每一天都平凡又闪亮,“我永远在路上”。


相关文章

{{news.title}}

{{news.timeFormat}} {{news.author}}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