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英镑对基本面愈发敏感脱欧主题暂时淡出视线
17分钟前
15家上市银行发业绩快报八成净利两位数增长
33分钟前
钢企去年业绩普遍下滑最高预计下滑逾80%
37分钟前
创业板指数再摸高机构抢筹芯片股
38分钟前
科创板"红筹第一股"有哪些看点?
38分钟前
《如龙7》评测:玩起来的确“真香”,但我还是想给它泼点冷水
38分钟前
建设银行吉林省分行一般性存款突破三千亿元
58分钟前
通源石油定增3亿元陕西民营发展基金、高新金控身影再现
1小时前
苏宁小店等亏损资产清理、家乐福及阿里套现后,苏宁易购2019盈利同比跌近两成
2小时前
忍者理论心理恐怖新作《Project:MARA》公开宣传视频释出
2小时前
XboxGamePass一月下旬新增游戏公开瘟疫传说、形影不离等
3小时前
《胡闹厨房2》1月23日推出新春主题更新免费向玩家提供
3小时前
95后朋友怎么看?宝马325Li长测(五)
3小时前
《海岛大亨6》评测:亲手规划一个自己专属的海岛
3小时前
用资产减值事项业绩“大洗澡”?科陆电子被疑
3小时前
募资用途多变遭质疑,欢瑞世纪去年预亏超4亿
3小时前
资产减值60亿致巨亏!鹏博士被质疑跨期调整利润
3小时前
31省份2019年房地产投资:广东近1.6万亿居首,4地负增长
3小时前
是否前期业绩虚假或跨期调节利润?实达集团商誉减值等或致2019年巨亏21亿元
3小时前
计商誉减值准备调节利润?润和软件被疑合理性
3小时前
快递行业景气不减,新格局将如何演绎?
3小时前
阿里京东禁止商家口罩涨价,无助公平反加剧短缺,不如实行技术限购
3小时前
3770人是怎么从1500家公司选出海尔智家的?
3小时前
京东推长辈智能手机做拜年神器银发市场有这么好做吗?
3小时前
弹个车,小镇青年新长征路上的“快手”
3小时前
电商平台集体向口罩恶意涨价说“不”
3小时前
美国付费用户增长低于预期奈飞的“增长奇迹”遭迪士尼狙击?
3小时前
瑞幸咖啡:对韭当割,人生几何
3小时前
打破五个季度下降趋势IBM收购红帽见成效?
3小时前
Q3净利润同比下滑60%,好未来“路在何方”?
3小时前

2020年,中国电影靠什么冲击700亿

毒眸 2020-01-02 15:40:04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毒眸(ID:youhaoxifilm);文:江宇琦

642.66亿,中国电影缔造了新的历史。

还记得2019年年初,毒眸(微信ID:youhaoxifilm)对于2019年内地电影市场的预测和展望吗?彼时毒眸判断,由于暑期档和国庆档等大档期票房、人次增速有所放缓,因此2019年内地电影票房增长有可能进入一个平缓期(点此阅读:600亿电影票房之后,我们对2019年谨慎乐观 | 盘点2018①),实际增量将相对有限。

从大的结果来看,2019年的最终结果基本上符合毒眸去年的预测:642.66亿的总票房较前年增长了近33亿,同比增幅为5.4%,低于前年9%的增速;全年观影总人次达到了17.27亿,较前年上涨了不到1%,没有明显增长;2019年票房的增长很大程度上源于票价的提升——灯塔专业版数据显示,2019年平均票价达到了37元,比2018年上涨了近2元,而一二线城市的实际涨幅可能更高。

微信图片_20200102152617.jpg

不过毒眸也有判断失误的地方,例如我们曾预测暑期档、国庆档“人次和票房基本见顶,短时间内不会有太大的增幅空间”,但很显然被“打脸”了。2019年国庆档,在《我和我的祖国》与《中国机长》的带动下,内地大盘报收44.63亿,远远超出2018年国庆档的19.1亿;国庆七天累计观影人次超过了1.18亿,是历年观影人次最高的国庆档。

微信图片_20200102152620.jpg

2019年国庆档仅用两天半就破了去年国庆档票房

全年整体的平缓和国庆档等少数档期的大爆,二者间的这种反差,其实正好驳斥了“中国观众不爱去电影院”的这种说法,更准确的表述是:中国观众比以往更加“挑剔”,除了不再盲目迷信流量、IP,对自己的喜好也有更清晰的认知,不仅要看好片,更要看“自己喜欢的电影”。

面对这样的变化,中国电影产业做好准备了吗?2018年,行业里说得最多的词是“寒冬”,而到了2019年乃至此后的几年,行业关键词或许要被替换成“洗牌”和“重塑”——一些旧的规则、格局将被打破,新的行业形态、新势力则呼之欲出。想要冲击700亿和更高纪录,电影产业已经到了“不破不立”的时刻。

以下是毒眸对于2019年电影行业上中下游的盘点与2020年的全行业展望。

一.冲击700亿的动力是什么?

票房和观影人次双双创新高,是件值得欣慰的事情。但如果将这一成绩拆分到2019年的每个月,则不难发现新纪录背后其实仍然包含着一些隐忧。

拓普智库数据显示,2019年的12个月中,有6个月的单月票房同比2018年出现了下滑,其中1月的同比跌幅达到了30%以上,暑期档所在的7月票房也同比下跌了17.82%。而在人次方面,则有8个月的人次较前年同期出现了下滑,整个上半年观影人次更是同比少了近一亿(点此阅读:上半年减少一亿观影人次的电影市场,值得担忧吗?)。

微信图片_20200102152624.jpg 

近两年上半年票房情况(数据来源拓普)

单月票房“增减对半分”,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事实上,在经历了2013-2015年的高速增长期后(36个月里只有3个月同比出现了下滑),一年中有一半月份里票房不如以往已成常态。究其原因,主要在于优质影片分布不均,整个市场都处在“看片吃饭”的情况,淡旺季分割得越发明显。

比起票房,更值得关注的是人次的增减。数据对比显示,即使在一些票房上涨的月份里,仍有可能出现观影人次下滑的情况。例如去年2月,全国票房同比上涨了9.71%,但观影人次却减少了近370万,票房的增长主要来自票价的上涨(平均票价同比增长了近4元)。

这种变化,说明了在影片质量不够突出、票价又逐渐上涨的情况下,进电影院观影对一部分“路人”观众而言,已经不再一个高性价比的选择——2019年,头部流媒体平台付费会员数破亿、抖音快手日活数再创新高,在一个“大娱乐”时代里,可替代的娱乐方式实在太多了。

而正如毒眸此前所分析的那样(点此阅读:电影票越来越贵背后,行业正在发生怎样的变化?| 猛侃专栏),由于影院经营成本提升、高端影厅建设等客观因素影响,内地票房的稳步上涨是很难被逆转的。再加上电影窗口期逐渐缩短,因此短时间内,或将有越来越多价格敏感型人群,选择“离开电影院”、降低观影频次。

但也并不必要因此而过度悲观。灯塔专业版数据显示,去年的元旦档、春节档和清明档三大档期内,同比观影人次都在下降,而人均观影部数和人均购票数却有着不同程度的上涨。这意味着,很多有固定观影习惯的观众进电影院的次数正变得越发频繁,甚至还拉动家人、朋友一同观影。

对此,在毒眸所举办的行业沙龙上就有嘉宾表示(点此阅读:观影人次同比消失八千万,但是一线城市票价仍有上涨空间?),当今中国电影产业急需去做的,就是“培育一部分忠实、稳定并且不受票价影响的观众群体,而这部分观众群体的组成不仅仅只有资深影迷,也应该拉近一部分路人观众,以把这类人群培养、放大到最大”。 如何培养?答案首先肯定还是得回到影片供给上。

“除了《流浪地球》这样的爆款,市场其实还需要大量的腰部影片。”有资深电影从业者告诉毒眸,整个市场的健康发展应该是有大量腰部的影片支撑的。“(健康的)市场应该是一个橄榄形的,要培养把电影当成习惯的高频次观影人群,还得要有很多的腰部影片撑得住,市场才相对比较健康。”

微信图片_20200102152629.jpg 

《误杀》

从数据变化来看,春节档、暑期档等大档期,短时间内票房很难再出现质的飞跃,而电影产业的客观规律也决定了不可能每个月都有《复仇者联盟4》这样的现象级影片救市。因此如果内地电影市场想向700亿或更高票房发起冲击,那么利用一些中等体量的影片(如《少年的你》《误杀》)来盘活冷门档期,以提高核心观众观影频次、培养更多忠实观众,便成了打开局面的重要方式。

二.观众的口碑敏感度有多高?

口碑为王,一个老生常谈但始终有价值的话题。

 2019年,内地票房前15的电影当中,没有一部影片的豆瓣评分低于6分,这在有相关数据统计以来还是首次;阿里影业灯塔联合毒眸发布的《2019中国电影市场用户观影报告》(以下简称《报告》)则显示,截至12月12日,2019年淘票票评分在8.8分以上的电影(所有电影平均得分8分),占全部610部影片的11%(约67部),但却斩获了64%的票房(接近390亿),比2018年多出了近90亿。

微信图片_20200102152633.jpg

好电影更容易大卖、烂片越来越难以立足,这早就不是什么新闻了,更重要的其实是过去一年观众的口碑敏感度又有了较大提升:2019年春节期间,口碑表现最好的《流浪地球》,上映第三天单日票房就成功逆袭登顶,而前年春节口碑最好的《红海行动》,上映第七天才拿下自己首个单日冠军。

无独有偶,8月9日上映的《上海堡垒》原本拥有33.2%的首日排片,可由于口碑崩盘,短短不到半天时间就被上映超过两周的《哪吒之魔童降世》逆袭,仅仅收获了7457万的首日票房。次日单日票房更是滑落至2059万、排名当地第四——《爱情公寓》式票房大爆,没能在这部影片上复刻。

观众对口碑的反映速度正变得越来越快,而造成这种现象的主要原因,则在于观众的自主性和评判标准有所提升。《报告》数据指出,2018年的相关调查发现,淘票票评分9.1分以上的电影,能够得到94%以上用户的认可,但是2019年想要覆盖到相同数量的人群,则必须是评分9.2以上的电影。

微信图片_20200102152637.jpg

此外,过去观众判断影片的质量高低,更多会看平台评分、KOL观点等,但由于种种原因,如今KOL映前的口碑并不一定准确、平台开分时间也并不统一。在此情况下,很多人已习惯通过熟人社交网络,去了解一部影片信息的好坏、判断是否应该去观看一部电影。正因如此,有不少从业者告诉毒眸,对于一些质量不佳的电影,如今映后口碑维护已经没太多意义,影片是好是坏观众已经有了自己的判断方式。

相反,对口碑、质量较好的电影来说,怎么做好口碑扩散、利用口碑效应来吸引更多的观众,则显得格外重要。《报告》显示,去年票房1亿以上的影片,首日票房贡献率从前年的13%下降到了12%,说明好影片往往会具备一定的长尾效应,随着口碑的发酵在后期也能取得不错的票房。

三.影企的寒冬过去了吗?

早从2017年起,影视行业里常聊起的一个话题就是“文娱行业触底”了吗?

如果单从过去一年里媒体的报道来看,“寒冬”似乎还没有过去:去年年底,多家媒体报道称,2019年中国影视公司关闭和注销的多达1884家(天眼查数据),资本仍在不断撤离影视行业。

但在毒眸看来,这样的表述并不足够准确。据知情人士透露,这1884家注销的公司当中,包括不少位于霍尔果斯等税收优惠地区的“空壳公司”与各类工作室,因此这批关闭、注销潮,与其说是影视行业寒冬的延续,倒不如说是行业进一步“去水”、“挤泡沫”所带来的结果。

实际上,如果就上市公司的股价变化而言,2019年行业的确有“触底”的迹象。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年底,包括光线传媒、华谊兄弟在内,很多2018年股价跌幅较大的公司,已然止住了下跌的颓势,不少公司的股价较2019年年初都有了一定回升。而在过去的一个月里,很多影视公司受到春节档热度影响,股价甚至迎来了大幅增长。

面对连续多年垫底的传媒板块,已经有不少券商调高了2020年的行业评级。对此,联讯证券解释称:传媒板块经历了四年多的下跌,目前已经进入底部交易区间,低估值情形下,任何利多都是上涨的动力;传媒板块估值风险已充分释放,目前板块市盈率为34倍(已剔除负值),相较于2015年5月(历史最高点)的112倍下跌约七成,同时亦明显低于历史均值47倍(指2012年至今的均值)。

由此可以判断,在经历了多年的波折与调整后,传媒影视行业正逐渐向一个稳定期过渡,行业“寒冬”正在慢慢过去。

但就此断言“反弹”、“盛夏”将会到来,还有些为时尚早。去年11月底,《经济日报》采访多位投资人时被告知,短期内对影视文娱行业还持观望态度,目前仍“很少投资纯内容的公司”。

去年暑期,《哪吒之魔童降世》成为年度爆款,但作为主出品方的光线当时却并没有迎来股价的持续大涨(点此阅读:《哪吒》已逆天,光线何时能“改命”?)。在某次股价下跌后,曾有分析人士告诉毒眸:“影片上限已经可见(不过此后影片还是突破了‘上限’),预期快到了、股价提前下跌是正常现象。说明在现在的行业环境下,大家不愿意给单品爆款长期买单,因为公司没法保证下一部作品还能大卖。”

微信图片_20200102152640.jpg

因此当下的影视公司如果再想得到资本的充分认可、在资本市场上有更多斩获,除了要有爆款“背书”之外,更重要的其实是要证明自己的“稳定性”——这既包括了持续输出优质内容(不一定是爆款)的稳定性,也包括了营收的稳定性(多元的业务、营收架构)。

此外,行业趋于平稳不等同于不会再生变数,洗牌、座次重排仍然会是未来几年行业里的主旋律。

一方面,就在老牌影企自我调整的这些年里,新兴的互联网影企也在迎头追赶。2019年里,猫眼主出品的电影已经达到了22部,总票房超过67亿;阿里影业作为主要出品方,参与了《我和我的祖国》《绿皮书》等热门佳片的出品;腾讯影业除了继续投资《大黄蜂》等海外大片,也开始布局像《南方车站的聚会》这样的国产文艺片与《紧急救援》等国产大片……互联网影企的声量正越来越大。

微信图片_20200102152642.jpg

《南方车站的聚会》

另一方面,市场和受众的变化也给了很多新锐影企机会。如前文所言,腰部影片对于电影市场正变得越发重要,但早在去年上半年,就有知名影企的高管向毒眸透露,很多大型传统影视公司,其实已经下调了中等体量影片的投资比例,因为这类影片对大公司“性价比并不高”。

在毒眸看来,这部分影片对一些新公司却是好机会,能够成功抓住这一市场空白的企业,则更有机会在行业里收获自己的一席之地。

四.进口大片不再是“大杀器”?

去年的年终盘点里,毒眸还有一个被“打脸”了的预测:“观众明显也开始对好莱坞甚至是印度批片产生了审美疲劳,所以指望今年能涌现一两部30亿+的超大爆款进口片,似乎不太现实。”结果没曾想,《复仇者联盟4》狂砍42.4亿,成为了史上首部40亿+的进口大片。

可需要注意的是,《复仇者联盟4》的爆发是具有多重偶然性的(点此阅读:谁撑起了《复联4》的40亿票房?史上最高票价和二刷的年轻人们):饥渴市场的报复性观影、漫威和迪士尼十年布局收获的结果、很多影院调高了票价……因此《复仇者联盟4》的成功并没法证明进口片在中国内地市场仍然是“大杀器”。

《复仇者联盟4》幕后花絮

国家电影局数据显示,2019年进口片的总票房为230.91亿,和2018年几乎持平;占全年总票房的比重为35.93%,占比略有下滑;灯塔专业版数据显示,除《复仇者联盟4》之外,去年其他进口大片的表现普遍不够理想,票房排名第二的《速度与激情:特别行动》仅卖到了14.3亿,年度票房前十的电影里也只有这两部进口片,为近年来进口片表现最差的一年。

进口片表现不佳,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好莱坞2019年的布局与调整。2019年,好莱坞正式从“六大”变为了“五大”,再加上《复仇者联盟4》来势汹汹,各方都从不同程度上调整了自己的战略,因此这一年也被视作是好莱坞的小年,很多公司、片厂都在为之后几年积蓄力量。

但毒眸认为,更重要的其实还是好莱坞大片所表现出的创新乏力,导致内地的观众出现审美疲劳。

去年全球范围内票房靠前的大片,几乎都被迪士尼及漫威(包括和索尼合作的《蜘蛛侠:英雄远征》)给包揽了,而这些影片无一例外全部都是大IP或者续作、翻拍——《复仇者联盟4》《蜘蛛侠:英雄远征》《惊奇队长》《阿拉丁》《狮子王》《冰雪奇缘2》……

微信图片_20200102152649.jpg 

《冰雪奇缘2》

大IP的好处,在于保证了影片票房的下限,同时具备大量的IP衍生空间,可与此同时也制约了影片的票房上限、消除可能带来的惊喜感。正因如此,去年《X战警:黑凤凰》等质量欠佳的大IP,上映后不久就被市场所抛弃(尤其是在中国内地),而《小丑》这样的反套路电影,却能在全球范围内成为话题、成为爆款。

对于好莱坞的保守、同质化(特别是超级英雄电影),去年以来包括马丁·斯科塞斯等老牌导演都提出过批评和担忧(点此阅读:“痛批”漫威背后,“马丁·斯科塞斯”们在担心什么?| 猛侃专栏),但遗憾的是在绝对的经济利益面前,好莱坞原创乏力的现状似乎很难被立刻扭转。而这也决定了,未来几年进口片在内地市场很难持续掀起大的波浪——当然,诸如《阿凡达2》等现象级影片,仍然有机会卖出极高的票房。

不过2019年围绕着进口片,也不全是坏消息。

大制作总体表现乏力的同时,大批中小成本进口电影(尤其是批片)却焕发出了别样活力:小语种电影《何以为家》在《复仇者联盟4》的排片碾压中杀出一条血路、成为黑马;20年老片《海上钢琴师》终登内地银幕,吸引了大批资深影迷;融创文化版权引进、乐创文娱协助推广的《利刃出鞘》,成为了年度口碑最好的新片之一……经过前两年批片市场的泡沫破碎后,很多优质的批片又再度成为市场的宠儿。

《利刃出鞘》

因此观众并非不爱看进口片,只是需要更多的“新鲜感”。而目前行业里也有人注意到了这样的趋势,继《海上钢琴师》大卖之后后,《美丽人生》等豆瓣TOP250佳片也被引入内地、将于今年上映。“老片新映”或许没法掀起《复仇者联盟4》这样的观影浪潮、斩获数十亿票房,但绝对会是饥渴的市场的一个重要补充。

五.宣发、营销还能怎么升级?

2019年的最后一天,一部名为《宠爱》的电影“横空出世”,斩获了1.72亿的单日票房,给2019年画上了一个不错的句号。作为一部爱情轻喜剧,《宠爱》能够斩获如此佳绩,宣发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临近年底时,片方就开始做起了跨年营销,动员观众到影院观看该片跨年。

微信图片_20200102152658.jpg 

《宠爱》为国产影片首日场次影史第一

这样的画面是不是很熟悉?一年之前,《地球最后的夜晚》首次开始在抖音等平台上,做起了跨年观影营销活动,靠着“和最重要的人一起跨年”、“一吻跨年”等概念斩获了2.6亿的首日票房。但因为大部分被吸引进影院的观众并非这类文艺片的目标受众,以至于影片口碑瞬间崩盘,次日票房便跌至1120万。

不过《宠爱》并没有复制《地球最后的夜晚》的悲剧,上映第二天该片收获了1.13亿票房,整体趋势较为平稳,甚至有望冲击6亿或更高的票房。而这种相似手法不同命运,也再度证明了一点:和影片内容、质量与风格一样,宣发也并不存在所谓“最好的”,而只有“最合适”的。



《宠爱》

在分析2019年的经典案例时,曾有从业者和毒眸举例称,国庆档上映的《攀登者》采用了一套很常见的营销模式——“吴京章子怡CP感”等话题多次被送上热搜、抖音官方号不断推送相关物料。可对于这样一个类型的电影及其主演来说,类似的方式很难让普通观众注意到影片真正想要传达的东西,很多观众也对炒吴京和章子怡的CP感到莫名其妙,从而导致票房转化受到了影响。

“从抖音的平台趋势来看,我觉得借助抖音做互联网营销已经到第二个阶段了。”有营销公司负责人告诉毒眸(点此阅读:李佳琦都卖电影票了,电影网络营销还能怎么玩?),第一阶段是用户爱看什么从业者就做什么,结果带来了大量同质化,“而第二阶段更考验营销动作的准确性,还要考虑用户感知的舒适程度,在视觉传达上花更多心思。”

正因如此,尽管2019年影视行业中也出现了不少宣发营销上的新玩法,例如明星、片方走入李佳琦和薇娅的直播间,一同给作品“吆喝”,但对于整个行业来说,需要的可能不仅仅是玩法上的升级,更重要的是思维和“方法论”上的升级——如何更精准地把握用户喜好,做到精准投放。

《报告》数据显示,2019年不同年龄层的观众,在观影偏好上已经出现了极大的区隔(该偏好并不指口碑偏好,仅仅是目标用户在淘票票上的购票占比/整体用户在各影片的购票占比)。而如果对目标对象以生活地区、工作、学历等多元维度进行划分,又将会呈现出更多不同的用户偏好画像。 

微信图片_20200102152709.jpg

因此再想要靠广撒网的方式来收获大量用户的注意力,已变得越来越难,未来宣发领域的核心竞争力之一,一定会是用户数据处理及精准投放能力。

基于这一点,阿里影业、猫眼等掌握用户购票数据的互联网影企,必定会在宣发当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甚至有机会成为整个宣发行业的“整合者”。而除此之外,随着用户消费习惯的迁移,今日头条系以及快手等平台,也将有很大机会去分食宣发营销领域的蛋糕。

2019年年末的一个案例,就已经证明了短视频平台在营销层面的另一重潜力:伴随着影片《牧马人》的片段在抖音、快手上快速传播,有很多95后、00后开始涌入视频平台观看该影片。原本该片在豆瓣上的评分人数只有几千,但短短一个月内评分人数就已经突破了1.8万,评分也上升至8.6。

微信图片_20200102152711.jpg

“即使所有片子都做抖音营销,但谁能克制数量、保证质量,就能吸引到观众,毕竟只要内容是新的,再老套的形式也会有观众看。”有资深从业者告诉毒眸,套路性地宣传正在被边缘化,明星上热搜不再是电影营销成败的关键,越来越精细地产出好的创意和好的内容,并找到合适的渠道分发铮显得愈发关键。“所有营销动作一定要能够回到电影本体上,用电影的情感和力量和观众互动,以真情换真心。”

六.下游洗牌已经开始了?

大银幕数量还在持续增长。

电影局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新增银幕9708块,全国银幕总数达到69787块,同比增幅约为16%,和2018年几乎持平,要远低于2015年34%的银幕增速。然而即便只有当年银幕增速的一半,也要远远高于同期票房及观影人次的增速,供给与需求间的不匹配仍在困扰着很多从业者。

拓普智库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单店票房排名前十的影院中,有7家的票房同比出现了下滑,9家人次同比出现了下滑。这些影院大多数分布在一线城市的热门商圈,拥有相对稳定的客流,但仍然不免遭遇经营上的难题,由此可见很多四五线地区的小影城,日子该有多艰难。

也正因为日子难过,2019年多次出现高票价争议事件:2019年春节档,很多小县城一张《流浪地球》的电影票都涨到了80以上,很多地区大年初一到初五的涨价幅度都超过了100%;而到了《复仇者联盟4》上映期间,更是闹出了天价服务费事件(点此阅读:400块一张票的“复联”,只会让观众远离电影院 | 猛侃专栏),不少电影票都被炒到了500元以上。这些行为看似是涸泽而渔,但也表现出了很多影城在生存上的无奈。

 微信图片_20200102152723.jpg

影城高票价

但即便如此,银幕的增长仍旧不会停止。早在2018年,《关于加快电影院建设促进电影市场繁荣发展的意见》的颁布,就提出未来两年内地银幕总数将增至8万块——也就是说,今年内地预计还会净增1万块银幕。而当时便有从业者告诉毒眸,一定是会先淘汰一部分经营能力较差的影院,再补充新的优质影院。

洗牌、淘汰,下游的迭代其实比中上游来得更快、更直接。

2019年,毒眸报道过大量下游公司内部调整或者并购的新闻,其中包括部分外资影投被曝要撤离内地、大地等老牌下游公司出现了管理层震动、拖了许久的星美问题终于有了下文(点此阅读:关停140家影院的星美院线谋出售,巨头或组局接盘)……而就在2019年即将结束时,又有消息传出,包括CGV在内,一些老牌影投公司也关停了部分经营状况不佳的门面。毒眸去年预言洗牌最快2019年就会发生,如今来看已经成为现实,之后几年表现一定会越加明显。

微信图片_20200102152726.jpg 

星美的欠薪事件

而就在老旧影院被淘汰的同时,新的高端影院也在不断被扩充。去年下半年,CGV一面关停老旧影院,一面又陆续开业了深圳CGV影城卓悦中心旗舰店等高端影城;去年拿下了院线牌照的博纳,在2019年也扩充了十四家新影城,而根据博纳总裁于冬此前向毒眸所介绍的,博纳新扩充的影城都会主打一二线城市的高端品牌店(点此阅读:博纳不退潮 | 专访于冬)。

在毒眸看来,伴随着一二线城市观众收入的提升和文化消费需求的迭代,未来几年里类似的高端影城将会迎来较大的发展空间——2019年全国票房前十的影院中,唯一一家票房、人次都没有下滑的是北京寰映影城合生汇店,该影城是万达电影旗下的高端品牌影城,其票价要远高于一般影城,但很显然影城所处的区位、影厅环境,对于一些对观影质量有要求的观众来说,是具备不小吸引力的。

微信图片_20200102152729.jpg 

北京寰映影城合生汇店

至于很多中小影城与影投公司,“开源节流”(点此阅读:“躺着赚钱”的时代过去后,中小影城如何开源节流“活下去”?)以及通过提升影院服务来把顾客拉回影院,将成为其必修课。即影院需要考虑卖品的摆放与营销策略、尽可能开发更多广告展位、完善自有的会员体系等(点此阅读:“复联4”高票价背后,影院正在反击猫淘)。总之就是一句话,“躺着赚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七.2020,中国电影会好吗?

今天是2020年,也是2020年代的第一个工作日。

刚刚过去的2019年,是中国电影“黄金十年”的一个收尾。在此前的文章中(点此阅读:中国电影这十年:烂片死去,英雄老矣),毒眸曾经提到过,在这十年当中,受到基础设施建设、互联网企业入局、用户关系习惯变化等影响,整个电影产业迎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既有行业的快速发展,也有不理智、不理性所带来的泡沫与危机。

微信图片_20200102152732.jpg

如果将时间倒回到十年前,人们一定不会想到只用十年时间,中国电影市场的体量就足以和北美电影市场媲美、电影会成为许多中国观众生活中的一部分。而可以预见的是,由于北美电影市场近年来增速一直较低,在接下来的这个十年里,中国将大概率成为全球第一大市场。

但正是因为电影、文娱消费对中国观众越来越重要,竞争必定会越来越强烈、观众的要求也必定会越来越高。最近的三四年里,我们已经见证了观众喜好变化所带来的泡沫破裂,见证了流媒体和短视频兴起所带来的用户分流,随着5G时代的到来,传统电影行业所将要的挑战将远比现在要大得多。

未来十年,中国电影、电影产业会好吗?

从历史的角度来看,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面对电视媒体的兴起,好莱坞电影产业也曾经面对过和当下中国电影观众类似的困惑——既然有线电视上就能看到不错的娱乐内容,各种影视剧集和体育节目,观众又何必另外花钱去电影院呢?

为了应对有线电视兴起对电影产业的冲击,一轮围绕着叙事模式的产业升级在好莱坞铺开,影片的投资规模、制作体量也水涨船高,进而掀起了制片体系标准的升级,用来对风险进行更精准的把控。再加上伴随着电影发行模式的迭代和创新,好莱坞自70年代后正式进入大片时代,彻底区别于传统欧洲电影的好莱坞大片开始席卷全球,好莱坞世界电影中心的地位也就此奠定了下来。

换句话说,好莱坞电影正是在一次史无前例的危机当中,确立起了其全球电影霸主的位置,进而影响了一代又一代观众。

反观中国电影,2019年行业已经开始出现一些升级、一些突破,例如在《流浪地球》中市场第一次看到了中国科幻的力量,在《哪吒之魔童降世》后国人罕见地对一个国产系列化“宇宙”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主旋律电影开始调整叙事模式、吸引到了更多年轻的受众(点此阅读:主旋律影片大卖,因为年轻人更爱国?)……在挑战和变革当中,一轮轮行业的革新其实已经开始了,越来越多新的力量正在涌现。

可只做到这一步,或者说只有头部的影片、公司做到这一步还不够,电影行业想要彻底不被取代、建立起全行业的“护城河”,需要的不仅是极个别优秀代表,而是整个行业的升级、新标准的建立。工业化,这个过去几年里被不断提及的词,未来几年一定会是中国电影产业发展最关键的钥匙(点此阅读:如何理解中国电影的工业化?)。

所以2020年、2020年代,中国电影究竟会好吗?我们现在还无法给出一个确切的答复。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和过去十年一样,未来十年行业里的机会、可能性,将远超此刻我们的想象;而不同的是,过去十年中国观众更多是中国电影发展的见证者,但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借助网络平台的力量、不断增长的消费力,我们都将有机会成为中国电影发展的参与者。 新的十年,开始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相关文章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