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ews > 专栏 > 六看国美:黄光裕归来,重回千亿时代还有可能吗?
六看国美:黄光裕归来,重回千亿时代还有可能吗?


文 / 港股频道

出品 / 节点财经

黄光裕归来205天,国美动作连连。

除了踏足社区生活超市,推动渠道变革,于近日国美成立34周年之际,又狠狠地放出一个“大招”,其国美App正式更名为“真快乐”App。

据悉,该APP集娱乐化、社交化于一身,旨在让用户体验有趣、实惠的线上购物方式,实现买卖双方的快乐交易。

差不多时间段,国美还密集注册了一大批充满乐感的公司,如乐呵盒(宁波)科技有限公司、真快乐(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哎呦喂(海南)科技有限公司、真乐购(宁波)科技有限公司等。

有了快乐的名字,但国美真就能快乐起来吗?本文,节点财经(ID:jiedian2018)将从国美的盈利能力、业务布局、资本结构、市场空间等多个维度入手,全面拆解这家公司。

/ 01 /

看盈利能力:

从辉煌到落寞

说起国美,总会让外界感叹一句“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1987年,第一家“国美电器店”成立,历经多年发展,黄光裕将多家店面整合为“国美电器”,并于2004年赴港上市(后更名为“国美零售”)。

2004年-2008年间堪称国美零售的巅峰时刻,营收从上市之初不足百亿元增长至近500亿元,归母净利润从3.74亿元增长至10.48亿元,一度是引领中国家电零售行业的翘楚。

2008年底,黄光裕被警方带走,最终在2010年以经济犯罪锒铛入狱,此后,缺了主心骨的国美零售日渐落寞。

2017年至2019年,国美零售营收从715.75亿元降至594.83亿元,归母净利润从亏损4.5亿元扩大到亏损25.9亿元,三年累计亏损金额超过79亿元。

截至2019年,国美零售营收594.83亿元,同比下降7.57%,近十年营收复合年增长率只有1.7%,归母净利润为亏损25.9亿元,同比2018年有所缩窄。

2020年上半年,受疫情冲击,家电销售在一季度同比下降60%,超90%国美线下门店暂时关闭,公司营收大幅下降44.44%至190.75亿元,归母净利润亏损26.23亿人民币,较2019年同期减少3.8亿元,降幅达589.25%。

与同一赛道的苏宁易购相比,如今的国美零售不仅仅是掉队了,甚至可以说命悬一线。


数据来源:国美零售财报

与此同时,公司的赚钱能力也经历着过山车式震荡。2010年-2019年,虽然国美零售的毛利率从11.63%提升至15.32%,整体呈上升趋势,但净利率从3.95%降至-4.99%,最高点值为3.85%,最低点跌至-8.54%。

2020年上半年,毛、净利率均出现大幅下滑,分别为8.94%和-14.45%。


数据来源:国美零售财报

/ 02 /

看业务占比:

高度依赖线下渠道

作为家电零售行业的“老大哥”,国美一直以来根植的线下渠道,是其营收的主要来源,随着网络购物兴起,这一优势反而成了“掣肘”国美的劣势。

面对不少零售商都借助线上平台创造佳绩的盛况,国美也在数年前打出 “线上线下融合”旗号。

不过,就数据来看,这一战略收效甚微。

据国美零售财报显示,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集团销售电器及消费电子产品的线下收入约为574.27亿元、188.42亿元,营收占比分别为96.54%、98.78%,仍然在很大程度上依赖线下渠道。

对于线上业务,国美在年报中特别提出,得益于疫情期间大力拓展社群及国美 APP 在数字化本地零售上的贡献,上半年集团社群+国美 APP 的交易总额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约70%,集团社群数量增长超过40% 达到20万以上,触达用户同比增长超过 65% 达 6600 万以上。

但体现在营收上,似乎不是那么回事儿。

2020年上半年,国美零售线上收入仅为2.33亿元,较2019年同期猛降85.38%,营收占比降至1.2%。


数据来源:国美零售财报

事实上,受疫情催化,消费者购物习惯发生变化,2020年上半年全国家电线上渠道非常旺盛,销售规模1523.5亿元,同比增长3.7%,线上份额较2019年同期增长9.7个百分点,迅速提高至45.3%;线下销售占比持续萎缩,零售额累计1841.7亿元,同比增长率为-30.6%,份额至整体市场的54.7%,

反观国美,因为线上渠道建设乏力,线下渠道受疫情重创,业绩滑坡不可避免。

/ 03 /

看资本结构:

负债压力逐年加大

业绩承压,负债高企,是国美当下的现状。

截至2020年上半年,国美零售总资产734.64亿元,总负债680.09亿元,资产负债率92.68%,为上市以来第二高,仅次于2006年中期的96.77%,持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约为114.37亿元。

往前追溯,2016-2019年,国美零售负债合计分别为408.27亿元、456.98亿元、496.58亿元和637.11亿元,其中有息负债为149.14亿元、131.95亿元、109.96亿元和352.66亿元,资产负债率一路从66.06%拔高到88.65%。


数据来源:国美零售财报

一边是逐年膨胀的负债额,另一边,国美零售的偿债能力却日渐走弱。

2016年至2020年上半年,国美零售的流动比率从1.14下滑至0.76,速动比率从0.76下滑至0.62,显示其短期偿债能力整体下滑。

比之短期偿债能力,国美零售的长期偿债能力更显危险,其产权比率从2016年1.82猛涨至2020年上半年7.61,表明企业自有资本占总资产的比重越来越小,长期偿债能力不容乐观。

财报显示,于2020年6月30日,国美零售借贷总额约298.52亿元,需在一年内偿还的即期计息银行借款及其他借款高达357.72亿元,债务压力溢于言表。

节点财经(ID:jiedian2018)注意到,2020年初,国际评级巨头标普将国美零售的‘B+’长期发行人信用评级和对其高级无抵押票据的‘B’长期发行评级列入负面评级观察行列,认为新型冠状病毒的爆发降低了国美零售的盈利能力或疫情持续到2020年第三季度,该公司的关键信用指标可能会被削弱至低于标普的评级门槛。

这对本就如牛负重,现金流吃紧的国美零售来说,无疑“雪上加霜”。

/ 04 /

看股价表现:

沦为仙股

上市十多年,国美零售的股价从巅峰到没落,时至今日,已沦为仙股。

2004年6月,国美电器在香港成功上市,市值最高时接近千亿港元,这一数据甚至超过目前的苏宁易购。

黄光裕本人则因国美股价大涨,身价倍增,曾在2004年、2005年、2008年三度问鼎胡润中国大陆百富榜。彼时,这位站在山顶的首富还不到40岁。

2008年为国美零售股价大跌的分水岭,未卜先知的资本市场早在黄光裕出事前便开始抽身离场,国美零售的股价在当年10月被“杀”成了一只仙股。

此后12年间,只要有关黄光裕将提前出狱的消息爆出,国美零售的股价便会来一波飞升。

据不完全统计,2014年11月、2015年5月、2017年10 月、2018 年1月、2019年4月及2020年2月,均传出过黄光裕即将出狱的消息,且每次都能刺激国美零售及国美控股旗下国美金融科技、中关村科技、*ST 美讯等相关概念股大涨。

但在消息落定后,这些股票的股价继续沉沦。

2020年6月,黄光裕出狱确之凿凿后,国美零售迎来一轮近50%的暴涨,股价在6月26日盘中飙升之最高1.72港元/股,但此后仍旧一路下挫。


图源:东方财富

2020年1月13日,受APP更名“真快乐”影响,国美零售股价大涨11.46%,收至1.07港元/股,总市值约230亿港元,与巅峰期市值近千亿港元相比,已缩水约80%,与阿里巴巴或者其他的头部电商平台已经彻底不是一个数量级了,与苏宁易购对比也不上一半。

/ 05 /

看家电零售赛道:

巨头更迭,国美掉队

2008年,黄光裕被调查之时,正值国美和苏宁两强“争霸”,两家电器零售巨头几乎打败了所有竞争对手。当年,苏宁易购营业总收入498.97亿元,国美零售营业总收入491.03亿元,二者不分轩轾。

12年后的今天,至2019年,苏宁易购总营收达2692.29亿元,与2008年相比增长439.57%,国美零售尚停留在百亿关口,2019年总营收594.83亿元,不及苏宁易购的四分之一。

期间,中国零售业沧海桑田,从线上到线上,全行业在迭代变革中不断前进,“互联网+零售”模式快速传播,行业重新洗牌出现新格局。

“买电器,到国美”的时代渐行渐远。

根据《2019年度中国网络零售市场数据监测报告》,2019年网络零售B2C市场(包括开放平台式与自营销售式,不含品牌电商),以GMV统计,天猫以50.1%排名第一,京东和拼多多以26.51%、12.8%位列二、三位,排在四至六位的分别为苏宁易购3.04%、唯品会1.88%、国美零售1.73%。

根据尼尔森发布的《2020年3C家电行业消费趋势报告》,2020年上半年,中国家电零售商市场份额分布中,京东占比28.9%,苏宁易购占比21.8%,天猫占比14.2%,国美已无缘前三,且5.4%的市场份额比之前三差距明显。


图源:尼尔森《2020年3C家电行业消费趋势报告》

/ 06 /

看国美求变:

战略加速,能否王者归来?

面对当前的市场环境,错失互联网发展良机,业绩低迷,债务压顶的国美也在积极求变。

2020年4月,国美牵手新一代社交电商黑马拼多多,由其宣布认购国美零售发行的2亿美元可转债,期限3年,票面年利率为5%。

2020年5月,国美与京东达成战略合作,京东以1亿美元认购国美零售发行的境外可转债。此前3月,国美官方旗舰店正式入驻京东,数据显示,618当天,京东国美官方旗舰店行业店铺实时排名位列前五。上半年,国美在京东平台的GMV预期增长超过100倍。

对于和拼多多、京东合作的考量,从业务层面讲,主要有两方面。

一方面,受疫情重创,突破线上是国美迫在眉睫的事情,拼多多拥有超过6亿用户,京东有近4亿用户,可以为国美获得线上流量支持;另一方面无论是国美+拼多多,还是国美+京东,都有助于补齐国美供应链短板,拓展商品边界,推进数字化改革,把握下沉市场的机会。

当然,还有另一层原因,国美很缺钱。国美方面曾表示,拼多多和京东的资金流入,将用于偿还前期贷款和补充流动资金。

可以看出,随着黄光裕归来,国美加快了创新求变步伐,至于能否扭转乾坤,带领国美创造新的辉煌,仍未可知。

节点财经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文章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节点财经不对因使用本文章所采取的任何行动承担任何责任。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北京斗牛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