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ews > 专栏 > 快手应该放弃“家族化”
快手应该放弃“家族化”

文章转自公众号: 谢璞笔记(ID:jiaxinwen360),作者:谢璞

看到“家族化”,不少读者会不解,快手公司数次融资,有清晰的股权结构和现代化公司治理架构,怎么会“家族化”。这里说的“家族化”不是快手公司,而是活跃在快手平台的网红达人。

“家族”是快手上主播们特有的组织形式。

不久前号称挑战罗永浩的快手直播网红“鹿”,就是快手直播卖货第一人辛巴的“家族”成员,也是辛巴的“徒弟”。辛巴在直播时公开叫板罗永浩,“我随便上一个徒弟出来,都可以打败你”!

微信图片_20200423165240.jpg

辛巴,原名辛有志,他在快手上有4820.8万粉丝。辛巴之所以成功快手卖货第一人,除了自己粉丝之外,还有庞大的“家族”成员支撑。辛巴家族在快手上,有1亿粉丝。

辛巴辛有志,是“818家族”的家长,成员还包括他的妻子初瑞雪,粉丝是2646.7万,他的徒弟,韩佩泉、“时大漂亮”,粉丝分别时1337.3万和876.4万,向罗永浩发出挑战的“鹿”,也是辛巴徒弟,是在今年4月“出师”,这与传统的“拜师,学徒,出师”形式一样,粉丝是883.1万。辛有志在2019年双11后的一次直播中宣布,解散他的粉丝团“818”,这是明智之举。

“818家族”之外,快手还活跃着其他家族。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的数据,“以辛巴为首的818家族,总粉丝量9660.4万,是快手上当之无愧的第一家族;散打哥为首的散打家族粉丝总量9507.5万;以二驴为首的驴家班粉丝总量7587万;以牌牌琦为首的牌家粉丝总量为6976.3万;以祁天道为首的道家总粉丝量6536.2万;以仙洋为首的仙家总粉丝量6351.4万;以方丈为首的丈门家族粉丝量5862.1万;以张二嫂为主的张二嫂团队粉丝总量4294.9万…”

微信图片_20200423165242.jpg

快手上的“家族”,没有一个清晰定义,不过,这一组织方式有几个特点,有师徒关系,也有大哥和小弟这样的帮派色彩,还有MCN机构与签约艺人的关系。

总的来说,“师徒传承+MCN+江湖帮派”的混合,就是快手“家族”。

快手上经常有人自诩为“某家军”,关注者,既是粉丝,也是小弟。“老大”直播时,他们负责拉人头,刷礼物,摇旗呐喊,所以快手上也经常能看见各个家族或军团之间的PK,或者叫“火拼”。

微信图片_20200423165244.jpg

快手的“家族”特色,是YY上家族和工会的某种延续。当然,从YY“工会”到快手“家族”,也有很明显的进化,应该说,“师徒传承+MCN+江湖帮派”的这种混合,是中国乡土互联网特有的组织形式。这个互联网,更像是个江湖,成员或按照水泊梁山那样,兄弟排名列坐,或效仿武林门派,开山收徒。

互联网是社会的投射甚至是放大。快手网红主播采用“家族”管理方式,与我们的乡土现实有关——这是主播们对“丛林主义”、“胜者为王”的社会法则作出的管理适配。

微信图片_20200423165247.jpg

乡土中国,经久不衰的影视经典,是孙红雷出演的《征服》里的刘华强。暴力崇拜,成王败寇的社会法则简化,也是我们的传统。三国演义、隋唐演义、水泊梁山的故事,妇孺皆知,80后的成长,是看香港警匪片,从盗版VCD里学古惑仔,谁想做陈浩南,95后00后,也向往这样的故事,通过暴力获得金钱,获得世俗认可的成功,不同的是,新生代更多不再是看翻版VCD,而是看快手直播,看短视频,看东北大哥,学习并实践他们的社会法则。

师徒、兄弟的“家庭”方式,对内的潜台词是“利益捆绑”、“上下层级”、“责任担当”的和谐,对外的潜台词是,“行动一致”、“抱团取暖”、“你死我亡”的竞争。

我们不能简单的认为,快手主播们“家族”管理方式是因为他们不懂现代化公司管理,事实上,“家族”背后也是一家家MCN机构,只是“江湖道义”这些民间的管理“智慧”比较单纯的契约和利益分享,更有效果。快手更像是一个江湖,利益分享之外,“江湖道义”是一条更隐性且有效的管理准绳。

“家族”管理方式的风险是,它隐藏着“暴力崇拜”和“社团倾向”。

“暴力崇拜”、“社团倾向”通过直播或短视频的方式,会迅速传播,造成许多不良的社会影响。“精神小伙”的流行就是个例子。

快手上铺天盖地涌现出许多精神小伙,精神小伙标志,是鬓角一定要推剪得干净利落,最好是齐刘海儿的蘑菇头、锅盖头,至于头发颜色,丰俭由人。三五成群的精神小伙无一例外,都是紧身的裤子,配上锃光瓦亮的豆豆鞋,有纹身或花臂一定要秀出来,走起路来大摇大摆,霸气十足,他们会动感的社会摇,说话时总会抛出让人惊叹不已的社会语录。

微信图片_20200423165249.jpg

精神小伙演绎着“豪横”二字,“豪横”就是有钱有面儿的社会狠人。有钱,是豪,是豪爽,豪迈,我行我素,大摇大摆是横,也是“狠”。“豪横”除了名车名牌、发型、社会摇和社会语录,还有精神小伙的独特手势,他们会对着镜头,摊手,擦鼻涕,或者比划一个V字,放在嘴角,吐出舌头,极具挑衅色彩。对精神小伙来说,“横”,意味着蔑视与不屑,意气风发,自信满满,也意味着潇洒不羁。

精神小伙的源头是牌牌琦“家族”,2018年,牌牌琦先后因社会不良影响,被YY、快手等平台封杀。不过,他的“家族”依旧活跃在快手平台上,如有3431万粉丝的“小伊伊”、535万粉丝的“牌志虎”、350万粉丝的“牌晓亮”、144万粉丝的“牌老弟”。

“在快手,看到每一种生活”,但牌牌琦“家族”所展现的精神小伙的“豪横”生活,其实是“戏剧化表演”,不是生活,至少,他们对社会的抽象与理解,既简单也片面。这种对暴力江湖的崇拜、成功捷径的渴望,也深深影响了许多青少年,最终有了网络上铺天盖地的精神小伙。

从社会影响来说,快手应该警惕这些“家族”组织。

从经济收益和快手平台生态维护来说,快手也是要对“家族”提高警惕的。道理很简单,倘若快手流量分配权被这些“家族”所掌控,快手官方就很难赚到钱,当年微博收入甚微,因为微博流量被几大草根大号所控制。

更重要的是,这些“家族”掌握流量分配权后,快手上就很难有新的主播出头,也就没有内容创新了。

这些“家族”组织会可能是快手成长的阻碍。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北京斗牛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