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这个连续两年蝉联“天猫蛋白粉榜首”的新西特做对了什么?
3小时前
16.28万起售620km超长续航荣威R标新旗舰轿车ER6上市
16小时前
新宝骏RC-5/RC-5W上市:售价5.98-11.28万元
17小时前
中兴通讯5GATG地空互联方案,打造千兆航空互联网高速公路
19小时前
深圳移动携手华为专属辅载波方案解决网络干扰,4G&5G协同提升网络性能
20小时前
2020年人力资源必备管理软件排行榜
20小时前
广东移动蔡伟文:粤港澳大湾区全光网创新之路
20小时前
2年7折回购无门槛返现,几何C北京上市当日狂澜128订单
20小时前
爆款不断、新星辈出,QQ音乐有机扶持生态成音乐人首选
20小时前
政企数字化转型,不可不知的安全内容分发网络实践指南
20小时前
中兴通讯王继刚:保护核心资产,是5G行业应用获得成功的关键
20小时前
战酷暑优网络——苏州移动积极优化网络迎接高校开学季
20小时前
家电全渠道老大京东加速布局:与国美联合签300亿大单、全资控股五星
21小时前
上汽布局汽车电商直营荣威R标新车选定天猫首发
21小时前
雅迪冠能系列表现如何?听听吉尼斯世界纪录骑行第一人怎么说
21小时前
网易游戏、乐元素、小牛互娱,谁更能代表中国游戏的未来?
21小时前
深圳电信开通“超级上行”助力“智慧警务”新发展
21小时前
工作、生活效率提升法宝讯飞消费者产品暑促正当时
22小时前
书法小程序「墨池」二次重生
22小时前
维谛技术(Vertiv)2020关键基础设施巡展
22小时前
打通中小企业的“任督二脉”京东创新企业租赁模式让企业“活”起来
22小时前
云上锦江,如何赢在起跑线?
22小时前
Avaya最新品牌架构发布,三大核心类别为企业搭建“云梯”
22小时前
智联时代已来,苏宁5G实践构建智慧零售“五新全景图”
23小时前
江贤8.13现货黄金白银早间行情分析及独家操作建议
1天前
阿里88vip的十年长跑终点在何方?
1天前

史玉柱没有B计划

互联网圈内事 2020-07-08 12:30:10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互联网圈内事(ID:quanneishi);作者: 魏宇奇

7月3日开盘,沉默已久的巨人网络突然迎来涨停。

这次涨停的直接诱因是,前一天晚间巨人网络发布公告称,其持股49%(公司股东持股51%)的子公司上海巨堃网络有限公司,近日通过增资完成了对重庆赐比商务信息咨询有限公司100%股权的收购。重庆赐比则持有Alpha 42.04%股份,Alpha 旗下的主要经营实体正是巨人网络此前持续三年收购未成的,以色列游戏厂商Playtika。

换句话说,那个曾经让史玉柱伤心的“蛇吞象”式收购案,通过曲线救国的方式实现了峰回路转。比史玉柱圆梦更重要的是,Playtika无论是营收还是利润都是巨人网络的数倍,这也是史玉柱当初开价305亿收购的原因,如果交易成功这将对巨人网络产生极大地帮助。

这同样也表明,无论是峰回路转的Playtika收购案,还是此前做出巨大贡献的互联网金融业务,都是通过资本运作得来的。成立十六年,回A五年的巨人网络,在发展上没有B计划。

峰回路转的收购案

这次的曲线救国,距离巨人网络宣布终止收购Playtika已经过去了8个月,距离宣布竞购Playtika则已经过去了四年。无论是从时间跨度,还是从前后运用各种手段的操作,都不难看出,史玉柱和旗下的巨人网络都对Playtika爱得深沉。

这期收购案开始于2016年,当年11月15日,彼时还是巨人网络壳公司的世纪游轮发布重组草案,称拟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作价305.04亿元从财团手中收购Alpha全部A类普通股。交易完成后,世纪游轮将合计持有Alpha100%的股权。

不过将Playtika装进上市公司的计划,前后进行了三年,最终仍未能成行。

在这三年中,史玉柱和巨人网络遭遇了多个意外情况:先是交易对象提出解除原《资产购买协议》并撤回本次重大资产重组的申请文件;评估机构被立案调查,证监会一度中止审查巨人网络重大资产重组申请文件;巨人网络资金不足等。直到2019年,巨人网络宣布因Playtika计划赴海外上市而终止收购方案。

本以为收购案会草草收场,然而如今巨人网络却宣布对重庆赐比进行增资,重庆赐比间接掌控Playtika。也就是说这场一波三折的收购案,很可能会以曲线救国的方式结束。

其实拖了四年,期间还遭遇了各种突发情况后,史玉柱仍不肯放手是有原因的。

在巨人网络的新闻稿中,位于以色列的Playtika是一家人工智能公司。然而从Playtika的业务模式上看,它虽然拥有与人工智能相关的技术,但在落地方面选择的则是与巨人网络的相同的领域——游戏。

Playtika创建于2010年,总部设在以色列,是一个全球免费休闲社交手机游戏公司。2011年被凯撒集团收购,拥有1300名员工,目前旗下有德州扑克等五款主打产品。

从模式上看,这家公司与其他游戏公司相比,有两点不同之处。

首先,Playtika拥有一定的技术壁垒,可以通过大数据等手段对用户进行不断分析、理解和学习,输出对游戏的精细运营改造方案,进而大幅提升产品的收入和利润,这让它带有一定的人工智能色彩。

其次,与其他游戏公司自研或代理不同的是,Playtika十分擅长并购,目前它的五款主打产品中,就有三款是并购而来的。通过大数据技术,Playtika已经让被并购来的产品的营收和利润实现了大幅度提升。

从Playtika的业绩上来看,这种独特的模式卓有成效。其2017年营业收入为77.1亿元(人民币,下同),利润约18.9亿元人民币。巨人网络同期的营收则只有29.1亿元,利润约13.4亿元。

2018年的情况同样如此,当年Playtika的营收为99.72亿元,净利润24.34亿元;巨人网络的营收为37亿元,净利润11.6亿元。双方体量上的巨大差距,让外界并不看好这场堪称“蛇吞象”的收购。

另外,除了在体量和模式上具有优势外,与营收99%来自内地的巨人网络相比,Playtika已经在多个国家和地区开展业务,在阿根廷、澳大利亚、白俄罗斯、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设有办公室。巨人网络在此前的一份新闻稿中,就称此次并购将“加强公司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全球化布局”。

显而易见的是,虽然Playtika体量较大,但巨人网络如果能将Playtika收入囊中,不仅可以丰富产品线,更可以通过并表来提升业绩。特别是在巨人网络业绩不理想的情况下,2019年其营收、净利润的规模和增速均出现了大幅下滑,分别为25.71亿元、8.2亿元,同比下降约32%、23.94%。

不过即便是有如此强烈的意愿和充分的理由,巨人网络的这次资本操作也面临着不确定性。

Playtika虽堪称现金奶牛,但旗下产品具有赌博性质,其中的代表《Slotomania》更是被称为线上老虎机。该游戏号称免费,但为了提升能力,玩家还是需要购买虚拟货币和物品。

在完成收购重庆赐比后,巨人网络就受到了证监会的关注函,这其中就要求巨人网络对“标的资产是否存在涉嫌赌博行为”进行说明。

而巨人网络在回复中仅表示此次收购不会对公司经营、全体股东利益、公司财务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显然,巨人网络和史玉柱并不像就此放弃这场收购。

吴晓波在《大败局》里曾这样评价史玉柱:他的身上流淌着一股天生的充满草莽气息的豪赌天性,而这正是创业型企业家必备的一种禀赋。

曾拍下与史玉柱的午餐,后又锒铛入狱的团贷网创始人唐军对此深有体会。当时他在饭局上向史玉柱问了一个问题,“互联网金融在中国是个灰色产业,这该怎么办。”

史玉柱给了一个十分符合吴晓波对他的评价的答案,“打擦边球不丢脸,不丢脸。10年前的淘宝,那也是灰色的。”

巨人网络需要新故事

巨人网络的缔造者史玉柱,曾经是吴晓波《大败局》中的经典案例、不过,横空出世的脑白金让《大败局》中的史玉柱成了过去式,如今的史玉柱不仅摘掉了“首负”的帽子,资本版图也在不断扩张。

入股民生银行、联合马云入股华数传媒、间接入股蚂蚁金服……据传闻仅在民生银行身上,史玉柱就暴赚近60亿,这一系列的操作也让他被外界称为“股神”。

与此同时,与本次并购案利益相关的巨人网络,日子却并不好过。2015年10月,巨人网络借壳世纪游轮完成A股上市,估值一度高达1700多亿元人民币。而后巨人网络股价一路下行,截至今日收盘,其市值仅剩下432亿元。

比市值腰斩更糟的是,巨人网络不经营收、净利润双双出现了大幅下滑,在业内所占的市场份额也开始下降。

根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19年Q1中国网络游戏季度数据发布研究报告》,腾讯游戏的市场份额为51.53%,网易游戏的市场份额为17.54%,而巨人网络以0.96%的市场份额排第十位。

如果以营收计,巨人网络则已经跌出了前十。在2019年上半年,巨人网络12.89亿的营收不仅比去年同期下滑了5.02%,还排在了“后浪”B站、游族、网龙、中手游、畅游之后,位列中国游戏公司营收排名第十二位。

实际上业绩、市场份额上的走向早有征兆,巨人网络也早就有所行动,这些动作分为两个方面。

首先是在产品上,《征途》系列虽然从曾经带来了巨额收入和利润,但这款明星产品已经不可避免的步入生命周期的中后期,因此必须推出新产品完成新老交替。

在这些新产品中,除了手游《球球大作战》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包括《巨人》、《仙侠世界》、《帕斯卡契约》、《街篮》在内的大部分产品都不温不火,没有任何一款产品可以充当第二个“征途”。

此外,在研发和渠道上巨人网络与腾讯、网易相比也没有多少优势,这使得旗下产品的生存,在竞争日益激烈的游戏行业内愈发艰难。

其次在业务上,在回A后巨人网络就开始偏爱并购。

自2015年借壳重庆新世纪游轮股份算起,巨人网络共进行了六次兼并。已经完成的分别是2017年8月收购美国万通保险亚洲有限公司2.8%股权;9月收购深圳旺金金融40%的股权;12月收购Bennet Holding Co Ltd.8.26的%股权。

其中的深圳旺金金融是典型的业务属性较强,当时史玉柱以8.2亿元收购深圳旺金金融40%的股权,后者为车贷P2P平台“投哪网”的母公司,互联网金融业务在当年贡献了10.8%的营收。2018年,互联网金融业务的收入占总营收的比重上升到了29.86%。从营收结构上来看,巨人网络的多元化发展初见成效,然而这个好消息并没有持续多久。

随着P2P的暴雷,这块业务面临的风险也越来越大,史玉柱就因为团贷网站台而饱受舆论指责,巨人网络不得不将这块烫手山芋送了出去。其结果是,2019年游戏业务在巨人网络的总营收中占到了99.07%的高位,其他业务的份额仅有0.93%。

在P2P行业不断暴雷之后,史玉柱又为巨人网络占到了新的目标——数字货币交易所。

2017年12月,巨人网络斥资1.84亿元,收购数字货币交易所OKC Holdings Corporation (简称OKC)14%的股份。然而,这笔交易与P2P一样,又因监管因素而夭折。2018年3月,巨人网络以1.7亿元的价格转让了所持的全部OKC 股权。

结语

刘韧曾在一篇史玉柱专访中提到,史玉柱在经历过从“首富”变“首负”的过程之后,曾对就特别害怕现金流断开,因而账上常年趴着5个多亿的现金。

如果梳理巨人网络自回国至今的动作,不难发现这些动作的逻辑,与史玉柱在现金流上的想法本质上其实是一样的。

以收购旺金金融40%股权进入互联网金融行业为例,当时的收购金额约为8100万,虽然最后不得不退出,但不仅换来了上亿的业绩,还帮助巨人网络完成了当年的对赌,史玉柱并没有吃亏。

如果说互金业务,是史玉柱主动选择后的结果,那对Playtika的收购只能说是表明上的主动选择,其实是没有选择的选择。背景正是上文提到过的,巨人网络在游戏领域日渐式微,选择并购已经经过市场检验的公司,进而进行业绩并表,就成了更合适的选项。

然而从近年来在业务上偏爱并购,结果却总是昙花一现的情况来看,不仅属于巨人网络的黄金时代已经远去,并购的方法也并非永远可行。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相关文章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