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空头之后,SEC又向爱奇艺开了一枪

虎嗅网 2020-08-16 09:30:44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虎嗅APP(ID:huxiu_com);作者: 胡展嘉

8月13日,爱奇艺公布了2020年第二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财报显示,2020年第二季度爱奇艺总营收达到7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净亏损14亿元,较去年同期亏损20.48亿元大幅收窄。

比财报数据更引人注目的是爱奇艺“正在接受来自SEC的调查”的消息,SEC要求该公司提供2018年1月以来的财务和运营记录,并要求爱奇艺提供相关文件记录,回应空头机构Wolfpack Research对其做空报告中提出的指控。而这也让爱奇艺在财报扎堆季当之无愧站到了C位。

对于爱奇艺遭美国SEC调查一事,爱奇艺CFO王晓东在第二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这是内部的独立调查,所以我们目前也不清楚具体的调查结果是什么状态。我能告诉大家的是,我们主动披露调查正说明公司管理层对这次内部调查的结果十分有信心。我们相信,基于严格的内部控制流程,过去十年来我们建立的公司治理以及内部的企业文化,调查的结果将会对公司有利。这是我们的信心。”

受此消息影响,爱奇艺盘后股价大跌12.36%,盘后价为19美元,爱奇艺母公司百度盘后跌幅超7%,报115.83美元。

空头之后,SEC又来一枪

今年4月7日,在浑水协助下,做空机构Wolfpack Research发布了一份名为“中国版Netflix?祝好运(The Netflix of China?Good Luckin)”的做空报告,目标瞄向纳斯达克上市公司爱奇艺。

在做空报告中,Wolfpack Research细数了爱奇艺的几大“罪状”:

将其2019年的收入夸大了大约80-130亿人民币,即27%-44%。

爱奇艺夸大了其为内容、其他资产和收购支付的成本,通过烧假钱,向审计师和投资者隐藏欺诈行为。

爱奇艺将每日活跃用户数据夸大了42%到60%。

直言不讳爱奇艺早在2018年首次公开募股之前就存在欺诈行为,并一直持续至今(今年4月)。

面对当时言辞激烈的指控,爱奇艺创始人、CEO龚宇强势发声,并表示“邪不压正,看最后谁赢。”而今,不同于做空机构,爱奇艺面临的是来自SEC的质疑。

SEC 作为美国证券行业的最高机构,负责美国的证券的监督和管理工作,具有准立法权、准司法权、独立执法权。通过寻求最大的投资者保护和最小的证券市场干预,限制证券活动中的欺诈、操枞、过度投机和内幕交易等活动。在美国,SEC作为独立机构,不隶属总统、国会、最高法院、或任何一个行政部门,不受上述机构的指挥。当然,其权威性也要远远高于做空机构。

因此,面对SEC的审查,爱奇艺不得不重视,因为其处罚更能够说明问题,也离事实相距更近。从目前的情况而言,面对SEC,爱奇艺也只能静观效果,另一方面,作为爱奇艺母公司之一,百度在财报发布后的电话会议上也对此事进行了回应,百度CFO余正钧表示百度对欺诈采取零容忍的态度。

目前SEC调查仍在进行中,如果做空机构空穴来风,此事便会风波停息,而一旦做空机构所言非虚,那么作为上市公司,爱奇艺或将面临整改、罚款等处理。

外忧之下,爱奇艺依然有内患

在SEC之外,翻开爱奇艺这份财报,发现爱奇艺依然内患重重。

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爱奇艺第二季度总营收达到74亿元人民币(约合10亿美元),同比增长4%。而在74亿元的营收中,广告和会员依然是支柱。

会员方面

从财报中可以发现,在2020年二季度,爱奇艺74亿元的收入中,会员服务收入为40亿元人民币(约合5.727 亿美元),较2019年同期增长19%。本季度爱奇艺会员规模继续实现同比增长,主要受到订阅会员数量增长和提升会员货币化各项运营措施的推动。值得注意的是,截至第二季度末,爱奇艺会员规模达到1.05亿,继续成为公司最大支柱业务。

(图:来源自爱奇艺财报)

据东兴证券预计,目前爱奇艺会员用户在19~24 岁、25~30 岁、31~35 岁这三个年龄段付费率分别为25%、23%、20%。在2019年Q2爱奇艺会员规模首次破亿后,过去的五个季度爱奇艺会员规模的增长得益于其推出的迷雾剧场模式,比如今年夏天出圈的《隐秘的角落》,除此之外,爱奇艺也推出PVOD模式,并在此基础上发行了《我们永不言弃》《春潮》《婚姻故事》等院线新片。

但对于这方面的营收,在随后的财报电话会议上,龚宇也表示每月19.8元的会员订阅费,并无法覆盖内容成本。

“九年前中国业内还没有付费包月的模式,人们看电影的话很多看的是盗版光碟,如果按照一个人一个月看4部电影来计算,一张光碟5块钱,一个月就是20块,当时我们没有同业的benchmark,所以我们就在20块的基础上减少2毛钱,变成19.8,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有提价,主要是因为竞争的关系,今年本来想深入研究一下,但是遇到了疫情,所以又暂缓了,这个价格还是太低了。”龚宇表示。

也就是说,未来爱奇艺继续从会员身上薅羊毛,比如今年五月爱奇艺推出了全新的品牌——星钻会员,尽管只有三个月时间 ,也难谈ARPU的收入贡献有多少,但这显然已经成为爱奇艺覆盖内容成本的一大抓手。

广告方面

爱奇艺的广告收入主要来自于KA客户(关键客户),随着综艺节目的恢复,KA广告营收也出现了增长,从财报数据来看,在线广告服务营收为16亿元人民币,环比增长4% 。

在线上,爱奇艺通过内容植入、直播带货、艺人商务代言、IP衍生等系列,吸引的广告主囊括蒙牛、伊利、肯德基、京东等品牌,据了解,凭借《青春有你2》出道的女团THE9,至今已经为超过20个品牌代言。线下层面,在线下,借助《中国新说唱2020》《潮流合伙人2》IP,爱奇艺也进行线下营销。

除了会员和广告,财报数据显示,爱奇艺的收入还包括内容发行收入8.606 亿元人民币(约合1.218 亿美元),以及其他营收,达到9.189 亿元人民币。

但随着内容支出成本的水涨船高,爱奇艺依然难逃数十年如一日的亏损命运。财报数据显示,爱奇艺第二季度净亏损为人民币14亿元(约合2.041亿美元);每股美国存托股票摊薄净亏损为人民币1.96元(约合0.28美元)。截至2020年6月30日,爱奇艺持有现金、现金等价物、限定用途现金和短期投资共计95亿元人民币(约合 13亿美元)。

在广告和会员之外,爱奇艺急需找到可以挑大梁的增长引擎。

腾讯、百度,谁能为爱奇艺托底

在爱奇艺被做空、质疑数据造假后,一波波传闻从未终止过。其中,最引发市场热议的就是要被腾讯收购的消息。

今年6月份,造假风波后的两个月,有消息称,腾讯控股有限公司计划成为爱奇艺的最大股东,以降低成本,提升在网络视频领域的竞争力。但紧随其后,针对“百度拟向腾讯出售爱奇艺股权”一事,百度公关总监郭锋通过社交平台发声回应称:“大家别乱猜了。爱奇艺是百度内容生态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百度会一如既往地支持爱奇艺的发展。”

然而事实上,从百度层面而言,爱奇艺的存在并不是其发展之路上的强大助力,甚至会对未来发展战略拖后腿。笔者之前在文章《吃不吃爱奇艺,都阻挡不了马化腾》中写道:从目前市场格局来看,BAT早已名存实亡,百度已丧失成为独立一级的实力,一直扛着爱奇艺的巨额亏损,对其而言并无益处。一旦爱奇艺业务剥离出去后,百度可以更专注在AI和搜索上。也有业内人士称“投资人早已认为爱奇艺应该和腾讯合并,百度没有必要抗下这么重的负担。”

从腾讯层面来看,爱奇艺业务与腾讯视频在市场占有率、用户群体、甚至视频形态上互补效应并不明显,甚至可以说双方有相当一部分用户及会员高度重合。因此,对爱奇艺的收购并非简单进行业务磨合,更多的是结束行业畸形发展,毕竟爱优腾三家视频平台的竞争,已经使得内容采购成本居高不下,这其中苦楚,恐怕只有身在局中的人才能深刻体会。

但两个月时间过去了,市场传言仍然只是传言,腾讯收购爱奇艺的消息未能成真,腾讯收购搜狗的消息却已板上钉钉,作为爱奇艺的母公司,在找到下一个托底的之前,百度不得不重新带着爱奇艺继续负重前行。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相关文章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