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停摆里再陷亏损,猫眼苦等春天

刘旷 2020-08-21 11:10:14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刘旷(ID:liukuang110); 刘旷公众号

“没有一个冬天不会过去,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在猫眼娱乐最新发布的财报,猫眼CEO郑志昊如此表示。

对于从美团内部孵化出来,最终成长为独立运营公司的猫眼,资本的关注度并不低。而猫眼表现也是可圈可点,在2018年猫眼成为排行第一的国产电影主控发行方,在2019年成功实现在港交所挂牌上市,成为“互联网娱乐服务第一股”。

不过看似无限风光的猫眼,实际上却一直存在着难以盈利的问题。而多年深陷亏损的猫眼,终于在2019年实现盈利,看到了一丝春天。不过在2020年猫眼又一次陷入亏损的寒冬中。

停摆里再陷亏损

电影院线在长达170多天的停工里颗粒无收,作为票务平台的猫眼同样也处在寒冬当中。 8月7日,猫眼发布盈利警告。根据猫眼的预计,在2020年上半年其营收将会介乎人民币2亿元-2.3亿元;净亏损将会介乎人民币3.9亿元-4.4亿元。

而到了8月17日,在猫眼正式发布的财报里,猫眼的业绩不出意料的处于最遭情况。

猫眼发布的截止至2020年6月30日的业绩报告数据显示,在2020年上半年猫眼实现营收为人民币2.03亿元,上年同期为19.84亿元,同比减少89.8%;期内净亏额为人民币4.3亿元,上年同期毛利为11.868亿元,经调整EBITD为人民币-2.8亿元。

也就是说,自从上市以来就一直被诟病无缘盈利的猫眼,好不容易在2019年实现盈利之后,又一次跌回亏损的旋涡当中。没有能延续2019年好运气的猫眼,在疫情的影响下,亏损程度进一步加剧。

猫眼在财报里表示,在春节期间的影片撤档之后,猫眼进行了全体用户无条件退票,垫付了大量的退票款,在春节3天之内,退票数量超过500万张,金额超过人民币2亿元。

不过和电影产业里,在上游投入大量成本制作电影的制片商,在下游提供给观众观影场所的院线以及影院相比,处于中间的发行商猫眼还是有比较充足的资金储备。最新财报数据显示,猫眼的现金以及现金等价物从年末的人民币15.4亿元减少了24%至人民币11.7亿元。

然而,尽管目前猫眼还有着较为充足的现金流,但是面对目前一落千丈的业绩,重新坠入亏损旋涡里的猫眼,所承担的压力可见一斑。

停滞的收入,难免的成本

由于疫情的影响,国内影院均采取了关闭影院预防控制疫情的措施,还有2020年上半年国内综合票房观影人次的下降,作为售票平台猫眼同样受到影响。最新财报里数据显示,构成猫眼营收来源的各项业务可以说是全面溃败。

根据财报数据,猫眼的在线娱乐票务业务在2020年上半年的收入为人民币1.038亿元,2019年上半年为人民币10.83亿元,同比减少90.41%。

再有,因为猫眼参与出品、宣传发行的春节档影片均选择撤档,同时其他投资的项目也同样没有能如期进行,猫眼的娱乐内容服务业绩同样难堪。数据表明,猫眼的娱乐内容服务收入为人民币0.156亿元,2019年上半年为人民币6.657亿元,同比减少97.66%。

此外,猫眼广告服务和其他业务,因为第三方广告商在寒冬中紧缩广告预算,减少对广告的投放的原因,不例外这项业务收入也有所下降。数据显示,广告服务和其他收入为人民币0.837亿元,2019年上半年为人民币2.359亿元,同比减少64.5%。

猫眼除了要面临因活动的停滞,而陷入业绩下滑的窘境,还需要为了保持平台的正常运营,而付出诸如物业、租房以及设备的折旧方面的收入成本。

根据猫眼的财报数据,2020年上半年其收益成本为人民币2.23亿元,和上年同期的人民币7.97亿元相比,同比减少72%。这与猫眼收入下降的业绩一致,不过由于营收的减少依然导致猫眼的毛利率大幅下降,从2019年上半年的59.8%滑向2020年上半年的-10.1%。

财报显示,猫眼的销售及营销开支为人民币1.708亿元,上年同期为6.107亿元,同比减少72%;而一般及行政开支费用为人民币2.043亿元,上年同期为人民币1.849亿元,同比增长10.5%。还有猫眼的物业、厂房及设备折旧为人民币410万元,上年同期为人民币320万元。

虽然目前影院已经复工,但是影视行业依然处在恢复期,猫眼还需要在更多的方面进行探寻与自救。

猫眼自救:搭腾讯、拉影视

为了能够使猫眼更好的走下去,猫眼不得不在多方面进行自救。

猫眼官方公布的信息显示,腾讯作为给猫眼提供流量的重要入口,现在又给猫眼搭了一条腾讯音乐的线。2020年7月,猫眼专业版上线和腾讯音乐合作的“由你音乐榜”,当中含括了电影、剧集MV榜,电影音乐榜,综艺音乐榜等等信息,为合作伙伴提供音乐物料的监测。持续的扩宽猫眼的产品以及数据。 除了在上游加深猫眼的布局之外,猫眼同样在加强自身的储备。 在电影储备方面,猫眼还具有着大量的资源。猫眼自主开发的电影有《风平浪静》、《平原上的摩西》、以及《起跑》等等,参与出品或发行的作品还有《一秒钟》、《反贪风暴5》等。 在剧集方面,猫眼同样参与出品了《局中人》、《老酒馆》、《什刹海》等等作品,在自制剧方面加大投入。

不过猫眼背靠腾讯的流量大池,也被报道数据出现误差的负面消息。一向以大数据为本的猫眼,在影院复工首日,被曝出和灯塔票房数据统计误差达到100万。

在影视业的如履薄冰的处境里,犯下这种错误,对于猫眼并不是好预兆,毕竟还有一个名为淘票票的对手盯着猫眼。淘票票总裁李捷曾经直言,“我们是要争第一的”。面对阿里竭力捧出的亲儿子阿里,依赖美团、腾讯的猫眼并不能高枕无忧。

总而言之,在影视行业的寒冬里,无论是上下游还是处于中端的猫眼,都面临着更为严峻的环境。作为这个产业当中的一员,猫眼并不能独善其身,在又一次亏损之后,猫眼想要如愿以偿的等来春天,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相关文章

正在加载......