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一夜躺赚70亿!中国最low行业,昨晚翻身了

金错刀 2020-11-03 11:30:50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金错刀(ID:ijincuodao)作者: 金错刀频道

你付尾款了吗?

中国人终于凭借一己之力,把双11过成了中国经济实力大赏。

昨天,双11庆典开幕式,周涛加入了主持阵营。周涛一句“双11提前了!”,让刀哥有种“过年好!”的错觉。

仿佛就差问一句,今年双11,您吃饺子了吗?

17个直播间在同个舞台上一起直播,数亿“尾款人”涌入淘宝疯狂下单……开场1分钟,阿迪成交额超1亿元,耐克紧随其后超1亿元。

其实,早在 10月21日零点,午夜的铃声刚刚敲响,就有数亿人涌入薇娅和李佳琦的直播间。

双十一预售第一天当晚李佳琦、薇娅的累计观看人数达到了1.62亿和1.53亿。

什么概念?

这意味着,全国3亿人都聚集在他俩的直播间,熬着夜等着花钱。

两个人,八小时,销售额近70亿,比国庆档电影票房还高。

顶流明星都完败给李佳琦、薇娅,他们到底输在哪儿了?

退一步万人唾弃,进一步救命稻草

很少有一个行业,像直播这件事一样,打脸来的这么快。

不过,不是打直播的脸,而是直播打了我们每个人的脸。

时间倒回去年,人们对直播还停留在电视购物升级版的印象里,只要是关于直播的话题,评论里出现最高频率的两个词是:

不可思议,无法理解。

最早试水直播的明星,被网友和媒体全都喷了一遍。最惨的要数柳岩,没人记得她带了哪家品牌,关注点都是:

她怎么沦落到要和网红一起直播了?

不过,直播这个行业的神奇之处在于,骂得人越多,数字涨的越快!

2019年直播电商总GMV约超3000亿元,未来有望冲击万亿体量,公关广告做得大,不如一句“OMG”。

盯上直播这个生意的人,可远远不止网红。

过气艺人,想靠直播东山再起。 在直播之前,李小璐由于被爆负面消息过多,已经无法正常接拍影视作品,品牌代言就更少了,直播带货成为了继续经营的救命稻草。 第一次直播之前,李小璐发布了一则预告视频,视频里问“你为什么要做直播带货”,李小璐无奈地笑了一下,说:“为了生活啊”。

任凭直播间的网友刷屏骂了她四个小时,李小璐早就已经摆脱了江湖恩怨,专心卖货。

这第一场“复出之播”,李小璐赚了多少? 李小璐当天晚上达成了28.8万的订单量,销售额超过4791.5万元。

直播时收到的打赏也有85.1万,就算打赏平台分走一半,她能拿到超过40万。加上佣金20%来算,也有900多万。

对了,如果再加上传说中每个单品30万的坑位费,算出来的总收入是2000多万。

欠债的老罗,想靠直播逆风翻盘。 为了还清债务,罗永浩今年成为了拼命三郎,承接了不少业务。

比如参与创办小野电子烟,随后又加盟了生物技术公司Sharklet,不过这些业务都没能坚持太久。代言游戏、参加综艺节目等,都不是赚钱之计。 2020年4月1日,48岁的罗永浩再一次转行,正式在抖音开启了电商主播生涯。

在卖剃须刀的时候,罗永浩还现场刮了胡子,看着泡沫都要吃进嘴里的罗永浩,粉丝们一阵心疼。

结果,第一场直播尽管问题不断,但依旧没有挡住破亿的数字。

上个月,罗永浩带着一年还债4亿的话题也冲上了微博热搜。

此时,距离罗永浩开启自己的直播首秀,才刚刚过去6个月。

不再梦想收购苹果的罗永浩,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商业发展路径。 就连身价百亿的CEO,也终于坐不住了! 一开始,CEO们纷纷“被迫”营业,销售女王董明珠由于对直播重视不够,第一场直播销售额只有22万元。 然而,仅仅隔了十来天,董明珠调整好策略后卷土重来:从第二场的3亿,到第三场的7亿,直至第四次,全天的销售额破65亿元。 董明珠在她的三场直播里打了“翻身仗”,赢回了面子。

见过了大世面的董明珠,也被这个数字震惊了,话风一转说,“直播这事儿,我看应该常态化!”

疫情期间,林清轩创始人孙来春为销量发愁,“按照这种的状况,公司只能支撑62天。”

而在第一次直播中,孙来春就卖出近40万元的成绩。用两小时的直播做出了四家门店、十七八人一天的业绩。

直播带货从1.0版本的“网红化”,到2.0版本的“明星化”,如今已然演变为3.0版本的“CEO化”。

短短一年时间,直播带货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从谁做就被瞧不起、太掉价,突然变成了只要谁没做直播,就是不敏锐,毫无战略眼光。

原因很简单,三个字:有红利。

捞钱多猛烈,翻车就有多快

拿直播带货当救命稻草的人越多,翻车也就越多。

有人觉得直播不就是动动嘴皮子,忽悠人买买东西,想当然的认为,只要有了流量,人人皆可带货。

可事实真是这样吗?

如果把直播带货当做一个产品,这个产品在有些顶流明星手里,反而越做越糟糕:

1、太把流量当回事!

就在昨天,郑爽直播翻车上了热搜,不仅迟到了一小时,直播过程中还抱怨主播一直喊上链接让她很焦虑。

这不是郑爽第一次翻车。

前段时间,郑爽搞了一个5小时的直播,但非常不专业,不仅连口红色号都说不出,带不动货时,更是语出惊人:

我压根就不想带货,我有我自己的直播风格,直播不能太商业化。

到了直播后半程,郑爽心态直接崩了,不断拆台,甚至把两个助播赶出了直播间。

2、团队太不专业!

直播带货是个系统性工作。

薇娅,身后有一支500人的专业团队为其服务,从前期的招商、选品、砍价,到后期的运营、复盘,都有团队支持.

一些明星仅靠原有的团队很难应付。 一件貂毛大衣也没卖出去的李湘,后来在微博回应称“自己的团队在选品牌时确实有些小失误”,“(价格)还是有些高”。

没有专业团队的支持,这些明星从一开始就输在了起跑线。

3、态度是致命伤!

明星带货成交量普遍惨烈,是因为这帮人实在太敷衍。

比如,李小璐直播的时候,都只是在念着稿子。到了介绍产品的时候,全是旁边的助理在负责输出。

昨天,大衣哥的儿子也搞了场直播,全程7个小时,但满屏都是尴尬。

如果说他媳妇是误入现场的围观群众,那他就是被老婆从被窝里强行拖起来逛街的无聊男子。出现在镜头中的大衣哥儿子,要么像下图这样走神发呆。

要么自己吃嗨了,完全忘记自己是卖家,任务是直播带货。甚至打起了瞌睡,不停揉眼睛。

能力不够,至少得拿态度来凑。

明星想靠着自己的流量,做直播,太想当然了。

明星完败给李佳琦,他们到底输在哪儿了?

这就是当下电商直播现状:

人人眼红李佳琦,人人都想入局。但事实上,有人翻车,有人却场场大卖。

比起李佳琦薇娅,他们输在哪了?

1、输给选品

“每个直播间,产品本身是最大的竞争力。”

李佳琦团队对选品极为严苛,“每100件产品,大约只有5%会留下。”

他还会亲自去一些产品的原产地、专柜店去询问当地的价格与销量,自己还亲身试用,帮助用户获得更全面的产品信息,供其参考。

为了准备今年的双十一,李佳琦提前半年开始准备了,帮用户把优惠力度拿到最大。

薇娅也一样。

近200人的招商选品团队有一套严格的选品流程。商家首先要提前至少一周在网上报名,非官方旗舰店、品牌商、直营商或代理商不认,商品DSR(动态评分)在4.8以下的会被淘汰,全网评价中有质量问题则是“零容忍”。

薇娅对所有产品拥有一票否决权。她会亲自体验每款产品,否决自己认为不合适的产品。

2、败给用户信任

李佳琦和薇娅不仅仅只是一个网红,更是一个对用户需求极度了解的创业者。

李佳琦一直承诺自己的产品都是全网最低价,之前就有某品牌给李佳琦放了鸽子,给的不是最低价格。而李佳琦直接在直播间说:某品牌不来就算了,我一定要给你们最低价。

而薇娅直播有一个特点:用户想要什么就卖什么。

直播时,会时刻收集用户的需求。只要粉丝点名要的东西,团队都会想办法找到商品上架。

很多人表示薇娅就像哆啦 A 梦一样,什么都有什么都卖。

这样可以帮助他们赢得更多的信任感。

3、败给陪伴与参与感

李佳琦的粉丝经常说:

“佳琦就像你身边一个特别好的朋友”

“李佳琦的直播间真的是快乐源泉”

今年上半年,李佳琦因为身体不舒服罕见地取消了直播。

听到直播取消的消息,女孩们像是集体失恋一样,因为看他的直播早已经很多女孩子的固定习惯之一。

她们说东西不一定要买,但是李佳琦的直播是一定要看:

从他身上你时刻都能感受到那种积极向上的力量,会被他努力工作、认真生活的态度感染。

李佳琦自己也说:“我觉得我的直播间是和所有女生的一种双向陪伴,我去陪伴他们,他们也在陪伴我。”

结语

直播最重要的是什么?

在行业还不完善的时候,人人都想给直播下个定义。

有人认为,有了流量和粉丝就能成;有人认为,只要声势够大就能成。

在今年5月,辛巴退网期间,旗下主播就打着“替父出征”的口号,全程没有提辛巴的名字,但一直不断用“师父”和“爹”称呼辛巴。

但刀哥认为,直播最重要的,还要回归到用户体验。

李佳琦薇娅能成为头部,拼得是专业和态度:怎么做开场白、怎么衔接每一个产品、怎么选品、怎么把控高效的节奏......

直播远不是架个手机,对着镜头笑一笑,这么简单。

那些唱衰李佳琦过气了,叫嚣干翻薇娅的人们,真能端得住直播这碗饭吗?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相关文章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