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富士康造车的AB面

互联网圈内事 2020-01-23 16:30:06

文章转自公众号: 互联网圈内事(quanneishi);作者:商陆

汽车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有吸引力的行业,没有之一。

前有贾老板造车造成知名老赖,后有董小姐折戟银隆新能源,直接杀入高端市场的蔚来更是让李斌成为了2019年最惨的人,没有里程焦虑的“理想”在交付成绩方面却有些不理想...

但这依然没能阻挡住后来者的热情,在恒大官宣“恒驰”并且大手笔的投入真金白银之后,富士康又在1月17日宣布了自己的造车计划,表示将联合老牌车企菲亚特克莱斯勒进军新能源汽车市场

按照双方的计划,FCA将持有合资企业50%的股份,富士康将持有不超过40%的股份,双方或将在本季度签订合同。

鸿海集团董事长刘扬伟表示,鸿海将会负责产品设计,零部件研发和供应链管理,但不参与汽车组装的过程,未来汽车业务将会占其整体销售额的10%。新公司成立后将先在中国市场推出汽车,然后再考虑出口汽车。

1

富士康双管齐下

实际上,这次和菲亚特克莱斯勒的合作并不是富士康第一次涉足汽车行业,它在汽车方面的动作可总结为双管齐下。

一方面,围绕整车零部件展开研发与生产。 富士康与汽车行业的联系最早可以追溯到2005年,当年以3.7亿的价格拿下了台湾安泰电业的100%股权。

根据“智东西”的报道显示,安泰是台湾四大汽车线束厂之一,主要从事电瓶线、开关/控制线组、影音传输线等汽车线束,以及倒车雷达、电动座椅记忆控制器、后视镜整合系统、车用电源供应器、车用电子罗盘等车用电子产品的制造,其客户包括福特、大众、尼桑、日产、韩国大宇、上汽通用、马自达等汽车公司。

此外,在锂电池方面富士康也有布局,它旗下的锂电科技专攻锂电池的开发与生产,其产品包括锂电池正极材料、P-DVD电池组等。在日本设有实验室和工厂,与美国、欧洲日本等多家电动汽车生产商均有合作。

富士康还在2017年入股了国内动力电池行业的龙头企业宁德时代,用10亿人民币换取后者1.19%的股份。

同年,富士康又与北汽集团共同投资开发和生产新一代动力电池与系统。

富士康在整车零部件方面的布局不仅广泛,其水平也达到了一定程度。

2013年郭台铭与马斯克一番面谈之后,富士康成功挤入了特斯拉的供应链,据不完全统计,富士康为特斯拉提供了一百余种零部件。

另一方面,富士康在进入整车零部件产业的同时,也沿着汽车产业向外延伸。

在共享经济风起之前,富士康就联合北汽集团共同出资,以6比4的股权结构成立了北京恒誉新能源汽车租赁公司,推出了电动汽车分时租赁业务“GreenGo(绿狗租车)”。

但入局早且背靠两家巨头也没能让绿狗租车走的更远,今年1月16日绿狗租车在官方微信公众号上宣布“因公司因战略调整、车型更换和服务升级等原因,现公司正式决定从2020年1月17日0时起暂停分时租赁业务的运营。”

微信图片_20200122222140.jpg 

富士康还向国内的出行巨头滴滴注资了1.9亿美元,已经被美团接手的摩拜单车其背后也有富士康的身影,富士康不仅是摩拜的战略投资者还为其生产了大量单车。

此外,2018年富士康还参与了新造车势力小鹏汽车的B轮融资。

 微信图片_20200122222143.jpg

但无论是做零部件还是进军出行市场,富士康都与整车制造保持一定的距离。

唯一的例外也是其离整车制造最近的一次,应该是与腾讯以及和谐汽车的合作(不包括本次与菲亚特克莱斯勒的合作)。

2015年,腾讯、富士康、和谐汽车以3:3:4的股权结构形式,共同出资10亿元成立了“和谐富腾”公司。

 微信图片_20200122222145.jpg

在三方的规划中,富士康将负责汽车的生产制造,和谐汽车负责销售与售后体系的建立,腾讯负责提供“车联网系统和技术平台”。

“和谐富腾”并不是像蔚来、小鹏那样下场造车,而是一家汽车产业投资基金,孵化出了FMC与爱驰亿维。其中FMC专注于研发制造特斯拉类的高端电动汽车,而爱驰亿维则聚焦于中低端电动汽车。

不过随着和谐汽车董事长冯长革被爆出因涉及官员案件被带走协助调查,和谐富腾的造车壳资源——浙江绿野汽车已经被法院查封,富士康随后撤资。

2

富士康的造车逻辑

从涉足整车零部件,打入特斯拉供应链,再到投资滴滴、摩拜,进入出行领域,还成立了汽车产业投资基金,投资小鹏汽车。

富士康几乎涉足了汽车产业的所有环节,唯独对组装敬而远之,这对在组装方面有巨大优势的富士康来说,似乎有点舍近求远。

这或许是代工巨头富士康的造车逻辑使然,也与富士康为什么要造车有关。

实际上身为国际代工巨头的富士康一直有自己的焦虑,首先是成本方面,富士康作为劳动密集型企业,大部分产能都集中于中国大陆,而随着中国人口红利减少,用工成本不断提高,富士康不得不把工厂搬出中国,但暂时还找不到更好的替代地点。

其次富士康营收的增长速度开始放缓,根据富士康2019年的年度财报显示,其营收为1780亿美元,虽创下历史新高,但增速已经明显放缓。2019年同比增长仅为0.82%,2017年时这一数字还是8%。

此外在其支柱业务通信设备制造方面过于依赖苹果也是一大问题,2018年富士康就曾因为新款iPhone销量下滑而导致第三季度的业绩不及预期。 因此无论是成本因素,还是市场环境以及自身发展,富士康都必须跳出代工江湖,进行转型升级。

而距离富士康较近的手机行业又已经接近饱和,且形成了苹果、三星、华为、小米ov等一批有实力的玩家,留给富士康的机会不多,而且如果它做手机也势必会引起与客户的冲突。

所以有着市场规模巨大且正处于新旧能源交替的变革时期,富士康也有一定技术积累的汽车行业就成了首选。

而本次与菲亚特克莱斯勒联手进军新能源汽车,一家在新能源领域积累有限的车企加上一家制造能力强的代工巨头,这副牌在现在的新能源市场上恐怕不好打。

3

美好的工业富联

2018年6月,已经68岁的郭台铭频繁穿梭于北京、天津、广东等地,会见当地机构、官员和学者,逢人必讲“工业互联网”,为即将在A股上市的“工业富联”撕掉代工厂的标签。

 微信图片_20200122222149.jpg

工业互联网与传统工业的区别在于,前者可以通过工业互联网平台将工厂、供应商、产品和客户紧密地连接、融合起来,从而提高生产效率,拉高利润。

如果把汽车比作富士康篮子里的一枚鸡蛋的话,那工业互联网则是富士康未来的篮子。

但是从富士康目前的情况看,其与“工业互联网”的美好愿景还存在一定的距离。

首先工业互联网的概念并不被外界看好,工业富联以“工业互联网”的概念寻求A股IPO时,就曾被外界质疑:“它究竟是科技龙头还是代工巨头?”

外界的质疑并不是毫无依据,从工业富联近些年各业务收入和利润结构来看,其通信网络设备业务占比最高,其次是云服务设备业务,而精密工具和机器人业务占比仅为0.27%。

其在招股书上也承认“工业互联网缺乏统一的技术标准”,“工业互联网尚处于初期发展阶段”。证监会发行部在反馈意见书中同样在表达疑虑,“请发行人(富士康股份)补充披露公司名称含"工业互联网’的原因,该等称谓是否客观准确且有充分依据。”

一些行业分析师也表示:“从主营业务结构来看,工业富联依旧是一个代工厂。”真实的工业富联,怎么看都与郭台铭兜售的“工业互联网”概念存在出入。

其次,从郭台铭所讲的“工业互联网”概念来看,工业富联应是一家利润率较高的公司,但工业富联的实际表现却有些差强人意。

2019上半年其毛利润率为6.81%,与2018年的8.64%有所下滑,旗下控股子公司包括深圳裕展、晋城富泰华、南宁富桂、河南裕展的毛利率也都不高。

另外,想要转型升级的富士康虽然在研发上不断加大投入,研发经费占总营收比重从2015年的1.75%升至2017年的2.24%。但其人才受教育程度却有待提高,目前工业富联的26万员工中有78%拥有大专及以下学历,硕士及以上仅占0.59%。

即便是不考虑富士康利润低、人才结构需优化等因素,工业互联网的难度也远非消费互联网所能比的。包括富士康在内的各界在这条路上都处于探索阶段,未来的探索结果如何?需要多久?都是个未知数。

尽管工业互联网之路道阻且长,但大趋势上看是大有可为的。而从富士康的现状来看,在未来一段时间之内,仍将以代工为主,“工业富联”能否变的名副其实,还需要时间去验证。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相关文章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