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罗永浩回应收到限制消费令:已经取消
48分钟前
腾讯正式控股虎牙!直播大战谁是最后赢家?
1小时前
竞价条件放宽广州购车又迎实在福利
1小时前
科大讯飞:不直接开展创投等风险投资业务
1小时前
老白干酒股价创历史新低“河北王”举步维艰
1小时前
网上威尼斯网站被黑提款系统升级维护不给办理怎么办?
1小时前
“风电第一股”自救生变!信披不合规,证监局叫停,距面值退市仅剩5个交易日
1小时前
东兴证券否认推荐瑞幸咖啡是看好“咖啡”产业
2小时前
政策持续加持小微企业六大行去年普惠小微贷超3万亿元
3小时前
澳洲两大超市颁限流令有门店已1次限入8人
3小时前
埃斯顿:公司生产N95口罩机订单情况良好
3小时前
法国烟草制品销量自实施隔离制度以来上涨三分之一
3小时前
一季度预亏,美团割肉助力商家复苏
3小时前
注意!全新奥迪A4L正准备掏空你的钱包
3小时前
在澳门网投遇到提款系统维护财务清算不给出款怎么办?
3小时前
网上365被黑提款系统维护遇到财务清算客服不给出怎么办?
3小时前

希望与等待:疫情时期的那些年轻人

何熠 2020-03-16 09:24:12

在疫情面前,各行各业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而行业受到波及,最先遭遇困境的又都是那些处在行业内的普通职员。每一年的年初,本应是个体对自己做出重新规划的最佳时机,然而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却打翻了所有人的安排,那些原本的规划与随之而来的行动被粗暴的阻断,让位于无尽的惶惑或时时涌泛的虚无。最近在疫情期间,我追踪了三个行业中的普通人,疫情的到来让他们的工作与生活均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这三个个体或许不能代表当下所有年轻人的状态,却也足以构成疫情时期年轻人生活与心态的一个脚注。

不知何时结束的漫长假期

“每天醒来,吃完早饭,就去喂鸽子,喂兔子,然后看着侄儿和侄女在家通过网络视频上课,日复一日,这生活实在是太无聊了”。如果时光倒流到今年的1月24日(大年三十),小庄也许会后悔他改变主意回家的决定。小庄是北京一家广告公司的的平面设计师,平常负责做一些线下商务活动的海报、宣传册,春节前十天,公司其实就已经放假了,公司近来业绩不好,没有发放年终奖。于是,小庄想打一份兼职赚钱,今年春节不回家了。他了解到,春节是饮酒的高峰期,他选择在一家外卖公司兼职送酒,除了固定的底薪外,每一单都有额外的提成,但一天最少要保证工作四个小时。

 图片1.png

(小庄在家中喂养的鸽子)

如果没有这次疫情,他相信他能够在这期间赚上一笔钱。在坚持送酒外卖一周后,他开始注意到事情起了变化,“先是很多小区都不让进了,有的时候得在小区门口等半天,买酒的人才会慢悠悠地走下来”。很快,他的生意开始受到了重创,时间成本大量消耗在徒劳的等待上。大年三十这天晚上,小庄决定放弃继续送酒外卖,他通过公众号上那些标题耸动的文章和街上的冷清环境意识到,疫情真的严重了。就在这天晚上,他连夜赶往火车,回到了家里。而这一住,就是将近50天,这是他从读高中以后,在家住的时间最长的一次。

小庄从3月初开始,就不断接到他兼职的外卖公司电话。随着外卖行业的大规模复工,外卖负责人希望小庄能尽快赶回来送酒外卖。但小庄还不想回去,因为自己的主职工作并未开工,且就算现在回来,还要面临被隔离14天的政策,第二,他所租住的小区,管理非常严格,他现在回去,会给生活带来很多不便。小庄现在最大的希望是,等到他回去的那一天,隔离政策不再执行。就在前天,小庄的外卖负责人给他打电话,终于要和他彻底解约了,小庄很无奈,不过按照他们签署的协议规定,对方有权和他解除合约。“现在,只好回去后再重新找一份兼职工作了。”小庄说。

去往“生化危机现场”

与大多数实体行业不同,编剧这一行当在疫情期间,被舆论公认为是最不受影响的行业。这是因为,一部分编剧和用人单位是项目合作关系,只是在会议讨论时才去公司。大部分时间都会处在一种自由散漫的状态下。然而小恒却认为这无疑美化了编剧的工作,其实随着影视寒冬的到来,许多编剧都开始像其他坐班工作者一样,去公司工作了。小恒所在的是一家影视初创公司,公司目前还没有盈利,所以对于项目的进程非常着急。虽然春节过后,公司也响应过政府的号召,进行了适当的延期在家办公制度。但是到了2月中旬,在大部分公司还未复工之际,小恒所在的这家公司已经通知员工来公司办公。“当时感觉还挺恐怖,毕竟街上经常空无一人,出于一个编剧的敏感,你会感觉到你正孤身犯险,指不定会在什么时候中招,这时候,往日里那些熟悉的电影桥段便会在脑中开始反复出现”。

图片2.png

(索德伯格电影《传染病》剧照)

公司为编剧们安排的工位长1米,宽不到0.6米。小恒总觉得,坐在他对面的同事几乎触手可及。“偏偏那几天,这个同事总会时不时传来咳嗽的声音,这样就更恐怖了。”小恒在公司上班时戴上硕大的护目镜、N95口罩、以及一次性塑胶手套,并保持在公司期间全程不摘口罩。小恒始终坚定的认为,只要在公司办公期间摘一次口罩,那全天戴口罩办公都会变得毫无意义。小恒将自己每日去上班比喻为“赶赴生化危机现场”,事实上,他也是按照这样的标准去做的:不用手指触碰任何公共区域内的东西,在办公室内保持一言不发(除非确有必要开口),不吃饭、不喝水。然而这种在疫情时期的危机感,却不是每一个人都有,小恒看到,尽管公司里的墙壁上到处都贴着禁止聚餐的告示,但在疫情期间,还是有不少人会在一起分享彼此携带的午餐。

小恒年前本想从这家创业公司离职,跳到一个更大的影视平台。但目前看来,疫情期间,影视行业雪上加霜。如果贸然离开,小恒又开始担心在短期内无法找到更好的工作。小恒觉得目前只好暂时忍受着这一切,“在中国,不成名的编剧不要去做自由职业者,这是很痛苦的事情,每天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小恒希望在疫情结束后,他私下接洽的项目能有一些眉目。

被改变的生活

与小恒早早地就上了班不同,陈轩在一家银行企事业单位工作。这家国企单位,严格遵守着国家的规章制度。陈轩一直在3月初才开始去上班,而且单位为每人都配备了数量足够的防护手套和一次性医用口罩。陈轩上班采用的是轮班制,“每周一、三、五会去单位,周二和周四则在家待着。”就算在去上班的日子,也并不遵循以前的上班时间,而是更为灵活和弹性。

图片3.png

(陈轩初次尝试制作的蛋糕)

陈轩经常在下午两点才到达单位,疫情期间,贷款业务量比从前少了很多,往往一两个小时就可以做完工作。这让陈轩有了更多的业余时间待在家中,除了打游戏、看剧之外,陈轩在家也开始渐渐做饭,从制作馒头,蒸蛋糕,到稍微复杂的凉皮,中餐做腻了,又开始学着制作蛋挞和披萨,陈轩经常利用非轮值时间来锻炼自己的厨艺,自己的厨艺在短短一两个月间已大有精进。

看着自己的好手艺,陈轩甚至想放弃自己在银行的工作,在未来开一家餐厅。“银行早晚有一天会重新回归到朝九晚五的生活,而我觉得这种轮班制似乎是更美好的工作状态,它能让你同时兼顾到生活,我担心的是,将来某一天一旦回到常态化的工作,反而会开始变得不习惯了。”

PS.应受访者要求,本文中的小庄、小恒和陈轩都是化名。

特别声明:本文为DoNews签约作者原创,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DoNews专栏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相关文章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