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微信太低调!用了这么多AI技术,难怪被追捧
3小时前
中国移动咪咕牵手中国体育报业总社打造5G体育传播新纪元
4小时前
上市成功!贝壳用行动诠释了何为“长期主义”
4小时前
用音乐带货,索爱董事长刘建佳携手郁可唯直播首秀惊艳!
8小时前
下手买基金就上苏宁金融818财富节贴心投资指导等着您
8小时前
7月同比增长近50%,长安汽车的下半年值得期待|凹凸榜
8小时前
新基建大浪潮下,AI将堪何种大任?
10小时前
好用不花钱!广东移动300M宽带套餐堪称性价比之王!
10小时前
苏宁红孩子818重磅打造“超燃奶爸节”,燃爆线上线下
11小时前
罗永浩抖音直播带货最新战绩:4小时2亿,90分钟即破首秀纪录!
12小时前
腾讯要“一统天下”,B站“虎口拔牙”不轻松
14小时前
贝壳赴美IPO成“居住服务平台第一股”,靠的是什么?
14小时前
京东电器88秒杀狂欢上线上万款大牌爆款家电集聚“热8购物季”
16小时前
京东电器“热8购物季”88秒杀狂欢日狂热来袭初秋钜惠爆品直降
16小时前
产品加速迭代擎朗智能斩获2020年度「AI最佳产品成长奖」
16小时前

头盔被限速

DoNews 2020-06-01 21:04:01

“骑电动车以后都要戴头盔吗?”

六一前的周末,蔡女士还是没搞清楚,最新的规定是什么。从事金融行业的蔡女士在国贸上班,她到最近的地铁站骑电动车需要大概两公里。这辆电动车是去年10月在迪信通充话费时赠的,车子不大,踏浪牌,刚好满足她每天上班时代步的需求。

在此之前,她要么坐附近揽客的“小蹦蹦”,要么走路,前者不一定随时有,后者时间太久,两者都不太方便。

几天前,她刚听说骑电动车需要戴头盔的规定,如果不戴就会被罚款,不过她也没有认真地去了解。虽然每天都骑电动车,但这一出行方式天然就显得“不必太正式”,而且她觉得戴头盔“多热啊”,带着的话又不方便,要是跟车一起放在地铁口,可能就丢了。当被问到如果一定要戴怎么办,蔡女士表示“没想好,不行的话就戴个头盔呗”。

蔡女士并不知道,在过去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曾经有一个可能上百亿的“风口”与她擦肩而过,又迅速消失了。

一项政策引发的“风口”

4月21日,公安部交通管理局发布通知,将在全国范围内部署“一盔一带”安全守护行动:6月1日起,公安交管部门将加强执法管理,依法查纠摩托车、电动自行车骑乘人员不佩戴安全头盔以及汽车驾乘人员不使用安全带行为。

图片1.png

在通知发布前,也许政策制定者也没有想到,只是加上查纠电动自行车戴头盔,会凭空造出一个上百亿的市场需求。

2019年底,中国自行车协会曾发布数据称,我国目前电动自行车社会保有量为近3亿辆,在交通工具中仅次于自行车(近4亿辆),而其中有自觉佩戴头盔的电动自行车骑乘人士,并不多见。一旦佩戴头盔成为一个强制性的要求,凭借庞大的用户基数,假如有2亿人购买,以50元一顶的价格计算,头盔的市场需求也将轻易破百亿。

而且,这个需求有非常清晰的时间界限——从4月21日发布到6月1日执行,刚好40天。经济学的基本原理之一,就是价格由供需关系所决定,相比下产能的提升是有延迟的,短时间内需求的急剧提升,将导致价格的飞涨。

以下两张图,分别是在天猫和京东,搜索头盔后销量第一的商品近期的价格变化,价格最高点较平时涨了3-5倍。实际DoNews在对销量靠前的多款头盔商品查询历史价格变化后发现,过去一个月电商平台上头盔类商品的涨价是普遍的,只是有早有晚,而且即使涨价了,不少商品依旧卖到脱销。

图片2.png 

天猫销量第一头盔商品的历史价格 

图片3.png 

京东销量第一头盔商品的历史价格

当价格被陡变的供需关系抬高数倍后,原本市场上正常的交易行为也被扭曲——从生产物料、生产头盔的设备到中间的经销商,产业链上的每一环节都开始层层加码。阿里巴巴、淘宝、京东等电商平台开始断货,而在朋友圈头盔开始以更高的价格击鼓传花,甚至有新闻报道,采购了一批头盔,最后寄来工地安全帽的事情。

图片4.png

百亿?那是原来50元一顶的价格,当平均价格涨到200块,市场需求就变成了400亿,不单是商品和生产设备,连资本市场都变得火热,出现了“头盔概念股”。比如生产注塑机的伊之密,因注塑机可用于生产头盔,股价随之连续大涨,单日最高涨幅达到9.96%,“头盔概念股”仿佛成了资本春药,和头盔生产物料相关的南京聚隆、和头盔销售相关的三夫户外等公司,股价也都大幅提升。

图片5.png

伊之密股价变化

上述情形国人看了会觉得分外熟悉,和几个月前口罩的涨价脱销如出一辙,但不同点在于,这股热潮只持续了不到一个月,便戛然而止。
5月20日,公安部又发布通知:自6月1日起,执法处罚的范围限定为骑乘摩托车不佩戴安全头盔、驾乘汽车不使用安全带的交通违法行为,对骑乘电动自行车不佩戴安全头盔的行为不进行处罚,而是开展宣传引导工作。

 “风口”来时谁都想往上站,风停时才发现猪不会飞。

通知一出,伊之密的股价在5月20日后连续大跌,朋友圈头盔的销售状态开始消失匿迹,电商平台上,头盔的价格逐渐回落。只是不少消费者还记得,自己用平时两三倍的价格抢购了不一定用得着的头盔,还有一些货刚刚到手还没出手的中间商,此时欲哭无泪。

电动车头盔是个伪需求吗?

 “随着电动自行车安全头盔需求集中释放,部分企业和平台销售的安全头盔价格暴涨。”

在意识到这一点后,公安部选择主动与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联系沟通,并且指导各地公安机关积极配合市场监管部门,依法严查价格违法行为,斩断哄抬头盔价格的违法链条。另一方面,要求“一盔一带”行动要妥善推进——电动车不佩戴安全头盔就先不罚了,涨价的违法行为必须打击。

在此之前,抢购头盔的热潮看起来和抢购口罩时很像,不少人已经开始复制成功经验打算赚一笔了,为什么结果却差别这么大呢?原因在于这两个“风口”,只是看起来像,底层的逻辑大不相同。

疫情时期,消费者是发自内心真的想买口罩,而头盔,虽然同样是保护消费者的安全,但许多消费者们并不想买,只是政府对不戴头盔要处罚,所以才会去买;而对政府来说,疫情绝不能扩散,口罩就算涨价了,也不是去专注打击价格违法行为的时候,但头盔的话,从前后两个通告就可以看出,群众们能自觉地带戴上是最好,如果导致了市场的扭曲——那还是慢慢来吧。

蔡女士就完全没有戴头盔的想法,从家到地铁两公里的路她非常熟悉,也没有遇到过危险。她的电动车符合新国标电动自行车标准,限速在25km/h以内,在她看来这个速度比自行车也没有快太多,而带着头盔上下班挤地铁就麻烦多了。

同样不喜欢戴头盔的还有石先生,他和太太曾经都是摩托车爱好者,家中除了两辆摩托车,他还前后买过五个摩托车头盔,不同品牌从数百元到数千元都有。在有孩子之后,他和太太出于安全考虑,都将摩托车卖掉了,换成电动自行车上下班。

不过,他戴头盔的好习惯并没有延续下来。虽然石先生也承认头盔有助于安全,但他觉得不方便和作用不大。“等电动车也必须戴头盔时,我再继续戴吧。”石先生表示。

图片6.png

石先生和朋友们出去骑行时拍的头盔

同样骑电动车的李先生,却早早地为自己买了头盔,因为他的电动车“太快了”。

他之前买的超标电动车,看起来和踏板摩托车没有差别,时速最快能到53km/h,第一次不戴头盔骑它的李先生,眼睛被风吹的直流眼泪,风扬起的沙子打在脸上也有些疼,最重要的是,每当时速超过50km/h,他就会有些担忧发生意外,买个头盔就像买个安心。

由于属于超标车,李先生的电动车只能上临时牌照,再有一年多的时间就不能骑了,李先生觉得有些可惜,不过也觉得的确有危险,他打算去考下摩托车驾照,以后改骑摩托车通勤。

电动自行车的流行,可以追溯到各大城市实施“禁摩令”。在此之后,廉价、方便而且快捷的电动车迅速弥补了摩托车的市场空白。

截至目前,我国摩托车保有量约为8700万辆,不到电动车的三分之一。但随着电池和电机技术的发展,电动车本身也在不断分化,有的就像省力点的自行车,有的已经不比摩托车慢——但都不需要考驾照,也不会像机动车一样有牌照。因此,我国在电动车管理领域的空白,最终为交通管理增加了更多麻烦。

显然,将车速不同、质量不同和在机动车道/非机动车道行驶的电动车一刀切,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好办法,这也是2019年4月15日实施的电动车新国标,将电动车分为不同三类的重要背景。

图片7.png

在这三类中,电动自行车依旧属于非机动车,而电动轻便摩托车和电动摩托车被归入机动车机动车。前者速度较慢,而且在非机动车道行驶,和自行车标准更类似,而后两者,应该类同摩托车。

不过,由于新国标实施时间较短,在目前近3亿保有量的电动车中,相当大的比例属于超标电动车,政策规定会在3-5年内陆续被淘汰,很难简单套用新国标。

另一方面,电动车也并不存在像摩托车一样的头盔标准和3C认证。准确的说,目前市面上的“电动车安全头盔”,实际很多合格证上的名称是“电动车防护帽”,至于真实的防护效果,我们不得而知。

在一个月左右的时间里,就想让两三亿的电动车消费者戴上合格的头盔,显然是不现实的。

过去一个月,头盔制造商紧急生产出大量头盔,一大批消费者也紧急购买了大量头盔,更多的人是为了应付检查,并不太在意甚至效果。这使得整件事情有些虎头蛇尾。

投机的“风口”没了,投资的“风口”还在

今晨,熙熙攘攘的马路上,大小车辆川流不息,而数量庞大的电动车骑乘人员,绝大多数没有戴头盔。一个多月的政策变化没改变交通安全,只是在市场上玩了一把投机游戏,有人赚,有人赔。

电动车头盔的“风口”,最终被证实是不存在的,更多是政策的一时激进导致的市场投机行为。但电动车的“风口”的确存在,也许就在未来几年之内。

根据自行车协会数据显示,2019年前三季度,我国电动自行车的产量同比增长20.15%,利润增长16.92%,远超市场预期。与此同时,传统脚踏自行车的产量下降了7.6%。而2019全年,我国汽车销量同比下降了8.2%——人民用脚投票,证明了电动车才是当下大众最喜闻乐见的交通工具。

而在疫情期间,由于许多人选择避开公共交通,有摩托店经营者就表示,摩托车的销量提升了许多,有关电动车的最新销量变化虽然还没有数据,但以经验来看只会比摩托车销量的增长更多,毕竟买摩托车需要驾照,电动车还不用。

但伴随着全国各地3-5年电动车超标车过渡期结束,未来几年其销量还将继续增加。自行车协会给出的预测是未来年销量将突破5000万,考虑到去年前三季度自行车的销量已经不足3000万,我们可能即将看到,电动车的销量和保有量双双超过自行车,成为我国最主要私人交通工具的历史时刻。

未来的电动车,从销售就参照新国标进行分类和上牌照,这也给了政府机关进行精细管理的条件,可以针对不同类型的电动车出台相应的规章制度。公安部交管局最初计划的联合行业主管部门、行业协会推广“买电动自行车送头盔”“买保险送头盔”模式,也可以逐步推进。

无论是政府的政策,还是商家的宣传,最终实际买单的还是广大的消费者。长期来看,消费者还是会选择最符合自身利益的选项。而相对缓慢却又踏实,真正代表了广大人民的真实利益和想法的政策推进,才代表着真正的“风口”。就像5月20日,公安部在更改之前政策的通告中所说,要“注重人性化执法、理性执法、柔性执法,注重法律效果、政治效果和社会效果统一”。

对商业来说也同样适用。投机当下的机会总会有失手的时候,投资未来的趋势才是长期的盈利模式。

相关文章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