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双面华强北

pingwest品玩 2020-07-09 12:10:55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PingWest品玩(ID:wepingwest);作者:浅蝉

在深圳,有个地方陪着它从改革的春风中一路走来。

这里是深圳最熙攘的地区之一,有着深圳市第一座地标性建筑电子大厦,在全国电子产业发展中留下过浓墨重彩的一笔,也为深圳崛起的故事写下详细的注脚。

它的名字叫华强北。

风起于青萍之末

1979年,从宝安县到深圳市,这个东南沿海的小渔村开始了变革之路。而粤北兵工厂的迁移,则是华强北一切故事的滥觞。

粤北兵工厂主要生产军用无线电,原本的所在地是连山县(广东清远),然而当地连降大雨,气候条件不能满足工厂里无尘生产的要求。为长久计,工厂的主要领导之一罗鸣楷下定决心要让工厂搬迁。那时正巧赶上深圳特区的开发建设,罗鸣楷写了“万言书”向上级陈情,最终得到批准,成功将工厂落户在深圳福田区的一片荒原之上。

开荒中的华强北

搬迁之后的粤北兵工厂又响应政策号召,国营改民营,三个工厂合并为华强集团。而这个名字,正承载着那一辈人对“中华强大”的殷切祝愿。

处处荒草的土地上一切都要从头开始。罗鸣楷回忆道,“没有水我们就自己打井,没有电我们就自己用柴油机发电,没有房我们就自己动手建。”就这样,从兵工厂演变而来的华强集团为这片土地打下了最初的基石。附近有条路因这家公司而得名,叫做华强北路,其附近的区域则被称为华强北。

时间回到1981年1月20日,在这一天,华强北的第一个标志性建筑,同时也是深圳早期地标性建筑之一的深圳电子大厦破土动工。在今天看来,区区二十层的建筑甚至称不上奇观,但那时却给人以很大的震撼。

在建的深圳电子大厦

八十年代初,上至当地领导,下至百姓,都对深圳和华强北的未来充满迷茫,但是特区建设势在必行,大家也只能咬牙苦干。两年后,华强北的第一片工厂竣工,多达五十几家,此后迅猛发展,面积超过1平方公里。电子工业部、兵器部等在华强北安营扎寨,建立了一批电子工业企业。

1984年1月25日,邓小平专程来到深圳,在华强北的一家电子厂观看了人和电脑下棋的表演,笑着表示“电脑要从娃娃抓起”。一年后,电子工业部在深圳成立办事处,整合了分散的小型电子企业,成立了深圳电子集团公司,也就是深圳赛格集团公司的前身。

1988年3月28日,一个分水岭式的重要时间节点,赛格工业发展大厦一楼的一小半区域被分隔开,改建成1400平米的赛格电子配套市场,为后来繁荣的华强北电子市场描出第一幅草稿。当时的赛格电子配套市场里汇集了来自深圳本地和内地的160多家厂商以及10家港商,他们以自营自销、联营代销的方式经营生意。随后的两年里,电子市场步步扩张,最后占据了整栋大厦的八层楼。这就是在华强北最有资历和名望的赛格电子市场了。

早期的华强北商业街

“草根”品牌走向大舞台

关于华强北,有很多定义和荣誉,其中流传最广的名头莫过于中国电子商会授予的“中国电子第一街”之称。2007年10月,中国电子市场价格指数在华强北诞生,就展示在赛格电子大厦的显示屏上,路人即使是不经意的一抬眼,也能知悉中国电子市场的行情走势,华强北也是当之无愧的电子行业“风向标”、“晴雨表”。

作为一片肥沃的土壤,华强北自然孕育了不少精明的商人和成功的企业家。这里也一直流传着各种各样的暴富传说,赚钱之容易仿佛天上掉馅饼。最具传奇色彩的流言莫过于电子城的小柜台后面走出了50多位亿万富翁,虽然真实情况难以考证,但也不难看出华强北在人们心目中的独特之处。

纵观这三四十年,有相当数量和质量的中国品牌在华强北落地发芽,而后从深圳走向全国甚至全世界。腾讯、普联、海能达、大族激光……这其中有些名字如雷贯耳,有些虽然在大众眼中稍显陌生却称霸各自的专业领域。

腾讯

最为人熟知并津津乐道的,一定是腾讯在深圳的起家史了。马化腾13岁就随父母从海南迁入深圳,此后在深圳成长、创业。中学时,老师们就会在课堂上灌输着时不我待、抓住机遇的思想,那时的深圳也处处可见“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标语。

在这种环境的熏陶下,深圳的年轻人们很有创业的积极性。马化腾进入大学后,发现师兄们早早就在编写软件赚钱。他一度考虑去华强北做电脑装机的生意,不过他很快发现,这一行的从业者虽然大多只有中小学文化水平,但市场经验丰富,竟然比自己这种计算机专业的大学生更有竞争力。经此一役,马化腾暂时熄了心思,还是决定利用自己学识上的优势,往高端发展,于是一边写软件,一边寻觅创业的良机。

1998年,马化腾与他的同学张志东一同成立了深圳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之后又吸纳了三位股东:曾冬青、许晨晔、陈一丹,他们都是有着“深圳基因”的年轻人才。1999年腾讯推出了QQ的前身OICQ,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内吸引了超过一百万用户。但是初创期的腾讯也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在经历过改名官司、财政紧张等波折之后,腾讯终于打通任督二脉,推出首个创收功能——QQ秀。

从那以后QQ不断开发新功能,横扫中国社交市场,其背后的腾讯也发展壮大起来。谁也没有料到华强北赛格科技园那间30多平米的办公室里,最终走出了中国互联网行业的一大巨头。后来腾讯虽然将总部迁到了深圳南山区的高新科技园,分部遍及诸多一二线城市,但是却始终保留着华强北的那间见证了历史的办公室。

“如果不是在深圳,腾讯还会不会是今天的腾讯?”2016年春天,马化腾曾这样自问,但是谁也给不出答案。不过毫无疑问的是,深圳为众多创业者提供的机遇,是百年难得一见的。

腾讯早期在华强北的办公室

普联

普联的名字可能略显陌生,但想必大部分人都用过它旗下的产品——TP-Link路由器。数据显示,2017年在家用路由器品牌市场中,TP-Link的市场占有率为20.7%,超过小米11.9%和华为8.1%的总和。同年,普联在国内和国外市场的设备出货量超越老牌霸主思科,一度占据45%的国际市场。

普联的创始人赵建军1992年从上海交大计算机专业硕士毕业后,南下深圳闯荡。他的创业便是始于华强北赛格电子广场。那时他和朋友租了一个柜台开始卖电脑,赚到了创业路上的第一桶金。不过故事并非一帆风顺,不到两年,赵建军被骗光积蓄,只得从头再来。

也正是这次刷新重启创业路时,赵建军发现除了电脑之外,网卡和调制解调器也是很好的商机。1996年,赵建军和朋友成立普联,开始研发相关产品,后来随着互联网科技的升级,普联的研发重点也从宽带接入转移到无线局域网等业务。不久,普联的明星产品TP-Link路由器诞生,它凭借着亲民的价格和良好的质量征服市场,进入千家万户之中,相信很多人的第一款家用路由器都是出自普联。

海能达

国际专网通信领域的巨头海能达也是从华强北的小柜台起家,但是另有一番独特的故事脉络。

在《速度与激情6》中,经常可以看到主角团队在飙车的过程中拿出对讲机彼此联系,那些对讲机虽然看起来通体漆黑不大起眼,但是拿在手里颇有质感,通话质量又很稳定——这些就是海能达出品的对讲机。《独立日》、《纸牌屋》等好莱坞大片中,也能看到海能达对讲机的身影,而且这个品牌全凭质量和设计取胜,并非广告植入。

《速度与激情》中保罗·沃克扮演的角色正在使用海能达对讲机

出现在电影镜头中虽然并不算什么特殊的荣耀,但也能侧面证明海能达在国际市场的知名度和认可度。事实上,2017年以前,在海能达的巅峰时期,它能够稳坐国内市场的头号交椅,在国际市场上的出货量也仅次于摩托罗拉。

海能达的故事要从它的创始人兼CEO陈清洲说起。1992年,已经有几年对讲机销售经验的陈清洲只身来到华强北寻觅商机。90年代初,正值美国的摩托罗拉、日本的建伍等老牌对讲机陆续进入中国市场,陈清洲抓住机会,果断做起了摩托罗拉的代理商。靠着代理的生意攒下本金之后,颇具生意头脑的陈清洲开始自营工厂,生产天线等对讲机配件,和仅有五人的初创团队投入到自己的对讲机事业中。

1993年,他成立的“深圳市好易通科技有限公司”,是深圳首批注册民营科技企业之一,也是后来征战国内外市场的海能达的前身。两年后,中国民营企业自主研发对讲机的“开山之作”——C160模拟对讲机诞生,其研发团队正是由陈清洲带领的。勤奋并且善于钻研的陈清州带领好易通一路高歌猛进,在国产品牌对讲机领域为自己加冕。

在远销海外的过程中,海能达有针对性地突破各地市场,做到以创新开路,以品质取胜。在争取美国市场的时候,海能达为参与救火的森林警察特别研发了倒地报警和倒地时自动录音功能,符合美国森林防火部门的需求,以此契机得到了大量对讲机订单。然而市场上有起就有落,摩托罗拉对这个后起之秀极为忌惮,自2017年起将海能达拖入诉讼官司的旋涡中,导致公司股价下跌,盈利能力下降,处境并不算轻松,但这又是另一段故事了。

大族激光

比对讲机更加远离我们生活的还有激光加工,不过接下来要介绍的这家激光装配公司也是华强北走出来的行业领军企业,同时也是深圳证券交易所的“首八股”之一。与小柜台路线不同的是,高云峰走出了一条先拿定金后开工厂的特殊道路。

高云峰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后来到南京航空学院任教。他与深圳结缘要从香港说起。据高云峰回忆,当时学校派他去香港为校友的公司做技术工作,闲暇时他就经常到深圳过周末。高云峰始终记得自己对深圳的第一印象,“这个地方发展很快,产业链也很发达”。也许那时他就萌生了到深圳创业的念头,但是真正的契机还在于一笔40万港币的定金。

高云峰在香港期间结识了一位越南裔的香港人,对方曾请他去修理电子元件工厂里的激光打标机。当时激光打标机需从美国进口,也缺乏配套的维修服务,非常耽误生产进程,高云峰立刻判断这是一个难得的商机。后来高云峰放弃了学校的教职,说服这个朋友给他了一笔订单和40万港币的定金,只身来到深圳搞研发。三个月后,就在赛格科技园附近的小公寓里,高云峰自己把激光打标机做了出来。从朋友那里得到另外40万港币的尾款后,他用这笔钱在深圳注册公司,并在华强北租了一百平米的房子当做厂房,从此走上了自己的激光加工之路。

2003年6月25日,大族激光等八只股票在中小板首发,此后十几年间,大族激光迅速成长壮大。2018年的财报显示,大族激光实现营收110.29亿,净利润18.58亿。据报道,他在2015年4月的深圳论坛上曾下过这样的定论:“40万在深圳能做成,我在香港是做不成的”,正是因为深圳能提供他创业所需要的人、原材料、配套商,香港则很难达成条件。

在“电子丛林”中野蛮生长

然而阳光之下必有阴影,华强北所代表的不仅是机遇、奋进,还有混乱、无序和野蛮生长。毋需讳言,华强北是靠山寨起家的,并且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山寨都是华强北的主色调。

2003年,联发科手机芯片量产,为华强北的山寨机时代拉开序幕。借助联发科芯片,华强北的工厂只要造好外壳和电池与之拼装,各式各样的手机就诞生了。厂商以隐晦的SZ标示这些电子产品的诞生地深圳,最后延伸出“山寨”这一时代特有的产物。人们说在华强北的电子市场里,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看不到……四卡四待、超长待机、酷炫光效、动感音乐,这是华强北的魔幻现实,但是制造商们自得其乐,坐看账户里的数字爆炸式增长。

2007年以后,受到各式品牌智能手机冲击的华强北似乎看到了衰落的预兆,而2015年起深圳市场监管局等政府部门的一系列行动无疑是雪上加霜。那时相关部门开展了“双打行动”,严厉打击侵犯知识产权和制售假冒伪劣商品的行为,华强北2000多家手机商户被迫退场,更有绝望商户从高楼抛洒千部山寨iPhone以销毁库存的末路之举。

在网络上搜索华强北,随处可见网友提问“华强北的东西是真的吗”、“华强北的骗子很多吗”。大众消费者对华强北的疑虑从始至终都存在,某种程度上说山寨手机提供了华强北的一部分侧写——原始、混乱、缺乏监管,商户们在这里野蛮生长。在成功的创业者和企业家之外,不可否认的是这里有更多的淘金者、投机者,他们憧憬着一夜暴富的神话,在每一次机遇出现的时候一拥而上,热潮褪去之后又毫不犹豫地抽身。诚然这样也能造就百万富翁,但是却诞生不了蜚声内外的产品和享誉四海的优秀企业。

对于商户个体而言,华强北也不乏美梦破碎后的迷茫和财富散去后的绝望。网络上一直流传着“手机王子”陈金凌的故事,据说他以前是在华强北卖手机致富的千万富翁,但是生意一朝失败,最后只得流落街头。故事真假难辨,但陈金凌仿佛描绘了华强北的一个侧面——华强北有无数的机遇,可以让人一夜暴富,但也许又转瞬破产,财富如梦幻泡影。需知世事本无常,弄潮儿并不总是立于浪尖,也随时可能葬身海地。

夜色中的华强北

但华强北更能让人铭记的是,这里孕育了腾讯、普联、海能达、大族激光,和其他更多国产品牌。它们有截然不同的发展轨迹,在各自的领域里深耕不断,深圳的精神始终流淌在它们的血脉中,而华强北则构成了他们多彩画卷的底色——华强北的精神内核是白手起家的魄力,对商机的敏锐把握,走在时代前列的创新意识和踏实肯干的勤奋品格,这些支撑着“草根”品牌们逐步发展壮大,走向更大更广阔的的舞台。来到这里,你能感觉到一切都是生机勃勃、加速向前的,抓得住机会的人能够立刻借势而起,是真正的“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而上九万里”。

纵观华强北的发展历程,不难看出这是一个机遇与挑战并存的地方,它的优势和缺点同样明显,这一切组成了深圳特区四十年画卷上的一幅奇观。虽然四十年过去,但华强北的故事没有结束。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相关文章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