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ews > 专栏 > 站在李雪琴背后的男人
站在李雪琴背后的男人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猎云网(ID:ilieyun)作者: 林京

参加《脱口秀大会》第三季之前,李雪琴想做纪录片。她找到老板谢哥,说了这个想法,但被否决了。

不现实、不挣钱,这是谢哥的直觉判断,尤其在当时疫情影响之下,公司现金流趋紧,拍纪录片的想法,谢哥觉得偏理想主义,或者说,还未到合适的时机。

谢哥更想让她去参加脱口秀大会,两人为此争执多次,最后谢哥“搬”出公司经营压力的理由,把李雪琴“逼”去了比赛,也让她成功迎来第二次出圈。

谢哥过36岁生日,李雪琴和公司的小伙伴们秘密筹备了将近两个礼拜,但还没到生日当天,两人在办公室因为工作当面吵了起来。就在大家担心时,李雪琴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准时送上了生日惊喜。

几天之后,在《脱口秀大会》第三季第6期节目上,李雪琴以“我的老板暗恋我”为主题,讲述了老板凌晨三点给她打电话、她把老板价值150万的车烧了个窟窿的段子。

这场播出之后,相关话题登上微博热搜,谢哥也多了一个标签——李雪琴老板。

两人原来都是内容创作者,相识于抖音的一次打榜,后又成为在北京一起合租的室友。李雪琴所在公司是北京十斤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她专注负责内容创作,谢哥负责整个公司运营管理兼经纪工作。

李雪琴曾表示,是谢哥把她解放了,让她不用去思考其他事务。而李雪琴的突然爆红,也让谢哥经历着前所未有的忙碌。

两次危机

谢哥比李雪琴更早接触自媒体。2016年,谢哥在喜马拉雅上制作《谢同学趣说英国史》音频栏目,2018年开始到抖音进行推广,彼时谢哥粉丝20万,李雪琴还只有8万。

谢哥是在一位朋友的推荐下看到的李雪琴的抖音视频,对她的内容风格很感兴趣。有一次,谢哥在家喝了点酒,正好刷到李雪琴的直播,趁着醉意在直播间里“冲动”打赏了1000块钱。

“还没见过有大哥刷这么多钱”,李雪琴在直播间惊呼,随后两人便互相加了微信。后来,英国的一个客户邀请谢哥去拍片,预算比较充足,能多负担一个人的费用,谢哥便邀请了李雪琴一同前往,当时两人认识不过才两周时间。

在这趟旅行中,谢哥发现这个95年的女孩很有趣,“她的想法非常先进,她的笑点我也都能get到。”同时,谢哥精打细算的那一面也让李雪琴觉得很靠谱。

之后,李雪琴和凡姐、谢哥在北京一起合租,进行各自的内容创作。期间,李雪琴制作了短视频作品《2号楼3A的朋友们》,堪称东北版的老友记,分享跟朋友日常一起野餐、练摊儿、泡澡堂子等生活琐事。谢哥则继续更新自己的栏目。

2018年9月份,一则李雪琴在清华门口喊话吴亦凡的视频刷屏各大社交网络平台,随后吴亦凡的回应,让“李雪琴是谁”登顶微博热搜。在北大毕业生的光环加持下,李雪琴正式出圈,成为一名网红。

“突然有一天她跟我说,有个投资人拿钱了,就天使轮这种,要不一起创业。”面对李雪琴的邀请,谢哥并没有立即加入,“我当时想的更多的还是知识付费这部分,对于创业,我并没有想好。”

时间走到2019年8月份,“喊话吴亦凡”的热度渐退,李雪琴面临着第一次危机——内容如何延展,商务资源如何拓展。

李雪琴再次找到谢哥,邀请他加入创业。“那时候,她实在是支撑不了,她自己要做内容,然后比较头疼商务这块,于是就找我聊了很长时间。当时她讲了很多想法,虽然现在回头看是有些迷茫的,甚至扯淡的,但现在我会觉得这都是积累。”

比起知识付费,他也觉得李雪琴所走的路径更好、更宽广一些。

最重要的是,李雪琴谈到外界对东北文化的一些误解,“提起东北网红,基本就是老铁666、铁锅炖自己、裤裆放鞭炮这些,就觉得很蠢。我们有没有可能做一些内容,去和全国的网友说一说其实东北人并不是这样。”

谢哥是被这句话打动的,就好像他在喜马拉雅上用东北话说英国史一样,他希望让全国网友知道,在东北还有一群像他们这样做内容的人。

2019年,笑果文化第一次邀请李雪琴去参加脱口秀大会,但李雪琴拒绝了。谢哥也多次劝说,但是无果。

据谢哥回忆,当时李雪琴有两点顾虑。李雪琴去脱口秀第二季线下开放麦时,在现场遇见了庞博,庞博表演完下来跟李雪琴说自己没有讲好,“庞博都没讲好,她觉得自己肯定也不行。而且,她当时打算去做一些短视频、策划微博vlog。”

2019年年底,李雪琴回了一次沈阳,谢哥跟她再次讨论起参加脱口秀的事情,“我说明年一定要去了,她还是不想,我们就大吵了一架。”

2020年3月,疫情影响之下,行业发展面临诸多未知,出于保守安全的心态,李雪琴和谢哥决定把公司迁回沈阳。“在沈阳做内容制作成本更低,比如三四千就可以养一个策划。而且沈阳组建一个团队,能够应对各种可能产生的风险。”谢哥说。

不久之后,脱口秀大会的邀约再次到来,这次李雪琴没有拒绝。谢哥说,是现实打败了她的坚定,最直观的原因就是疫情影响之下,公司接不到活儿了。“我跟她说,你必须要去了,再不去的话,公司恐怕顶不过去。”

“李雪琴老板”的身份

在李雪琴的每个关键阶段,谢哥都有意无意地成为那个“决策者”。

谢哥是一位连续创业者,2015年,他在沈阳做过两年电子竞技项目,但这次创业以失败告终。2018年开始,谢哥开始在喜马拉雅连载《谢同学趣说英国史》、《谢同学趣说美国史》等栏目。在做任何判断时,谢哥觉得就是凭借直觉、经验,“有了过往经历,自然而然大脑当中就会有一些类似算法的东西,很快的算出来,做出决定。”

2020年,短视频行业已是一片红海。在直播带货的火爆之下,MCN多是商务型模式,先签约一些抖音、快手等平台的网红,然后依托自有资源去为这些流量变现。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很多大型MCN开启抢人大战。

谢哥想避开这些竞争,他将企业定义为内容型MCN,更偏向于去签约一些素人,把他们从0变成1,然后再去挑战从1~100。

在他看来,MCN目前陷入的困境就是竞争比较激烈,流水确实很大,但其实利润并不高。谢哥更希望以纯演艺经纪形式,从0开始培养新人。

对于公司的未来发展,谢哥认为自己是比较清晰且坚定的。他提出,现阶段公司主要围绕着李雪琴转,重点是把她的思想和风格输送出去,输出形式不限于短视频,明年还计划参与到书籍制作,及音乐、影视制作中去。

面对纷至沓来的合作需求,谢哥在选择上会进行一定控制,标准在于是否能帮李雪琴输出更多内容。“比如你火了之后,可能会有很多片约找来,让你去尝试做演员,甚至有邀请你去当主创的,给你开个大单子。但我们想的比较清楚,就会直接婉拒,把这个时间节省出来。”

“我们并不是要把李雪琴变成一个演员,而是参与到制作中。”谢哥强调,这是两码事,转到演艺明星身份,他认为在这个时期是坚决不行的。

因为前几年积累下来的短视频拍摄基础和经验,在广告剧拍摄上李雪琴的团队已经可以应对自如。“但是你要说让李雪琴挑战演技,我觉得这是挺不现实的一件事情,我们也不希望步子迈的那么大。”

现阶段,谢哥希望把李雪琴打造成为一个IP,输出更多的内容,同时搭建直播带货业务,孵化一些KOL出来,两条业务并行。等待时机成熟的时候,再推出一些产品。

“最后一定会引向产品。产品是不变的,可以通过营销、策划、产品设计,不断往下推进。”谢哥认为,这是一条更长久的路。

如果只是止步于不停的去复制IP,他认为会有一些局限性,比如人是不可控的,即使签的约再久,人的价值观、世界观会发生变化,对周遭事物理解会变化,有太多不稳定的因素。

最近,谢哥也在忙着进行第二轮融资,对他来说,是近期最有挑战的事情。“不知道市场是如何评估我们企业的,这就需要去跟很多投资人沟通。而且,融资是一个长期的事情,需要去思考很多问题,比如兼顾到第3轮、第4轮融资该怎么走。”

谢哥觉得未来发展顺利的话,也有可能会上市,“尽力而为,如果快的话,也许就像李雪琴火的速度一样快。”

以生活为原型进行创作

“我们还有很多故事没有讲完。”具体到内容创作,谢哥没有太多忧虑。喜剧不同于一些文艺制作形式,他觉得应该多走出去和各种人去交流、去碰撞,通过每天发生的一些事情去寻找内容。

在内容制作上,李雪琴及团队以平常生活中发生的事情为原型,然后去做加工。比如聊天时的冒出的一个段子、平常生活中遇到的琐碎事件,都可能成为内容创作的素材。在加工上,团队坚持有共情的去加工、有思想的去加工,而不是有价值观的加工,“我们希望形成共鸣,而不是形成价值观的输出。”

参加脱口秀大会,李雪琴总以为自己会被淘汰,谢哥说这并不是“扮猪吃老虎”,而是她真的觉得下一期会被淘汰,私底下她就是不自信的,所以跟现在年轻人很容易产生共鸣。

“比如她和老板两情相悦的段子,就代表着一些现象,现在很多年轻姑娘毕业之后,进到一个公司发现老板很帅或者很有魅力,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幻想。”谢哥说,现在内容制作上是基于李雪琴的经历以及现在年轻人的一些想法去做,但是这些内容是幽默的、搞笑的,是能给别人带来欢乐。

从李雪琴身上,谢哥学习到的最有用的东西就是——并不需要去教导别人。

这也是他暂停更新《谢同学趣说英国史》最大的一个原因,比如原来在节目中,讲到王室婚姻矛盾时,谢哥会把这个事情深入分析,延伸到现实中的婚姻爱情说给粉丝听。

但现在,他觉得“教导”别人如何去生活并没有什么意义。“其实你讲英国史好笑点,然后出点书,大家听完就像听一个评书就挺好,能听进去就不错。”

对于外界关切的抑郁症,谢哥以前没有太重视,但现在他慢慢发现,这件事情对于李雪琴来讲其实是一个很困难的事情,很羁绊她的东西。“尤其是现在火了之后,一些不好的评论,她会觉得很难以接受,为什么?因为她已经很努力去做一些事情来证明自己,希望给大家带来快乐,但还是被别人骂,她可能就会陷入到那个状态。”

现在谢哥会密切关注李雪琴的心理状态,那个半夜三点打电话的段子也是真实的。在李雪琴的消沉的时候,谢哥会进行适时的鼓励和鞭策,“你这部分做的确实就没有人家好,你得认。但是我觉得你下回做的要比他好1000倍。”

在日常工作沟通中,谢哥偏理性,李雪琴则偏感性一些,有时候也有一些理想化。但在发生争吵的时候,则是相反,“她这个时候会变得理智,而我就变成一种很执拗的状态。”

在两人聊天中,谢哥经常会说:“看见没有,我当时让你去这么干,是不是正确的……”

李雪琴不喜欢这样聊天,但谢哥知道,她心里是认可的。如果她在哪条路上走偏了,她知道谢哥能把她带回到正确的方向上。“我就是负责在旁边拉着她。”谢哥说。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北京斗牛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30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