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网易云音乐虽拿下“环球”,可“情怀”的平衡车也玩脱了
1天前

10年来最精彩的WWDC!苹果发起新革命

虎嗅网 2020-06-23 10:22:10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虎嗅APP(ID:huxiu_com)

WWDC ,Worldwide Developers Conference 苹果全球开发者大会,每年抽签买到门票的开发者们在这个时间齐聚一堂,用一周的时间探讨如何用软件构建苹果的硬件生态,或者说得更加程序员文化一些 —— 用软件改变世界。

而当今年疫情泛滥,苹果把整个 WWDC 都搬到线上举办后,实话实说,提前录制,在线播出的 WWDC Keynote 视频,要比过去几年的线下大会演讲更加精彩。

大幅改动 UI 的 iOS 和 iPadOS,增加更多运动模式以及睡眠监控的 watchOS,以及发布会最后公布且最为重磅的,开启 Mac 下一个时代的芯片架构转变,都让 2020 年的 WWDC,成为最近几年最为精彩的一届 WWDC。

虽然没有新硬件发布,但今年的 WWDC,绝对值得细品。上一次如此精彩的 WWDC,大概还要追溯到 10 年前,2010 年 iPhone 4 发布。

iOS 14:7 年来最大变化,苹果也做了小程序

上一次 iOS 的 UI 大范围调整,还要追溯到 2013 年的 iOS 7,那一年,iOS 全部图标都被全新设计,各种仿实物纹理,高光效果都全部消失,扁平化时代正式开启。而今年的 iOS 14,改动巨大。

首先是可以支持用户在主屏增加的各类小组件,有点儿类似于当年 Windows Phone 的动态瓷砖以及目前 Android 的小组件,方便用户把最常用的功能直接呈现在主屏幕上,而无需再点进 app 使用。

另一方面因为目前大量的用户会在 iPhone 上面装极多的 app,搜索起来还挺麻烦,所以苹果优化了 App 的查找逻辑,做了一个叫做 App Library 的 App 分类展示功能,把不同类别的 App 进行分类。

简单来说还是方便用户通过更少的点击找到自己想找的 app。

因为目前打电话已经不是智能手机用户最刚需的功能点了,所以 iOS 14 的电话 UI 也从遮挡一切的 UI 权限变成了一个简单的通知条,避免打扰到其他功能。

设计逻辑同理的,还有 iOS 14 的画中画功能,当然,iPhone 上运行的 iOS 依然没有分屏。

这次 iOS 14 最大的变化除了 UI,还有就是增加的离线翻译以及 App Clip 功能。

离线翻译目前兼容 11 种语言,功能齐全,大概率可以干掉一大批 App Store 的翻译软件。

而 App Clip 是一种类似于小程序的功能,用户可以通过扫描一个二维码,快速进入一个无需下载的程序,甚至可以直接在这个 App Clip 中通过 Apple Pay 来付费。

国内用户已经习惯了支付宝或者微信扫码付费,可能不会觉得 App Clip 在使用体验上能有多先进。但是实际上,App Clip 这种类小程序功能,不单单是增加了 iOS 使用的新功能,更重要的是拓宽了 Apple Pay 的使用场景,增强了这一支付方式的体验优势。这基本上不单单可以看做是苹果做了一个小程序,还相当于苹果做了一个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体验最为核心的扫码支付。

就如同李楠在看 WWDC 发布会时发的微博那样,就如同日本的 Suica 用 NFC 在自家市场击败微信支付一样,苹果的 Apple Clip 同样是一个苹果让 Apple Pay 在全世界市场真正成为全民普及的支付工具的重要战略手段。

除了这些,iOS 14 的更新点实在太多了,除了功能更多的 Message,更好用的 Safari,比 3 年前聪明 20 倍的 Siri,更强的自带地图,NFC 当汽车钥匙等等,甚至还为 AirPods 增加了一个环绕立体声的功能,以及更方便的不同设备间切换功能。

简单举个例子:如果你在用手机听播客,暂停后,你直接拿起来同一个账号的 iPad 看视频,AirPods 会直接连接到 iPad 上,这个时候如果你 iPhone 又来了个电话,你的 AirPods 会直接跳回到 iPhone 上方便你接电话。

这种系统级别的体验细节,其实也是大量用户离不开苹果生态的重要原因。

iPadOS:今年的生产力,在笔上

去年苹果首次把 iPadOS 从 iOS 体系中独立出来,给了 iPadOS 更多“生产力”,当然,iPadOS 还是基于 iOS 系统,只是在操作交互,app 界面和文件管理上有了更多独占特性。甚至在今年新款 iPad Pro 推出后,苹果还给 iPad Pro 推出了拥有触摸板的秒控键盘,让 iPad Pro 用起来能更像电脑。

而今年 iPadOS 的升级重点,在于 Apple Pencil。

如今所有在售的 iPad 都支持 Apple Pencil,Apple Pencil 和 iPad 的组合被广大用户和媒体称为数字时代的纸和笔。但想要真正成为数字时代的纸和笔,仅仅是能让 Apple Pencil 像笔一样在 iPad 上书写和绘画还不够。苹果想要通过 iPadOS 的更新,打破 Apple Pencil 的手写字画,与数字字体和绘画之间的边界。

简单来说,iPadOS 最大的更新,是系统可以自动识别 Apple Pencil 的手写字体和图画,直接转化成为文字,数字,和特定图形。也就是让 Apple Pencil 不那么依赖键盘输入,你可以直接把自己的手写字体转化成为字符发送出去。

更重要的体验,是这种识别,是可以跨文字的,也就是说,无论你是写的英文,中文,还是数字,甚至是一些特定图形,iPadOS 都可以快速识别并转化。

除了这一点,iPadOS 上很多系统级别的特性与 iOS 还是一致的,都是想要通过设计的调整,去更好利用屏幕面积,方便用户更快找到自己想要的功能。

毕竟,iPadOS 目前依然是 iOS 的改版。

当然,这还真不代表 iPad Pro 成为你下一台电脑的可能彻底泡汤了,具体原因文章后段说。

watchOS:戴手表睡觉,督促你洗手

watchOS 新增的功能也很多,但没有 iOS 的更新那么巨大。因为本质上,Apple Watch 的功能还没变,苹果依然希望 Apple Watch 成为最好的运动以及健康监控手表,成为你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伴侣。

所以新的 watchOS 中,苹果加入了更多的运动监控模式,以及睡眠监控的功能,甚至还会自动监测到你是不是在洗手,督促你洗手洗够时间。

也正是因为功能变多了,watchOS 又像之前一样新增了几个表盘,方便你把自己最常用的功能放在一眼就能看到的表盘上。

因为我自己也是 Apple Watch 从一代的老用户,Apple Watch 加入睡眠监控功能感觉还是挺好的, 因为能大概知道自己睡得行不行,而且其实如果你用的是硅胶表带,带着 Apple Watch 睡觉也不会太难受。甚至因为在苹果生态中,你可以用 iPhone 设置一些捷径,在睡觉前快速遥控关闭掉屋子里的灯。只不过大部分的用户使用习惯一般都是晚上睡觉时候给 Apple Watch 充电。这下子除了再买一个 Apple Watch 来倒着用,就得再单独找个给 Apple Watch 充电的时间了。

或者,年底发布的新 Apple Watch 能提供比现在还要更长的待机时间?

苹果软硬件的下一个时代,从今天开始了

发布会最后登场的 macOS 才是最重磅的部分,按照惯例,macOS 调整了设计,让整个 UI 更倾向于 iOS,当然,这背后的改变不单单是改变 UI,而是调整整套 API。传言了很多年的苹果自研电脑芯片,也对外做了简单展示。

两年前的WWDC,苹果宣布了一个叫Marzipan 的项目,随后继续解释,Mac是为自己的硬件开发的,比如键盘和触控板,显示和存储灵活性以及强大的性能。但只要用 Intel 的 X86 处理器一天,本质上,苹果电脑就很难和其他的 PC 拉开差异。所以苹果选择了自研芯片,从 Intel 芯片,转移到自研的 ARM 架构芯片上。

简单来说,用了 ARM 自研芯片,苹果就可以根据自己都有硬件想法来规划自家芯片的性能分配,达到高性能+低功耗的独特效果。就像在发布会上展示的内容一样,在一台用着 A12Z 芯片的 Mac 系统上,苹果的 Final Cut Pro X 可以流畅剪辑 4K 素材。而发布会上展示的剪辑效果,即使是用目前使用者 Intel i9 芯片的顶配 16 寸 MacBook Pro,都很难特别流畅。

而更重要的是,当 Mac 使用了 ARM 架构,目前所有的 iOS 和 iPadOS 上的 app 都可以直接兼容到 Mac 上,而无需独立开发,这毫无疑问拓宽了 Mac 的使用场景以及架构优势。

如果你对过去 10 年的数码设备足够了解,肯定会说这样的尝试微软已经在 window RT 上做过了,失败放弃了,骁龙处理器的便携轻薄电脑也卖得不好。但注意,失败的原因就在于 PC 系统上没有移动生态,没有开发者为 ARM 的 windows 来开发 app,而基于 ARM 的 iPhone 和 iPad,已经发展出一个每年能牵动 5000 多亿美元的 App Store 生态,Mac 作为桌面端系统,去兼容像 iPhone 以及 iPad 这样的移动设备 app,是非常容易的。

而如果你岁数再大点儿,了解一些关于 iPhone 初期的故事,就会知道:

在 iPhone 和 iPad 初推出之时,一直有传言指苹果将采用英特尔的 x86 芯片作为处理器,而英特尔的 Moorestown 亦据说是冲着当 iPhone 的处理来来设计的。然而,乔布斯打算为第一代 iPad 配上英特尔的芯片之际,当时还是苹果员工、被视为 iPod 之父的 Tony Fadell,指 ARM 远比 x86 更简单、更省电,并很激动的以辞职作威胁,阻止乔布斯采用 x86。

最终,英特尔与 iOS 擦身而过,然后给他们留下一个世代的遗憾。而苹果选择在 iPhone 上使用 ARM 架构,则是后来十多年让整个智能手机界跟着自己屁股后面跑的胜利根本。

现在,苹果想在 Mac 上复制当年 iPhone 一样的革命,借助目前整个苹果生态的优势,让苹果真正建立起从硬件到软件的壁垒。

我们甚至可以想象,如果之后当 Mac 用了 ARM 架构,所有的 iOS app 开始支持 Mac,所有的 Mac 上的软件理论上也可以无缝支持 iOS 和 iPadOS,苹果究竟想不想让 iPad 成为下一代电脑,也仅仅是一层窗户纸的问题。即使苹果依然想要保留住 iPad 和 Mac 之间的界限,Mac 的使用场景优势也会给 Mac 在目前的电脑市场带来相当大的先发优势。

当然, 整个转变的过程是相当费时费力的,依然需要开发者的支持,所以苹果也预测整个的转变过程需要两年时间,现在能做的,是提供给开发者足够的支持,方便开发者在 ARM 架构的 Mac 下进行开发。

这事儿放在别人家可能不好使,但不得不承认,因为有比较好的利益分成,鼓励开发者去支持苹果的转变,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费劲。因为这样的故事,我们已经在 iPhone 崛起的这十几年看过一次了,甚至时间往前倒的更久远一点,从第一代 Mac 作为第一款带有图形操作界面的个人电脑开始,就看过一次了。

苹果想要的,不单单是从 Intel 手中拿回来自家电脑产品线的主动权,而是掌控整个电脑行业发展趋势,甚至是整个世界的计算设备的未来发展趋势。

1976年4月1日,两个年轻的Steve也就是Steve Jobs和Steve Wozniak在一间车库里创办了苹果公司。公司发展几年之后,Mac团队越来越庞大,乔布斯想要的,是虽然他们越来越像正规的海军,但团队还是要保持最初的叛逆精神。1983 年 8 月,Mac 团队搬到了一个更大的办公场所。由于那个地方没有什么特色,Mac 团队想要留下自己的印记。从 Lisa 团队过来的 Steve Capps 有了一个灵感:如果 Mac 团队是一群海盗的话,那么,建筑上应该悬挂一面海盗旗,象征苹果的 Think Different。

你看,2020 年的 Mac,海盗旗又飘起来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相关文章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