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粤开策略:券商股是牛市风向标目前为第三轮宽松周期
19分钟前
长鹰信质:北京北航天宇长鹰无人机完成资本公积转增注册资本的变更登记手续
34分钟前
元利科技:拟使用总额不超8亿元自有资金进行现金管理
35分钟前
玲珑轮胎塞尔维亚工厂预计明年二季度投产
41分钟前
控股股东签署表决权委托协议甘肃国开投拟入主海默科技
44分钟前
站在巨人肩膀上腾飞试驾腾势X PHEV
50分钟前
贝瑞基因回复深交所问询不存在利润调节情形
53分钟前
神州泰岳2020年上半年预计净利7800万–1.01亿第二季度充值流水持续增长
54分钟前
中国海诚全资子公司与业主就阿联酋ITTIHAD造纸厂项目签订结算协议合同结算价格为2.32亿美元
54分钟前
北玻股份股东施玉安减持68万股套现约325.04万元
55分钟前
恒信东方股东王冰质押1760万股用于个人融资
56分钟前
《怪物猎人世界Iceborne》开发者日记Ver.6煌黑龙霜刃冰牙龙详解
56分钟前
第一创业股东华熙昕宇减持2985.76万股套现约2.22亿元
56分钟前
天晟新材股东吴海宙质押1704.74万股用于偿还债务
56分钟前
威星智能股东贵州颐丰睿减持132万股套现约1800.41万元
57分钟前
赛托生物5名股东合计减持204万股套现约6093.07万元
57分钟前
三全食品近期收到政府补助约2519.23万元
59分钟前
舒泰神股东熠昭科技质押1375万股用于补充质押
1小时前
药明康德4名股东合计减持20.66万股套现约1955.06万元
1小时前
宇信科技股东宇琴鸿泰质押747万股用于自身资金需求
1小时前
超讯通信2名股东合计减持126万股套现约2352.44万元
1小时前
泰禾光电股东唐麟减持89.96万股套现约1239.51万元
1小时前
没有大牛市!沪指冲顶目标3200点继续抽疯也只是"水牛"!
1小时前
仲景食品IPO:电商平台销量存在刷单嫌疑上市前夕独立董事大换血
1小时前
中迪投资:控股股东的股东进行股权转让实控人变更为刘军臣
1小时前
海默科技:控股股东及一致行动人签署股份转让和表决权委托协议控制权拟变更
1小时前
真视通中标6998万元北京油气调控中心搬迁城科大厦及系统建设工程多媒体运行支持系统招标项目
1小时前
威马的自动驾驶之路企业推动+政策导向,自动驾驶产业化提速
1小时前
盛达资源拟开展期货套期保值业务
1小时前
*ST科陆:饶陆华所持公司股份被冻结约3.42亿股
1小时前

马斯克点赞的 CEO 为什么差点被辞退

2020-03-13 09:05:50 翟继茹

来源:极客公园 Moonshot biu

不少员工都支持杰克·多西继续做 Twitter 的 CEO。他们自发在 #WeBackJack 话题下,表达了对多西的肯定和挽回。埃隆·马斯克也发声支持,「我只是想说,我支持杰克担任 Twitter 的 CEO,他有一颗善良的 ❤️」

故事的前因是,上月底,最大股东之一的对冲基金埃利奥特要求换掉 Twitter 现任 CEO 多西。他们不想要一个还任支付系统公司 Square CEO 的「业余」统帅,况且在多西重返公司的这五年间,Twitter 的成绩还及不了格。

后果是,多西的职位暂时保住了。银湖资本投资 10 亿美元,埃利奥特和 Twitter 也达成了和解。而这两者都将在 Twitter 董事会获得席位,定期考核公司领导层。


「秃鹫」开始动嘴了

埃利奥特管理公司,是全球最有影响力的激进投资者(activist investor)之一。激进主义投资者,指的是试图通过购买大量上市公司股票,以谋求公司董事会席位,进而实现控制公司内部决策,接管公司。

早在 2008 年美国金融危机之时,埃利奥特就曾抄底破产的雷曼兄弟。3 年后,9 美分抄底价在雷曼兄弟债权人偿付计划中变成了 21 美分。在 2001 年,埃利奥特 6.17 亿美元购入阿根廷国债,而后十年内两次拒绝阿根廷政府的债务重组方案,并把阿根廷政府告上法庭,最终获得 24 亿美元回报。阿根廷前总统用「秃鹫」和「吸血鬼」,形容埃利奥特这种在对方身处困境时抄底的贪婪。

就在上个月底,埃利奥特还瞄上了软银。因 WeWork 去年「雪崩」,软银公司市值大幅亏损,埃利奥特悄然间购入 25 亿美元的股份。在企业身处困境时抄底,以此加大对公司的控制权,是埃利奥特的重要战略。正如其创始人保罗·辛格尔所言,「危险之中包含着机遇,一些最有利可图的交易常常出现在这种市场混乱时期。」


最近几周,埃利奥特悄悄地积累了 Twitter 相当大额的股份——略高于 4%。在成为公司的最大股东之一后,在新董事会人选提名截止日期前不久,向 Twitter 董事会提名了四名董事——尽管董事会只有三个空缺席。

在贯彻股东激进主义方面,机构股东较之个人股东更有优势。而 Twitter 刚好又是股票占比决定投票权的制度。不像扎克伯格之于 Facebook、斯皮格尔之于 Snap,多西在 Twitter 并没有投票控制权。


二进宫的多西

投资者最不满多西的「业余」——他身兼 Twitter 和 Square 这两家上市公司的 CEO。2008 年从 Twitter CEO 席位退下后,多西创建了支付系统 Square,并成功地在 2015 年上市,那一年,多西重返 Twitter 出任 CEO。

2015 年至今,Square 公司的股价从 12.85 美元涨到现在的 79 美元,市值达到 343 亿美元,而 Twitter 在 2015 年 4 月的股价是 51.94 美元,至今再也没有突破过 50 美元。截至目前,Twitter 股价报 34.93 亿美元,公司市值 271.18 亿美元。这家创立 14 年,全世界最著名的社交媒体之一,互联网上访问量最大的十个网站之一,还没有多西在出走后创立的电子支付系统「值钱」。

2015 年 7 月,多西重返 Twitter,至今该公司的股价下跌 6.2%,同期 Facebook 的股价上涨了 121% 以上。而「秃鹫」最看重的正是所投资公司的股价。不管是多西还是他的前任埃文·威廉姆斯、迪克·柯斯特或是任何人,谁能让 Twitter 股价上涨,埃利奥特就会扶持谁。埃利奥特想对这家公司所做的,正如它此前对 AT&T、eBay 所做的一样:控制和改造。

去年的 eBay 正是一例。eBay 同 Twitter 一样,采用一类股权制,在埃利奥特宣布购入大量 eBay 股票后,对公司的经营情况也提出了一系列要求,9 月,eBay CEO Devin Wenig 宣布辞职,他在 Twitter 上表示「在过去几周里,我更清楚地知道了自己和新的董事会不在一个频道上」。如今的 eBay 正按照埃利奥特所指定的道路前进——出售 StuHub 票务系统和其他分类业务。

多西在股价表现不及投资者预期的情况下,似乎没有亮眼表现来缓解他们的不安。

去年 9 月以来,Twitter 股价一路下滑,到去年第三季度财报公布后,该公司业绩远远低于分析师预期,股价一度跌到 30 美元以下。在 Twitter 股价还徘徊在近一年来最低谷时,12 月,多西称非洲是电子支付的未来,他考虑在 2020 年中期,去非洲住上 3 到 6 个月。这无异让 Twitter 的董事会,加深了对这位「双料」CEO 的不信任。


开除 CEO 管用吗?

去年糟糕的第三季度财报发布后,Twitter 在财报中解释称,隐私问题对广告业务造成冲击。去年,Twitter 也在财报中隐去了活跃用户数量,因为这个数量已经停滞不前,将近四年都徘徊在 3 亿左右。这也是多西回归 Twitter 的四年。

多西回到 Twitter,最鲜明的一变化就是他对 Twitter 社区化的改革。2016 年美国大选后,Twitter 作为颇有影响力的社交媒体,不仅卷入干预政事的泥潭,平台还屡次爆出网络霸凌和假新闻大规模流传的丑闻。尽管饱受争议,但 Twitter 却时常扮演着捍卫言论自由底线的平台角色。随后,多西开始整治 Twitter 平台上的账号滥用和极端言论等问题。

多西想要 Twitter 变成一个「健康社区」,它建立在清洗大量不当用户和内容的基础上。Twitter 在 2017 年最后一个季度,三个月内清理了 5800 万个账户,到 2018 年,仅 5 月和 6 月关闭的账号数量超过 7000 万。

在第三季度财报问题出现后,多西率领 Twitter 迅速解决了之前的技术和隐私问题,优化了广告业务,宣布剔除政治广告、坚持打击虚假用户和流量,在第四季度,Twitter 的广告收入同比增长了 12%。但较小体量的社交媒体公司,无论是 Snap 还是 Twitter,都不可避免的受到 Google、Facebook 等巨头在广告业务上的挤压。此外,Twitter 还面临着如 Instagram、Pinterest 等图片为主的社交媒体,用了三年时间就收获了 5 亿活跃用户的抖音海外版 TikTok 的冲击。

多西回归 Twitter 的四年,着重「修补」甚于「创新」。就 2017 年底的「放宽推文上线至 280 字符」一个功能修改,都引起广泛的争议,引入拍照、图片发布、短视频、即时通讯等社交媒体形式更是困难重重。

另外,近年来从用户到大公司,都在呼吁远离碎片化且有毒的社交媒体黑洞。以 Twitter 、Facebook 为主的社交媒体深陷涉政泥潭,多西去国会接受问询也成了家常便饭。

或许多西所想的是「打扫干净屋子再请客」。在多西的领导下,Twitter 的年利润已经从 2016 年的 25 亿美元,增长到了 2019 年的 34.6 亿美元。最近,多西在摩根士丹利会议上谈到了公司的缓慢增长:「五年前,我们必须对这家公司进行一次非常艰难的重组,这需要一段时间才能真正建立起来。」

但这次长达 5 年的艰难重组却不被理解。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市场营销教授 Scott Galloway 表示:「Twitter 看起来与 2015 年没什么变化。」他是 Twitter 的投资人,去年就曾呼吁多西下台。「这家公司目前是否需要一名全职 CEO?我认为答案是肯定的。」

在上个月底,埃利奥特和 Twitter 董事会主席 Omid Kordestani 和其独立董事 Patrick Pichette 主张开除多西,但后者认为这种做法会破坏军心,并承诺将提升产品开发,增加收入。在埃利奥特公布持股信息和提议开除多西后,银湖资本提出了新方案——投资 10 亿美元,并获得董事会席位。这样,多西不用再次被 Twitter 扫地出门,也稳住了公司高管层。埃利略特的合伙人 Jesse Cohn 也将加入推特董事会,他则暗示将继续推动推特实现更高的利润。

另外,Pichette 在一份声明中称,董事会将成立一个临时委员会,「它将建立在我们对 Twitter 领导层结构的定期评估基础上,」他说,「我们也会及时向董事会报告调查结果」。

不能推陈出新,股价波动太快,涨幅太慢,「双料」CEO,这些都是埃利奥特对多西领导下 Twitter 的不满。但无论是谁做 CEO,转型与否,创新还是坚持原有风格,前进还是重整,另辟蹊径还是直面其他平台的挑战……Twitter 目前的困境,或许并不只是替换个领导者就可以解决的问题。


相关文章

{{news.title}}

{{news.timeFormat}} {{news.author}}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