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ews > 专栏 > 李在镕获刑,利好三星
李在镕获刑,利好三星

“即使岩石再坚硬也是死的;鸡蛋再脆弱也是活着的生命。岩石最终会碎成细沙,而鸡蛋终究孵化越过岩石。”

这是一个隐喻。

岩石指强大但落后的保守势力,鸡蛋是弱小但进步的改革思潮。

是“新生力量不可战胜”的文艺表述。

| 挚友 

这一台词出自韩国电影《辩护人》,该影片讲述了一个普通平凡的律师,为民主运动中被政府迫害的学生,进行人权辩护的故事。

原型是卢武铉,后成为韩国第16届总统。

2009年5月23日,卢武铉历经“改革,反扑,改革,反扑”的循环往复后,于住家附近的猫头鹰崖,一跃而下。

鸡蛋未能破壳而出,磐石依旧。

卢武铉葬礼上,其追随者白元宇对保守派新任总统李明博大吼:“你必须在卢武铉面前就政治报复谢罪!”冲上去想要动手,但被左右阻拦。

事后,治丧委员长文在寅向李明博鞠躬道歉:“是我们失礼了,我们对前来吊唁的客人礼数不周。”

很难想象那是怎样一种屈辱的心情。

在卢武铉留下的遗书中,他简短写道:“一切都是命运。”

8年后,作为卢武铉的挚友,文在寅卧薪尝胆,辗转腾挪,终于成为了大韩民国的第19届总统。

随后文在寅出版自传《命运》,饱含深情地记录了自己与卢武铉的友谊。

“初见他的那天,我们是那般灿烂和年轻。”——《命运》

年轻时的卢武铉(右)文在寅(左)

文在寅的母亲是朝鲜人,逃亡至韩国。

大学期间赶上了军阀政变,文在寅组织了反对政变的学生游行,最后被捕入狱,并开除学籍。

被释放后,文在寅又被征召入伍,被惩罚性地分配至自杀率、死亡率最高的特种兵团。

熬过军旅生涯,文在寅先后又参与了釜马抗争示威活动和首尔之春抗议活动,再次被捕入狱。

坐过两次牢,当了两年兵的文在寅跌入了人生谷底,就算其想努力校正生活,但“脱北者之子”的身份,使得文在寅难以融入社会主流。

对文在寅而言,这些都是痛苦的回忆。

但另一方面,这又是他生命中最好的日子,因为那些日子塑造了他。

然后,他遇到了比自己大七岁的卢武铉。

二人结识于一场维权案中,文在寅被卢武铉的憨厚正直所打动,下定决心追随。

二人结识于苦寒之时,在釜山成立了法律事务所,以人权律师的身份,为平民,为宪法,为辩护人而奋战发声。

1988年,卢武铉步入政坛,文在寅留在釜山,继续为劳动人群辩护。

在各自的领域中,二人地位迅速爬升。

2002年,卢武铉竞选总统,文在寅担任选举对策委员会委员长,帮助卢武铉赢得总统大选,正式步入政坛。

此后,文在寅一直追随卢武铉左右,时称“卢武铉之影”。

| 复仇 

财阀,政客,常任文官体系(检察官),是为韩国政局的三大势力。

1961年,韩军少将第二军副司令,“陆士派”领军人物朴正熙,将坦克开上汉城街头,悍然发动了“5.16政变”,开始了长达18年的独裁时代。

在连续四个五年计划下,朴正熙以全国之力扶持垄断集团,随着大型企业集团的增长,韩国经济也开始起飞。

随后,朴正熙遇刺身亡,军政府时代开始解体,手握国家经济命脉的财阀开始登上历史舞台。

另一边,以检察官为代表的常任文官体系,其权力更是大到不可思议。

自1894年起,韩国照搬日本模式,成立了相应的检察官制度。

随后,日本占领朝鲜半岛后更是加强了在朝检察官的权力,且规定必须由日本人出任,以巩固日本人在朝鲜的绝对统治。

日本战败后,美国接手韩国,该检察官制度得到保留。

到了1970年代,韩国经济第一次起飞,伴随着贪腐丛生,韩国当局不得不再次加大检察院权力。

自此,韩国实行的“检察官独任制”,起诉权,司法权,逮捕权和释放权全部集一人之手,即便是韩国的法务部长也很难对具体案件插手管辖。

至此,第三种政治势力粉墨登场。

在韩国政坛,检察院有一个响亮的外号——鬣狗。

作为手握滔天权力的群体,检察院可以说是各方博弈都必须借助的一把利刃。

政治和谐时,财阀贿赂政客、政客提拔检察官、检察官帮助财阀政客们处理政敌以及丑闻。

当改革派上任时,如卢武铉,那么检察官集团就会不断地放大相关人员的每一分瑕疵,自己干净,就查你身边的人,直到抓到把柄。

而一旦下台,更是会对其发起猛烈的调查攻击。

所谓的“青瓦台魔咒”——历任韩国总统没有一个有好下场,跟这一政治格局,有着很深的内在联系。

卢武铉自杀前一天,有关部门电话通知,要求他妻子第二天去首尔检察院报道,再次接受调查。

当晚,卢武铉一人在办公室不断抽烟,第二日清早跳崖。

这一消息,是文在寅向韩国民众宣布的:“卢武铉自杀的这天,是我人生中最痛苦,也最漫长的一天。”

2012年,李明博任期结束,文在寅蛰伏3年,出山竞选。最终以3%的差距,惜败朴槿惠。

2015年,文在寅当选新政治民主联合党首,16年,将新政治民主联合重组为共同民主党,并继续任党首,全面整合进步阵营,等待时机。

2017年,经济陷入僵局,中韩萨德危机,世越号丑闻,亲信干政门,朴槿惠深陷邪教丑闻。

光华门前,已经63岁的文在寅亲自率领着示威人群暴起发难。

同年,文在寅当选总统。将家人安排在国外,抱着必死的决心,正式着手复仇。

2017年5月23日,韩国前总统朴槿惠在首尔中央地方法院首次出庭,接受其有关涉嫌受贿、滥用职权等18项罪名的审理。

第二年5月23日,李明博由于贪污受贿首次出庭受审。

5月23日,卢武铉的忌日。

而文在寅手中的武器,依然是那群鬣狗。

| 继承 

政治诉求上,卢武铉有三个愿望:停止党争,检察院改革,摆脱财阀控制。

关于其一,卢武铉的玩法是“大联政”。

号召在野党和执政党团结起来,用合作代替对立,避免“为反对而反对”带来的执政低效。

为达到这一目标,卢武铉多次找在野党“大国家党”领袖朴槿惠商谈,甚至不惜一次又一次让渡自己的政党权力。

其结果,朴槿惠不买你账,就是要你死,自家政党更是不能接受权力的拱手让出,最终把卢武铉玩成了一个无党派总统。

关于其二,卢武铉曾派出文在寅以及时任司法部长姜金实推动韩国的“检察院改革”,但最终收效寥寥。

至于其三,卢武铉非但没做到,反而在新自由主义思潮的影响下,进一步放宽了对财阀的管控,造成三星集团对韩国政治经济影响力的进一步膨胀扩张。

而文在寅的执政之路,也可以在这三大诉求中,看到其相应的步伐。

上任初期,趁着闺蜜门的东风,文在寅在既定的游戏规则下,联合检察院体系,迅速完成了对朴槿惠(2017年)和李明博(2018年)的复仇。

朴槿惠领刑22年,李明博领刑17年,出狱时也就八十多岁了,可以说是把牢底坐穿。

2019年9月9日,文在寅罕见地通过电视直播的方式,高调任命自己的心腹爱将曹国,担任韩国的法务部长,主导韩国检察院的改革工作。

紧接着,曹国妻子涉嫌为女儿伪造奖状,进入名牌大学的事就被调查了出来。

36天后,曹国辞职。

10天后,曹国妻子遭到检查机关逮捕,改革停滞。

但好在朴槿惠给保守势力挖的坑实在太大,在政策施行上,文在寅的宽松程度远大于以往的任何时刻。

2020年1月,反对党缺席的情况下,韩国国会表决通过了《刑事诉讼法修订案》和《检查厅法修订案》,取消了检察官对警察的直接指挥权,首次削弱了长达几十年的“检察院体系”。

2020年4月,韩国的国会选举中文在寅的共同民主党及共同市民党在300个席位中一共获得了180个席位,进一步奠定了全面的政治优势。

2021年1月18日,拖了三年之久的三星李在镕行贿案终于宣判,判处其有期徒刑2年6个月,李在镕当庭被捕。

“主张扶持中小企业、司法改革、扩张政府权力、缩小贫富差距”。

卢武铉生前说,希望每个人都能像江水希望,无论遇到什么挫折,都能奔腾不息,汇入大海。

意指希望每个人都可以拥有着政治理想的坚定。

而在自己的自传中,文在寅写道:“愿为江水,与君重逢。”

这是男人之间的浪漫与约定。

然而,现实并不会如小说般美好。

在其位的文在寅,已经清晰认清了各方的力量对比,并接受了现实对理想的掣肘。

而在某些必要的时刻,文在寅亦会选择与狼共舞。

| 理想未竟,现实可期

 在政治资源上,文在寅一没有军队,二没有财阀,唯一有的就是民众的支持。

而民众的支持是模糊的。

其中,经济的平稳状况,民生的物质水平,是左右民心的重要因素。

2019年下旬,文在寅政府无力应对世界性的资本主义危机,另一边,财阀集团的刻意反攻,共同造成了经济发展停滞问题,使得文在寅的统治地位摇摇欲坠。

民众开始走上街头游行,要求文在寅下台。

2020年初,新冠疫情的爆发,更是给了保守势力极大的反攻机会。

由于超级传播者31号病人的出现,韩国疫情大爆发,成为了中国以外的第二大疫情国。

保守派鼓动几十万人涌入总统府网站,纷纷网上请愿要罢免文在寅,累计签名人数超146万人。

但很快,文在寅亲赴疫情重灾区,前往被称为“韩国武汉”的大邱一线坐镇,并通过一系列手段稳住疫情,再次赢得了民众的支持。

如今,抗疫英雄,改革先锋,财阀终结者,国会集权。各种优势下,文在寅的民望在其国内似乎真的已达至巅峰。

只是,有一个小小的,不那么和谐的声音。

在李在镕案审判的前一天。

韩国中小企业中央会长金基文表示,已向首尔高等法院审判庭提出妥善处理李在镕案件的请求,政府“应考虑到三星集团在韩国经济发展中的作用,充分给予李在镕发挥领导作用的机会。”

经济修复。

这是一片光明下,文在寅必须直视的黑色裂痕。

疫情之下,韩国的经济已然遭到重创,税收、就业、市场繁荣,都亟待回到正常水平。

除了财阀集团,韩国又能依仗何人?

此外,随着拜登的即将上台,曾经一手促成了“萨德系统”的安全团队也正在卷土重来的路上。

其中,无论是股权控制还是人员关系,美国方面与韩国财阀之间,都有着相当紧密的联结。

而就在拜登即将上任的最后48小时里,文在寅掐着时间把三星办成了“铁案”,实在是有些打脸。

对三星这艘大船而言,一个李在镕倒下去,千千万万个李在镕随时可以站起来,长公主就是一个很好的备选。

对韩国民众而言,他们接下来的诉求十分清晰:我要经济复苏,现在就要。

美国新政府也同样希望有一个稳定可靠的韩国经济,在其未来的亚太战略中扮演有力的帮手。

因此,在扼制财阀的问题上,韩国民众和美国的问题是一致的:判了李在镕之后,你准备给我留下什么?

卢武铉是一个天真的理想主义者,最后被逼死了。

而继承了其遗志的文在寅,在其未竟的三大诉求上,分别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1停止党争——以一种扭曲的方式实现了。

理想中的“大联政”没有出现。

如今的民主党一家独大,集权倾向初显。

这一点主要来自于对手做的事太过离谱。时也命也。

2检察院改革——已成功打开缺口。

能否继续延续其优势,关键在于文在寅的执政时间。

在其原计划中,文在寅准备在2020年修宪,将如今的韩国总统5年一次任期不可连任,改为4年一次,可以连任一次。

但被疫情耽误了。

如今,国会的局面一片大好,可时间紧迫,外部变量巨大,如何发展,实未可知。

若此事得成,韩国政权将阔别多年后,再次迎来一波新的强人政治。

其所图,也将在政治势力的整合之后,进一步向主权完整的方向进发斗争。

若此事不成,2022年文在寅下台后,保不齐还真就步了卢武铉的后尘。

3摆脱财阀控制——远未触及本质。

目标是“扶持中小企业、减少贫富差距、铲除财团。”

那过程呢?

愣铲?管杀不管埋?等待自由的市场经济再次结出丰饶果实?

这当然是愚蠢的,无异于将韩国多年的努力拱手让出。

而基于对政权的稳定诉求,也同样决定了文在寅不会选择走这一条路。

那么,文在寅能走的路线就已经很清晰了:改良。

与其说文在寅想彻底铲除财阀集团,倒不如说他在帮助财阀集团向着现代化改革。

在传统模式下,毫无规则毫无限制的韩国财阀,一方面是对国内经济公平的倾轧,另一方面对其自身而言,也同样不利于长远的发展。

时至今日,韩国绝大多数财阀集团,竟依旧保持着经营权的世袭制,宛如现代社会的皇家贵族。

2020年5月,在文在寅政府的施压下,李在镕出来向全体国民道歉,并明确表示子女不会继承经营权。

这依然不能让文在寅感到满足。

什么叫现代化?

强制财阀集团引入职业经理人,将其纳入正常的外界监管体系之中,远离政治,或起码不要有那么深的耦合性。

那如此视之,竟利好三星。

事实上,每当社会、经济发生重大危机时,东亚政府都会因民意支持而短暂获取远超常态的政治权利。

新的力量试图拯救那吱呀作响的机器。

如果大地冰封,他们会面对着暖流,走向海。

我是说,国企改制,公私合营,中国是海。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北京斗牛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